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二十四章 灵异奇果

“告诉你?当然没问题,我青莲是很乐意帮助别人的。”青莲嘿嘿的一笑,那张脏乎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老脸也看不出一点笑的表情来,而且,那笑声也有些碜人。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洛天说着连忙执晚辈之礼。

“等等,先别忙着谢,这年头啊,哪有白得的好处啊,小子,你说是不是啊。”青莲说道。

“这……不知前辈的意思是……”洛天迷乎着说道。

“嘿嘿,很简单嘛,你总是要帮我做些事才行啊,也要让我得些好处啊。”青莲说道,虽然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可是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猜得出来,那肯定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帮前辈做事是我等小辈的荣幸,前辈请讲。”洛天说道。

“其实也很简单,看到那个小岛没有?在那岛上,有一只大乌龟,再有十几天就是那大乌龟下蛋的日子了,我要你在那乌龟下完蛋后将它引走。”青莲说道。

“什么?就是这样?”洛天惊讶的说道,乌龟,让洛天想到了前些日子在某个海岛上看到的那种身背硬壳,爬行缓慢的动物来。

“不错,就这么简单。”青莲真人点点头。

洛天简直就以为这是天上再掉馅饼了,自己与宫如玉怎么说也是个修真者啊,可是这会儿竟然要两个修真者去引一只大王八,这……这……这像话嘛。

青莲看着洛天脸上那奇怪的表情不由呵呵的笑了起来,“小子,你可不要以为有那么简单,那乌龟可与普通的乌龟不一样,那乌龟可是长着像是龙一样的脑袋,传说应该是龙生九子当中的一个。”青莲说道。

“呃……说到底那不还是一只乌龟吗?”洛天道。

“嗯,说的有道理,确实也是乌龟,不过却也比乌龟厉害得多,还会法术,就算是青莲我见到那乌龟也只有逃的份。”青莲说道。

“什么?”洛天一惊,这青莲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自己不知道,只是只有一样他洛天清楚得很,那就是这个散修要比自己和宫如玉加起来要厉害得多。

“你都是只有逃的份,那我和洛天去了,不是只有被杀掉的份?”一直没有说话的宫如玉出声说道,声音脆生生的。

“嘿嘿,那倒是,那倒是。”青莲尴尬万分的说道。

接着青莲的脸色一正说道,“不过,我青莲虽非中土正道,可也绝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怎么会让二位徒送性命,我会送与二位一样法宝,要想击败那只大乌龟是不可能的,但是逃走却也绝不是问题,肯定不会伤了二位的性命。”

“如此甚好。”洛天与宫如玉说道,也幸好那青莲真的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要不然的话,不真是要让洛天与宫妨玉这两个小傻帽上当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去引开那只大乌龟。”洛天有些迫不及待了,早日找到那条火龙是他的愿望。

“今天是初二,十五是那只大乌龟下蛋的日子,就是那一天了。”青莲说道。

“还有十三天,嗯嗯,不算久。”洛天盘算了一下说道,他们在海是转了月余,可是却险些载到海里去,等上十几天就可以找到火龙,这划算得紧。

剩下的十几天里,洛天和宫如玉好像是过了人生当中最为潇洒的一段时光,小岛上野物甚多,每天打上两只野味,青莲放到火上烤着,只是几天下来,洛天与宫如玉好像就长了十几斤一样。

“洛天,快来看啊,这里有一个洞。”远处宫如玉向洛天叫道。

洛天正在与青莲在采一种只有指头大小的无名果子,这种红彤彤的果子味道极美,而且吃了这个东西还有宁神静气的效果,这对洛天也有着莫大的好处,识海里到现在已经聚了些像是红雾一样的天然灵气,不断的滋润着洛天的三魂七魄,只是这些洛天自己并不知情而已,只是单纯的觉得那种小果好吃而已,还没有倒出时间来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

青莲正在对洛天讲着些做人的道理一类的,比如说,**的时候,一定要找个隐藏的地方,这事是不能让别人看到的,还有就是,做人呢,要学会留点心眼,修真界里的勾心斗角一点也不比别的地方少等等。

听到宫如玉一喊,反应最大的不是洛天,而是青莲,青莲就为了等那个王八下蛋,已经在这个屁大的小岛上呆了五十多年了,可以说是一草一木,没有他不知道的。

青莲与洛天到了宫如玉的那里,洛天和宫如玉倒是没什么,只是对那个向外冒着一股腥气的洞口感兴趣,可是青莲地是惊叫了起来。

在那个洞口周围长着些只有两片叶子,开着紫色小花的植物,就是这种植物让青莲吃惊,**蛇草,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在民间还有用这种植物来治不举之症,**蛇草一般长着八到十片叶子不等,有的还更多,这种**蛇草对环境有所要求,就是要有毒蛇流过口水的地方长出的**草才会有效果,**蛇草是叶子越少功效越大,十片以上叶子的**蛇草很好找,可是八片以下的就值千两白银了。

