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十三章 和尚降妖

“倒底还是个初哥,真是厉害。”胡媚娘暗赞一声,从前试过那么多人,还很少有像是洛天这般能连着立起三次的。

小小的肚兜飞了起来,胡媚娘那美得让人窒息的身子暴露在洛天的眼前,洛天的眼睛眨也不眨一样,就那般的望着胡媚娘,呼吸也变得极为小心,好像是呼得稍重一点就会将胡媚娘那吹弹可破了皮肤刺破一般,下面的那根东西更是被刺激得暴出青筋,相子甚是吓人。

胡媚娘在那根东西上亲了一口,这才分开大腿,对准洞口猛地一屁股坐了下去,洛天被这种截然不同的舒服感觉刺激得高呼一声,下身一挺,胡媚娘也是高呼了一声,没想到这个小子的家伙那般的大,竟然在这一插一顶之下就让胡媚娘到了**。

在修真界里,既有那些自命正义的门派,又有些被那些正道门派列为邪道的门派,阴阳门就是其中的翘楚,阴阳门代表着**荡,美丽这两个让男人又爱又恨的名词。

阴阳门中,每名弟子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美女,她们善使采阳补阴之术,也只知道这些,没有人知道她们所修的功法全名,只知美丽的女子如果找上了哪个门内的弟子,那么那弟子轻则一身功力全失,变得弱不禁风,重则精尽人亡,变**干,凄惨无比。

阴阳门行事过于张扬,前任门主更是变本加厉,公然在无忧谷外勾引门内弟子,三日之内,连吸了数名弟子的精元,令无忧谷的数名弟子精尽人亡,无忧谷的脸上被打了重重的一巴掌,无忧谷是什么地方啊,那可是修真界里有名的门派之一,与玄空派,灵波寺并称为修真界三大门派。

如果只是得罪了无忧谷也就罢了,可惜的是,那位门主的师妹,也是阴阳门媚功最强的一名弟子,竟然跑到了灵波寺那个和尚庙那里,成功的勾引了灵波寺的执法长老,现年二百五十岁,德高望重的老头子。

在那弟子的努力下,历时两个月,方将那执法长老吸了个干净,自身修为也大涨特涨,接下来又强行的将灵波寺中数中低一辈的弟子抢走,挨个吸了一遍。

这一下可就捅了马蜂窝了,无忧谷与灵波寺各自发出帖子,没有将门内的丑事外扬,只是打着铲奸除恶的名号,率领修真大军,一举铲除了阴阳门,玄空派在外游历的弟子也参与的此时,得了什么好处,那就不得而知了。

昔日若大一个阴阳门,门中数百弟子一夜之间损失贻尽,胡媚娘也是其中一员,更是一佼佼者,当日逃亡出来,却被玄空派的海明潮带着数十名各三流门派弟子所追赶,胡媚娘足足被数十名弟子**了数日方才抛尸于悬涯之下。

若是普通女子,只怕被数十名壮汉**早已是香消玉殒了,只是胡媚娘的媚功练得好,侥幸未死,在落涯之时又被涯壁横生的小树拦了一下才算是留得残命。

胡媚娘不敢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而是藏于深山之中,偶有路过的修真者或是迷失在丛林中的猎户成了胡媚娘口中的美餐,被吸**干,实在是找不到人,山中的兽类就遭了秧,被吸成了兽皮。

当胡媚娘被洛天一下子就给弄到了**之后,胡媚娘改变了主意,想要找到这么强壮的一个男人并不容易,如果就那么的吸死的,怕是自己再想找到这样的男人也不太容易了。

一连做了数个时辰,洛天已经开始翻了白眼,一身香汗的胡媚娘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几个月没有见到过雄性了,数个时辰哪里够让胡媚娘过瘾呢。

“天啊,我的小亲亲,你可真是强壮啊。”胡媚娘说着,看了一眼那个明显有气无力飘在半空中的石中剑一眼后亲了他一下,“小亲亲,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胡媚娘问道。

“洛天……”半天之后,洛天有气无力的翻了下眼睛说道。

“洛天,嘻嘻,真是好听的名字啊。”胡媚娘娇笑了起来,回手在衣襟里扫动了一下,洛天的乾坤袋落入了她的手中,“没看出来,小弟弟你实力不怎么样,却有这种好东西呢。”胡媚娘看着那个在修真界里数量不超过十个的乾坤袋喃喃的自语着,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后,探手将手中的一枚火红色的丹药塞进了他的嘴里。

洛天睡了足足三天才算是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燥热,似是有气流在体内涌动,随时都会撑爆他的身体一样,洛天不得不盘坐下来,引导着那气流,终于平复了下来,这时,那个女子再次出现了。

