仙道

第一章 异兽惊魂

青阳仍是每夜都会去大古山去看看那如何树,那树下几里之内,在这月余的时间里竟然聚了不下十种怪兽,一只长得比一只奇怪,最早的那条人面蛇已被挤压在树下,可是那人面蛇还是拼死的护住自己的地盘,不让其余的怪兽有进一步之地,只是现在却是伤痕累累,青阳也不急,这些怪兽实力都不弱,青阳现在也没有把握可以从他们的嘴里抢出东西来,让这些怪兽相互打斗一下也可,青阳心里清楚得很,这些怪兽在果子既将成熟的时候必将会大战一场,胜者为王可摘取这灵物,一场斗下来实力必将大损,如果自己还斗不过一只实力大损的怪兽的话,那么他青阳以后也没有脸再回玄空派了。

转眼又过了一年,树下的怪兽斗得更甚,怪兽聚得也更多,多达二十余只,幸好还没有会飞的,青阳也可从容的于空中观察着那些每日必斗的怪兽还有那树上变得更黄的果子。

小洛天这一年里也没有闲着,早已将青阳所书的那入门口决还有剑决书翻得稀烂,村中的小孩还是不喜欢带着这个成日里满脸都是微笑的孩子一起玩,可是小洛天现在却发现,自己多了一把子力气,动作也比从前灵活的好多,他却无法将这种现像与那每日必要念上十数遍的拗口的口决联系在一起,那本捡来的怪书虽然已能读下来,也背了下来,可是却无法懂得其中的意思,那本怪书一直都是洛天心里的小秘密,又无法去征询青阳的解释,只待青阳实现他的承诺后方可了。

那些孩子不愿带着洛天玩,洛天渐渐的也与他们疏远了起来,再加上自己现在虽然只有十岁,可是力气却不少,于是便自行制了一张小弓,每日里便向山林中钻,射些小兽,虽然准头差了些,可是十次倒是有个一两次会带回来只兔子或是野鸟。

这一日,洛天吃过午饭,下午先生又不教课,洛天将那小册子又看了几遍甚觉无趣,当下便拿起了自己的小弓背上箭便出了门,在南面的小山周围了一个时辰,连只鸟毛也没有打到,村近的小鸟小兽已被那些村民打得差不多了,能下酒的都下酒,要么就腌制了起来,要再前向行十余里路才能见些野兔等小兽,洛天想了想,向北望了一下,那里可是没有人去过的地方,不向山里走,也许不会有什么问题。洛天心下暗自想到,洛天虽然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些,可是必竟还是个孩子,身上有了把子力气,又灵活了一些,难免会产生天老大地老二我是老三的想法,当下举了几下一块能不数十斤的大石头热了下身,也是为自己壮下胆,看,我多有力气。

洛天紧了紧身后的箭袋,又摸了一把腰间那只能称为铁片的小刀子,长吸了几口气,甩开小腿,向北山跑去,趟过那条小河,再行几里,便已到了山角下,北山无人踏足,兔子野鸡倒是不少,而且还傻乎乎的,洛天只用了一小会,便打了五只兔子三只野鸡,拎着这些野味乐不可支的跑回家,老爹回来后以为洛天进了深山,教训了几句也就罢了,孩子懂事了,洛大田也就不再管那么多了,十岁的孩子,再有几年也到了成亲的年纪,自己应该有个主意了。

洛天可不敢说自己去了北山,要不然的话老爹的巴掌又要飘到屁股上了,尝到了甜头,也许应该说是尝到了美味的洛天第二天又悄悄的背上弓拿着箭,再挎着那把小破刀又向北山出发了,刚刚踏上山,一只足有三尺之长,长得又肥又壮的大兔子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小洛天一惊,这么大的兔子倒是没见过,三尺长,大概要有三四十斤重了,要是能把这打到,够自己和老爹吃上了几天了,看着那只肥兔,洛天好像是看到了大盆的兔肉摆在自己的面前可以吃个够,洛天的口水一下就下来了,悄悄的靠近几步,举弓搭箭,一箭射去,也许是他那弓箭的质量太差,又或许是这兔子长得太大,皮也厚了些,这一箭准头倒是不错,一下便扎到了那兔子的屁股上,那兔子吃痛,再看到红着眼睛,流着口水的洛天丢掉弓箭扑到了它的跟前,吓得那只大肥兔两腿一蹬,竟然将扑到了跟前的洛天蹬了个大跟头,吃了一嘴的青草,那兔一击而中,撒腿就跑,屁股中箭,跑得一瘸一拐的,可是这速度却是不慢,洛天翻滚一下站了起来,向那兔子追去,若是能将这么大的一只兔子拖回村去,想必连那些大人都会对自己另眼相看了吧,想到这里,洛天脸上的笑更甚,酒窝更深,追得也更加快了。