现在这个洞口上长的**蛇草只有两片叶子,还是那种娇嫩欲滴的翠绿色,就算是在修真者的眼中,这也是极为珍贵之物了,更何况,这还一长一大片。

忽,一大股风从那个三米多宽的洞口喷了出来,腥气过后,竟然还透着一股香甜的味道。

“这是……我的天啊,没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异兽。”青莲说着一把抓起二小,纵身跳进了齐腰的草丛中,对着二小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二小不明所以,却十分的听话,把气息压得极低。

一个红通通的东西伸了出来,像是鸡冠子一样,看了这个东西,不由让洛天想起了在大古山的时候遇到的那种修真者的克星,三步冠毒蛇,只是那种金色的小蛇上面的鸡冠子要这个小多了。

那红东西晃了几下,嗖的一声,银光闪动,一条三米多粗,三十多米长的大银蛇从那洞中钻了出来,在那正三角形的蛇头上,还长着通红通红的冠状肉,让人有一种想上去咬一口的冲动。

青莲心下当真是惊异无比,此种异兽身处于这荒岛之上,必然在守着什么宝物,青莲不由为之心动。

那银蛇看起来好像是饿了,蛇信伸了几声,发出嘶嘶的声响声,身子只是微微扭动,便在那草尖上游开,转眼,小岛的深处响起了兽类野鸟的惊叫声。

“走,我们进去看看。”青莲向远处望了几眼,拉着洛天与宫如玉便向那洞口钻去,路过那些**蛇草的时候还不由多看了几眼,怪不得此处长了如此之多的极品**蛇草,有这么一条异兽在此,要是只长出三片叶子的**蛇草都是不给那异蛇面子。

洞中黑乎乎,越向下行越黑,这蛇洞像是没有底一样,走了几百米也没有到底,渐渐的,洛天与宫如玉已经看不到东西了,青莲看东西也模糊了。

七扭八歪的洞中,青莲拉着二小跟跟跄跄的走了一刻钟,青莲有些退却了,心里想着要不要做好了准备再来,万一那异蛇回来了,怪是免不了一翻争斗,这里自己并不熟,只怕不一定能斗得过那异蛇呢。

就在这时,远方有隐隐的红光闪动,青莲不由轻咦一声,洛天与宫如玉也看到了这红光,在青莲的带领下,向那红光行去。

片刻后,终于小心的行到了那红光之前,哪里是什么光啊,分明是两颗通红通红的果子,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竟然还长着翠绿的叶子与肥大的根茎。

“这……这是朱果啊。”青莲的声音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朱果传说是天上奇果误落凡间,一千年发牙,一千年成长,一千年开花,一千年结果,一千看成熟,成熟的朱果是暗红色的,眼前这两枚朱果是火红的,分明已经离成熟不远了。

“这果子一定很好吃。”宫如玉莲步轻移蹲在那两尺多高的朱果前,拳头大小的果子让宫如玉口水都流出来,从二龙山出来之后,宫如玉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多的好吃东西,这也养成了宫如玉看着什么都想吃的毛病,也亏得她到现在都没有吃中毒过。

“是哟,看起来是很好吃的样子。”洛天也跑了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就摘下来一个塞进了嘴里。

宫如玉见洛天带头了,直接上嘴将那果子咬进了嘴里。

“我的天啊,不……”青莲大叫了起来,如此奇果,竟然被这二小给这么吞了,他连个渣都没有捞到。

那果子一离开果秧,原本翠绿的颜色刷的一下就黄了下去,眨眼间,那朱果树便枯萎,化为了飞灰,根茎却还在,只要想再再吃到,嗯嗯,等五千年吧。

“你……你们……”青莲指着一小说不出话来,如此奇果就摆在眼前,可是却在一愣神之间就被这两个小家伙给吞了,青莲没有被气死已经是轻的了,要知道,他在这里已经守了五十多年了,虽然守的不是这果子。

