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十一章 空玄乱事

眼见洛天像是一只下了山的猛虎一般的扑了上来,柳如心下一惊,洛天的实力几乎他们每个弟子的心里都极为惊讶的,一个入门不到十年的弟子,可以轻易的就冲过第三层,达到真玄之境,最主要的是,看到他的手段之后,谁都不会认为洛天只是真玄之境那般简单。

柳如自己有多少斤两她可是清楚得很,十分的有自知之明,虽说自己是青柳真人门下最有资质的弟子,可是比起青阳真人这个玄空派辈份最大的前辈门下,数年精心栽培出来的天才弟子来,还差得远呢。

柳如知道,洛天并不一定会伤害到自己,可是她还是下意识的抽出了身后的长剑,青光一闪,一柄水汪汪的长剑横到了洛天的身前。

剑是好剑,降妖伏魔轻而易举,可是也要看是在谁的手里运用,柳如比起洛天来差了可不是一分两分,剑虽好,却不能将洛天怎么样,却见洛天手指一点,那如灵蛇一般向他冲来的长剑一扭,斜斜的飞去,却是洛天刚刚那一指正点在长剑剑尖下方的剑脊之上。

柳如心中一惊,虽然自己亲见过洛天出手教训青灵儿的走狗,可是现在一交手却发现,原来自己比起洛天来,差得竟然这么远,而且这位师叔比自己入门还要晚得多。

十年的苦练的成就感今日一昔之间便被洛天击得粉碎,让柳如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份骄傲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柳如发愣的那一会,洛天的一根手指破空而来,指尖的气流竟然形成了利剑的形态,破空之声吱吱做响。

柳如只觉得咽喉之处传来刺骨的剧痛,却是那有形的真元所形成的剑气顶到了喉间,她甚至能感觉得到,那真元之剑上传来的阵阵冰寒,还有那一股股的怨气。

“如果有一天在与别人对敌的时候,你再这般发愣,只怕对方不会手下留情,你的心性还要再修炼一下。”随着那剑气的散去,洛天说道。

“多谢师叔祖指教,柳如谨记在心。”柳如向洛天行了一礼说道。

“那么你还要拦我的去路吗?”洛天道。

“弟子职责在身,还请师叔祖见谅。”柳如说着又行了一礼。

洛天叹了口气,刚想再次出手将柳如击昏,可是却被柳如后面的一番话给挡住了。

“一柱香之后,弟子会发出警讯,还请师叔祖见谅。”柳如说着侧了下身,召回的长剑也锵的一声插回了身后的剑鞘之内。

“大恩不言谢,他日有缘,自会回报。”洛天说着行了一个礼,驾着飞剑急急而去,转眼便消失在远方的云层之中。

柳如愣愣的望着那个爱笑的洛天长辈,好久之后方才叹了一口气,探手自怀中取出一巴掌大的小巧事物以真元充入其中丢向空中。

一圈圈无形的真元波动向四方传去,这便是玄空派的示警之物,可以用极小的真元支持着示警千里之远。

最后再望了一眼洛天消失的方向,柳如运起真元,回手一掌拍在了胸口,一小口的鲜血从嘴里流了了来,柳如仿佛十分不满意一样,再次一掌打在胸口,这一次,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柳如飘在空中的身形也晃了起来,这两掌之下,让她受伤不轻。

片刻之后,远方破空之声响起,离此处最近的那些巡山弟子赶来,见到柳如狼狈的样子,那些弟子非但没有去顺着柳如那偏了些方向的指引去追人,返而一个个的围在柳如的周围问长问短,无非都是些要不要紧,或是将身上那些药物拿了出来。

玄空派女弟子不在少数,五分之一还是占有的,柳如也不是最漂亮的一个,可是却决对是最可爱,最让人产生怜爱感觉的一个。

“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一声怒吼声从众人的身后传来,却是柳如的师门长辈青柳真人来了,那些弟子们光顾着向柳如献殷勤了,哪里注意到这个老娘们的到来。

“呃……”那些弟子一下都傻了,这青柳真人是什么人他们也不是不知道,最近这几天更是脾气变得古怪无比,玄空门的弟子没少被她收拾,现在几乎都快要成了个老乞婆了,难道修真之人的更年期来得都比较晚不成?

