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三十一章上 这是内丹?

“火,面对这么多的牙兽,你有把握赢吗?”那长得胖胖的,个子高高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却透着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的男人对身边的那条小小的火龙说道。

“哼,就他们?来多少都是送死。”火龙摸了下鼻子,它还年轻啊,自然有些张狂。

“嘿嘿,也只有你才会这般说吧,自从蚩尤不知从哪里找来这些牙兽的时候,我方大军死伤惨重,石头也身中牙毒,若不是你及时赶到的话,怕是我们炎黄二军都要被那些牙兽给赶下海了。”胖胖的男人说道。

“黄帝,你就放心吧,既然我应你之邀搅了进来,就不可坐视不管,嗯嗯,这些牙也该得意到头了,我去去就回。”那小小的红色闪亮的火龙说着,红影一闪,已经从那男人的身边消息。

听火龙的话,好像这个男人就是华夏大地最伟大的一个人物,黄帝,黄帝都出现了,炎帝也不远了吧?

果然,一个长着一张枣脸,可是面皮却黄得吓人,下巴上还长着一绺黄了巴叽胡子的中年人走到了黄帝的跟前。

“黄帝,那火龙能行嘛?”黄脸中年人问道。

“哈哈,炎帝,这火龙可是化龙神君千年至友,化龙神君的本事你也知道,那这火龙能差吗?”黄帝哈哈大笑着说道,原来这黄皮汗子竟然就是炎帝。

细长的三角脑袋,大得不成比例的尖牙,面目可憎,数以万计的牙兽们忽扇着一对肉翅,张牙舞牙的扑来,只要能将炎黄二帝干掉,那天下就是蚩尤大魔王的天下。

小小的火龙就站在两军阵前,几十万对峙的大军,显得两尺多高的火龙是那么的渺小,渺小到大部分人都忽略到了它的存在。

“吼。”两尺高的火龙发出一声巨吼,声音震耳欲聋,完全不像是这两尺多高的身躯里应该能发出的声音。

轰,地面破裂,一条巨大无比的苍龙从地下钻了出来,扭动着身子,发出一声声的龙吟,身上的火光耀眼,如天上的烈日一般让人不敢直视,那苍龙像是十分痛苦,好像有无数的锁链锁在它的身上一般,怒嚎着,翻滚着,一片片的火云从它的身上剥离下去。

小小的火龙就站在那苍龙身前不远处,显得是那么的不起眼,只是那火龙小小的龙脸上扭动着残酷的微笑,甚是怪异。

“锁狱龙,牙兽们,让你们尝尝狱锁狂龙的威力。”小小的火龙呲着尖牙嘿嘿的笑着自语着。

从那巨大的,全身带着火焰的苍龙从地下钻出来的时候,上古异兽的本能便让他们产生了退却的感觉,没有什么动物可以龙的威严下还能站立。

但是牙兽可以,天性凶残剧毒的它们,横行在蛮荒大地上,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物种绝迹,既便是面对龙,它们也将骨子里的凶性激了出来,他们的数量够多,龙只有一条,可是他们,却有上万,个体力量虽小,可是联合起来,一条龙,也要将它毒死。

数万牙兽齐齐的发出一声尖利的吼声,那尖利的声音让双方阵前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颤,那声音让人牙酸头痛,普通的战士心志稍差一点的都口吐白沫,倒地抽搐着,眼看着活不成了。

火龙似乎也是微微的抖了一下,这让它十分的愤怒,那条已经完全钻出地面,近千丈长的火焰苍龙只是火龙的一个分身而已,双方心意相通,那苍龙也怒了起来,一声长吟,更多的火云从身上迸飞出去。

那些飞近了些的牙兽沾上火云,无一不发出尖利的叫声,全身忽在起火燃烧起来,最后砰的一声摔到地上,化为了飞灰,只剩下烧得发黑的两对尖牙在风中滚动着。

数万牙兽冲到了那火焰苍身前的时候,足足损失了一半有余,这让那些牙兽们既惊又怒,横行无数个年头,从未有过哪种生物可以让它们受到如此惨重的毁灭性打击,面对它们也不能抗横的强敌,那些牙兽们骨子里的凶性发作了,不顾一切的向那火焰苍龙发起了攻击。