“我们怎么了?”洛天与宫如玉还不知情,只是话刚刚说完,二人的脸上一红,身上热浪袭来,将那青莲如此的高手都顶得一退再退。

嘶嘶的声音传来,青莲的心中更是一惊,怎么这个关头,那条异蛇回来了。

那条银色朱冠大蛇像是知道了自己所守的异宝被偷吃,不断的发出嘶嘶的声音在洞中穿得,击处洞壁处泥土飞扬。

轰,巨大的蛇头撞上了青莲,青莲被撞得冷哼了一声,身前一朵青色的莲花盛开,飘落到了二小的身后,原来这才是他青莲名号的由来。

洛天与宫如玉的身上火热火热的,犯着热浪,也幸好这果子还没有成熟,要不然的话只怕这二人早就要被撑爆了。

朱果吸的是天下至阳之气,结的是至阳之果,除了那些异兽之外,就算是修真者想要吃,都要配上些雪莲一类的清凉灵药后炼成丹方能服食,像是洛天二人这样,直接吃下去的尚属首次。

狂暴的灵气冲击着二人的身体,洛天还好一点,最起码他的真元是遍布全身,承受能力也要强上一些,可是却苦了宫如玉了,本来这种至阳之物并不适合女性,那火热的灵气烧得宫如玉的二目通红,身上龙吟声更是高亢,像是有数十条被囚禁的巨龙要破体而出一般,嘴里也有滴在地上滋滋做响的血液流出。

那巨蛇失去了守候近千年的灵果,这无疑是将它的修行之路给掐断了,愤怒的摆着脑袋向他们扑了过来,头上那朱红的冠子更是要燃烧了起来一般。

当那银蛇头上那冠子红得发亮的时候,一股股怪异的香气袭来,在那香气当中,是那银蛇在流着口水,张着大嘴嘶嘶着。

青莲真人可是真的有些傻眼了,那香气是什么?龙涎香啊,也就是说这条蛇已经离成龙那天不远了。

那地洞早就受不了洛天与宫如玉身上朱果所散发出来的灵气,轰的崩塌了下来,将那银蛇埋在其中,在头上的土堆掉下来的时候,痛苦煎熬中的洛天与宫如玉下意识的反应,身上气势如虹,那狂暴的灵气生生的将那不知有多重的巨大土堆顶了起来,在这地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间。

银蛇现在正处于极度愤怒之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洛天与宫如玉的异样,蛇身一弹,便从土堆当中抽身出来,气势汹汹的向面前那三人扑去,如果可能的话,这银蛇倒想把这三人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

青莲现在是悔恨交加,那朱果之力对他的吸引之力远远要大于这银蛇的威胁之力,这二小虽服食了朱果,可惜却不会炼化,白白的暴殓天物,洛天则是修法怪异,朱果之力虽强,可是却免强能控制得了,那一股股精纯的灵气涌入从前修习玄空真解与九龙心法之时所走的路线,然后再散于身体各处,洛天此时看起来要比正常时大了几圈,像是被吹气吹了起来一般。

宫如玉可就差得太远了,从小到大修习的唯一心法便是九龙心法了,那朱果的灵气冲破了从去那些真元的固定路线,在她的身体里肆虐着,让宫如玉痛苦异常,没见那一双秀目都被烧成了血红色嘛。

那银色的巨蛇冲了过来,宫如玉小嘴一张,竟然发出了一声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女孩子口中吼声,那吼声,就像是洪荒那被困了许久的巨兽一般,凄厉而又威严。

宫如玉的一声巨吼就已经把洛天和青莲震住了,就连那被怒火烧昏了脑袋了青色巨蛇也被震得微微一滞。

接着,宫如玉做出了更加人目瞪的事来,却见宫如玉将袖子一援,对着那巨蛇纵身扑上,巨蛇口中的利牙尚未合拢,却见宫如玉已经到了它的身前,一把扣住一颗毒牙,生生的将那牙齿从那巨蛇的口中拔了下来,就凭着这份角力,将青莲吓得后背湿乎乎的一片。

宫如玉和那巨蛇毫无技巧的斗在了一处,这里地处狭小,那巨蛇回身不得,只剩下一个脑袋和半个身子与宫如玉打斗着,宫如玉服食了朱果,灵力充沛得过了头,与巨蛇打斗,正好在是释放着那些无法吸收的朱果,虽然这样一来,朱果的效力吸收不到百分之一,可是最起码却能将她的小命保住。

灵气激荡之下,虽然那巨蛇看似是占了上风,将宫如玉死死的压在一处,可是却始终都伤她不得。

看着宫如玉脸上那痛苦之色渐渐减少,洛天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当下呐喊一声,也扑了上去,与宫如玉联手斗那巨蛇。

“天啊,浪费了,浪费了。”青莲在斗场外顿足叹着,若是这两枚朱果落入了他的手中,哪里如些的暴殓天物啊。

巨蛇虽为天地间灵物,千年的修为,可惜的是面对这两个急于释放朱果那庞大灵气的两个小不点,却是一点的办法都没有,虽然不至于落败,可是牙齿被打断数颗,就连舌信前端的分叉处也被拽到了一小截,痛得那巨蛇竟然都嘶吼了起来,也算是奇迹了。

这银身朱冠蛇别提多倒霉了,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两枚天地奇果,老老实实在的这里蹲了数百年,从青涩的果子一直等到果子发红,眼瞅着就成熟了,就被人给摘了去,如果说你摘去了好生利用也还好点,可是偏偏无福消受,徒然浪费,最可气的是还都浪费到自己的身上,天下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吗?