“小弟弟,醒啦,你睡得好沉哟,我在你的身上那么晃悠你都没有醒过来啊,害得人家在那里一个人唱独角戏,好生无趣哟。”胡媚娘撒着娇。

洛天被胡媚娘这般一说,只觉得自己是天字第一号大坏蛋,竟然让美人如此的生气,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瞅你那傻样。”胡媚娘看着洛天的样子不由好笑,伸出如葱白一样的手指一指头点在了洛天的头上。

洛天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并不是自愿来这里的啊,在那张大**一个翻滚,却又撞到了那石中剑上。

“好家伙,原来你还在啊。”洛天嘎嘎一笑,伸手将石中剑抄在手里。

胡媚娘不是不想将那支一直都飘在这里的那把剑收起来,想必,无论是谁,都不会习惯在与人嘿咻的时候,有一把剑在身前指着,可是奇怪的是,那把剑却像是有了生命一般,不让胡媚娘靠近,弄得胡媚娘火那叫一个大啊。

“你是谁,你想要干什么?”洛天抓着那把石中剑指着胡媚娘大叫着,可是却一点的底气也没有,面对这样一个美女,谁又能硬起心肠来呢。

“我?我不是告诉过你嘛,我叫胡媚娘,是你的小亲亲啊,难道咱们前几日那夫妻之实你都忘了不成?”胡媚娘做出一副惊恐的样子,把洛天看得那叫一个心疼哟。

“我……我不认识你。”洛天吭哧的说道,没有一丝的男儿气概。

“现在我们不是认识了嘛,来亲爱的小弟弟,把你的剑放下,我们再来一次,上一次人家在与你做的时候你都不理人家,光顾着睡觉。”胡媚娘说着,身上的衣衫尽去,她竟然都没有穿内衣。

洛水眼前白花花的人影晃当着,女性的特征在胡媚娘的身上得到了诠释,足以让天下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洛天只觉得嘴里发干,全身都像是冒了火一样,那如万能灵药一般的玄空真解也丝毫不起做用,只是在这一运起玄空真解的时候洛在才骇然发现,十成功力竟去了五成有余,洛天看着自己的双手,久久说不出话来。

“来嘛我的小亲亲。”胡媚娘媚笑着贴了上去。

稀里糊涂之间,二人又滚到了一起,粗重的呼吸响起。

阴阳门自有她们的手段,先前胡媚娘喂给洛天服食的红色丹药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种长效的催情之药,可是缓慢的释放药性,而且药效强劲,又对身体无害,当真是天下一绝。

吃了这种药的洛天根本就无法离开胡媚娘这里,只能在这个山洞居所方圆几十里转悠一下,因为要不了多久,洛天便会觉得欲火焚身,匆匆赶回洞府去与胡媚娘大战三百回合,当然的,那是要在**的。

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醒了就与胡媚娘在那张大得离谱的**嘿咻,日子过各跟种猪一样,随着与胡媚娘发生关系的次数增多,洛天的那些真元早已被吸尽,真元吸没了,接下来拼的就是身体了,不过才月余时间,洛天便觉得像是几天没有吃饭一样,混身无力,四肢酸软,那石中剑早就没了武器的效用,变成了洛天的拐棍,弄得洛天像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一样,只有在那催情之药发生了效用的时候,才会变得生龙活虎,**有力。

洛天心中也是暗自着急,本想着去东海之滨寻那火龙内丹来救治师父,可是现在却有心而无力,每次那催情之药的发作时间日渐缩短,由从前的三个时辰一次变成现在的两个时辰一次,就算是真元尽在,驾飞剑而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到不了城市,找不到女人,不欲火焚身而死才算是怪呢,洛天曾经见过,这种药给一只公老鼠吃了下去后关在笼子里,结果,那只老鼠的小鸡鸡生生的爆开疼死了,每次想到这里,洛天都会忍不住要伸手摸摸下身的那个玩意。

这一日,洛天正值欲火上升之时,与胡媚娘正在内室的那张大**嘿咻得正来劲,马上就要到了紧要关头,洞口风声响起,似有人从高空落了下来,让胡媚娘脸色一变,止住了动作,可是正在紧要关头的洛天却停不得,猛地动上几下,**喷了出来。

每次到这个时候,胡媚娘都会极为夸张的甩动着一头秀发,然后再用夸张的声音大叫几声,每一次这样,都会让洛天多射上几下,可是这一次,胡媚娘却没有一点的反应。

胡媚娘站起身来,不顾身下顺腿而下的乳白**,随手抓起衣服胡乱的披到了身上就奔了出去。

“阿弥陀佛,贫僧少林空见。”胡媚娘刚刚奔出洞口,一须发皆白可是却面露红光,身着一身破得像鱼网一样的僧袍老和尚向胡媚娘双掌合十说道。

“少林空见?好像我胡媚娘没与少林结下什么怨仇吧?”胡媚娘心中一惊,连忙说着,先把自己撇清再说。少林寺虽然说是在武林中称霸,一向都执牛耳,可是谁又知道,少林寺在修真界里也是不可小视的一个门派呢,以武入道,除非是修不到那种层次,一但修了上去,那么肯定就是修界里不出则已,一出惊人的大高手,轻易无人敢惹。

