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七章 试炼大会

几年里,洛天早已被他们打惯了,见那两个狗奴才扑了上来,双手将脑袋一抱,靠着山壁蹲了下去,虽然这两个奴才都有第四层真青级的修为,可是动拳头,洛天自认还能承受得起,谁叫他一开始修的便是本体呢,在抗打击方面,远远不是这些注意飞剑法宝的弟子所能比拟的,他们的肉体相对于洛天来说,实在是脆弱了点,自打洛天开始修行玄空真解后他们再打起自己来,自己都担心他们是否会将手骨打裂。

如果是平时,洛天这么一抱头,怎么打也不出声的话,几拳几脚下去,他们也都该烦了,顶多骂上几句就该走了,可是今天青灵儿却不知怎么了,看着洛天那窝囊废的样子心里却气极了,也顾不得身份,几把拨开小三子和小四子,飞起几脚就踢在了洛天的身上,人家可是修到了五层青木级,也算是个高手了,就算是用灵药堆上去的,效力打个折扣,却也不是洛天所能承受得起的,几脚下来,也不知是内腑受到了震荡,还是被青灵儿那脚臭给熏的,吐出口淤血,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青灵儿再踢几脚才解气,气乎乎的也不招呼那四个狗腿子,椅子也不坐了,就那御剑飞走了,四个手下你望我我望你,都觉得今天大小姐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倒底是怎么回事,只得御剑急急的去追赶他们的主子。

洛天也不知是昏了多久,才算是被玄奴给晃醒了,睁眼却见天色已晚,昏了怕有两个时辰了。

洛天只觉得体内火烧火燎的疼,更是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在体内乱窜着,却是那一直都藏在丹田里的血引兰果实所造成了力量被引发了出来,若是任由他窜去,只怕体内的以脉都要乱了。

也幸好洛天注重本源人修炼,这身体经脉却比一般的弟子要强上好多,若是换个人被青灵儿那种级数的高手实实的踢上这么几脚,只怕不躺个十天半个月都起不得身。

洛天对玄奴笑了一下以示自己没事,玄奴见洛天无事,欢呼一声,接着翻下青阳坪,去给洛天寻美味果子去了。

洛天盘膝坐下,引导着体内那与他修为完全不属的凝实如**般的真元聚拢着那些怪异的力量,好容易将那些暴走的力量都聚拢了起来,便按着玄空真解的三层心法运转了起来,本身的真元本就强于那异种力量,慢慢的将那些异种力量融合了进去,睁开眼睛,长长的出了口气,吐掉残余的淤血,身子骨更是一轻,玄奴手里抱着几颗红色的不知名水果坐在洛天不远处,脑袋一垂一垂的打着嗑睡。

唤醒玄奴,一人一猴分食了些果子,青阳真人便回来了,一看洛天的样子便知又被欺负了,洛天也没有出声,青阳真人叹了口气也不说话。

当青阳真人将这次出去寻得的宝贝整理完毕后洛天才对青阳真人说起与玄奴在山间发现的那只怪兽。

“什么?洛天,你确定?”青阳真人听罢洛天形容的怪兽之后脸色一变。

“是啊,就是那种长着蛇一样的身子,有我的大腿那般粗,三尺多长,有爪有翅,嘴里还有四颗挺长的黑牙,嗯,还吃毒虫,我亲眼看到他吃了一只尺多长的黑蜈蚣,又到别处寻得一条黑色的毒蛇。”洛天再次确定道。

“你可千万不要靠近那个东西。”青阳真人郑重的说道。

“师父,那是一个什么怪物,怎么从未听你说起过?”洛天问道。

“那种怪兽叫做牙,很是厉害,本来以经绝种了,不想在中指山却出现一只。”青阳真人说道。

“牙?这个名字好怪。”洛天笑道。

“牙是一种剧毒的怪兽,全身坚硬,飞剑难伤,毒虫毒草非剧毒不食,那四颗黑牙更是剧毒无比,毒性更是奇寒,就算是再厉害的修道高手碰到,也是九死一生,毒液沾身便会在几息之间全身血脉冰冻而死,这种怪兽生育极为困难,在千年前便已绝迹了。”青阳真人说道。

“那毒就没有办法可解吗?”洛天问道。

“可以说是无解了,传说只有在东海的某个无名小岛上有一条火龙,其内丹方能解毒,不过那火龙只是一个传说罢了,未必真有其物出现。”青阳真人说道。

“没想到那种怪物竟然有这么毒。”洛天被青阳的描叙吓得直伸舌头。

“对啊,这种毒物肯定是在守着什么奇毒无比的毒草,正好还缺两味毒物入药,不如将它擒来,再摘得那毒草,岂不是省得长途奔波?”青阳真人抚掌兴奋的自语着。

“师父啊,我看咱们还是不要贪了,那东西太可怕了,万一被牙蹭上那么一下,可就是妄丢了性命啊。”洛天担心的说道。

“为师虽不敢说是当世最顶尖的高手,可是能超越为师的屈指可数,若是为师还对付不了一只上古奇兽,岂不是要人笑掉大牙?”青阳真人说道。

洛天也不在多劝,自己这个师父什么都好,就是固执,认定了一件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洛天只得一再的叮嘱他要小心,倒是把青阳真人弄得哭笑不得,好像洛天是青阳真人的师父一般。

