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五章 如此混蛋

青阳真人虽贵为玄空派的元老,可是平时行事低调,又不许他们打扰,虽然此次回山遇到了一些本门的弟子,自己带回来个孩也被那些弟子所见并上报给掌门还有师叔这些高层,可是那些掌门师叔等却不敢未经青阳真人同意便到他的修行之所来,只有耐心的等候,不过他们在心里却也是在苦笑着,青阳真人天资极佳,是他们的师公所收的关门弟子,与那掌门岁数差不多,不过实力却强上不少,当称为玄空派第一高手,只是这青阳真人都这么一大把岁数了才收弟子,难不成自己见了他的弟子还要叫声师叔?

洛天无聊的在那平台上过了三日,吃喝拉撒自有那名为玄奴的马猴照顾着,虽只是些果实之类,倒也能混个水饱,那道决剑决更是翻看了不下数十遍,倒着都能背得下来,无事倒想起村中惨变,一张爱笑的脸又布上愁容,为了打发这无聊的寂莫,所以洛天常常会趴到了平台的边涯之处向下张望着,万分羡慕的看着那一个个潇洒的身姿从下面飞去,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飞在天上。

这日洛天无聊的向下张望着,几丝口水不经意的流下,洛天刚刚摸了下口水,可是却一下愣住了,因为他看到远处四人脚踏飞剑,笨笨的抬着一张竹椅向他这里飞来,竹椅上还坐着一个红衣的小姑娘,本来还以为只不过是路过而已,可是当那几人行近才发觉,他们就是奔他这里来的。

那只马猴发现那五个身影吓得吱吱的惊叫一声,从平台的另一侧灵活的翻了下去,手足齐动,三两下就消失不见,洛天叫也叫不住,甚是恐慌。

那四人抬着坐在竹椅上的小姑娘落到了这个平台上,那四人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献媚的围着那个红衣小姑娘,那小姑娘可能是在娘胎里缺了点什么,眼睛够大,可惜却总是向上翻着,白多黑少,也不知是这眼睛有毛病还是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鼻子够挺,可惜鼻尖处却微微的弯曲,十足的鹰勾鼻子,嘴倒也是樱桃小口,只是这樱桃也太崎形了吧,像是被扔到了地上又踏了一脚一般,脸蛋更是呈那种不正常的粉红色,幸好洛天随青阳来师门的那几天还算是见识了一点世面,知道那是一种叫做姻脂的东西糊的。

“你就是青阳那个老不死的徒弟?”那小姑娘脑袋仰向空中不屑的问道,那声音甚是吓人,像是一只没有宰杀彻底的母鸡,沙哑难听,就算是洛天曾在大古山见识过那些噬人怪兽却也被惊得身上直发麻。

“是,你说的那个青阳老不死就是我的师父。”洛天老实的回答道。

“嗯,那你的功力一定很强喽,小三子,去试试他。”那女孩说着下巴点了一点,那像只土狗一样晃着尾巴围在那女孩身边的一个少年点头哈腰了一阵这才向洛天走来。

那少年可能是跟随这女孩的时间太长了,也染上了些毛病,那眼睛也是向上翻起的,看都不看洛天一眼,手中剑决一引,身后那把比寻常的长剑要短上一截的飞剑飘到了身前,招呼也不打一声便发动了攻击,长剑在空中颤了几下射向洛天。

洛天连入门都算不上,哪里能敌得过那飞剑之术,片刻下来,身上的那件在小城里新布置的一件新衣便被切得七凌八落,身上更是一道道的血痕。

“师叔,这个小家伙差劲得很啊。”那小三子用飞剑凌辱了洛天一阵后甚觉无趣,收了飞剑又献媚的对那女孩说道,这女孩便是当今玄空派的掌门青木真人的独生女儿,道名青灵儿,那小三子等四位少年不过是三代弟子,自然要叫她师叔。

