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十七章 修真美女

眼见那苟安消失,洛天不由有些傻眼了,这叫什么事啊,把自己给带了,可是主角却没了,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

洛天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老老实实的站在那晨,可是足足过发一个多时辰,也不见有人出来招呼自己,洛天微叹一声,转身向里行去,那里有几座??俊?

自寻了个房间,洛天推了下门,还好,门上没有什么禁制一类的存在,门也应声而开,从屋子里的布置来看,像是一座女子的闺房,只不过这一切洛天并不关心,最为关心的,还是屋子里那张红木桌上摆放的一个盘子,盘子里有些制做极为精细的点心。

“师哥,你回来了,去去,把我的衣服拿来,我洗完澡了。”屋子里一座屏风后传来了脆声声的声音。

洛天一惊,竟然没有发现这屋里还有人?不过他还是寻着那话四下望了一眼,却见那屋子的一角放着一小小的圆凳,凳子上整齐的叠放着一迭衣服,水绿色,从外衣到雪白内衣一应俱全。

洛天走过去伸手将那衣服捡起,本来应该是从屏风的上方将衣服递过去,可是洛天哪里见过屏风这种东西啊,自是不知这一切,再说了,他对男女之间的禁忌也是所知不多,直接拿着衣服就走到了屏风后。

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正背对着洛天擦拭着身子,以修真者的修为,根本就用不着洗澡,不过什么人都有一点自身的性格,爱洗澡的修真者多了去,洗完澡不用真元隔水用毛巾擦身子也是人家乐意不是。

女子一头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秀发垂到腰间,中间不时的会露出些雪白雪白的皮肤,比胡媚娘的皮肤还要好,翘翘的臀部更是混圆如球,洛天至今为止共见过六个女人**,就数眼前这位的臀部最圆了,随着身子一动一动的,丰满异常的还一弹一弹的,臀部虽然够大,可是那腰当真是称得上是杨柳细腰,盈可一握,仿佛稍一用力就会折断一样。

最美的还是那女子那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了,雪白的长腿纤细优美,而且肌肤细腻如玉般的晶莹,白得耀眼。

那女子似是觉得身后的人有些不太对劲,回过头来,却见一陌生男子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拿着自己的衣服,最奇怪的是,在他的两腿之间鼓着一个硕大的包。

宫小玉是九龙门唯一的弟子,也是修为最差的弟子,入门方才十年,正值芳龄二八年华,自小便入九龙门,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更是一窃不通,一帮大男人,能在这方面教什么?幸好身为一个修真者,稍有修为之后,女子月事便会消失,要不然的话宫小玉还真是要狼狈了。

宫小玉一回头,洛天只觉得眼前一亮,那女孩年纪不大,圆圆的小脸在刚刚洗完澡之后透着水嫩的红色,一双柳叶眉微微向上挑起,眼睛小小的弯弯的,眯起来的,像是月牙一般,虽说这女孩年纪小,可是胸前那一对玉女峰可是够丰满,一手都握不下,几滴水珠还挂在那粉红的尖头上,更是诱人。

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小巧的肚脐里更是汪着一小滩的水。下身乌黑的毛发长得极为茂盛,黑黑的一片。

洛天吞了口唾沫,宫小玉让洛天想起了玄空派那与自己神交的柳如来,柳如也如眼前这位小妹妹一般的可爱。

“你是谁?”宫小玉问道,小玉自小上山,九龙门势微,再加上门派上下都拿这个最小的弟子当成宝贝一眼,世间人心险恶,小弟子单纯,生怕她下山了会出点什么事,所以十年来宫小玉从末下山,九龙门上下又都对她礼遇有加,从末露出半点色态,所以对于男女之间,宫小玉根本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闯进师兄们洗澡的澡堂理旬常事,常常弄得九龙门里的弟子尴尬异常。

“我……嗯,我是苟安请来的。”洛天脸上微微一红,也不知是为什么,在这个单纯得有些傻的小姑娘面前说了个谎。

“噢?苟师兄请回来的,那就是客人喽。”宫小玉微微一笑,光着身子,没有一点的不自然,想当初她还非要跟师兄们一起洗澡呢,要不是那些师兄们又哄又骗的,只怕宫小玉还不会在这屏风后洗澡呢。

“是是。”洛天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宫小玉说道,宫小玉的身体实在是太美了,几乎可以与胡媚娘相媲美,只不过胡媚娘的身体上下无一不透着媚态,勾引着最原始的欲望,洛天就是被她给养馋的,而这宫小玉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就如春天里的嫩芽,透着清香与青涩。