“你们现呆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要我赶你们不成?”青柳真人怒喝起来。

“是是是。”那些弟子们连忙点着头,一溜烟的没了影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反正只有两名弟子追中了方向。

青柳真人没有像柳如想像中的那样亲自去追,而是在原地看着柳如,本就心中有鬼的柳如不敢与青柳真人对视,目光游离着着。

“是你放他走的?”青柳真人问道,声音没什么起伏,可是听在柳如的耳中却比骂她还要可怕。

“弟子不敢,弟子不是洛天师……的对手,被他打伤了。”柳如小声的说道,看到青柳真人的脸以不对,连忙在空中就那么跪了下去,“弟子无能,还请师祖责罚。”柳如诚慌诚恐的说道。

青柳真人没有出声,只是那么的看着柳如,将柳如的心里的看得真发毛,可是青柳真人不发话,她也不敢站起来,只有那么在空中跪着,柳如本就将自己打成了重伤,能飘在空中已经够她受的了,这会再一跪,心里也急上那么几下,更是吃力,身子摇摇晃晃着,随时都有可能会掉下去。

“你起来吧,这不怪你。”青柳真人突地笑了一下,伸手将柳如扶了起来,在与柳如相触之时,一道精纯的真元透入柳如的体内,让柳如的神智为之一清。

洛天这一走便是数月匆匆而过,修真界里更是将玄空派的通告挨个门派发了个遍,而洛天也无意中得到了那个消息,险些将他气吐了血。

在那通告当中,不但将洛天定为了玄空派的叛徒,更是将中指山附近一小村发生了几桩奸杀案都塞到了洛天的头上。

“我还是个处男,竟然会成为一个奸杀无辜村发的凶手,没有天理啊。”洛天站在附近的一处山顶仰天大叫着。

在洛天消失的这段时间里,玄空派也无甚大事发生,只不过就是掌门还有那几位执事的脾气更臭了一些,还有就是,玄空派的大弟子海明潮回来了。

海明潮原是一名孤儿,后被云游四方的青木真人收回做弟子,海明潮天赋极高,九玄真解更是同辈中人最强的一个,每个玄空弟子得见,都要打从心眼底下说出一句大师兄来,这一句大师兄更是叫得心服口服。

海明潮修为更是高达真灵期,有望在十年之内突破真灵期成为低代弟子当中第一个真人,这海明潮平日里乖巧听话,可是却不知为什么,不肯改成玄空派道号,只用海明潮的原名,青木真人门下有这么好的一个弟子,在这种小事上也就随他了。

咣,一声巨响,装饭用的盒子被青灵儿从思过洞里给扔了出来,砸在几百米外的另一处山涯之上,要不是那弟子闪得快,只怕当场就会被那木制的大饭盒子将脑袋打破。

“我不吃,我倒要看看,我爹爹和妈妈是不是真的要我死在这里,天啊,这里实在是太脏了。”青灵儿那让人全身发冷的声音从洞内传出,青灵儿更是几次想要冲出来,可是洞口有历代祖师设下的禁制,除非你自废真元,变回一个普通人,否则的话根本就出了洞口。

“师姐,您就吃点吧。”那年轻的弟子苦着脸求着青灵和,这是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哪里敢得罪这小姑奶奶,否则的话就不用在玄空派混了。

“你给我滚,姑奶奶我不想再看到你,滚。”随着青灵儿的怒骂声,一块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破烂玩意被甩了出来,披头盖脸的砸到了那名年青弟子的脸上,一股子骚臭再加上不知是什么东西弄上的刺臭香味差点让他昏过去,伸手拽下来才发现,原来竟是青灵儿不知是哪辈子换来的内裤。

“呕。”那弟子肚子里是翻江倒海,终于一口稀食喷了出来。

那年青弟子虽然受了莫大的委屈,哪怕是内裤加身,也不敢稍露不满,“大师姐,你就吃饭吧,要不然的话不光是师父饶不了我,就连回来的大师兄也不能饶我啊。”那名弟子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什么?你说什么?”青灵儿的声音一下子提高的八度,震得那弟子耳朵里嗡嗡真响,刚刚从这里飞过的一只小鸟更是被青灵儿的声音震得七孔流血,从空中掉了下来,摔在石头上,碎成了不知多少块。

