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二十八章 君子?小人?

海明潮也不怕青莲给他的是毒药,拿起来就塞进了嘴里,在这个时候,谁也不可能去害谁,那灵药确实是好东西,东海灵药在修真界里,一向都是上等货。

黑乎乎的丹药看起来不是很起眼,可是那药性却是相当的不错,灵药入口,只觉得体内一空的真元再次奔腾了起来,手上青龙剑上的龙影也更加清晰甚至是明亮起来,那巨龟也不安的怒吼起来,青莲与海明潮两个加起来它也不会害怕,它只是对那把青龙剑甚是忌惮。

灵龟怒吼,龙剑纵横,莲花四开,一时间场中打得热火朝天,直到这时,青莲才将他的真正的实力施出,比起玄空派的青木真人来,只怕也差不了太多,那一把三角怪角施出,每一剑都带着异样的风情,朵朵莲花迷人之极,若不是有青龙剑在手,怕是海明潮已迷失在那美丽的莲花当中。

虽然二人联起手来,不亚于一个大高手,可是比起这天地灵龟来,还是相差甚多,片刻便已落入了下风,海明潮更是汗水湿透衣襟,手也抖了起来,那剑上的青龙也抖了起来。

说到这里,咱们不得说一下这青莲,青莲那张脸看起来颇具正气,可是行起事来,只能用卑鄙来形容了,那巨龟有的火气三分是打出来,可是七分,却是被青莲气出来。

每每天了关键时刻,青莲都是将身子一转,背上那巨大的龟蛋挡到身前,那灵龟不敢伤到龟蛋,只得退后,而这时,海明潮的青龙剑也到了,斩在龟身上,发出一声声怪异的声响,你是两只猛兽在撕咬怒吼一般,就连海明潮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灵龟怒吼,不甘心的再次扑了上来,海明潮将牙一咬,若是这般打下去,那巨龟和身边的那位高手倒是没什么,怕是自己要先躺下了,这青龙剑幻出龙形可不是什么省劲的事。

“天地无极,万法归一,玄空借法,大衍神雷,灭。”海明潮脚踏奇步,口中念出大衍神雷决,天空雷声隆隆,为之变色。

“吼。”巨龟大吼一声,仰头望天,巨口张开,寒气喷出天空。

一道手臂粗的紫色雷电向那巨龟当头劈下,若是有玄空派门内高手在此,只怕也要被海明潮使出的大衍神雷惊住,此时的海明潮哪里还是从前那种修为,分明跨进了一步不止。

紫色的雷电虽然看着只有手臂粗,也不甚威猛,可是那必竟是天地之威,灵龟惊吼声中缩头,将四肢脑袋缩进了壳内。

“噢,玄空派的大衍神雷,好好。”青莲望着那道凌空而下的紫电嘴里念叨着。

咯喳,一声炸响那道紫雷正劈在那龟壳之上,以龟壳之坚,也承受不住这以道决为引落下的天雷,龟壳的一角被劈下头大的一块来,露出里面乌黑的内壳来,这怕是这灵龟所受最严重的一次伤了。

一道神雷而下,海明潮手中那青龙剑上的龙影更清,青光更甚,那青龙暴戾的怒吼着,在空中扭动着,像是要脱出那青龙剑之困一般。

神雷之伤再加上那条几乎破剑而出的青龙,让那灵龟终于退却了,恨恨的望了一眼那只雪白的蛋,灵龟退了,也许,留下一命方可寻机会夺回龟蛋。

灵龟退了,可是海明潮却没有停下来,脚下不停,在沙滩上踏出一个又一个的脚印,无数的脚下在沙滩上列出九宫奇门之数,口中道决一句句念出,速度甚快。片刻之后,那暴戾的青龙这才不甘愿的退回青龙剑中,而海明潮,此时汗已出尽,身体几站脱力了。

“噗。”海明潮一口血喷了出来,第一次完整的用出大衍神雷,虽然他修为不错,可是却也承受不起那反噬之力,内腑伤得不轻。

青莲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溜掉,而是一直都站在一旁,聚精会神的望着海明潮每一个动作,发出的每一个音节,海外散修不乏高手,可是散修却像是一盘的散沙一般,难得上佳道法,多是寻得典籍,自行摸索,艰苦异常。

身边还有一个陌生人在,虽然一起打过大王八,可是必竟是陌生人,海明潮没有在陌生人面前露出弱势的习惯,虽然内腑受伤不轻,可是却强行压下,脸上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青龙剑收了起来,向青莲微微的笑着点了下头,走到了那块从龟身上劈下来的那块龟甲旁,像是这种天生灵物,全身上下,就连拉出来的屎都是宝啊,这么大的一块龟甲,还是要大衍神雷才能劈得下来,若是能做成什么宝甲一类的,肯定是个上佳的防护利器。

捡起那块龟甲,海明潮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在那龟甲当中,竟然还藏着一颗指头大小的珠子,虽然没有什么光泽,可是却圆润异常。