“真是奇怪,你的这里怎么鼓包了呢?师兄们的就没有。”宫小玉着,好奇的走过来伸手摸了摸洛天下面那支起的大包上,她的那些师兄们哪里没有大包,只是从来都不会让她看到而已。

被宫小玉这么一摸,洛天只觉得体内的真元自**处升起,直去印堂,脑子里更是轰的一声,如魂飞天外一般。

扑,洛天将手中的衣服扔了下去,一把将宫小玉搂在了怀里,宫小玉不知是怎么回事,洛天的嘴唇已经啃上了她的樱唇。

洛天的舌头钻进宫小玉的嘴里,两条舌头交织在一起,本来想本能的推开洛天的宫小玉手上一顿,这种感觉好怪哟。

洛天循着从前的那种方式,轻轻的将宫小玉放到地上,地上铺着不知是什么东西制成的毯子,厚厚的一层,比在**还要舒服。

宫小玉虽然不通男女之事,可是必竟还是一个女人,在洛天的挑情手法下,很快就受不了了,嘴里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声。

“噢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舒服?”宫小玉下意识的按着洛天埋在双腿间的脑袋口中低吟着。

还不待宫小玉再说出什么话来,洛天身子一转,那根巨大的东西已经向她的嘴里塞来,洛天的裤子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脱下去,看来他真的是对这种事轻车熟路了。

看到这与自己身体上截然不同的大东西,还散发着一种怪怪的味道向自己的嘴里来,宫小玉张嘴就要问这里什么东西,可是刚一张嘴,那东西就顶进了嘴里,宫小玉下意识的一闭嘴,洛天倒抽了一口冷气,咬得好疼啊。

洛天的嘴正处于宫小玉的洞口处,这一吸冷气,反倒是让宫小玉有一种更为玄妙的感觉,下身竟然喷出了兴奋过度的尿液,射出多老远。

而宫如玉的嘴也大张了起来,洛天那根又粗又长的东西直顶进了宫小玉的喉间,让洛天的感觉也是极为的奇怪和舒坦。

宫小玉哪里受过这个,异物顶到喉间让宫小玉十分的难受,奋力的将洛天的下身从嘴里拔了出来,胃里更是翻腾了几下。

而这个时候,洛天也把东西收了回来,身子也调了回去,在一转之间,洛天分明见到自己那东西的上面还有一排鲜红的牙印,好险没有被咬出血。

用近乎是粗鲁的动作将宫小玉的双腿抬起,大腿压在宫小玉胸前的两团肉上,下身全部露暴在洛天的眼前,洛天从那村中出来已经有好几天了,早就想要干这种事了,当下将东西对准洞口一下子就将身体沉了下去,宫小玉痛呼一声,双腿死死的夹着洛天,虽然痛,可是在那痛中却还有其它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让宫小玉没能推开洛天,只是那么夹着,直到一柱香之后,疼痛过后,那种舒服的感觉占了上风,这才让她稍稍松开了腿,洛天终于可以大开大合的**了。

一个稀里糊涂的做着,一个稀里糊涂的受着,两个小迷乎就这么的在九龙门内行着男女之事。

苟安如果知道他们最宠最爱的小师妹被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给上了,肯定会把肠子都悔成紫色,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把男女之事也告诉师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洛天与宫小玉已经是干柴烈火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终于洛天将精华射了出去,宫小玉更是尖叫着夹紧了腿,险些将洛天的腰夹断,心中更是暗叹了女子的修为高深。

将软化下来的东西拔了出来,擦了一把,提上裤子,洛天只觉得自己随时都会飞起来一样,还是那种一点都不耗真元的那种,洛天却不知,这种修行女子的处子元阴比起那些普通女子来说,不知纯净了多少倍,而洛天在行此事的时候,玄空真解还是在不断的运行当中的,宫如玉的处子元阴更是悉数被洛天吸了个干净,而宫如玉也没吃亏,洛天的元阳也得了不少,两下互补,让双方都得益良多,在无意中,二人竟然糊涂的运用了阴阳互补之术。

宫如玉的小脸更加红润,肌肤也像是要透明了一般,似乎是来了一股风就可以吹破一般,宫如玉初经人事,就算是以修真者之躯也有些吃不消,犹自躺在地上。

在精神上,她是饱满得不得了,在肉体上,下身传来阵阵的疼痛,身上更是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来,连疼痛都给忽略了。