也亏得洛天身手灵活,要是一般人的话,早把那只瘸兔子追丢了,洛天虽然一直都没有将那兔子逮到,可是却一直都能远远的缀着那兔子,这一逃得发慌,追得高兴,不知不觉间却已是深入了北山,也就是那索人性命的大古山了。

当追得兴起的洛天想起自己现在身处的是哪里的时候,洛天已是迷途不知反,说白了,就是这个小家伙迷路了,山里树丛不低,杂草从生,这里从来没有过人痕,哪里会有什么被人踏出的小路,再加上洛天光顾着追兔子,压本就没有看路,又不是那种常年跑山的老猎人,迷路很正常。

洛天只有十岁而已,现又身处不知名的地方,心下发慌,泪水更是在眼中晃当着,四下看了几眼,全是陌生的树木,好像是身处他乡一般。

总算是洛天够聪明,打到了一棵较高的树,爬树可是这山里孩子必修的一门功课,小洛天向手心吐了几口唾沫,几下就窜了上去,那大树下半段树叶极少,光溜溜的,可是上半段却是枝叉横生,茂密得很,小洛天用了半天时间才清理出一块地方,可是这一看之下,差点哭出来,自己追到什么地方不好,偏偏追到了一处山窝里,别提这树高了,就算是再有两倍高也看到小山的另一头。

洛天坐在树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哭了好半晌才停,接着四下望着,迷路了的洛天也不知那是哪个方向,有个更高的山头,想必爬到那个山头就能看到村子了吧,记得先生教过的,站得高方能望得远,小洛天擦了把泪,溜下树来,向那个山头走去,弓箭都被他给丢掉了,现在洛天的手里也只剩下那把可能连兔子都杀不死的小破刀,不过一刀在手,洛天倒也是觉得有了点安全感,两条腿不断的交替着,向那山头赶去。

忽在,洛天全身的汗毛都乍了起来,一股莫名的危险感觉让洛天停下了脚步,脑袋向一侧扭去,却是一只长相奇物的怪物在洛天身边两丈外在盯着他,那个怪物长得倒像是三婶家里养的那只大花猪,只是鼻子要更长一些,还有就是在脑门处长着一只四尺多长的巨角,角的顶端开叉,像是蛇信一般,尖头尖利无比。

洛天虽然算是半个小猎人,可是平日里打得最大的猎物就是那只三尺之长的大肥兔子,哪里见过这种凶兽,那怪兽鼻子里喷着气,忽地头一低,猛向洛天撞来,那尖角若是顶到了洛天的身上,就算是他有十条小命也不够丢的。

洛天虽惊慌,可是总算是没有被这凶兽吓傻,那怪兽的动作极快,两丈的距离眨眼既至,总算是洛天反应够快,在那凶兽四蹄刨地的时候便向上纵起,那凶兽想必在丛林中呆得久了,搏凶的猎物也够多,经验极为丰富,一解刺空,脑袋一抬,那只长角向上挑去,洛天也跟着惨叫了一声,两条大腿被那怪兽前端分叉的角挑出尺长的大口子,血水像是不要钱一样向外流出,血腥之气四散,让那凶兽的猪眼变得红了起来。

那如野猪一般的怪兽打了几个响鼻,四蹄一刨,再次向倒在地上,又腿重伤的洛天冲了过来。

洛天吓得连哭,闭眼睛等都忘了,只是眼睁眼的看着这只精壮的怪兽将那叉角放低向自己冲来,那怪兽的解还有数寸便可插入洛天的小腹之时,噗的一声,地面伸出一根两丈多长,足有尺粗的毛乎乎而又尖利的东西插入了那怪物的腹下,上细下粗的尖利东西一下将那怪兽顶了起来,那怪物也惊叫了起来,片刻便没了声息,却是那东西正插入了怪兽的心脏,当真是又准又狠。

地面翻动了一下,一个大包鼓了起来,而洛天正处于那大包之下,这一鼓,让洛天一路翻滚下去,滚出十几丈远才停下,伤口的血更是流了出来,幸好没有伤到要害,否则的话,洛天早已失血过多而亡。

泥土翻滚,一个黑乎乎圆滚滚的东西从地下冒了出来,更有几支爪子也人地下支了起来,那竟然是一只五六丈大小的一只黑色的蜘蛛,洛天这一下可就被那只蜘蛛给吓蒙了,蜘蛛他倒是见过,山里很常见了,可是这么大的一只蜘蛛他做梦都没有梦到过,眼下就出现了一只,若不是腿上传来了阵阵痛感,洛天真的就要以为自己还处于梦里了。