“这……”那弟子不知是自己的哪句话说错了,愣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说大师兄回来了是吗?”青灵儿扑到洞前大声问道。

青灵儿这一把脸凑过来,差点没把那弟子给吓死,那青灵儿平日里浓妆艳抹的,都看习惯了,这突然之间素面朝天的,好像比浓妆的时候更加难看,再加上现在天色已暗,几乎让人以为是不是上辈子亏心事干多了,所以这辈子天还没黑就见到鬼了。

“你妈小逼的,我问你话呐。”青灵儿怒骂起来,一丝也没有修真者的形像。

“是是是,弟子明白。”那弟子虽然被骂被吓,可是却还是要做出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

“那你倒是说啊,是不是大师兄回来了?”青灵儿恨恨的吼道,一副恨不得从洞中冲出来一把将这个笨师弟给掐死。

“是是,是海明潮大师兄回来了,弟子前日还见到他了。”那弟子连忙说道。

“大师兄回来了,哈哈,疼我的大师兄回来了,看来我离出去的日子不远了。”青灵儿喜滋滋的说道。

那弟子虽然脸上带着笑,可是心里却要哭出来了,最好你永远都出不来,那样的话玄空派还是清净一下,我宁愿天天都给你送饭。那弟子的心中是这样想的。

“喂,我问你,大师兄知道我被关在这里吗?”青灵儿问道。

“嗯,嗯,好像并不知道。”那弟子答道。

“去,现在马上去告诉大师兄去,大师兄一求情,哈哈哈。”青灵儿大笑了起来。

那弟子现在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好死不死的自己提大师兄干什么,要是大师兄给求了情把这个妖精给放出来的话,玄空众弟子不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知道是自己给传的信,那还不把自己生剥活吞了啊。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青灵儿拍着洞口怒吼道。

“是是是。”那弟子尽量让自己那苦瓜脸好看一些,转身离去,还不时的会给自己一巴掌。

像是那种低代弟子想要见到海明潮这种人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可是那二剩子,也就是那名专门负责给青灵儿送饭的弟子打着为青灵儿办事的招牌很容易的就见到了海明潮。

“师妹?”海明潮皱了一下眉头,接着脸上露出了如春风般的微笑,拍了拍二剩子的肩头,“好吧,这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弟子告退。”二剩子行了几礼退了出来,“大师兄果然是大师兄啊,连笑都与别人不一样,真是……唉,无法形容了,要是让别人知道大师兄亲热的拍了我的肩膀的话,只怕都会眼红呢。”二剩子小声的自语着,脸上更是露出那种得意的微笑,只怕他做梦都会笑出来呢。

在那二剩子离开之后,海明潮脸上那如春风般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沉的脸色,牙齿更是咬得咯咯直响,久久,海明潮方才冷哼几声,收起阴冷的表情,将原来那让人好感顿表情换上,推开房门,向青木真人的修道之外行去。

沿途不断的有弟子向海明潮打着招呼,几乎玄空派里每个人都将海明潮当成了下一代的玄空派掌门,海明潮也能感得到,只不过却从来都没有露出过哪怕是一点点的骄傲来,这也是玄空派从上到下每一个人都喜欢他的原因。

“师父,弟子明潮求见。”站在青木真人的门外,海明潮轻声说道。

“明潮,你进来吧。”青木真人说道,门也在青木真人真元力的控制下来,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一翻见礼之后,海明潮坐了下来,青木真人看着海明潮几翻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笑道,“明潮此来是为你师妹求情来的吧?”

