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四章 青阳师门

当青阳真人一身是血的回到了他们那个临时居所的时候,洛天被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来扶住了青阳真人。

“师父,你这是怎么了?”洛天急急的问道。

“无妨,遇到了仇家,受了些小伤,洛天你且在一旁呆上一会,为师先将身上的伤处理一下。”青阳真人摸了一下洛天的脑袋说道,手上的血染细的洛天头发了几缕长发。

洛天乖巧的点了下头,到一边坐了下来,看着身上伤痕甚是恐怖青阳真人,却见真阳真从身边拿出十几样东西来,或是那咱老远便能闻到香气的药丸,或是那种奇奇怪怪的药粉,顿饭功夫,青阳真人便将身上的伤草草的裹住,虽伤得不轻,若是普通人,早已毙命,不过对于身上有灵药,再加上一身足以傲视宇内的功力,经过这般简单处理,支撑着回到玄空派还是不成问题的。

“洛天,我们走罢。”青阳真人收拾停当,听着外面传来野兽的吼嚎声说道,那些怪兽们失去了到了嘴边的如何果,这会肯定正在四下的搜寻着他们的踪迹,青阳真人现下身负重伤,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我们现在就走吗?”洛天望着洛家村的方向问道。

“是的,现在就走。”青阳真人也晓得洛天还有舍不得那生养了他十年的小村,可是现在那里已没有活人,洛天就算是留下来又有何用?

洛天没有再说什么,望了那村方向一会,跪了下去,砰砰有声的向那村子的方向一连气的磕了十几个头方才站了起来,虽然山中泥土甚软,可这十几个头大力的磕下来,却也让洛天脑子昏乎乎的。

洛天还没等清醒过来,身子已是一轻,青阳真人拉着洛天飞到了空中,向西南方向飞去,洛天好半晌才从头昏中清醒过来,刚刚那十几个头磕得实在是太实在了,这会清醒过来,高空中的冷风吹去,再看脚下那已变得极为渺小的山川小河,还有星星点点的人家,仿佛把大地踩到了脚下,可是接下来脑子一昏,身子一晃,若不是青阳真人抓着他,只怕他就要从这不知是多高的高空中摔将下去变成了肉泥了。

洛天现在脑子空白一片,什么村中剧变,山中怪兽,都甩到了九霄云外,小脸刷白一片,青阳真人也只是微微的一笑,想当年自己被师父拉着飞上天的时候,比起洛天来还要不堪,差点把胆汁也吐出来,这洛天比起自己当年,可要有出息多了。

洛天的眼睛足有一刻多钟没有闭上,这会终于将眼睛闭上,可是心里还是不踏实,总觉得脚下空空的,随时都会掉下去一样,手上,也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抓着青阳真人的衣襟,可是那虽然单薄可是绝对结实的衣衫却没有给洛天哪怕一丝的安全感。

青阳虽号称真人,日行千里,可是却也不能没日没夜的在天上飞,洛家村离那蜀中足有数千里之遥,几乎一个是在华夏南部一个在北部,哪有那么轻易的就赶到。

青阳真人本就身受重伤,虽用灵药将伤势暂时的压制住了,不过像是这种耗损真元极剧的御剑而行青阳真人却不敢多用,只是飞了三四个时辰,赶了近千里路便按下飞剑,向一座小城落去。

小城并不算是太大,只不过是那些行商们中途落脚的地方,物资稍稍的集散一下便足够吸引些人口流落至此,人多了,自然就形成了一个小城,小城在东头足以望到西,只不过是比寻常村子大上那么一些,还有一圈防匪用的粗制城墙罢了,小城虽小,可是茶楼酒肆却一样也不少,同样,也少了客栈。

洛天从小还没有走出过洛家村,那次误入大古山深处便是他走得最远的一次了,此番入城,早已将高空飞行的恐怖忘到了脑后,恨不得长出八只眼睛来看这外面的世界。

青阳真人任由洛天四下张望着,只是牵着洛天的小手走入一小小小的酒馆内,要了两碗素面,师徒二人一人一碗,青阳真人是一根一根的面条向嘴里挑着,洛天从未食过这种面食,小心的尝了一口,味道可比在家中所吃的那种糙米强太多了,软软滑滑的,当真是人间美味。