海明潮心中一喜,体内更是真元翻腾,身子晃了晃这才稳了下来,没想到一道神雷竟然劈出宝贝来了。

海明潮拔出青龙剑,小心的将那珠子撬了下来,再仔细看看,龟甲里空空如野,再没有什么了,可是就算是这样,海明潮也没舍得扔,将那珠子纳入怀中,那块龟甲则放入百宝袋中贴身收好,打算寻个无人之处后再行探查。

“哈哈,没想到道友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的修为啊,不简单啊。”青莲笑着对海明潮说道,只是他背着个白花花的大蛋,脸上再挤出些微笑,头上汗水直流,看起来好笑之极。

“哈哈,哪里哪,只是师门长辈教导得好罢了。”海明潮的脸上摆出无害的微笑,眼睛似有似无的看着青莲背后那只蛋,又打量着青莲这个人,动作微小之极。

“前辈身上的东西是什么?好像挺奇怪的噢。”海明潮笑呵呵的说道,给一种这人是自己多年的老友一般的感觉。

青莲可是个老奸巨滑的人物了,海明潮只是几个眼神,动作,语言便让青莲摸得差不多了,得出了此人城府极深,绝不是什么好东西的结论,比起先前接触的那两个小家伙来,差得太远了。

“呵呵,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老人家的一个爱好而已,那只大龟的蛋,嘿嘿,我老人家平生没什么爱好,就好收集些奇怪的动物,这不,就因为弄了只蛋惹来这么大一只王八来。”青莲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

“噢,原来是这样啊。”海明潮拉着长声说着又看了看那只大蛋,再看了看青莲的脸色,青莲的脸上汗水流得更甚。

却见海明潮眼中精光闪动,青莲却像是不知一般,犹自在背着那只大蛋,四下张望着,可能是寻找着什么好的藏身之地吧。

忽地海明潮心中一惊,那青莲脸上的汗水分明是逼出来的,他体内的真元微微有些不同,比起自己来,好像在与那只大龟搏斗的时候他并没有出多少力。

海明潮头上的汗水更多,只是这次是冷汗,心道幸好刚刚没有出手夺那只大蛋,要不然的话还真是着了这老狐狸的道了。

“原来如此,老前辈好兴致,哈哈。”海明潮打了个哈哈。

“修真的岁月太长了,总是要找点事消磨时光不是。”青莲说道。

“哈哈,对了,晚辈能否打听个事?”海明潮说道。

“你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有话尽管问,在下是知不言,言无不尽。”青莲一脸的正气,可是显然他的心思并不在这里,虽然不再张望了,可是却在猛劲的运着真元,恢复着真元。

“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可曾见过一叫洛天的玄空派弟子?在下是他的师兄,奉命出来寻他的。”海明潮问道。

“噢?”青莲一惊,回过头来。

海明潮心中一喜,看来还真是找对人了,没想到那个小子那么能跑,竟然路到海的如此深处。

“若是前辈知道还请明示,玄空派上下无不感激万分。”海明潮说着施了一礼,一副好孩子的样子。

“我是见到过他,还说过几句话,只不过随既他就走了,像是去什么岛了,时间太匆忙了,我也没有听清。”青莲说道。

海明潮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总是感觉青莲像是没有说实话一样,随后又问道,“敢问前辈,他是向哪个方向走的?”

“向那里,嗯,是五日前离开的。”青莲说着一指洛天他们离去的方向说道,时间却缩水了不小,因为洛天他们至少已经走了十天以上了。

“多谢前辈。”海明潮说着,他自有一翻识人技巧,察颜观色,语调分析,得出结论,青莲最后这句话有八成的可信程度,海明潮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这种技巧,这可是几十年来的经验所得,百试百灵。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在下自有要事要办,告辞。”青莲说着,腾身而起,向远方飞去,小岛深处,还有龟吼响起。

看着青莲飞起,海明潮不由一惊,没有任何的御物手段竟然就可以如此自在的飞行,也算是一奇人了。

海明潮看了一会,忽听岛内再次响起那巨龟撞断树木与大石的响声,也不敢再停留,向着青莲指出的方向追去,虽然他还是很累,可是有这么大一只王八盘踞的小岛,他还想要自己的小命呢。

青莲为什么会指给海明潮正确的方向呢?青莲又不是没有看出海明潮不是个好人来?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本来青莲就不是什么好鸟,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洛天与宫如玉这两个小辈去引开那只强横无比的大乌龟了,还让二小险些丧命在龟爪之下。

青莲对洛天与宫如玉是有好感,可是却不能让他做出那种利人之事来,本来宫如玉强行留下了心爱的法宝离火盾就让他的心中不痛快,现在他们的仇家来了,自然要让他们吃些苦头。

海外散修常年孤身一人修行,久而久之,自然养成了那种自私自利的性格,虽然他们个体实力一点也不比中土大派的人士差,可是就是因为这种自私的性格,才使得中土大派上千年来,一直死死的压制着这些海外散修,哪怕是中土修真再没落的时候也是如此。

海明潮前脚刚走,后脚那只巨龟便踏水而行,向那青莲的方向追去,没出世的孩子还在人家的手上呢,哪里能不追啊。

放下那巨龟追向青莲,海明潮御剑向洛天与宫如玉追去不提,再说这九龙门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