“我带你去试武场,一会你就自己在那里观摩切蹉,为师好去抓那只上古奇兽。”青阳真人说道。

“好吧。”洛天无奈的说道,不得已又是一遍遍的叮嘱青阳真人小心加小心,青阳真人同样无奈的笑着,点头答应着。

青阳真人带着洛天御剑上,直上了几十丈高方到了山顶,这中指山的山顶被人工铲平,有百亩大小,数百人已站在上面,倒是一点也不拥挤。

见青阳真人出来,众弟子纷纷行礼,只是那些低辈弟子大部分将眼光落到了洛天的身上,都听说这位师公级的长辈新收了个弟子,可是真正见过的却没有几个。

这么多人看着自己,洛天心里多少有些紧张,不过脸上却一直都保持着微笑,不时的向那些望向自己的弟子点点头。

“哼。”一声冷哼从远处传来,放眼望去,却是那青灵儿正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洛天想不明白,自己倒底是怎么得罪这位大小姐了,从前可是看都懒得看自己一眼啊。

“师叔。”掌门人青木真人带着五大执事迎了上来,躬身行礼,虽然青阳真人并不太注重这些,可是在这种正式场合,礼不可废。

“行了,我没有时间跟你们客气,你们这个小师弟要参加一下这个试炼比武,让他长下经验,你们这个小师弟就交给你们了,我还有事,先走了。”青阳真人不等那些掌门执事说话,转身就飞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诸人。

洛天的心却是提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这个师父干什么去了,那个叫牙的怪兽,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擒得,与火龙同级,听起来就是那种极为高级的怪物。

“师弟请。”青木真人说道。

“啊?上哪?”洛天慌张的问道,这峰顶的平台上足有几百人,修道的日子是很无聊的,这个三年一度的试炼大会就是最为热闹的事了,除了闭关修炼的弟子外,几乎都到齐了,差不多有五百之众。

“师弟辈份与我等相当,自是不便混于弟子当中,且随我等到前台观看。”青木青人说道。

“就是那里吗?”洛天指着前面那一辈高出地两三丈的平台,平台上并排的摆着十多个太师椅。

“对,就是那里。”青木真人道。

“这……算了吧,我还是就在这里吧,什么时候要我上场的时候就叫我一声就可以了。”洛天说道,要他与这些老头子老娘们并排的坐在一起,那还不如杀了他来的实在。

青木真人也不勉强,虽然说他们这些修道者讲究的是一个无欲无求,看破红尘,可是真正能看破的又有几个,身处高位的人,一个个还是讲求个身份与地位,若是让这个毛头小子与他们平起平坐的话,那么这面子岂不是没地方可放了?

青木真人带着五大执事重新回到了位子上,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洛天是他们师叔的弟子,若是一开始便上场的话,那不是很不给师叔面子?看来只在等到最后与优胜者,也就是最为优秀的弟子像征性的比划几下就好了。

商量完毕后,一声令下,三年一度的试炼比武大会正式开始了。

在名义上,虽然是每个将玄空真解修到了第三层,也就是达到了真玄级修为的时候都可以参加,前二十名将会外出历练,有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不公平,这话虽然只是形容那些普通的武林人士,可是用在他们这个特殊的群体里也未必不可,因为凡是有资格参加这场历炼大会的,都是掌门还有五大执事直系弟子,其中每个人更是可以内定一名,也就是说,除去这一位大掌门,五位执事内定的外,只有十四个名额可以争取了,弟子们都在山上少说也憋了数年,有的甚至是憋了十数年,哪有不闷的道理,所以更是、憋足了劲的想要争到一个名额,到外面那花花世界去透透气。

首先上场的是五大执事当中青柳真人门下的弟子,青柳真人是五大执事当中唯一的女子,虽然年岁已过百,可是身为一个女人,爱美的心思却不比普通人差,以百岁之身保养得跟三四十岁的美妇人一般,别有一番韵味,同时她也是青木掌门的妻子,只是他们双方的感情好象不太好,几乎要成仇家了,什么事都要对着来,就连教授弟子也是。