那只蜘蛛的嘴里伸出一根六尺多长,手指粗的透明管子,那根管子倏地插入那只还挂在它腿上的长角怪兽身上,接着,那只怪兽竟像是变成了粘乎乎的**一般,顺着那根管子流入了巨型蜘蛛的嘴里,连那硬得兵刃不伤的角都变成了**的一并吸入口中。

小洛天现在脑子里是一片的空白,只是瞪大着眼睛看着那只蜘蛛,眼珠子却是一动也不动,竟吓得傻了。

那蜘蛛转眼间就将那只比寻常大肥猪还要大的一只怪兽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一些硬硬的毛发飘落在地上,那怪兽也不过才七八尺长,哪里够塞这五六丈大小的蜘蛛的牙缝的,那蜘蛛庞大的身子竟自灵活的一转,将脑袋对向洛天,嘴里也发出滋滋的声响。

怪声再次发生,洛天腿侧,血流入地面的地方,一株小小的青芽从地下钻了出来,扭动着身子,一瞬便已长了一尺多高,青青的,刹是喜人。

那只小小的青芽不断的扭动着,那只蜘蛛看到这青芽后像是看到了多么可怕的事一样,滋滋的怪叫着,可是脚下却怎么也挪不动步。

青芽在这一会功夫便已是长到了一丈多高,全身上下光溜溜的,连个叶子都没有,只有在顶端的花萼之上长着一个一尺多大的花苞,花苞绽放,有着三只花瓣直径足达三尺多长,每个花瓣上都有着七种颜色。

就算是小洛天已经被吓呆了,可是却也无法忽视那美得让人感动的鲜花,那蜘蛛也许也是同样吧。

那花儿自根下伸出十几根细如毛发的根须来,轻飘飘的向那蜘蛛伸去,那蜘蛛也是一动不动的任由那细细的根须缠到了自己的身上,从腹下最柔软的地方插进了它的身体里。

根须一入那蜘蛛的身体,花儿更艳了,七色的花瓣像是要闪出光来一般,蜘蛛轰然倒地,接着身体瘪了下去,一会就剩下了一堆看不出形状的碴子来,当那蜘蛛被消灭后,那朵花的艳美之色淡了下去,接着,枯萎了,洛天张了张嘴,可是嘴里什么都喊不出来,却是失血已经过多,脸色都要透明了,能坚持着半支着身子,已经算是他身体强健了。

花谢,结出一颗拳大的青色果实,青绿色的花茎快速的干枯下去,那拳大的青色果实也像是充了气的猪尿泡一般,忽忽的长大,一会功夫,便已长到了如西瓜般大小,通体黝黑,闪动着黑色的光泽。

从生芽到枯萎结果,整个时间不超过半刻钟,洛天何时见过这种怪异之事,全身早已产僵硬无比,嘴也张得大大的,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那株黑色的果实。

那结了果的怪异植物像是知道谁给了它血液让它生长一般,这会到了回报的时候了,那干枯的花茎发出嘎嘎的脆响声,可是还是直持着将那青色的果实塞到了洛天的嘴边,洛天这时才清醒过来,明知那果实是花儿吸收了蜘蛛的身体养份得来,哪里吃得下,可是身体硬硬的,麻麻的,都失去了感觉,嘴也合不拢了,那果实塞到嘴边,牙齿一碰,那果子吹弹可破的外皮被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墨黑色的幽香**流入了洛天的嘴里,那**香甜滑腻,让洛天满口,不,是满身生香,那香甜得甜进心里的滋味,让洛天一时忘记了这种**可能是来自那丑陋得让人恶心的大蜘蛛,喉头一动一动的,尽数将那**吞入了口中。

黑色的果实连皮带肉的尽数被洛天吞了个精光,那花儿也枯了下去,接着化为了粉末飘散于空中,若不是口中还留着那股香气,洛天真的是会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果实入体,洛天除了伤口不再流血外,并没有其它的变化,那种服食的异果而力大无穷或是可飞天遁地的本事并没有出现在洛天的身上,而洛天只不过早一个小孩子,虽然有着小孩子那般的梦想,可是却并没有想得太多。

腿上的伤口不再流血,可是却并没有愈合,不过却不是很疼痛了,失血过多的洛天这会竟一下子站了起来,刚刚起身的洛天,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回头望去,却是青阳先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先生,您是什么时候来的?”洛天惊喜的问道,没有什么比迷途时遇到了人迹更让人高兴的了,更何况还是青阳先生。

“我刚刚找到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青阳一脸的惊讶,他万万没有想到洛天这个小孩子进入了这个危机四伏的大古山还能活下来,不过随后就看到了洛天腿上的那两处伤口,“怎么弄的?”青阳说着再次拿出那个小药包给洛天敷上药。