有了美味的洛天,顾不得再看小城风光,稀里呼噜三两下就将那满满的一大海碗素面吃了个干净,接着便趴在桌子上可怜巴巴的看着青阳真人,青阳真人百多年的修炼,本来对食物所需就不多,这一大海碗面只是吃了少许便停了筷,刚刚将碗推开,洛天便一把抢了过来,三两下又吞了个干净,连那面汤都不剩,小肚子更是吃了个滚圆,一打嗝,那刚刚滑下肚的面条有要从嘴里喷出来的趋势,洛天可舍不得这到了肚子里的美味再从嘴里吐出来,紧紧的将嘴闭着,一下一下的动着喉头,将那涌上来的食物压下去。

青阳真人带着洛天找了家干净的客栈住了下来,除了夜里洛天被噩梦惊醒数次流了一头的冷汗外,倒也无事发生。

次日,青阳真人带着洛天步行出城,寻了处无人的角落御剑飞起,就算是是修道之人实力远在普通人之上,也不可随意在凡人面前露出实力,这是修行界的不成文规定,也不知是从哪朝哪代开始的。

如此三两日下来,洛天便已习惯了以这种方式在天上飞行,心下倒也不算是太害怕了,在飞行当中,体内更是有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在蠢蠢欲动着,让洛天莫名的兴奋。

洛天随着青阳行了六日,远远的便见一高耸入云的山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青阳真人指着那处山峰说道,“那便是我玄空派的山门。”

飞得更近,洛天看清了那山峰的样子,下面甚是粗大,到了山腰便突然变细,像是一个拳头伸出一根中指向天一般。

“这山长的模样倒是够怪的。”洛天笑了起来。

“那是中指山,玄空派山门便在那手指处。”青阳真人说道。

复行近,那山峰看得更清了,山下还好说,坡度虽大,可是山羊牧人倒可还可以攀爬,可是那如中指般的山就算是猴子想上去,也要有些难度了。

青阳真人没有像洛天想像的那样落于山脚下,而向更高的地方冲去,那山峰水气甚重,像中指一样的山峰有一半是笼罩在云雾当中,青阳真人转眼间便带着洛天没入那云雾当中,洛天感觉到青阳真人走并不是一条直线,而在七扭八歪的飞行着。

“师父,您老人家是不是迷路了,怎么走得歪歪扭扭的?”洛天问道。

“每个门派的山门都会有那种守山阵法,轻易触碰不得,轻则负伤而退,重则性命不保,以后你若是出去历炼,切忌不得轻易的闯人山门。”青阳真人说道,“玄空派的守山大阵是创派祖师父青玄真仙所创,就算是本派已无人知晓这阵势的破解方法,只知出入法而已,青玄祖师当真是修道第一奇材,可惜死于飞升的天劫之下,天妒奇材啊。”青阳真人最后叹了起来,洛天现如今连入门都算不上,对于青阳真人的忠告自是没向心中去。

片刻后,眼前一亮,已冲出片去云雾,那陡得让人心寒的山峰之上,一个又一个或是人工开凿,或是自然形成的平台分布在那山峰之上,每个平台上下相距达十几丈,倒也是奇景。

山峰四周不时的亮起那种剑光,却是些玄空派的弟子在御剑而行,见到青阳,纷纷行礼,同时对青阳所带的这个孩子也多看了几眼,眼中分不清是妒嫉还是羡慕。

青阳真人只是向他们点点头,几乎是垂直的向高空中飞去,直飞到了山峰的大半,再有五七十丈便能望见峰顶的时候才猛地一停,在一处天然形成的平台上停了下来。

平台约有十几亩大小,平台的一侧,从山壁中伸出一根手臂粗的竹管来,手指粗的水流从那竹管中流出,人平台的一道小沟中流了下去,靠山的一侧还有一处洞穴,看样子也是那种天然形成,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待青阳真人领着洛天行入那洞穴之中时,洞中一亮,却是那洞顶所嵌的些明珠亮了起来,也不知青阳是如何弄的,竟可以让这种天然的夜明珠自行亮起来。