青柳真人门下上场的是第四代的弟子,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虽然年岁还小,看不出什么来,倒也是粉雕玉琢,刹是好看,洛天竟然被那如小仙女一般悠然上场的小姑娘给耀得眼前一花,愣上几愣,远远的,一直都注意着洛天的青灵儿冷哼一声,小声的骂了句狐狸精。

青木真人扬了一下头,一名青衫弟子飞身而上,“青木真人座下弟子卫北回向师妹请教。”卫北回看样子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满脸都是精明相,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孩子,确实卫北回资质不错,也深得青木真人青睬。

“青柳真人门下弟子柳如,还请师兄手下留情。”小姑娘甜甜的一笑,身上水荷色的衣服随风飘动,颇有一番出尘的气质。

十几岁的孩子都是那种情窦初开的时候,就算是师门管得再严也无济于事,卫北回被那柳如一笑,笑得眼前一昏,连忙抱拳,“久闻师妹资质乃我玄空派上佳,倒是要请师妹多多容情。”

“哼,好一个小狐狸精。”杀鸡一般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那青灵儿,柳如粉脸一红,柳眉微微一皱,显然她也是知道这青灵儿是何许人也,只怕也没少受欺负。

“想要谈情说爱,找个没人的地方慢慢谈去,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影响其它的弟子比试。”青灵儿大怒着说道。

师门长辈都在,按理来说哪里容得青灵儿这个弟子发话,可是这青灵儿一向在这玄空派里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就算是五大执事也时常的会训斥上几句,更何况是母亲门下的弟子呢。

“灵儿,不要在这里乱说话。”青木真人的脸上挂不住了,看似严厉,实则是请求一般的说道。

“哼,本来就是,你看那小狐狸精,明明就是在勾引卫北回。”青灵儿不服的大叫着,只是青灵儿这话也忒是恶毒,古时候就算是这修道门派对男女关系也看得极重,凭空被人指责有勾引嫌疑,那罪名可就大了。

“师父,弟子从没有勾引过谁。”柳如脸色苍白,一下跪倒在地上向青柳真人嗑着头。

青柳真人只是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柳如,脸色有些铁青,这事谁的心里都清楚,人家也只不过是按着规矩相互客气了几句而已,错并不在她。

“灵儿,你有两个选择,一、老实的在那里观战,不要出声。二、就是你给我回到青木坪或是青柳坡去。”青柳真人对青灵儿冷冷的说道。

青灵儿在说完那句话后就有些傻了,虽然平日里父亲母亲都极为宠着她,可是今天这事自己做得实在是太过份了,只怕免不了一番责罚了。

青柳那冷冷的话语让青灵儿又将那目光落到了青木真人的身上,青木咳了一声,没有出声,青灵儿眼泪在眼睛里转着圈,刚想转身离去,可是看到洛天那个帅帅的小伙子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只是在望着台上的那个狐狸精,这口气却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甩了下头,将眼中的泪水甩掉,平生第一次忍着气留了下来。

洛天突在觉得好难受,那柳如受委屈的样子让洛天感同身受,洛天甚至有一种想要上前去抱抱这女孩的冲动,一种叫心疼的感觉在洛天的心里盘绕着。

“现在没事了,你们二人开始吧。”青木真人说道,他也颇为头疼,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那宠坏了的女儿竟然还会留下来,看来这场大会结束后又免不了会有一阵闹腾,青木真人威名远播,五十年前,太行山三大妖人做乱,灵波寺的和尚派出十几个高手反被杀得只剩下三个,无忧谷也派出了弟子,可是同样被杀了个七凌八落,三大修行门派中只剩下了玄空派,当时青木真人一怒之下,纵剑冲入太行山中,与那三名妖人斗了七天七夜,最后将那三名妖人斩于剑下,而当时青木真人也不过是真灵级修为,从此青木真人威名远播,刚刚踏入真人级别后,师尊便将掌门的位置交与他一个人远游去了,可是别看青木真人在外面威风得很,可是对这个女儿却是一点的办法也没有,只能宠着顺着,也幸好这女儿并没有弄出太大的事来,倒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眼,能混就混过去了。

柳如和卫北回各自领命,摆开了架式,在这种比武大会上除了飞剑之外,是不可以用其它的法宝的,按着那些掌门和执事的想法,如果本来真元过关,飞剑之术也用得纯熟,这两项基本功过关了,用其它的法宝自然也就顺手擒来,因为真元和飞剑乃是万法之本。

柳如和卫北回被青灵儿刚刚的那一番话说得都失去了平日里的水准,飞剑飞来纵去,虽然打得好看,可惜威力都差得太远了,看得那五大执事摇头不止。

柳如委屈得都要哭出来了,自己自七岁入山,一直都处于青柳坡,极少走出青柳坡,没想到刚刚才走出来就被人说成勾引人的狐狸精,对于柳如来说,大概平生没有比这更大的污辱了。

