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二章 小村惊变

“莫要惊慌了,以后你也会像我一样,能够飞在空中的。”青阳看着洛天的样子不由笑道,伸指在他的后脑点了下,真元微微刺激了一下,洛天激灵一下清醒了过来。

“我……我也可以像您老一样在空中飞?”洛天说道。

“不错,因为你以后就要是我的弟子了,我会教你的。”青阳说着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如果说洛天从前的资质不错,那么他在吃过那血引兰的果实后,资质绝对是上佳了,这种弟子,无论是谁发现了,就算是求也要求进自己的门下。

“走吧,我先把你送回去,待此间事了之后,为师再细细的解释给你听。”青阳笑着说道,现在他已经是自称为师了。

洛天一听青阳要收自己为徒,心里那叫一个乐啊,一想到自己也可像青阳一样在天上飞了,洛天的心啊,老乐成六瓣了,沿途只是呵呵的傻笑,像是傻了一般。

离洛家村越近,青阳的脸色就越难看,傻笑中的洛天根本就没有发现青阳脸色的变化,青阳加快的速度,远远的,他便已经感觉到了洛家村出事,离得更近些,便已闻到了淡淡的死亡的气息。

洛家村,这个昔日里虽不甚喧闹,可是总是会有些人声的小村,这会却如死了一般的寂静,待入村中,三五个在外玩耍的小孩横在路边,面无血色,手里还抓着家中大人制做的风车。

青阳按下剑头落到了那孩子的身边,孩子的脸色平静,还保持着玩耍时脸上的微笑,青阳伸手翻过孩子,却见孩子的后颈后拳大的一块已是稀烂,烂肉处却没有血迹流出,苍白苍白的,脊骨被咬碎,脑浆和身上的血液尽数被吸光,将那些孩子都翻过来,伤在一处,伤口都是一样的,也是全身血液脑将被吸,明显是一人所为。

“吸魂獠。”青阳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这三个字代表着邪道顶尖的人物,吸魂獠专吸人脑髓,为人神秘,实力强横,正道人士追捕了八十多年,却无人得见他的面貌,没想到今日竟也到了大古山,连这些普通人都不放过,青阳地位崇高,极少过问那些争斗之事,可是吸魂獠出现,他却不能不管,更何况,那吸魂獠却也不可能无故的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极有可能也是奔着那如何果而来。

洛天的小脸一下就变得苍白苍白的,幼时孩伴,此时却如此凄惨的倒在他的面前,脸色若是能好,那可算是怪了。

向村子里行去,不断的会看到有人横躺到田间村头,那位平日里总是给洛天讲些民间鬼怪故,还吓唬他的大爷爷,那个只有二十多岁,辈份却大得自己要叫太祖爷的洛飞,还有那个看到洛天就会掐上一把,抱起来狠狠的亲上几口,胡茬子扎得他直叫的那个硬胡子叔,可是现在他们再也不能给自己讲故事,再也不会逼着自己叫太祖爷,再不会用那胡子扎自己了,洛天的泪水已经哭干了,青阳虽然见惯了生死,对世间事早已看淡,可是这人间地狱般的惨相还是让他将牙咬得咯咯做响,吸魂獠,今日我青阳真人就动动你这个三眼马王爷,青阳在心里恨恨的吼道。

洛天无力的坐在父亲的身边,父亲是正在做饭的时候遇害的,手里还抓着那个炒菜的木勺子,脸上还带着那似气似怒的表情,也许是在气自己没有回家给他做饭吧。

“老爹,起来啊,儿子没有回来给你做饭,你打我的屁服啊,老爹,今天我差点就打到了一只大肥兔子,你起来跟我一起去打啊,那只兔子可大可肥了,够我们吃几天的了。”洛天的哑着嗓子推着洛大田,可是这位精壮的汉子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眼睛空洞洞的望着房顶,洛天怎么推,他也没有反应。

洛天的泪水一路行来,早已干枯了,幼小的心灵更是片片碎裂,眼睛中流出的已不再是泪水,而是鲜红的血迹,若非刚刚吃过血引兰的果实,只怕这会早已悲伤得昏死过去了,洛天更希望自己能随老爹而去,可是意识偏偏清醒得很。

“洛天,不要再悲伤了,以后就随我去吧。”青阳语调如水般平谈的说道,从小便入道门的青阳不会安慰人,语气平谈,可是心里却燃起了几十年未起的怒火,小洛天那泪流成血可怜的样子,更是让青阳心疼。

洛天没有说话,从门后拿起老爹那用了几年,磨得精亮的锄头,在院子里刨了起来,青阳想上去帮忙,可是洛天却用那呆滞的目光盯着青阳,便得青阳不得不收回手,洛天便接着一锄一锄的刨着。