“施主健忘了,十年前,我少林寺有十二名俗家武林弟子被施主吸尽精元而死。”老和尚不愠不火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小女子乃修真之人,怎么可能动武林中人呢。”胡媚娘一摊手,万分无辜的说道,胡媚娘吸的人多了去了,武林中人也没少勾引,哪里每一个都记得那么清,为今之计便是来个死不认帐,反正被自己吸的人都已经死了,从来就没有留下过活口。

“阿弥陀佛,贫僧怎会记错,我寺有一弟子在施主手下侥幸逃生,至今健在。”空见大师说着,此话一出,让胡媚娘脸色一变,没想到百密一疏,竟然留下了活口。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大师是铁了心的找我的麻烦了,那小女子也多说无宜了,大师你说你想怎么样吧?难道大师想要杀生不成?”胡媚娘的脖子一梗,将硕大的胸脯一挺,一副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表情,胡媚娘在用此动作的时候,更是加以媚术,只是那老和尚却像是只在看一堆骨头架子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阿弥陀佛,出家伙怎可杀生。”空见大师合十宣了一佛号,此话一出胡媚娘便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杀生就好。

“还请施主与我回少林,每日面壁听经,定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空见大师说道。

“我呸,要我去面壁思过,还不如杀了我还得好。”胡媚娘一听这话不干了,指着空见的鼻子大骂道。

“阿弥陀佛,还请旋主考虑一下,否则贫僧就要施以怒目金钢之威了。”空见老和尚说着,身上的破僧袍也鼓了起来。

“哼,说不过就打,你们这些狗屁正道人士,也就剩下这点能耐了,老娘今天便见识一下,你们少林寺的佛威有多大。”胡媚娘怒吼着,自发间拔下根非金非玉的发钗出来,扬手抛了出去。

那发钗如凤形,迎风幻化,似有数百**女子大呼小叫着向空见大师扑去,一般的修真者见这么多光着屁股的娘们跑来,就算是不受影响,也要稍稍一愣了,只是那空见大师嘴唇微动,几句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念出,那满是裂口的大手一伸,一把便将胡媚娘的法宝当空擒住,白眉逆竖,须发飞扬之下,咯的一声,那发钗应声而断。

胡媚娘的身形一滞,没想到少林寺这秃驴这般厉害,念头还不有转完,人影一闪,却是空见大师到了胡媚娘的身前,一掌拍向她那对高耸的胸脯,胡媚娘惨叫一声,倒飞进洞内,撞碎了不少的石块。

那人影缓缓而回,落入了盘坐于一青石之上的空见大师身体里,分外化身之术,在修真界里,可是顶尖的法术。

“分外化身术?”胡媚娘揉着胸口站了起来,她被那高强的法术所震,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自己所受的伤并不是多重,也不知是空见大师这门法术并不纯熟还是他手下留了情。

阵阵的梵声从洞外传来,让胡媚娘好生心烦,回头望见瘦得皮包骨头一样的洛天双目呆滞的拄着那支乌黑的长剑光着身子坐于**,心时没来由的疼。

“今日这贼秃找上门来,想必是逃不掉了,我胡媚娘又何必再害一次人命呢。”胡媚娘自语着,从身上取下一枚绿丹来塞进了洛天的嘴里,那绿丹散发着一股清香味,入口既化,洛天的身子一震,眼中现出神采来。

将那乾坤袋塞入洛天的手中,亲了亲他精瘦的脸蛋,“我这些年所有的一切都放入这乾坤袋中,里面尚有些灵药可恢复你的身体,我胡媚娘此去,只怕再也回不来了,咱们后会无期了。”胡媚娘说着再次在洛天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若说二人相处这么久没有一点点的感情那纯是瞎掰。

胡媚娘反身在光滑如镜的墙壁上拍了两掌,石壁开了个洞,露出一支如真似幻的银剑来,那是胡媚娘自己也记不清是从哪个倒霉家伙的身上扒下来的了。

取出那把明显是稀世珍宝的宝剑出来,胡媚娘披挂一翻,总归是不那么暴露了。

“幻世剑!”胡媚娘持剑刚刚出了洞口,一直稳若泰山的空见和尚不由惊呼起来。

“幻世剑?原来这叫幻世剑。”胡媚娘看着手中的剑笑道。

幻世剑那可是大大的有名啊,是极为神秘的蜀山剑派中排名第五的宝剑,二十年前失踪,当时可是掀起了大波,几乎哪个门派都想找到此剑,可惜却遍寻不得,不想却落入了胡媚娘的手中。