洛天刚刚提上裤子,见到宫如玉如此丰姿美态,这种纯洁得跟白纸一样的女孩与胡媚娘那种媚女比起来,显然这种纯女的美态更加引人。

不知觉当中,洛天那刚刚半软下去的家伙又立了起来,洛天微微的沉吟了一下,再次扒下了裤子,又来一次,而宫如玉,只是闭着秀目,轻轻的哼哼着,连呻吟的力气都欠缺。

忽,洛天长出了一口气,做了这么久,战过六个女人,唯有这一次是让洛天最为舒服和满意的一次,洛天经此一生,只怕都难忘个中滋味了,修真**下身的温暖紧窄,让洛天回味三天都绕梁不绝。

在九龙门里足足呆了三天,与宫如玉也在这里胡混了三天,洛天那是生理上的需要,而宫如玉是初经人事,尝出个中滋味,二人都是欲罢不能,来者不拒,三天里,让洛天找到了当神仙的感觉,几乎都要忘了去给师父找寻解药,如果被青阳真人知道的话,只怕会被气得活过来,连火龙内丹都免了吧。

在宫如玉的尖叫声中,洛天与她结束了今天的任务,她们两个是一天四次,做完拉倒,洛天躺在宫如玉的身边,抱着她休息了片刻,宫如玉似乎也是十分的喜欢这种感觉,如莲藕一般的手臂紧紧的搂着洛天壮实的腰背,将小脸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谁又能相信,三天前,他们之间还陌不相识,到了今天,就亲热成了这样,事实上,宫如玉就是到了今天,也不知道洛天的名字与身份,而洛天也不知这个跟自己嘿咻了三天的漂亮小妹妹是何许人也。

宫如玉埋在洛天的怀里沉沉的睡去,她初经人事,哪里能承受得起,这三天里几乎是醒了就与洛天开干,干完吃点东西就睡,一直都是这样。

洛天放开宫如玉,起身穿好了衣服,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洛天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高处看着徐徐而落的夕阳,洛天坐到了那柄始终都跟在身边石中剑上,那剑随心动,飘上这山中最高处,也就是那龙角之处。

望着西沉的太阳,洛天心中一片平静,静得没有一丝的波纹,玄空真解在这个时候也将运转的速度降到了最低,速度虽然慢了,可是却无比的稳住,每行一处,都会闪动着雪白的柔光,**的元阴使得洛天的玄空真解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破而后立,更是让洛天的玄空真解变得像是成为了一种新的心法以一般,虽然修炼的方式相同,但是在质量上,却不再是一个层次上的。

那一轮金色的太阳上出现了几个黑点,洛天的心中一动,眼睛睁得也大了些,那些人影像是被拉近了一般,是十几个人,脚下踏着或大或小各不相同的龙影,其中一人便是苟安。

若是懂些事的人此时见到主人回来,哪怕会被护山大阵给轰死也要逃了,未经主人同意便将人家最宝贝的小师妹给上了,人家知道的话,还不把他给大御八块啊,更何况,这九龙门的护山大阵在几百年前便被一高人给破坏了,一直都未能修复,洛天被人家给忽悠了尚不自知。

一片龙吟声中,十几条人影自空中落了下来,随着脚沾地,那些龙影也如云烟一般的散去,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十几个人也出现在那一小块平地上,而洛天,也踏着飞剑落到了他们的面前。

“咦?”看到洛天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苟安惊咦了一声,他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老实的人,说不让走就没有走。

“阁下何人?怎会出现在我九龙门?”一个胡子拖到了地,脸上的皱纹足能夹死两只苍蝇,脑袋上一根毛也没有的老头问道,声音很轻也很淡,声音也没有起伏,可是偏偏能给人一种亲切感,像是自己的爷爷在说话一般,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九龙门中唯一的长辈,也是九龙门现任的门人龙天。

“他擅闯九龙门山门,被弟子带回等候师父的讯问。”不待洛天说话,苟安便冲了出来一下子把洛天挡在身后说道。

倒不是他想要保护洛天,而是怕洛天说出点什么来,这龙天表面上看起来挺慈祥的,可是这龙天却对门下弟子严厉异常又通时事,明知九龙门势微,所以严令门下少惹麻烦,哪怕对方势再小也不得轻易招惹,有误闯山门的,驱走便可,不能将事闹大。

“此人是四海一散修,无门无派,只此一人,偶得修真道典所以有今日本事。”看到龙天的眉毛微微一动,苟安连忙说道,言下暗点洛天无门无派,并不大势。

龙天那叫一个气啊,以为散修真的那么好欺负吗?是,人家现在是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九龙门上下足以让他死上几百回了,散修虽然修行道路比门派的修行艰苦得多,也危险得多,可是万一人家将回修成了天下第一高手呢?回来找你算帐怎么办?九龙门还不灭了门啊。