洛天直累得汗如雨十,用了一个时辰方刨出一个四尺长,两尺宽,三尺深的坑,洛天使出吃奶的劲方将洛大田拖到了那坑中,悲痛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又看了洛大田几刻钟方才将那衣服盖到了洛大田的脸上,手捧着黑土,一点点的盖到了洛大田的身上。

洛天直在那坟头前跪到天黑才站了起来,“师父,你很厉害吗?”十岁的洛天语调平得吓人。

“我是高手,超过我的人屈指可数。”青阳道。

“你教我。”洛天说道。

“可以,但是要你心中平静下来才可以,你现在这个样子教你道决很危险。”青阳道。

“嗯,我会平静下来的。”洛天说道。

村中数百口人除了洛天避过一劫之外,所有的村民悉数遇难,人数众多,就算是有青阳这个真人存在,也无力一一掩埋,这里几乎是要与世隔绝,倒也不怕有什么瘟疫传开,青阳带着洛天飞向大古山,在那如何村附近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住下,守着这如何果成熟。

数月下来,洛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虽削瘦了许多,可是脸上又恢复了那可爱的微笑,酒窝虽浅了一些,可是却还是那么的可爱。

大悲大痛之下,洛天竟无意将那那引血兰的果实吸收了一部分,力气更是大得惊人,比起成年人来,只怕也要大上许多,眼睛更是变了样子,黑黑的眼瞳中,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眼睛里有那种七彩的微光闪过,就像那引血兰三片七色的花瓣一般,甚是迷人。

青阳始终都没有教洛天道术,不过洛天却在数月之内,练就了一手好弓法,附近的小兽见到他无不望风而逃,否则必成腹中之食。

洛天望着洛家村的方向,眼中闪着淡淡的优郁,青阳飘落在他的身后,咳了一声,洛天猛地转过头去,忧郁尽消,又是一个微笑开朗的孩子,洛家村的大变,洛天这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师父,怎么了?”洛天看到青阳的脸色不太对劲不由问道。

“洛天,如何果就要成熟了,这些天就不要出去乱跑了,有其它的修道者前来,还有些修佛的秃驴也来了,只不过一时还没有找到这里来。”青阳说道。

“师父,为什么我们还要等呢,就算是那种果子没有成熟,我们直接摘了就是,大不了效果差些罢了。”洛天说道。

“那怎么行,天赐异物,生长必有其道理,冒然行事,必坏大事。”青阳道。

洛天还不待说道,不远处传来的兽吼之声,那些守在如何树下的怪兽又打了起来,每天如此,只不过这一次好像激烈了好多。

“师父,声音好像不太对头,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洛天道。

“你在这里呆着,我去既可,这里有阵法守护你,不会有什么事,出去可就难说了。”青阳说道。

“我真想跟你去看看,大古山的怪兽有些还真是漂亮。”洛天说道,那日青阳带他去溜过一次,洛天分明看到一只长得有一丈多长,全身火红的长羽飞鸟在树上盘旋,甚是漂亮。

“可是,我真的好想再看看那只漂亮的鸟。”洛天说道。

“鸟?你是说那只红色鸟?你这个傻孩,那是一种叫灵火的鸟,那种鸟儿连你师父我也都不敢惹,见着了能躲就躲,要是带着你,万一真的是如何果成熟,我还怎么去抢那果子,树下的怪兽可不少,你师父我也是见机能抢就抢,能偷就偷,做一次小人了。”青阳呵呵的笑了起来,没有什么比看到洛天真心的微笑起来更让他开心的了,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弟子了,乖巧,懂事却又机灵。

“那我不扰师父就是了,弟子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洛天说道。

“这才是我的乖徒儿。”青阳摸着洛天的肩头笑着说道,洛天不喜人摸他的脑袋,只要一摸脑袋,洛天的小脸立刻就会布满了愁云,那是老爹才会常做的动作,青阳倒也知趣。

当青阳赶到如何树上空的时候,树下已打开了锅,那一大堆说不出名目来了怪兽今天不、怎么了,打得死凶死凶的,金影一闪,青阳忙闪开,竟是那条小小的三寸冠剧毒蛇不知是被哪个怪物给抛飞了上来,肚子都开了,脏器都甩了出来,眼看着活不成了,青阳道了声可惜,若是能有这样一只灵兽守山,倒是顶得上十几名巡山弟子了。

青阳不得不随时的换着位置,下面打开锅,上面也好不到哪里去,或是凶残的鹏鸟,或是那可以口喷炽热灵火的灵火鸟,在天上也缠斗着,那如何树上原来长着的三枚果子有两枚已经腐烂变黑,只有那一枚果子黄灿灿的,虽然那些怪兽剧斗正酣,可是无论是哪个怪兽,就算是性命垂危,也不会碰那如何树一下,如何树稳当得很,可是那枚果子却在树上摇摇晃晃,分明就要成熟掉落的样子。

