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八章 丑女醋正浓

万宝与齐绿这一对儿,比起先前柳如和卫北回那场精彩多了,洛天看得乏味极了,虽然只是看了一会,却也觉得无味,他们都是刚刚修到第三层真玄级,更者是在真玄级呆得更久,必竟只算得上是初级,又不能用那打起来十分漂亮的法宝之类,单凭飞剑,飞剑无非就那么几式,刺、削、挡、旋或是力大的劈,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样,顶多就是来几次精妙的组合罢了。

洛天看了一会,再根据自身的实力对比了一下,若是自己与他们二人任意一人对战的话,虽不至于当刻便取胜,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像是这般初级弟子,难以习得高深剑决,虽然飞剑之术皆是出自这几势,可是再加上些幻化,迷形之类由高深的真元所支持的道术,那便不是现今这样了,不过以洛天如今的修为,能看出这些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万宝无论是在见识上还是在修为上,都要比这齐绿差上一截,在台上你一剑我一剑的打了顿饭功夫,却听齐绿大喝一声,手上剑决翻了十几翻,那飞剑施出旋字决,当当当几声将万宝的飞剑挡开,当万宝反应过来的时候,飞剑已是在他的劲间转了两圈后飞了回去,胜负已分。

万宝情绪低落了下来,看来想要出去又要等上三年了,也不待执事们宣布,便召回飞剑站回了无根真人身后队伍里。

齐绿收回飞剑,对着青木真人便跪了下去,“掌门,弟子有事请求。”齐绿大着胆子说道,不过一想到随后得到的好处,心下却也是坦然不少。

“何事请讲?”青木真人问道。

“弟子听闻青阳祖师收了一弟子,名为洛天,弟子斗胆,想请那位师公指教下弟子的修为。”齐绿说道,却不觉头上已是滴下几滴冷汗,只怕回去免不了被师父臭骂一顿了。

青木真人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到了青灵儿的身上,青灵儿摆摆手,做出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青木真人与五位师弟对望一眼,五大执事也都想知道他们那位师叔所收的弟子这些年究竟修到了什么级别,于是纷纷点头。

“洛天师弟。”青木真人说道,虽然青木真人离洛天足有十几丈远,可是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在洛天的耳边响起一般,不大也不小,清晰无比。

“洛天在。”洛天答道。

“齐绿是你的晚辈,你就指点一下如何?”青木真人说道。

“这……”洛天犹豫了一下,“指点不敢当,切蹉一下吧。”洛天道,洛天的辈份算起来还是那齐绿的师公辈子,这么大的辈份说起切蹉来,却是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当洛天道决一掐,将身后背着那把长剑唤出鞘踏上去的时候,青木真人还有那五大执事都有些发呆了,因为洛天表现出对飞剑不一般的控制能力,特别是小范围的回旋,灵活之极,像是这种方式,除非是用那种大面积攻击性的道决,否则单用飞剑,只怕就算是他们,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重创他。

洛天飞落在前台之上,脚踏实地,飞剑锵的一声入鞘,对着齐绿微微的行了一下礼,“请。”

齐绿哪有那些长辈们的眼光,只不过觉得这洛天有些怪异罢了,当下便是回礼道,“还请师公多多指点。”

洛天点了一下头,给人一种大刺刺的感觉,其实是洛天觉得被人叫一句师公挺别扭的,“咱们只是相互的切蹉一下。”

“师公不出剑吗?”齐绿看了一眼飘在身边的长剑说道。

“出剑?不用了。”洛天说道。

齐绿心中气结,这不是瞧不起自己嘛,那就不要怪自己不留情面了,当下手中道决一动,飞剑一颤,便要向洛天攻去,可是眼前一花,洛天已欺到了身边,一只拳头停在了他的鼻子前方,齐绿心中一颤,没有踏上飞剑,哪里来的这么快的速度?却不知洛天虽修习飞剑之术,但是更多的,则是当做赶路的坐骑罢了,他更重体术,是所不凭飞剑,移动还有飞行的速度都不慢。

洛天摇了摇头,收回了拳头,在台下看的时候,这个叫齐绿的实力并不至于差成这个样子啊,应该能与自己打个旗鼓相当才对,可是洛天哪里知道,像是他们这种初级弟子在切蹉的时候,相互间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掐动剑决,引领飞剑攻敌,哪里会像是洛天这般,弃飞剑不用而用拳头的。

按理来说齐绿输了,可是齐绿的心里不服气啊,看着洛天摇头而退的样子,心中无名火起,恶从心来,手中剑决完成,那飞剑在空中旋了几圈向洛天的颈间绕去,单凭身体而论,洛天已能跟上那飞剑的速度,眼前寒光闪动,洛天脚在地上一点,飘身后退,那飞剑追在他身前三尺之处,始终都不能近身。