卫北回心里同样不好受,虽然在刚刚看到柳如的时候心里小小的意**了一把,可是被青灵儿那么一说,心里还真是有些担心,万一回头师父再找自己算帐可怎么办?师公青木真人束下极严,只怕这次要被逐出门墙了。

柳如一个不小心,卫北回的飞剑攻至身前,卫北回完全没有想到柳如竟然对自己的飞剑不躲不闪,飞剑眼看着就要刺入了柳如的身体里,柳如这才发觉,在危急时刻上半截身子像是断了一般猛地向后仰去,那飞剑嘶的一声划破了柳如的外衣,还好没有伤到人。

卫北回被吓得脸都失去了血色,这种切蹉性质的比武大会不是没有过伤亡,可是无论是哪方失手,都会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听说现在在那个思过洞还关着一个三十年前失手杀了同门的前辈。

柳如掩着衣衫扭头就奔了下去,衣服都被撕破了,这还怎么打了?五大执事商量了一下,又与掌门交换了一下意见以后,决定暂时不取消柳如的比试资格,算成是平手,接着打下一场。

看着柳如踏着飞剑消失,洛天收回了目光,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失落,洛天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几次女人,那个长得跟猪八戒的二姨有的一比的青灵儿不能算在内,就算是青灵儿长得跟天仙一样,只怕洛天也不能接受得了那个脾气,而这柳如只是向那里一站,就给了洛天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那柳如不是人间凡人,而是因为贪玩而误入凡尘的小仙女一般。

青灵儿看着洛天那几经变化的脸色,一口黄牙咬得咯咯的直响,唯一长得还算是漂亮的眼珠子几乎都要变成了红色,可是却忍着没有发作。

不大一会,青灵儿找到了一个准备下场就上场了一位弟子,那是五大执事当中排行第三的青松真人的门下弟子,青灵儿带着跟班将那弟子向角落里一拉,那弟子当时就吓得变了脸色,这个小霸王的威名在众弟子中可是比洪荒猛兽还要吓人的。

“师……师叔,弟子可犯了什么错?”那第三代弟子吓得牙齿打着架。

“你没犯什么错,今天师叔找你帮个忙可好?”青灵儿压低了声音说道,只是她这声音不压还好点,顶多也就像是被割了半边喉咙的母鸡,可是这一压低声音,就十足像是垂死挣扎的母鸡了,单凭这声音在夜间就足以将胆小的家伙吓得做恶梦了。

“能为师叔效劳是弟子的荣幸,只要弟子能办到,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那弟子只图快些离这恶魔远些,发起誓来。

“一会你的对手是青根师叔的门下,那个家伙叫万宝,资质平平,根本就打不过你,一会你赢了万宝之后就向青阳老家伙的徒弟洛天挑战,尽全力的将他打败。”青灵儿恶狠狠的说道。

“师……师叔,不是我不帮你啊,只是这出场顺序都是各位师公们定下来的,师侄也不敢破啊。”那弟子惊慌的说道。

“怕什么,你尽管向他们请求好了,话说得好听一些想必那洛天就算不为自己的面子也应该为了青阳老家伙的面子上前应付一番。”青灵儿说道。

“可……可是洛天辈份太高了。”那弟子道。

“高你个头,你只管那般说就是,少不了你的好处。”青灵儿说着将一颗丹药塞到了那弟子的手中,虽只是颗固本培元的灵药,可是却也将那弟子乐坏了,像是他这种资质并不出众,不能当成接班人培养的弟子哪里得过什么灵药啊,这在青灵儿眼中是垃圾的药品到了那弟子的手里也成宝贝了。

“只要你把这事办好了,回头还有好处。”青灵儿说道。

“师叔尽管放心,弟子一定尽力的将此事给您办好。”那弟子乐呵呵的说道,一听好处把什么都忘了,脑子里不由的幻想起自己成了门下第一高手,师父把自己当成了接班人一般拼了小命的培养着,接着脑子一清,“弟子青根真人门下,青幻师父的弟子,名叫齐绿,师叔可千万不要忘了。”

“骑驴?算了,我管你骑驴还是骑马,只要把这事办成了,放心,师叔这里有的是好东西。”青灵儿说着一拍腰间的乾坤袋说道。

齐绿望着那不是至宝也差不多的乾坤袋吞了口口水,忙不迭的点着头,这时那头万宝已经踏剑飞到了台上,正向掌门和五大执事介绍着自己。

“行了,快去吧。”青灵儿说道。

“是是是。”齐绿点头哈腰的踏上了飞剑,向台上飞去。

“哼哼哼,洛天,老娘就是不用自己动手,也要让你丢足了面子,那个小骚狐狸有什么好的,值得你眼睛也不眨的看着。”青灵儿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自语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