忽的风响声,一只长相怪异,如干尸一般的怪鸟鼓动着同样干巴巴的肉翼向青阳这个意欲得渔翁之利的旁观者冲来,尖而长的嘴大张着,露出一排排细小而又尖利的牙齿张嘴欲噬,青阳脚下飞剑一动,人也是斜里刺去,那怪鸟忽在冲过,却被另外一只长得如鹰一般,可是却比鹰大了几倍的巨鸟一啄在身上开了个大洞,青阳虽闪过那只怪鸟的袭击,却差点又撞上灵火鸟喷出来的火上,青阳不得不一再小心,闪躲着这些空中的怪鸟,一时虽手脚忙乱,却也有惊无险,青阳更是心下暗惊,哪里来的如此之多的怪兽或是灵兽?莫不成华夏大地的灵物都集中于此不成?

青阳有些奇怪,这些日子他发现一些各门的修行者前来,可是现在如何果快要成熟,怎地不见出现,虽少了竞争对手,可是却让青阳心下更是不安。

如此斗了整整两天,那正黄色的如何果从树上脱落向地面掉去,一时间,沸腾了起来,怪兽经过两天的剧斗死伤甚多,更有部分实力较差留得完体性命,却是远远的躲开,不敢再垂?嗾馓斓亓楣??墒腔故卦谡饫锏墓质尢焐戏傻牡厣吓艿模?椿褂卸??啵?舛??嗔槭藁蚴谴犹焐舷蛳路桑?蚴谴拥厣献萜穑?粝碌亩际鞘盗η亢分?玻?饧刚筛叩??侠椿故且凰恳膊焕?选?

青阳也是催动着飞剑,刚刚起步,却被那只巨鹰撞了一下,如撞到大山上一般,那巨鹰身上羽毛如铁,撞得青阳真人气血翻腾,落后几步,那只巨鹰也没有讨得好去,向下垂直的坠了丈许方才停住,虽只有短短的一瞬,可是这些怪兽灵物速度极快,一大堆的扎向那如何果,就算是青阳现在射出飞剑,只怕也保不住那如何果落入怪兽之口。

砰,一声巨响,那些怪兽们在半空扎做一堆,一只黄影从那兽堆里飞了出来,却是那些灵兽撞在一起,将这果子生生的挤了出来,幸好这果子够坚实,否则还不撞烂。

说来也巧,那如何果正向青阳飞来,青阳大喜,脚下飞剑一动,向那如何果射去,那只落后的巨鹰也恶狠狠的扑了上来,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青阳身为玄空派的元老,这飞剑法宝自然不少,伸手从乾坤袋里摸出法宝水云盾向那巨鹰抛去,水云盾虽是普通货色,可是那如水般流动了几丈大小的水盾将那巨鹰阻上一阻却是有余,青阳也借着这个机会一把将那如何果抓到了手里,得到如何果的青阳连将果子放入乾坤的机会都没有,几只灵鸟就已调头向他扑来,青阳怪叫一声,虽然自己实力不错,可是要应付如此之多的华夏灵鸟却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当下调头就跑,飞得一段一头向下扎去,那些灵鸟刚刚下降高度,地面上的那些怪兽便已扑起向那鸟儿们咬去,一时间鸡飞狗跳,咬得是一嘴狗毛,青阳灵活的在这大古山里转上几转,终于将那些鸟儿兽儿们甩脱,青阳将那如何果看了个够这才不舍的放入乾坤袋内,若不是果子无法既食的话,只怕这青阳先要将如何果啃下去一半再说,收好如何果,这才向洛天那里飞去。

眼见便可以带着洛天反回山门,斜次里一条人影飞去,接着在青阳的眼中便见一只晶白如玉的手向那如何果抓去,青阳甚至能看到那手上寸许长水晶般闪亮的指甲,好漂亮的一只手,那只手虽然速度够快,可是青阳怎么说也是个真人,哪里容得到了手的东西被人抢去,手倏地一缩,滋的一声,衣袖被那只漂亮的手划开老大的一条缝子,手臂也被划开了老大的伤口。

青阳一口气还没喘过来,身后更是响起了风声,那人竟然已到了青阳的身后,青阳的心里一惊,此人功力绝不在他之下,论起速度,只怕还比他稍高一筹。

青阳身上衣衫鼓动,真元外放,生生的将那人的前扑速度阻上那么一阻,脚下一弹,飞剑调头向身后刺去,青阳也得已转身。

叮的一声,那人手指一弹,竟然青阳的飞剑弹来,调头飞了回来,“青阳真人果然不愧是玄空派第一高手,佩服佩服。”十分中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起来像是女声,可是细细一听,就有着男性的粗旷。

飘在青阳身前十丈开外的是一素衣飘飘的人,一头秀丽的长发直披到腰间,脸上扣着鬼脸状的面罩,双后背至身后,当真是潇洒万分。

那人虽是一身素衣白鞋,可是全身上下却透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青阳的眼瞳一缩,“吸魂獠?”