“是,弟子正有此意,虽然弟子在外斩妖除魔,可是却时时挂念着师尊师妹,此番回来听说师妹犯了错被关在思过洞中,心下不安,所以想请师父网开一面。”海明潮老实的说道。

“你可知灵儿所犯何错?”青木真人问道。

“弟子有所耳闻,听说是师妹在试炼大会上出言不逊,顶撞师尊,只是师妹还小,平日里咱们又都宠着她,难免让师妹有些小脾气,不过都是自家人,又无甚外人在场,师妹犯的也不是什么大错,我看就算了吧,师妹放出来,弟子愿意劝劝师妹。”海明潮说着,只是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海明潮低着头,那种不自然的脸色自然没能被青木真人看到。

青木真人没有说话,而是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来,半晌之后说道,“明潮说得没错,只是这事却不能我说放就放,你去一趟青柳坡见一下你师娘,如果你师娘说放的话,你就到这晨取令牌。”

青灵儿能如此的骄纵,完全都是青木真人和他老婆给惯的,可见他们是有多么的疼她,把青灵儿关进阴冷的思过洞,没过两天就后悔了,只不过碍于面子,没办法说而已,有海明潮这个台阶摆在这里,他哪里有不就坡下驴的道理。

“弟子马上就去师娘那里。”海明潮说着站了起来。

“明潮啊,你也不要太宠着灵儿了。”青木真人淡淡的说了一句,只不过在他的心里,这大弟子当真是知疼知暖,对海明潮的印象更好几分,心里已经在打算,等自己进入了真仙之境后,就扶海明潮一把,让他执掌玄空派。

“是师父。”海明潮说着退了出去,脸色阴沉的赶往青柳坡。

“大师兄。”一声娇呼让海明潮清醒了过来,心中暗自一惊,脸上阴冷的表情一收而尽,速度之快,令人砸舌。

“柳如小师妹,几年不见,进步好快啊。”海明潮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那表情更是与别人不同,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在那缝隙里,不经意的闪动着奇怪的精光。

“谢谢大师兄夸奖。”柳如行了一礼,她只觉得这大师兄怪怪的,那表情说变就变,若不是自己注意到的话,只怕还真的以为海明潮的脸上一直都是这种春风抚面的表情呢。

海明潮拉着柳如没找话的聊了小半个时辰,中间虽然也有些弟子见到二人聊天,可是却没有人向歪处想,能得大师兄指点,那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其实两个人聊的都是些没营养的话,比如说,今天吃了吗?吃的什么等等祝如此类,柳如虽然心中敬佩大师兄,可是在与海明潮聊天的时候,那个笑起来真诚无比,两个可爱的酒窝更是让人着迷的影子不断的在眼前闪过,让柳如显得有些心不在蔫。

海明潮见柳如的状态不好,柳如又不肯说,便十分知趣的结束的话题,而柳如也如释重负,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这一切,都被青柳真人看在了眼中,却没有什么不满的表情。

海明潮十分轻易的便见到了师娘青柳真人,海明潮不是青柳的弟子,但是这个一向都与青木真人对着干,见对方的弟子都不顺眼的一对怨家夫妻,对这海明潮却另眼相看。

“坐吧。”青柳真人一指身前的蒲团说道。

“谢谢师娘。”海明潮行礼后坐了下去。

“你们都下去吧,没有听到我叫你们,谁都不进来,我要与你们大师兄交流一下。”青柳真人对身后的弟子说道。

“是师父。”身后的那两名弟子说道,像是那种高层的交流都是机密,虽然她们服侍于青柳身边,可是却还不够格听到机密。

青柳真人对着海明潮嫣然一笑,百媚顿生,虽然青柳真人已经算得上是一个老妖精了,一百多岁的人了,可是修真百年让好保养得极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美**,比少女多了几分成熟,却又比一般的**多了几分气质。

“小冤家,你这一走就是这么多年,都想死我了,害得人家每天只能用胡萝卜来自我安慰。”青柳真人娇嗔一声,扑入了海明潮的怀里。

海明潮嘿嘿一笑,一把将青柳真人搂入了怀中,手也不老实的伸进了道袍之中,揉搓着那一对丰满的**,“亲家,我也想死你了,来,让我亲一个。”海明潮说着,手上用力将青柳真人的衣袍拉开,脑袋也埋入了那一对大乳之间,亲得啧啧有声。

如此情形若是被人看到,只怕会当场吓死,一个是空玄派最高层,五大执事之一,一是空玄派所有弟子心中的偶像大师兄,这二人却搞到了一块,怎么能让人接受得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