“哼,我还以为那青阳老不死收了个多么了不起的弟子呢,也不过如此嘛。”青灵儿背着手不屑的说道。

“就是就是,这么不中用的一个东西,哪用得着师叔您老人家亲自跑一趟啊,以你老人家真木期的修为,只要指点一下弟子们修行就可以了,这点小事我们跑跑腿就行了。”那叫小三的少年说道。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修道者的修为划分,最高层次当属那随时可能飞升的真仙级修为,这种真仙级的修为只怕还没有几个人能修炼得出来,从有修道者出现的那天,达到这种修为的人极少,也是绝对不能惹的人物,再下面便是青阳那种真人的修为了,那绝对是顶尖的人物了,再下依次便是真灵、真木、真青、真玄、真一、真同,修为只有到达了真人的修为才会在名字后面加上真人,真人修为以下的,都是直呼其名的,就算是修为同等也会有高下之分,就像是玄空派的掌门虽然也是真人的修为,但比起青阳来,那差得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洛天现在刚到玄空派,只是习了点入门的道决和剑决,青阳真人还没有来得及给他解释许多,哪里知道修道者中还有那么多的说道,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小三子在说些什么,只是趴在地上狠狠的盯着那个鼻眼朝天的青灵儿,刚刚小三子虽没有下重手,可是却也将他伤得不轻,若不是身体里还有那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在若有若无的保护着自己,只怕这会就要昏迷不醒了,小洛天也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初来乍到,又没有去惹事生非,为何这麻烦却自动的找上门来呢。

那四个围在青灵儿身边的四个少年用他们最为恶毒的话好生讽刺了洛天一通,洛天只是趴在地上不出声,他们倒也是讨了个没趣,另一少年上去便踢了洛天一脚,少年修道有些时间,流须拍马的功夫几乎是炉火纯青,功力真元却不甚成熟,不过一脚却也不是洛天这个孩童所能承爱得了的,几十斤得的身躯被踢得飞了起来,直撞到了山壁上才滚落下来,更是一身的鲜血,闭过气去。

那少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脚竟会有如此的效果,悄悄前去伸手摸了摸,洛天竟然没了呼吸,虽然洛天也只是昏了过去而已,可是那少年哪里知晓,还以为自己一脚将他踢死了,脸色吓得一下就白了,平日里有青灵儿给撑着腰,欧打那些低辈弟子更是家常便饭,可是那些弟子在入山前多少已习得一些道太,体内真元已有所小成,自是强健,可是洛天却不相同,青阳真人那会只顾得守如何果,再加上洛天年岁尚小,没到修习内息的时候,自是受不得这少年的打击。

“师……师叔,他好像是死了。”那少年嗑嗑巴巴的说道。

青灵儿的脸色也变了,作威作福不要紧,把弟子打伤也无事,只要能医好便成,有父亲做后盾,这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可这失手杀人,只怕免不了父亲的责罚。

几人四下看看,无人注意这里,十分默契的转身就走,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一般,几人相约,若是有人问起,便说今日到山后去欺负玄奴了,万万不可说来过这青阳坪,也就是青阳真人修炼的地方了。

青灵儿等人刚走,洛天的身体肌肤鼓动几下,洛天悠悠的醒了过来,身体虽然有些酸痛,可是却无甚大碍,又是那血引兰的果实帮了大忙。

洛天没有爬起来,而是翻了个身躺在地上,望着天空那经久不散的雾气出神,洛天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受欺负,在洛家村,这种无是生非的事极少发生,就连二叔家那泼妇一样的媳妇,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来。

一只黄乎乎的脑袋从涯边冒了出来,却是那只大马猴见青灵儿等人已走,这才出现,看来平日里它也没少被欺负。

大马猴吱吱的叫了两声,递给了洛天一只红扑扑,香喷喷的桃子,自己也伸手将尾巴上卷的一个拿在爪子里啃了起来。

洛天对那只马猴笑了一下,感觉那些人还不如这只猴子来得可爱,那猴对着洛天咧了下嘴,算是还了个笑。

吃过了桃子,洛天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在那水管下洗了个冷水澡,将身上的血迹冲掉,又对那只马猴指了一下身上那碎损严重的衣服,那马猴叫了两声,翻了出去,过了一会,马猴鬼鬼祟祟的带着一套青色的衣衫溜了回来,看那样子就知道,说不定是在哪里偷来的。

次日青阳真人从内室里走了出来,以青阳真人的眼力,自然能发现洛天受人欺负了,不过却叹了口气,摸摸洛天的脑袋。

“徒弟,那丫头趁我不在跑来欺负你了吧?待为师教你些法术之后,见到她能躲就躲吧。”青阳真人道。

“师父,为什么?”洛天问道。

“那丫头的父亲是玄空派的掌门人,虽然为师的辈份比他大,可是多少也要给他些颜面的,而那丫头平日里又不犯甚大错,只是欺负下同门,稍加训斥便要死要活,当真是让人头疼。”青阳真人无奈的说道。

洛天似懂非懂,可是却点点头,洛天不是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一想到洛家村的惨变,洛天的牙都要咬出了血,虽然年纪小,可是也深懂机遇可遇不可求,如果离开了这里,只怕想要再找到像青阳真人这般高强的异人都要难了。