“被一个长得那样的怪物伤到的。”洛天比划着将那个长着角的猪一样的怪物描述了一下,便是也不忘那只巨大的蜘蛛也对青阳说了一下。

“什么?遇到了那只蜘蛛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青阳的脸色变了几变,那种巨型的蜘蛛青阳在这丛林里也遇到过几只,虽然不甚厉害,可是想要吃掉这个孩,只怕比走几步路还要容易。

洛天摇了摇头,以示自己并不清楚,不过却还是把那朵花还有那黑色的果实说了一下,以青阳的见识,竟也是大惊失色,虽然这神秘的大古山里怪物奇出,他能认出的没有几个,但是那种奇花他却晓得,那是一种叫做血引兰的奇花,此花平日里却并不像是一般的花那般春天发芽生长,而是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季节里,只要有人或是动物的血滴下才可能发芽生长,并认那滴血者为主,如花的附近有什么其它可移动的动物存在的话,那花儿就会将那动物的精华完全的吸收进果实里并自动的送入认主者的口中,可惜的是这种花的生长周期只有百自息之间,寿命不可谓不短,曾经有正派人士偶然间得到了这种血引兰的种子,滴血后成功的将一只捕来了在民间做乱的怪兽吸收,那人吃了果子后,仅仅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便实力飞涨,挤身于高手之列,可惜的是这位奇侠后来更是命丧邪人之手。

青阳更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洛天,洛天眼神中不时的会闪动一下精光之外,一点也看不出来异样,青阳伸指点到了洛天的眉心,真元外放,洛天那细小的经脉里的内息却大异常人,完全与这十岁的孩子不尽相同,丹田之内,更是如浩瀚的大海一般,涌动着一些完全不属于人类的力量,如能好好调教,将这力量尽化为已用,小洛天绝对会是一代高手。

青阳不得不叹这孩子的运气之好,血引兰竟然可以吸收这么强大的一只怪物,不过青阳却有些想不通,那蜘蛛他也不是没见过,实力虽强,可是绝达不到这种地步,难不成这只蜘蛛与其它的蜘蛛不相同?青阳还真是想对了,这丛林里那种异种蜘蛛是常物,可是这只蜘蛛却食过异果,绝对比一般的蜘蛛强大得多,否则的话那种头上长角的猪形怪物也不可能那般轻易的就捕获,连个蛛网都未撒。

身后的丛林里传来了沙沙的轻响声,青阳眼中精光暴闪,却见远处丛林里金影一闪再消息,再出现的时候离他们也不过了十数步远而已,速度之快,却是连青阳也难望其背项。

青阳大惊之下,伸手捞起洛天这个准弟子脚下青光闪动,飞剑已是托着他飞到了十丈许的高空,那金光擦着青阳的飞剑射了过去,让青阳的脚下一凉,心道,好快的速度。

那金光在树上一弹,在地上停了下来,却是一条只有手指粗,两尺来长的一条小金蛇,金蛇那棱角分明三角形的头上还长着像是鸡冠一样的肉冠,青阳倒吸了一口冷气,三步冠,是他们这种修行者的噩梦,奇毒无比,哪怕只是被它的身子蹭破一点点皮,三步之内,必倒地而亡。

“想不到这大古山竟有如此之内的奇灵异兽,当属世间罕见了。”青阳摇头叹息着,这大古山无异是各种修行者的宝地,只是要有命出来才行,就以青阳的实力,刚刚都差点要命丧于这三步冠之下,若是实力稍低些的修行者,只怕已是倒毙身亡了,大古山奇兽虽多,可是谁又能想得到这看似普通的山竟然会是这种宝地呢?若不是青阳无意中见得,只怕到他死的那一天也不会发现。

再看那洛天,嘴已经张得老大,嘴角处竟都有血迹流出,比刚刚见到了怪兽时嘴张得还要大,那种小金蛇虽然可以让青阳惊????嵌杂诼逄炖此担?皇呛每匆坏悖?俣瓤炝艘坏惆樟耍?嬲?寐逄旌喜簧献斓模?褪乔嘌袅嘧抛约浩?稍诳罩校?渌翟谛〈逯幸擦鞔?鸥髦指餮?纳窕按?担?裁茨呛镒右桓龈?肪涂梢允?虬饲Ю锢玻?裁匆煌分硪部梢约菰贫?衫仓?啵??潜鼐故谴?蛋樟耍?÷逄焖湟不孟牍?约涸谝黄?莆碇?杏?缍?桑?梢仓皇腔孟氚樟耍?墒墙裉烊凑嬲嬲??囊匀肆Ψ傻搅丝罩校?质抵兴?⑸?氖掠秩绾稳眯÷逄觳痪?亍?nbsp;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