洞穴长宽约二十多丈,倒也是宽敞,地上只有十数个做工精美的蒲团,再无长物,简单之极。

“徒儿,你先在此处等为师几天,将我给你的道决剑决再熟悉几遍,为师要到内室去疗下伤。”青阳真人说道。

“呃……师父,您去疗伤徒儿没什么想法,只是您这一去数日,弟子吃什么?”洛天问道。

青阳真人想了想也是,自己刚刚竟忘了洛天不会那种御剑之术,还无法自行寻得食物,当下走到了洞外,洛天跟了上去,却见青阳真人在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拿起一金色的?子,洛天这才发现,原来在那角落的山壁之上,挂着个小巧的金钟。

青阳真人敲了两下那小金钟,清脆悦耳的钟声传出,不大一会,下方传来簌籁的声音,接着黄影一闪,一只金黄色的大马猴从山壁处灵活的翻了上来,那一人多高的金色大马猴像是人一般,对着青阳真人拜了几拜,一双乌黑的眼珠不时的会向洛天望来,看来他对这个陌生人更加好奇。

“玄奴,这是本尊的弟子,你要照顾一下他的日常生活。”青阳真人说道。

那马猴听懂了青阳真人的话,点了点头,更是大胆的打量起洛天来,看得洛天直发毛,如此之大的马猴,洛天这个山里的孩还真没见过。

“师父,这猴……”洛天指着那马猴不知该说什么好,显然,他对这马猴来照顾自己的生活保留着意见。

“玄奴是我玄空派的守山灵兽,新收的弟子一向是由它来负责送饭的,那些会飞的弟子都是自行去饭堂吃饭。”青阳真人说道,“放心,它很忠诚的,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的。”

听罢青阳这番话,洛天的心里才稍稍的平静了一下,不过对这只马猴还是敬而远之,免得惹它不高兴,趁着师父不在,把自己扔下山可就完了,这山如此之高,掉下去,只怕连骨头碴都找不到了。

青阳真人安排好洛天之后,自行进入了内室疗伤,与吸魂獠那一战,绝对是伤?动骨的伤势,没有个三五日,只怕还不能将伤处理好,特别是后颈处的那咬伤,虽有灵药抑制,可是还不时的会有那种酸麻的感觉。

青阳这一去,洛天顿时无事可做,那只大马猴却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就那么蹲从地在地上看着洛天,洛天也是回望着那只大马猴,这一人一猴就这么对望着,一直望了个把个时辰,洛天才被腹中咕咕的叫声给惊醒过来。

洛天倒不是饿了,在临上山的时候,洛天吃了整整半斤牛肉,就算是一天不吃东西也不会觉得饿,洛天是找个地方上茅坑,只是这青阳的修行居所哪里有茅坑可用?

洛天四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可以让他上茅坑的地方,趴在平台边向下一望,下面不时的会有些玄空派的弟子御剑而过,先不说蹲在边上大号有一定的危险性,若是一个不小心将那人体废物砸在那些人的头上,只怕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憋了半天的洛天肚子痛了起来,更是一个屁接着一个屁的放出,若是再找不到可以上茅坑的地方,只怕就要拉在裤子里了。

“那个……嗯,猴兄。”洛天实在无法,只得向那马猴求助,“请问哪里可以上茅坑。”

马猴的嘴一咧,像是笑了一下,一翻身下了平台,不大一会,那马猴竟背着一个马桶嘴里叼着一把草纸翻了上来,将那洗刷得极为干净的马桶放到了洛天的跟前。

洛天从山里来的,从前就算是想要上茅坑或是在家中那用树枝围起的茅坑里解决,要么就是干脆向草地里一钻,就地解决了,哪里用过这种光可鉴人的马桶。

那马猴像是知道洛天的想法一般,自已坐到了马桶上,做出一副大便的样子,然后又指了指洛天,再指指那马桶,总算是让洛天明白了那马桶的用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