“原来不光是我少林弟子,竟然还有蜀山派弟子遭你的毒手,造孽啊。”空见大师双手合十。

“得了吧大和尚,少在那里惺惺作态了,我都看透你们了。”胡媚娘不屑的说道,不过嘴上是这么说,可是在心里,胡媚娘对这个迂腐的老和尚还是蛮敬佩的,最起码,他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没有露出一点,哪怕只是一闪而过的色咪咪表情。

“阿弥陀佛,施主,虽幻世剑在手,可是你也不是贫僧的对手,还是随贫僧回少林吧。”空见大师不死心的说道。

“哼,想我阴阳门被你们正道所灭,我胡媚娘更是被正道数十名弟子**后抛下悬涯,我胡媚娘早就应该在阴阳门覆灭的那一天便死了,今日若能死在大师的手上,也是我胡媚娘的福份了。”胡媚娘说着,将手中的幻世剑一松,似真似幻的幻世剑飘飞起来,星星点点的光芒自剑身上的散出,看起来更回的迷蒙。

“虽然施主蒙受不白之冤,却不能掩盖施主所犯的罪孽。”老和尚叹了口气说道。

“大师多说无异,小女子明知不是大师对手,可是也要搏上一搏。”胡媚娘说着娇喝一声,那幻世剑带着一溜的蒙光向空见大师卷去,胡媚娘没有选择逃走,以空见大师的实力,如果自己想跑的话,无疑就是兔子追王八,很轻松就可以把自己按住,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搏上一把。

叮,一声轻响,空见大师仅用一把手指便在漫天的迷光当中弹中了幻世剑,幻世剑一扭一弯,弹了回来,幻世剑虽是绝世之宝,可惜使用的人差距过大,威力显不出来。

“大师好修为。”胡媚娘娇喝着飘身而起,曼妙的舞了起来,漫天都是人影,各种各样的动作,或娇媚,或淑女,或**荡,让人眼花缭乱,再加上幻世剑的迷光,更是让人头昏眼花,修为稍低都会当场迷昏在地。

空见大师不愧是少林寺仅有的几位修真者,修为之高深,定力之高,都是胡媚娘平生仅见,只是空见大师修为虽高,还是被胡媚娘压箱底的天**舞迷得稍稍顿了片刻,嘶的一声,幻世剑剩虚而入,划破了空见大师的衣袖,将整个小手臂开了一道深可及骨的口子,伤口处,还沾着幻世剑的阵阵迷光,随着鲜血的流下而飘散在空中。

“阿弥陀佛。”空见大师对自己的伤口看也不看,合十便是一句烦死人的佛号,一声佛号让胡媚娘的身形顿上几顿,**魔舞节奏一乱,漫开的人影只剩下十数个而已。

最令人称奇的是,空见大师的一声佛号之后,手臂上的伤口也不再流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忽忽,两条人影自空见大师的身上飞出,身外化身术再次施去,两条模糊的人影以不同的姿势向胡媚娘扑来。

身外化身之术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胡媚娘自知**魔舞无法抵挡,一收舞姿,幻世剑回旋而救,挡在自己的身前。

在幻世剑的周旋下,胡媚娘堪堪让过两条模糊的人影,两条人影在空中一顿一转,再次射了回来。

只是分外化身的两条分身而已便将胡媚娘逼得手忙脚乱,自顾不暇,让胡媚娘心头火起,眼见空见大师双手合十的盘坐于青石之上,侧身从两条人影的中间钻了过去,两条人影射过,却听滋滋声中,胡媚娘的两条手臂上的衣衫尽去,露出了里面被那人影刮得通红的嫩肉。

胡媚娘不管不顾,娇喝一声,向空见大师扑去,对于在身后转身向她攻来的分身不管也不顾。

啪啪两声,两条人影撞上了胡媚娘的身体,胡媚娘闷哼一声,喉间一甜,生生的将一口血咽了下去,幻世剑带着人向空见大师撞去,人剑虽然未能合一,却是威力却比那种驭剑强多了,修真者的人剑合一可不是那种武林人士所称的人剑合一所能比得了的。

胡媚娘以采阳补阴之术吸收了大量的真元,按理来说,就算是三个空见老和尚也未必能斗过全力之下的胡媚娘,可惜的是,这种采阳补阴之术太过于阴损,所吸收的又是不同人的真元,非是自行修炼而来,杂而不纯,十成威力发挥为到了其一二。

胡媚娘终于冲到了空见和尚的跟前,可是那幻世剑却带着她的人从空见大师的身体里穿了过去,没有一丝的阻碍。

“好一个身外化身,竟然如此逼真的化身之术。”胡媚娘身子一顿,持剑转过身来,空见大师却是僧袍飘飘的出现在她的身前,与她的距离不过三尺远,原来从一开始,空见大师就始终都跟在她的身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