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二十章 金玉其外

海明潮与青柳真人胡搞了一个半时辰方才搞定,海明潮这一次没有急着走,而是与青柳真人并排的躺着,一双手也不老实的上下摸索着青柳真人,而青柳真人也享受着这性后的余韵,微闭着眼睛,甚是享受。

“听说咱们玄空派曾经赶走过一个弟子,不知可有此事?”海明潮摸着青柳真人那一对大大的玉兔说道。

“嗯,确有此事。”青柳真人说道。

“那为什么要把弟子赶出师门呢?玄空派好像是有几百年没有出过叛徒了吧?”海明潮道。

“嘿嘿,欺师灭祖之罪还不够吗?”青柳真人扭动了一下身子说道,并且还把海明潮的一只手塞到了身上。

海明潮明白青柳真人的心意,塞在她身下的手微微的揉动着,青柳真人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完事之后的抚摸要强烈得多。

青柳真人的话并不能让海明潮满意,在这个玄空派里呆了快有一百年了,什么事没见过啊,这些师门长辈的嘴脸他可清楚得很,欺师灭祖?哼哼,要是把掌门和五大执事给欺灭了倒还是有可能,青阳真人是什么人?用海明潮的话来说,那是玄空派里唯一的有正义心的人,有青阳真人在,玄空派还可称为名门正派,可是没有了青阳真人,哼哼,玄空派比起那些歪门邪道都不如,最起码人家还是一个真小人呢。

虽然海明潮是这么想的,可是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好人,相反,他还十分的喜欢这个门派,十分的喜欢这种勾心斗角,只斗智不用斗力的日子。

海明潮暗暗的冷笑一下,自己这么问只怕还真就问不出什么来,不过海明潮自有他的办法。

在修真界那些邪道门派,比如说那个以媚术著称的阴阳门,当年海明潮也有参与,甚至还与几名他派臭味相投的弟子一起**了阴阳门的一个弟子,那种滋味,让海明潮一辈子都难忘,所以海明潮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上的**,这些年来,被他**的女子不知有多少,普通百姓也有,修真女子也有,每一个都是先奸后杀,然后烧成灰撒掉,倒是一点马脚都没有。

普通的老百姓谁能想得到会是那种飞来飞去的神仙人物**了他们的儿女?至于那些修真门派,修真者哪天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里?修真时的艰辛,游历时可能遇到的一些修真者也无法抗衡的灵兽,当年光大古山一战就死伤不下百人,所以有人失踪或是死亡都是十分正常的事,再加上海明潮做事十分的小心,也就一直都没出什么事。

海明潮之所以会这样,而且还有越做越猖狂的迹像,是因为当年海明潮曾经在阴阳门里寻到了一个配方,是一种壮阳之药,此药一具有强健身体的作用,二来可以起到催情的做用,对身体一丁点的害处都没,最奇怪的是,吃了这种药之后,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可以连做数次以上,而且**也会一次比一次大,甚至可以大出一倍到两倍。

海明潮用这种方法曾**过一个不知是哪派的修真美女,那美女的修为还算是不错,在**的时候还挣扎几下,可是当第二次**的时候,那女子就已经投降了,不但不挣扎了,反而迎合起他来,最后那美女竟然被他**得元阴**,泄尽元阴而死,可见那种壮阳药的厉害,只是这种药需要一种千年巨蛇的内丹来入药,极难寻找,最后还是海明潮在一小派当中偷出来的。

海明潮今天就吃了那种壮阳药而来,刚刚那第一次只不过是个热身而已,好戏才刚刚上场。

青柳无意中一回手摸到了海明潮的家伙上,怎么比刚才更大了?青柳还不待说什么,海明潮已是翻身而上,用粗暴的动作插了进去,青柳惊叫了一声,这粗暴的动作反而让她另一种感受觉。

海明潮连着做了五次,每一次家伙都要大上一些,青柳真人已经被弄得神智有些不清了,海明潮却是越做越精神,越做越有劲,自然而然的,处于半昏迷状态之下的青柳真人在海明潮的引导之下,不知不觉间将所有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做了五次之后,海明潮也不敢再做下去了,青柳真人本就比他的修为高,万一做过头了,只怕不是青柳真人泄尽无阴而死,而是自己泄尽元阳**干了。

穿好衣服,将青柳真人平放在那大蒲团之上,看着青柳真人大张着双腿,摆出一副极**荡的样子,海明潮下面那玩意又硬了起来。

海明潮不敢在这个的地方再呆下去,匆匆的离去,他这一次在这里呆的时候可是够长的,外面那些弟子隐隐知道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可是谁又能想得到,师侄会和师娘搞到一块去呢。

“师娘突然悟出了些东西,所以正在修炼,要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们。”海明潮说着。

“是大师兄。”守在门外的女子答道,海明潮一听这声音望去,好美的女子,这不是那柳如还能是谁。

“噢,原来是柳如啊,今天到你在这里服侍师父?”海明潮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

“是,大师兄。”柳如说着微微的弯了下腰。

“嗯,很好,对了,我那里有从外面回来时带回来的些奇草,刚刚来的时候忘记给师娘拿来了,柳如啊,你跟我去一下,拿回来给你师父。”海明潮说着,吃过壮阳药,又被那师娘再次勾起性欲,海明潮此次招呼柳如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这……大师兄,今天轮到师妹服侍师父,离开多有不便,还请师兄见谅。”柳如说道。

同行的那位女子在心中暗自骂着柳如大傻瓜,能与师兄单独的相处,那么多么荣幸的事啊。

“要不柳如你在这里,我去随师兄将灵草拿回来好了。”那位女子说道。

“嗯,看着好面生,你是新弟子吧?”海明潮问道,眼睛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她,女子虽然不是那种绝色美女,可是却清纯可爱,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的爱慕。

