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二十九章下 意外失散

水下一点也不比水上安静,暗流汹涌澎湃,力道大得出奇,以修真者的闭气之能尚呛了数口苦咸的海水,抱着树干刚一冒出头来,还不待喘上几口气,又一个大浪拍来,再次将他们砸入海水中,再呛上几口水。

入水呛水这些都不是严重的,反正修真者身体棒着着,经得起折腾,海下那暗流才是至命的威胁,海水下面,几十股海水各自不同的方周流动着,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而洛天,宫如玉连同那两丈多长的树干,就像是绞肉机里的一颗小碎肉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再绞上一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洛天刚刚想明白那绞肉机的原理,想让离自己两尺之外抱着树干的宫如玉到自己的身边来抱着自己的身体以免失散,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大浪再一次的将他们压入了水中,就像是在玩一件十分好玩的玩具一般。

水下,几十股暗流像是麻绳一样交缠在一处,而洛天他们此时,正处于两股逆向暗流之间。

水流冲撞而过,发出沉闷的响声,在洛天此时的感觉当中,从来没有哪种声音有这声音那般可怕,看似平静,美得让人感动的大海,一但变起脸来,竟然如此的可怕。

咯咯几声轻响,身处水下的洛天大吼一声不好,嘴一张,苦咸的海水灌进嘴中,宫如玉在水中闭着气,一头长长的秀发随着水流的方向一会飘向这边一向飘向那边,像是一条水中的美人鱼一般。

啪,终于,那根树干发出一声不堪负重的声音断成两截,正在是洛天与宫如玉中间断开的,洛天眼睁睁的看着宫如玉随着那半截木头跟着一股逆向的水流远去,他甚至还能看到宫如玉张着嘴,冒出一串的气泡,一只嫩白的小手努力的向自己伸来,可是却只能看着她越来越远。

狂风暴雨直下了数个时辰,洛天在水中也挣扎了数个时辰,天空放晴,海水也平静了下来,洛天趴在木头上一动也不动,他已经是一丝的力气都没有了,宫如玉的修为还不如他,不知此刻如何了?洛天想着,失去了知觉,体内早已是消耗一空真元自行运动起来,一点点的恢复着洛天的体力。

那柄怪异的石中剑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在跟着洛天,只不过此时是插在半截木头上的,是不是它也累了?天晓得。

昏昏沉沉的醒来,洛天只觉得这脑袋里像是灌了铅一般,真元还没有恢复过来,拗口头望了望,天已经黑了,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天空像是被戳了无数个洞的黑布一样。

脑袋一歪,天黑了,咱就接着昏吧。

当太阳升起,洛天身上水气升腾,好毒辣的一个太阳,生生的将洛天晒得醒了过来,哪怕身上穿着寒蚕衣也不成。

脑袋上一下子洁白的盐末,甩了甩了脑袋,还好,完全清醒过来了,脑袋也不沉了,插在木头上的石中剑得了洛天的真元,也是嗡的一声飞了起来,跟在洛天的身后。

强行起身站在木头上,极目四望,哪里还有宫如玉那一身白衣的身影,洛天心下大急,龙天师父将宫如玉交给了自己,虽然自己不懂人情事故,可是起码的一点他还是知道的,那就要对宫如玉负责。

直元催动,脚下那只剩下一丈来长的木头窜出,洛天在附近的海域里搜寻了起来,可是过了一日一夜了,宫如玉早已不知随着海流飘向何方了。

洛天并不死心,在附近寻了十多天,找了方圆五百多里,可是却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在芒芒的大海中寻人,与捞一根针没什么区别,这个发现让洛天丧气不已,而洛天也发现了十分可怕的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迷失了方向,哪怕是对着海图,洛天也找不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了。

洛天在海上寻人寻了这么多年,身心都已是疲惫异常,拿出海图,再看了半天的太阳,掐算着现在的时间,太阳应该是在东还是在南,这也是那个青莲教他的。

在海图上找了半天,洛天终于将自己所处的位置大概的定了个方向,看了看海图,再三确定,离这里千里之外,应该有个小小的海岛,洛天一震,也许宫如玉顺海飘到了那里呢?也许只是个心理上的安慰吧,但是洛天还是充满了希望,一口气敲开五只椰子喝了果汁,将空壳一扔,脚下真元一催,向那海岛处射去。

洛天不知,就在五日前,宫如玉抱着那截木头在海上飘流得就要死去的时候,一艘迷航后,在一岛上避过风浪,再次出行的海船救起了宫如玉,船上的人一个个都是绿眼睛大鼻子,吓得宫如玉以为是遇到了妖怪,险些没有酿出祸事来,正是这些绿眼睛大鼻子的妖怪,将宫如玉送回了中土,而那些大鼻子妖怪也踏上了中土的大地,望着繁华的中土,直以为到了传说中的天堂,惊叹不已,这些妖怪一样的西洋人,咱们在后面会说到,现在再说一下洛天吧。

这个小海岛可也真是够小的,只有十几丈大小,像是海下的一块礁石突出形成了小岛,在小岛的上方,铺了厚厚的一层,大约有数丈深的一层的岛粪,上面还长着两株那种椰子树,树长得极为粗装,有一丈多粗,三五个人都合抱不来,树上结的果子也大,足有一圆桌那般的大,被这鸟粪滋养的树是与普通的树长得不太一样。

虽然那树很吸引人,可是洛天却先行将这小岛寻了几遍,可是却没能找到宫如玉的身影,“如玉的修为不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只要寻到一岛休息片刻,想要回到岸上应该没问题。”洛天自我安慰着,再次拿出那张海图来,在遇难的范围圈点一翻,那里像是一个圈子,在那圈子外,大大小小的分布着数百个岛,只是都在一两千里之外,若是把这些海岛都找完的话,怕是十年之期已过了吧,洛天只能那样自我安慰着。

将那些果子都摘掉后,洛天扔掉了原来那截破木头,重新将那更粗更壮的椰树砍断,虽然这样就意味着真元消耗也要大得多,可是最起码,这么粗的木头也给洛天一种安全感不是。

洛天走了一下神,在修理那根木头的时候手稍重了些,石中剑也锋利了些,竟然将那木头的前端削成了梭形,可是却也能对付着用。

出乎洛天的意料,削成这种形状的木头在用真元驱使起来的时候,竟然要比普通的圆木轻松了些,也快得多,洛天不由大感惊奇。

海明潮一直都是御剑而行的,所以这速度自然要比洛天和宫如玉踏木渡海要快得多,很快的就追了上来,只是一场巨大的风暴让他赶步了边,虽然只是边缘地带,可是那狂暴的天气还是让海明潮好生的喝了一气海水。

最为倒霉的是,海明潮在御剑行于半空,青龙剑就算再是宝物,也是金属所制,一道道闪电追着海明潮,也幸好海明潮的御剑本事不错,在空中转折盘旋,将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出来,可还是被几道闪电击中剑尾,身上的衣服当场爆裂,变成了乞丐服,脑袋更是你是鸡窝一般,根根直立。

幸好是边缘地带,暴雨雷电很快就过去了,这才免了生死之灾,但是海明潮也与洛天一样,迷路了,只是他没有洛天那般的好运气,还有海图在手,也没有宫如玉那般,还一艘迷航的海船相救,只是在海上转悠着,寻找着可以栖身之所,若不是身上还背着那根木头的话,怕是累也要把他累死了,海上路,难行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