朱果没了,现下又被两个吃了朱果,有劲没处使的小不点打击着,那银身朱冠蛇这心是瓦凉瓦凉的。

身上再多数道伤痕,那小子手上的黑剑甚是厉害,那身刀枪不惧,水火不侵的鳞甲挡起来竟然也够费劲的,那小姑娘身上冒出的那龙形气劲更是让那巨蛇隐隐有恐惧的感觉,那纯是一种本能上的恐惧。

打来打去,除了将自己的身上徒增伤口外,什么也得不到了,难不成还能将这两个小儿扒皮剖腹不成?就算是可以,那朱果的灵气也浪费得不乘百之一二了,又有什么用?

巨蛇强行的将身子一转,土石翻飞,终于将身子转了过来,身子扭上几扭,强行的将地面上冲去,将原本崩塌的洞重新的开了出来。

洛天与宫如玉好似是得理不饶人一般,齐声呐喊一声,各挥武器追了上去。

“这两个家伙,这两个小家伙。”青莲在原地跑着脚都不知该骂什么好了,白瞎了两枚朱果了,在这地洞里充满了灵气,那可都是浪费掉的话。

土石簌簌而下,那巨砣开出的地洞本就不结实,这会又开始坍塌起来,青莲真人一惊,顾不得再骂洛天与宫如玉,连滚带爬的向外扑去,现在可是处于地下数百米之深啊,要是被埋在了里面,就算是青莲的修为深厚,怕是也要做了地下的孤魂野鬼了,他可没有蛇类那种打洞的天赋。

巨蛇轰的一声冲出了地面,却是离海水不远处钻了出来,在空中打了个旋,一头扎进了海水里,在水里扭动着粗长的身子,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去,也不知去了何处。

洛天与宫如玉钻出地面的时候,那巨蛇已不见了去向,只能看到海水中微微范起的波澜,二小喘着气,对望一眼,哈哈的大笑起来,这一斗一追之下,体内的朱果灵气已是消耗得差不多了,还剩下的一些虽然还是让体内难受异常,不过总算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只消静心修炼数日便可。

“败家仔啊,败家仔啊,就没有见过像你们这么能败家的败家仔。”青莲从地下钻了出来,嘴里还在骂着。

看着这两个就那么坐在地上运起功来的二小,青莲是一点的办法都没有,吃了朱果,竟然还对自己一点的戒心都没有。

二人身上雾气升腾,接连数日都是如此,眼看着距离十五的日子不远了,青莲的心中暗暗着急,想要惊醒他们,却又怕二人会走火入魔,得不偿失,若是没有这两个小家伙引开那只龙头大龟的话,只怕要取龟蛋还要费上许多的手脚还不一定能成,今日失了朱果,明日若是再失了那龙龟之蛋的话,那自己可真的是鸡飞蛋打了。

在十四夜里,洛天与宫如玉总算是醒了过来,醒过来的二人只觉得体态轻盈,双目如电,修为再上一层。

青莲也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耽误自己的正事,虽然朱果没有吃到嘴又被两个小家伙给浪费掉了绝大部分,青莲的心中十分的不忿,不过转念想来,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如果是自己看到了这两枚朱果呢?四处寻配药,然后再炼丹等等,只怕没有百多年都完成不了,那么自己的修为只怕也会停滞不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总算是醒过来了。”青莲用一种怪怪的语气说道,若是说他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扯蛋。

洛天自是不知何处得罪了这位脏兮兮的怪人,只是用不解的眼神望着青莲,把青莲望得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自己这都一大把的岁数了,还与这两个不懂事的后辈一般见识个什么劲啊,想到这里,不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脑袋。

“嗯,青莲前辈,你没事吧?”宫如玉问道。

“有事?我怎么会有事?”青莲奇怪的问道。

“那你刚才怎么还这样,完了还这样。”宫如玉说着学着青莲刚刚的样子做了一个极为滑稽的笑,然后还摇了摇脑袋,看得洛天失笑不已。

“你……”青莲无语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