青阳真人将身体的伤治了个七七八八,这才腾出手来教洛天些道术,解释下入门口决,一般要修习一至两年方才真元小成,三至四年便可御剑而行。

洛天有血引兰果实相助,修习的速度自然大异常人,只是用了数月功夫,真元便已小成,虽说还不能驾御飞剑,可是攀爬这座中指山却是绰绰有余,当真是运步如飞,那马猴的身手都不及洛天灵活。

在这数月里,那些掌门啊,师兄们啊陆续的来这里拜访青阳真人,洛天虽小,可是辈份却大得出奇,与这些玄空派的高层平起平坐,洛天好像是忘记了这里不快,脸上还是那般笑咪咪的,甚是惹人怜爱,就凭着这可爱的微笑,洛天倒是得了不少的好东西,可是放在青阳真人的眼中,却是撇撇嘴,都是些低级货色,不过对于洛天此时的修为,好像还无法运用,他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一只脚才刚刚踏进最低的真同境界,不过在数月之内就能达到如此的地步,却也是罕见了。

按理来说,以洛天此时的身手,应该是可以习得御剑之术了,要知虽然现在天下间修行门派万千,但是大部分还是都会习飞剑,飞剑之术最为神秘和高超的当属蜀山剑派,可惜蜀山剑派一向十分神秘,甚少现于世人面前。

虽然修行门派当中也有一些使用其它法宝为代步工具,但是必竟是少数,飞剑还是现下的主流。

青阳真人也不知是如何想的,始终都没有教授洛天飞剑之术,而是外去几次,寻得些拳脚功人还有些在修行人中不入流的剑决刀法之流,洛天自入师门来,最好的朋友便是那只大马猴,青阳真人地位辈份极高,所处的青阳坪几乎成了禁地,也甚少有弟子前来,就算是那些高层来个一两次,若是不见青阳,便自退回,洛天也很少出去与那些弟子们交流,所以对这个玄空派了解也是极少,青阳教他什么,便修习什么,从不多言,再加上引血兰果实的那股怪异力量,进步极快,虽然以洛天现在的身手,放到武林江湖之中,足以是皇霸级的超高手了,可是在青阳不在的时候,那个叫青灵儿的死丫头还会带着她跟班偶尔会来欺负一下洛天,洛天虽然功夫已经算是强悍了,可是比起他们这些修道小成的修道者来说,还是差劲得很,那些人欺负上门,洛天也不反抗,不吭声,脑袋一抱,任由他们打去吧,洛天这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倒也是让青灵儿等人索然无味,后来也很少再来欺负他了,大概是找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吧。

时间像是指缝上流过的水一样,不经意间便过了六年,原来胖乎乎的小洛天已是十六岁,身高更是近六尺,相当于现在的一米七几,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这几天里,青阳真人只是教会了他御剑而行,送了他一把不怎么样的飞剑,其余的时间都在教授他那种近身而斗的功夫,有些是从某些武林门派当中弄来的,有些是他自己行摸索出来的,看来青阳真人是在那吸血獠的身上吃了亏,想在洛天这里补回来。

近身格斗一向都被这些修行中人所看不起,不过一但贴身,那么威力便显了出来,飞剑回旋不及,法宝无法施放,虽然一般的修行中人都有那种近身防护的法宝,但是若是实力相当,一旦近身,而修行中人经验不足的话,那么也只有挨打的份了,必竟像是青阳真人这般修为的修道者太少了。

待近身拳脚兵器功夫教得差不多了,青阳真人将洛天叫进了内室里,第一次走进内室里,洛天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内室更加狭小,只有方圆两丈大小,里面除了一个练功用的蒲团之外,其余的都是光秃秃的石壁了。

青阳真人坐在个蒲团上,看了一眼站着的洛天,又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蒲团来,这种号称可装万物,实际并没有多大的乾坤袋是洛天一直都垂涎的一件好东西,虽然他并没有多少东西可装。

这几年以来,一直都是青阳真人与洛天一起生活来着,所以并不算太注意那种师徒间的礼节,很是随意,洛天几乎都要将青阳当成了自己的父亲而不是师父。

“洛天,你是不是对为师一直没有教你道术而不满?”青阳真人很是随意的问道。

“怎么会,师父不教我,自有师父的道理。”洛天笑着说道,虽然有六年没有与外界接触了,可是洛天还是满脸都是微笑,常年吃水果,肉食极少能吃到了洛天虽然已经没有从前那般胖了,不过一笑起来还是如春风抚面一般,那两个酒窝却依然还在,十足的帅小伙一个。