龙天生气了,后果很严重,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那拖到胸前的眉毛却飘动了起来,那垂到脚下的胡子也像是一把扫地的扫帚一样,一动一动的,将地上灰尘轻轻的扫起。

门下十几个或老或小的弟子被吓得禁不住若寒蝉,一个个低头头,抄着手,一声也不敢吭。

“苟安,你过来吧。”龙天说道。

“是师父。”苟安老实的答了一句,小心的行到龙天身后最后的位置上站定。

龙天上下的打量了一翻洛天,龙天老头的修为早已达到了真人的地步,比起青阳真人来还是高一筹,还差一步便可进入真仙之阶飞升传说中的仙界的,神蕴内敛,毫无出奇之处,可是就他这种人要是认真的审视起人来,就算是真人之阶的修真者也要汗如雨下。

有道是初生之犊不畏虎,洛天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见识,再加上玄空真解的变异,在龙天的眼神之下还可以保护着尊敬的神态,无一丝的惧怕之色,当称得上是不卑不亢,龙天身后的那些徒弟们一个个的都额头冒虚汗了,打从百年前某一高人闯山门过于嚣张,龙天出手教训之后,再也没有像今日这般了。

龙天眼中闪过异色,他竟然没能看得出来这小伙子修的是哪门哪派的功法来,在龙天的眼中,这小伙子就像是一个还没有得到真传,只是修了些修真界里最普遍的入门功法一样的弟子,可是明明此人明御剑而行,身边的那柄黑剑又非凡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却不知完全是洛天那变了异的功法在做怪。

“孩子,修真多久了?”龙天语气温和,音调略有起伏的问道,龙天此言一出,洛天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可是把他身后的那些弟子吓得险些从山上摔下去,跟在师父身边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见过师父用这种语气跟人说过话啊,就算是最为疼爱的小师妹宫如玉也不有如此的幸运,而那苟安,更是被吓得像是刚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全身上下都被自己的的汗水给湿透了。

“在下修行十个年头。”洛天恭敬的回答道,对于一个老人,最起码的尊重洛天从来都不缺,虽然他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打小在这方面就懂事,要不然的话青阳真人也不会对他产生好感而发现这么一个修真奇材来。

“嗯。”龙天嗯了一声,“可真的像苟安说的那样,是一介散修?”龙天顿了下后问道。

洛天没有马上回答,面对这样一个老人,他不想说谎,不过转眼一想,自己已被玄空派驱出门墙,又发布了四海通告,欲除而后快,自己当真是一介散修了,对于玄空派,洛天可是失望透顶了。

“是,晚辈确实是一介散修。”洛天说着微微的弯了弯腰。

龙天点了点头,“你的过去不问了,想必你也是有难言之隐,既然现在已是散修,不知可有兴趣入我九龙门?想我九龙门心法必能入得了法眼。”龙天的话刚一说完,身后想起了倒栽葱的声音,那些弟子们全都被龙天的话给震了个跟头。

收散修入门的事不是没有,可是全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因为修真者与习武不同,武学的内功还不能混呢,只不过那些招式还可以,可是修真心法每人一生注定只能修上一份,修两份也可以,先自破真元,一切重头再来,修真本就艰辛无比,随时都会有魂飞魄散的可能,谁又愿意成倍的增加自己的危险呢?再说了,散修入门,对门派的忠诚度也是个考验。

“这……”洛天没有马上回答,虽说洛天对修真界里的一些规则还不甚太懂,可是他总是觉得有些不妥,这可是件大事,就跟自己被驱出门墙一样,总是要问过师父青阳真人才行吧,洛天是这样想的。

“师父,师兄,你们回来啦,这几天你们跑哪去了,害得人家担心。”脆声当中带着微微的嘶哑声响起,宫如玉的声音更加迷人了。

宫如玉的那些师兄们都露出了笑脸,没有什么事比听到这个宝贝小师妹脆生生的叫他们一声师兄更让人高兴的了。

可是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龙天在看到了宫如玉飘飞出来后气势大增,五条犹如实质的巨龙身影忽在从他的身后窜了出来,呼嚎着盘旋在他的身周,龙天身上宽袍鼓起,烈烈做响,长眉和胡子更是四散飘荡,怒目圆睁,那份气势和微微外泄的真元让洛天翻着身后向后摔去,砰的一声砸入了那处坚硬的石涯之中,砸出一人形的大陷坑来,那柄石中剑回旋至洛天的身前,微微的颤动着,发出嗡嗡的轻响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