洛天身子猛地一停,当的一掌劈在剑柄之上,这份眼力,让那些同级别的弟子叹为观止,如果是同一级的人物,哪里会有这般眼力和胆量,一个不小心,那手可就要被飞剑切断了。

掌门和五大执事对望几眼交换了一下意见,都露出了不解之色,这洛天分明就是玄空真解第三层的功力,看样子应该还是步入真玄级不久,怎会有如此的眼力和速度?他们可是真的想不明白了,青阳师叔在搞什么鬼。

飞剑被洛天劈了一掌,与飞剑心神相连的齐绿全身都是一震,再看洛天,整个人都向齐绿撞了过来,这般一近身,齐绿就有些蒙了,当时入门的时候好像习过那种入门剑决来着,那是让弟子用来熟悉手中飞剑的,可是那花架子一般的剑术却并不能做为防身或是攻敌的手段啊,齐绿无奈之下,只得飘身而退,观战那些级别稍高一些弟子还有那掌门主事同时摇了一下头,这齐绿算是输定了,飞剑没有收回,速度又比不上洛天,哪有不败之理。

出乎他们的意料,洛天并没有追击齐绿,而是身子嘎然一停,猛地一退,竟到了身后那飞剑的跟前,探手一把抓住了那意欲加旋的飞剑。

齐绿怪叫一声,飞剑被人夺了,那他可真就是颜面扫地了,如果洛天是那种高级别的家伙也好,可是明明就是与自己同级,都是真玄级的修道者,飞剑若是被夺,自己哪还有颜面存在了,当下大吼一声,合身扑了上去。

洛天一剑在手,舞出漫天的剑花来,那不正是玄空派入门的剑术吗?那剑花密不透风,齐绿冲到跟前就不得不停了下来,看着那剑花发呆,没有想到,这种入门的剑术竟然可以这么用。

洛天收回长剑,漫天的剑花也为之一散,“飞剑并不只是用来飞的,也可以拿在手里近战。”洛天笑着将手中的长剑交还给齐绿说道。

齐绿拿着那柄闪亮的三尺长剑,久久没有说出话来,若干年后,玄空派出了一位高手,身背双剑,一剑无攻,一剑近敌,少有敌手,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洛天笑着向台前的青木真人等施了一礼,飘身飞了下去,虽没有踏着飞剑,可是却一样的潇洒。

远处,早已更换了一身衣衫的柳如望着飘然而下的洛天,一时竟痴了,旁边的一位密友碰了她一下,“柳如,是不是思春了?小心被师父发现,你可就惨了。”

“你才思春了呢,我只是没有想到飞剑还可以这样用。”柳如脸一下就红了,低声啐了一口说道。

“没有思春,那你的脸红什么,不过那叫洛天的家伙却实长得好看,只是刚刚太快了,没看出道术怎么样,能那么轻易的就把齐绿打败了,想必肯定练得不错。”那与柳如年纪相仿的女弟子捂着嘴偷笑着说道,柳如刚想说什么,却见师父的目光扫了过来,吓得连忙闭嘴,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来。

青灵儿的脸色难看极了,像极了那传说的僵尸,一点人色都没有,一口黄黑的牙齿咬得快要崩裂开来,她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任由他们欺负,甚至被自己踢得像是死狗一般的洛天身手竟如此的好,仿佛是感应到了青灵儿的怒气,向来都盘在腰间的青龙软剑嗡嗡的轻响了起来,吓得那四个跟班刷的一下就闪出老远,那青龙软剑可是玄空派的镇山宝剑了,这要是青灵儿发起为来,青龙软剑一轮,万一误伤了可就不划算了。

玄空派本就没有多少弟子,级别高点了免去了参与比赛,只要经得师门长辈的同意便可外出,自是不必去争那些名额。

虽然争名额的弟子并不多,有的时候也就是三招两式便比完一场,可是用了整整一天,却只是比试了一轮而已,想必再有一日便可比试完毕了,刚开始的时候洛天还细细的观摩一番,可是看到后来洛天便懒得再看了,这些弟子虽说与自己是同级,可惜以洛天的眼光来看,他们都如那齐绿一般,在自己的和下不堪一击,无聊之下,也不好自行退去,眼光四转,却望见那如小仙女一般的柳如换了身白色的衣衫站在人群中,是那么醒目,洛天索性便欣赏起美女来,刚开始也不过是偷偷瞄上几眼,后来发觉那柳如像是没有注意到自己,便大胆的看了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柳如身边那位女友碰了她一下,“看,那个洛天在看你呢。”