“青阳真人好眼光。”吸魂獠淡淡的说道。

“想必那些正派人士已遭你毒手。”青阳的声音更冷。

“正派?青阳真人好大的笑话,天下何为正何为邪?还不是以实力说话,惹有邪道有你正派般的实力,不也可以自命为正?”吸血獠咯咯的笑了起来,虽笑声颇具女性化,可听起来却像是粗旷大汉狂笑一般。

“哼,天下正邪自有公论,哪容你这歪门邪道胡说八道。”青阳冷哼一声说道。

“公论?你正道人士偷鸡摸狗的事还少了吗?窥人宝物的事只怕也没少做吧,五十年前,血刀门被你正道人士联手灭门,只怕你们玄空派也得了好处吧?”吸魂獠不咸不淡的说道。

青阳的老脸一红,确实如此,血刀门被灭,他们玄空派也参与其中出了大力,血刀门的血狂刀也落到了玄空派的手上,对于这种打着正义的旗子趁火打劫的行为,青阳颇不以为然,是以当年掌门再三请其出山,他也没有出马,但是却无力阻止,所以干脆来了个不闻不问罢了。

“今日本真人不与你计较许多,山下洛家村数百口凡人被你吸干脑髓而死,这笔帐只怕要算算,就算是今日本真人不与你算,只怕天劫降下,你吸魂獠也难逃。”青阳本不善辩,拿出洛家村说事。

“天下哪件事不是弱肉强食?本尊吸其脑髓,那是他们三生荣幸,今日我更是为青阳真人一一除去强敌,否则你们正派内斗起来,这如何果说不准会落到谁的手上,真是不是要感谢于我?”吸血獠话虽平淡,可是青阳仿佛透过那鬼脸面具看到了吸魂獠脸上那淡淡的微笑,青阳神念一转便得知这吸魂獠的想法,此次前来的正道虽有高手,可是能比得上青阳的只怕还没有几个,将他们一一干掉,却也免了麻烦,等他青阳在那些怪兽的嘴下抢得如何果后,自会到他这里来摘熟的桃子,总比面对如此之多的怪兽要安全得多,如意算盘打得倒是响啊。

“灵物有缘者得之,我青阳就是这有缘者,想要我将这如何果交与你,那是痴人说梦。”青阳冷声道,“我青阳倒是拼得这身修为替天行道,与你这妖孽决一死战。”

“好一个有缘者得之,本尊若是从你的手中抢得这如何果,不也是有缘者吗?”吸魂獠笑道,接着声音一冷,“好一个冠冕堂皇的替天行道,你青阳何德何能替天行道?难不成你正道就能代表天意当真是笑话。”吸魂獠话完刚落,人影连闪,已到了青阳的身前,五指如爪向青阳的面门抓来,声势惊人,隐带风雷之声,另一只手却悄无声的向青阳腰间那不起眼的小袋子抓去,乾坤袋号称装尽天下万物,却是夸张得很,能装下许多物品却是不难,倒也是难得的宝物了,虽然吸魂獠下手无声,可是青阳怎会容乾坤袋落入他的手下,身子一扭,便是让去,手肘一挥,便格上了吸魂獠那风雷隐动的手爪上。

一声惊雷炸响自二人格上的手臂间响起,青阳被击得身子一颤,直退出十几丈方才稳住脚下飞剑,那吸魂獠却是原地微微一滞再次扑来,若论贴身而战,青阳这种正统的修道者却比吸魂獠这个邪派差了些许,显然吸魂獠也明白这个道理,一味的贴身而斗。

吸魂獠速度极快,青阳欲放法宝却是来不及了,只得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把三尺长剑,剑都来不及拔出,吸魂獠那又晶白如玉的手已是到了面门跟前。

长剑连鞘挡在身前,吸魂獠那双手扣到了剑上,手上一扭,嘎的一声响,却是那玄铁所铸的剑鞘已被捏碎,露出寒光闪动的长剑来。

吸魂獠暗叫一声不好,眼前寒光一闪,那柄长剑在青阳的手上一转,已在吸魂獠的手上切了一圈,接着长剑一抖,向吸魂獠的颈侧切来,虽然二人距离不过一臂之远,那三尺长剑舞动不开,但在青阳的手上,却是灵活无比,劈刺改为转切,吸魂獠倒是不敢小瞧,手上又被切了一下,自是退开查看伤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