“我叫吴梦,三十年前入了门,曾见过大师兄,只不过那时大师兄太忙了,所以并没有在意小妹。”吴梦说道,“大师兄,我看还是我随你去吧。”

“嗯,也好。”海明潮说道,虽然想上了柳如,可是人家柳如不跟他去,他总是不能将人家强拉过去吧,这位女子虽然没有柳如那般漂亮,可是却也是看得过去。

看着师姐吴梦跟着大师兄离去,柳如总是觉得不对劲,犹豫足足快有一个时辰了,这才小心的向青柳真人的静室靠去,小心的将门拉开了一个缝,可是却看不到里间,只不过却有一股子怪味从室内飘出。

柳如听了听,屋里没什么动静,小心的走了进去,轻轻的推了一下师父的内室门,竟然没有关死,稍稍一推就开了一小条缝。

柳如的心剧列的跳动着,好像随时都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青柳真人本就对自己的印像不太好,时不时的就会训斥自己,如果被发现自己偷看她练功的话,不知会不会把自己逐出师门。

柳如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出去,可是都这个时候了,就算是拿再多的东西师姐也该回来了,柳如想了想不放心,再次走了进去,趴在先前推开的那条门缝向里望去,只能看到两只雪白的脚,再推大一点,柳如看清了内室里的情形,被吓得险些叫出声来,只见平日里最受尊敬的青柳真人光着身子躺在蒲团上。

柳如还以为青柳真人遭了毒手,连忙冲了进去,手贴到了青柳真人的胸口,真元刚刚透入就发现不对劲了,青柳真人的真元没有一丝的不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被柳如这么一激,青柳真人醒了过来,只不过还处于迷乎的状态下。

“宝贝,你真厉害,来,来,再给我一次。”青柳真人喃喃的说着,扭动着身体,将分开的大腿对向柳如。

柳如虽然单纯,可是有些事她还是懂的,她知道,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事,也听到了不该听的话,柳如没有多想,一把放开青柳真人转身就跑了出去,青柳真人摔倒在蒲团上,呼呼的睡了过去,根本就不知道,她门下的弟子看到了她最为丑陋的一幕。

柳如站在门口大口的喘着气,她被吓得不轻,好半天后,听到室内无声,柳如不得不大得胆子走了进去,却发现青柳真人睡着了,柳如这才长出一口气,也许她并没有发现自己。

柳如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从玄空派逃出去找洛天,那样总归是安全点,现在自己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如果哪天被人知道的话,只怕自己连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再说这海明潮,带着吴梦到了自己的房中,刚刚一进房,吴梦看到了睡在海明潮**的青灵儿,青灵儿的恶名比起鬼怪来要大得多,吴梦被吓得一哆嗦就要向后退,可是却海明潮一把拉进了怀里。

海明潮的屋子里铺的是兽皮,花花白白的,什么野兽的都有,用十分高明的手法连接在一起,看不出一点不自然来,这样的地面躺下来可是绝对的够舒服。

海明潮的修为远远不是吴梦这个入门才不过三十年的吴梦所能比拟的,十分轻易的就被摔倒在地上,海明潮嘿嘿**笑着扑了上去,撕扯着吴梦的衣服。

“噢,不不,大师兄,不要啊,青灵儿师姐还在。”吴梦没有挣扎抵抗,而是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衣服小声的求饶着,只是这衣服她抓也抓不住多少,转眼间便被海明潮撕下去一大半,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放心吧,你那个师姐睡得跟猪一样,现在就算是打雷她也不会听见的。”海明潮哈哈的笑着,起身布下隔音的法术,就这道法,只怕是海明潮用得最为熟练的一个了。

“不不,不可以这样。”吴梦趁着海明潮布阵的时候起身就要向外跑,海明潮也只是嘿嘿笑着看着她,也不阻拦。

将门拉开,夜风吹来,吴梦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这才发现,自己大半的衣服都被海明潮撕了下去,跟**差不多了。

吴梦只退回来,抱着前身那一丁点的布片,跪在地上向海明潮苦苦的求着,不是她不想与海明潮上床,而是做为一个未经过世事的**,对那种事始终都是有一种恐惧感。

“放心吧,师兄会好好疼你的。”海明潮说着随手脱掉自己的衣服,那根粗大得有些离谱的东西也蹦了出来,吓得吴梦连呼吸都忘了。

“不不不。”吴梦摇着头,坐在地上向后退着,看着吴梦那可怜的样子,海明潮**性大作,下面那个玩意更是再大了两分。

“来吧小师妹,好处没有尝到**的滋味了。”海明潮说着一个虎扑扑了过去,吴梦已经把什么玄空真解一类的修真之术全都忘到了脑袋后面去了。

强行的分开吴梦的双腿,没有任何的前戏和润滑,海明潮强行的将家伙顶了进去。

吴梦虽是个修真者,可是也是个女人,也有**膜,也会觉得疼,更何况是这种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呢。

吴梦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海明潮则是爽吼一声,大力的**着,把吴梦疼得直翻白眼,也幸好修真者连下面那里弹性都极好,要是换成是普通女子的话,只怕早就大出血了。

直到海明潮**到百下的时候,吴梦这才稍稍的感觉到了一点点的舒服,还没等到细品呢,一股火炎射进了她的体里,烧得吴梦一弓身,紧跟着突如其来的尿意使得吴梦一股尿射了出去,直射得两个人下身狼藉一片,被水淹了。

海明潮也不管那么多,爽够了一下子趴到了吴梦的身上,嘴里含着一个,手上摸着一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