柳如与洛天的眼光对在一起,双方小脸同时一红,眼光错了开去,片刻后对在了一起,情窦初开的少年,偷偷的品着那奇妙的感觉。

如果人的七窍当真能喷出怒火来,那么这青灵儿此时脑袋只怕早已成火人了,怒气将周围的那些弟子吓得远远递来,一时间,只剩下青灵儿一人站在当场,青灵儿本就是丑女一个,这会脸上狰狞之色一现,更是吓人,那些师门的长辈们也没有在意,这青灵儿隔三差五便发火一次,他们都已习惯了,只要没有搞什么大事就好。

眼见天色已晚,洛天的肚也饿得直叫,不过有那柳如做餐,一时洛天倒也忘记了饿,当青木真人宣布今日到此为止,洛天方不舍的收回眼光,径自反回青阳坪去,师父不知去了哪里,洛天这会又觉得饿了,自去寻些吃食,师父隔三差五的便消失一次,又是玄空派第一高手,还轮不到洛天来担心。

还不待洛天翻山去寻那些美味的果子,忽有所警觉,脚正微动,横错三步,青芒闪动,擦身而去,叮的一声,那青芒在石壁上一弹飞了回去,洛天一回头,大红的衣衫一闪,却是那青灵儿身穿着一身大红衣衫出现在他的面前。

“洛天,没想到你的身手那么好。”青灵儿故做姿态的一撩头发娇声说道,可惜她的嗓音实在是不敢恭违,这一做姿态,更加难听。

若是从前,洛天只是觉得她人难看些,声音难听些罢了,可是自在今天听到那小仙女一般的柳如说话,又见那天仙般的脸孔身材,这青灵儿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让自己腹中翻滚,似有要吐出来的冲动。

洛天将目光移开,没有出声,心中打定主意,若是这青灵儿再度出手的话,那么自己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这娘们实在是不太好对付。

“洛天,你不要太过份了。”青灵儿见洛天不说话,不由大怒道。

“过份?我哪里过份?”洛天奇怪的问道,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做过对不起这位大小姐的事了,二者也没有什么交集啊。

“那个柳如小骚狐狸有什么好的,能让你那般失神。”青灵儿怒道。

洛天更加想不明白了,就算是自己失神,也不关这位大小姐的事吧?于是问道,“这……这话从何说起,大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

“哼,那小狐狸也不过是身材好些,模样好些罢了,还有哪里好?”青灵儿道。

“这……这好像不能成为你攻击我的理由啊,再说,我们好像没有什么交情吧。”洛天说道,“大小姐你倒底要说什么?”洛天越听越迷糊。

“哼,那我问你,我与那个柳如小骚狐狸比起来哪个更好些?”青灵儿说着,故做出一副妩媚的样子来。

洛天的喉头动了几动,差点吐出来,听那青灵儿一口一个骚狐狸的说着,胸中怒火早已翻涌起来,于是没有好气的说道,“自然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青灵儿一下就乐了起来,那张涂得像是吃了三岁死孩子一样的血红大嘴差点就要裂到耳根子上去了。

“我是说柳如是天上,你是地上。”洛天皱着眉头说道。

青灵儿脸上的笑一下就凝固了起来,洛天心道反正已是将你得罪了,索性就接着说下去,“无论何时,人总是要知道自己是何德兴,便如你一般,若是好好修行,终得大道,也会得人尊重,可惜每日里无所事事,仗势欺人,就算是你美若天仙,也会惹人讨厌,那柳如我却不了解,只见其人,没有深入接触过,倒也不方便多说些什么,我的话说完了,大小姐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洛天道。

“你……”青灵儿像是得了羊颠风一般全身颤抖着指着洛天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嗯,我说的都是实话,难听了些,不过我师父对我说过,忠言逆耳,越是难听的话越要听一听,这样才能有助于自正德性。”洛天振振有词的说道。

“好,好,好,很好。”青灵儿连说数个好字,踏上飞剑,头也不回的离去,空中几滴晶光闪动,却是几滴伤心泪在青灵儿转身之时甩了出来,从小到大,还从来都没有谁这般说过青灵儿,而洛天的一番话,却让青灵儿的身心前所未有的伤害。

“原来你也说好,看来师父教的果然没错。”洛天呵呵的笑着自语道,从小便入深山,整日与青阳真人还有那果大马猴呆在一起,哪知那么多的人情事故,根本就没有听出来青灵儿那翻话是反是正。