“当年为师与那吸魂獠一点才明白过来,一直以来,我们这些正道门派都太注意借于外力法宝,虽然也在不断的锺炼着身体,可是比起那些邪派人士来,还是有些差距的,为师静思了一下,认为体才是本源,法宝阵法等也不过是一种工具罢了。”青阳真人说道。

“嗯,照师父这般说来,那岂不是邪派的修行方法才为正道?”洛天问道。

“非也非也,邪派虽行正道,可惜修为方式却大违天和,歪门邪道,不足以成大气,为师重新研读了一下本门的玄空真解,玄空真解一点也不比邪门歪道的差,若是一心修炼,以体为本,也许会有意想不到了效果,我们都舍本逐末了,可惜那个青木小儿刚腹自用,听不得他言。”青阳冷笑道。

“师父的意思是……”洛天说道。

“我的意思就是要你尽量的少借外力,也就是那些法宝等物能不用就不用,法宝虽好,可惜终究还是外力。”青阳真人说道。

“师父,弟子现在除了一大堆的武艺之外,根本就没有习得师父所言的那种玄空真解,到现在连个道号都没有,就算是有法宝摆在我的面前,想用也用不了啊。”洛天说道。

“这个给你。”青阳真人说着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只有巴掌大,可是却足有两寸厚的羊皮册子,两寸有多厚?一根手指就差不多是两寸了,更重要的是那羊皮不知是被青阳真人怎么处理的,竟然比纸还要薄,足有近千页了。

“原本的玄空真解别说你了,就为师也看不到,现在传出来的都是抄本,这个是为师抄写给你的,玄空真解没多少,只有四十下六页而已,后面的都是为师从刚刚修行开始,一点一滴记录下来的。”青阳真人说道。

真阳真人的话一出口,洛天立时便觉得手上这本羊皮册子重过千斤,两只手捧着都要微微的颤抖起来。

“现在你听好了,为师将先前所教你的入门道决和剑决为你解释一番算是带你入门,那玄空真解就要靠你自行参悟,自行参悟出多少便算多少。”青阳真人说道。

“是师父。”洛天说道,青阳真人虽说要他自行参悟,相信那也是为了他好,别人教的,就算是教得再细,可是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奥妙却不是口叙所能传得。

“玄空即世界天地之缩影,亦为大宇宙之感,如是者,玄既天地万物之玄,亦是天地之混元,亦可解为一元之论,此元乃万物之始,始于阴阳未分之际,始生于一,终而无量,空即是空,即是无物即是无相,空无物而实概万物,世有百相而实无相,此空本虚无,却包含古往至今来无尽虚空,古今万物亦纳于其中……”青阳真人双目微闭,如自语般解释着那入门心法,虽是入门,可是洛天听起来却像是听天书一般,当听到青阳真人言至天上地下无所不知那种境界的时候,更是憧景不已。

片刻后青阳真人将那千字左右的入门心法解释完毕,看洛天那一脸茫然的样子也不多说,如果洛天连这入门心法都悟不了的话,干脆就送他下山,当个武林高手好了。

“三天悟出入门心法。”青阳真人不露声色的说道。

洛天奇怪的看了师父一眼,青阳真人还从来都没有硬性的要求过他什么,只怕这次说出这种话来定有深意。

洛天点了点头将那玄空真解揣到了怀里走了出去,在平台边上盘坐了下来,仔细的思考着青阳真人刚刚所解的入门心法,青阳真人就坐在洞口,心下十分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弟子。

一天过去了,刚刚开始还可以看得到洛天那优长的呼吸动作,到了后来便像是石头人一般,那只马猴来找洛天玩耍,长年呆在这玄空派,对这种修行也知道一些,一看洛天的样子便知道现在正进入了物我两忘了境界,也不打扰,自行摘了一大堆的果子轻手轻脚的放到了洛天的身边后离开。

青阳真人面露喜色,自己的资质在玄空派已算是上佳,可是进入这种物我两忘的境界还用了两天的时候,可是洛天却只是用了一天而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日子指日可待。

那不开眼的青灵儿闲着实在是发慌,带着那四个跟班穷极无聊的又来找洛天的麻烦,虽然看到了洛天正在修炼,可是却大咧咧的像他走来,还想像从前一样,踹上他几脚好发泄一下心中无聊的郁气。

刚刚走了几步,青灵儿和四个跟班的身上都觉得冷嗖嗖的,歪头一看,却是那坐在洞口的青阳真人对着他们目露寒光,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吓得他们一缩脖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