洛天叫来玄奴,一人一猴寻来些美味的果子吃过之后,玄奴难得老实一气,蹲坐在洞口挠着痒,洛天则是像从前一般,盘坐在涯边,由前三层的玄空真解绊着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太阳像是刚刚出水的王八一般,慢慢的爬了上来,懒洋洋的光照在了洛天的身上,洛天清醒了过来,打了个哈欠,伸上几个懒腰,身边骨碌几声,却是几只果子被他碰得翻了几个跟头,玄奴早已不知去向,定是它给洛天准备的早餐。

洛天将玄奴备好的果子尽数吞了下去,看看时辰,也差不多了,本来洛天并不打算前去的,那些弟子们动手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几样,洛天自认要比他们强上太多了,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脑子里总是在闪动着柳如那娇小的身影,洛天的身子几乎都要不是自己的了,飞剑出鞘,踏上飞剑就向上空飞去,直到了会场,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的飞了过来。

洛天心不在焉的四下望着,台上虽然打得热闹,却不能吸引洛天哪怕一点点的目光,终于,洛天在人群中寻到了那个想了一夜的身影,心脏猛地跳动了起来,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一样,柳如却是早已注意到了这个辈份大得出奇,可是年纪却与她相仿的长辈,小脸却也是红扑扑的,不过却不敢有一点表现出来,她可与洛天不一样,人家洛天辈份上,后台也大,就算是像是傻了一样流着口水在望着自己,只怕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可是自己不同,如果自己像是洛天那一样的话,只怕回去就要被师父好生教训一顿了,看到有同门师姐妹注意到了自己,柳如连忙低下头去,不过这眼睛还不时的要向洛天那里瞄去。

再次轮到柳如上场了,只要再打过这一场,那么就可以通过试炼了,所以柳如打得极为有劲,谁说只有男人才会在女人面前表现来着,这柳如却也想在这洛天面前好好的表现一把,昨日怎么说也是丢了丑去,今日可要捞回来。

洛天长相端正,唇红齿白,最主要的身体壮实,完全没有那种修道人的孱弱的形像,所以在对女人的杀伤力,也要比那些自命潇洒的修道人强多了,整日看着那些小鸡子一样身板的同门,任谁也会烦啊。

柳如虎威大发,只是用了片刻便将对手轰出界外,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洛天更是高兴得差点要跳将起来。

只是用了半日,最终的十四名弟子角逐了出来,眼看着大会就要儿去,洛天忍不住想要多看柳如几眼,下次再见面就说定是什么时候了。

青灵儿的眼中更是差点喷出有如实质的火来,在散会的前昔,踏着飞剑飞上前去,青木真人的心一沉,这个女儿,怎么这么不知轻重?上来做什么?

“昨日见青阳师公的弟子洛天实力非凡,女儿技痒,想与其切蹉一番。”青灵儿瞪着青木真人说道,青木真人被青灵儿瞪得真发毛,刚刚想要训上一番的话也吞了回去,因为青灵儿嘴唇微动,别人不知她在说些什么,可是青木真却是知道。

原来这青木真人虽然修道有成,七情六欲也撇弃得差不多了,可就是这一个**字无法丢却,常会偷偷的下山,至百里之外的城中的花街柳巷去寻欢,不巧这密秘却被同样去那城中玩耍的青灵儿抓了个正着,否则的话青木真人哪会容得女儿在这山中胡来得如此过份。

“灵儿,够了,不要闹了,洛天只不过是真玄级的修为,如何能是你真木级高手的对手。”青柳真人柳眉一竖喝道。

青灵儿一撇嘴,将目光落到了青木真人的身上,青木真人咳了一声,“嗯,洛天乃是青阳师叔的弟子,修道方式更是别创新意,想必也能与灵儿动上几招,有咱们在一旁掠阵,想必不会出什么大事,洛天师弟虽修为精妙,可是缺乏实战经验,让他与灵儿动下手也无妨,这样我们也放心让洛天师弟外出行走。”青木真人说道。

“只怕这样不好吧,咱们玄空派还没有青玄期的弟子与差了两级的高手过招的先例。”青根真人摸着下巴上那仅剩了几极的胡子说道,他早就看那青灵儿不顺眼了,若不是掌门和青柳真人一再加护,他只怕早已教训这个青灵儿了。

“要不就问问洛天师弟的意见好了。”青松真人说道。

“也好也好。”青木真人忙不迭的说道,若是洛天不同意的话,那么青灵儿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洛天师弟,你可愿与你青灵儿师倒切蹉一下?”青木真人问道。

“洛天,今日你若是不敢上台,哼哼。”青灵儿一看洛天想要拒绝的样子,不由冷哼着说道,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也在柳如的身上扫了几圈,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