它们成攻了,很快的就攻到了那苍龙的身边,那剧毒无比的牙齿,可以让最厉害的修真者毙命,那尖利的四爪,甚至可以将最好的御护法宝撕破。

它们的勇敢,它们的暴力,在面对这火焰组成的苍火一点效果也没有,不,应该是有的,他们的爪牙从那火焰苍龙身上撕下一片片的火花,那火花迸射到了它们的身上,与它们一起消失。

几万只牙兽冲到了苍龙的身前,最后,几万只牙兽带着无数的火花坠地,被烧成一堆只能看见两对尖牙的骨头,那巨大的无比的苍成,也整整小了一圈。

“果然是上古第一异兽啊,竟可以将狱锁狂龙披下一层皮去,高明啊。”火龙念叨着,那狂龙发出一声厉嚎,迅速的向地下沉去,地面上被破开的土层也神奇的回复了过去,地面上平平的,如果不是有大堆的牙兽毒牙还堆积在地上的话,一切看起来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嘿嘿,果然不愧是火龙,华夏第一神兽,面对如此剧毒的异兽,竟然赢得正般的轻松。”黄帝微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异兽对上神兽,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黄帝,我们是不是该进攻了?”炎帝摸着胡子笑道。

“哈哈哈,今天就让我们大破蚩尤。”黄帝哈哈的大笑一声,回手一伸,手上出现一条乌光,一直百丈高空。

“杀。”震天的喊杀声中,炎黄二帝的十数万兵马呼啸着向蚩尤大军卷去。

完成了任务的火龙没有再参与进去,而是退出的战场,所有的人都以为它是轻松获胜,火龙也不过是苦笑一下,牙兽就处算是再差劲,也是上古蛮荒时代的异兽啊,数万只聚在一起,那股力量,就算是火龙也吃不消,受的伤一点也不小。

这场大战,虽然没能将蚩尤大军彻底打败,可是炎黄二帝的联军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余下的,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火龙带着身上的伤退回东海火龙岛,用了近千年的时间方才将一身的伤养好。

洛天很奇怪,刚刚那个小小的火龙还暴燥异常,将自己的衣服都给烧了,可是现在这又怎么了?就站在自己的脚前发着呆,像是雕像一般的。

“嗯,那个什么……”洛天吭哧着说道。

“噢?什么?啊,对了,咱们刚刚说到哪了?”火龙一愣神,反应了过来,又看了洛天手上那把黑乎乎的石中剑说道。

“嗯,说到我师父被牙兽咬伤,命不久矣,要你的一点点内丹救命。”洛天说道。

那火龙的嘴稍稍的撇了一下,“孩子,你是听谁说火龙内丹可以解牙兽之毒的?”火龙说道,看它嘴的形状,好像还在笑一样。

“这……是我师父说的,怎么?不能解吗?”洛天紧张的看着火龙,一点都没有要怀疑火龙的意思。

“当然不能,我的内丹干别的倒是可以,解毒,嘿嘿,哪怕只是吃蘑菇中了毒都解不了。”火龙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

“啊?不会吧,那我要怎么办?”洛天一惊,手一松,那石中剑都掉到了地上,发出当啷一声,滚了几下,一半都探出了悬涯,晃晃悠悠的都要掉进了涯底的岩浆之中。

“啊哟,这剑可不能丢啊,你小子身怀异宝都不自知?”火龙反而很紧张那石中剑,尾巴一甩,嗖的一下竟然变长了好多,卷起那剑柄将剑拖回了洛天脚下,“要是把这剑给丢到这岩浆当中的话,可就太可惜的,这可是整个华夏的像征啊,炎黄子孙哪个敢把这剑给丢了?”火龙还在自语着,也许是年纪大了吧,有些唠叨了,只是洛天此时正处于失望中,整个人都呆住了,并没有听到火龙此番话,要不然的话,他的石中剑也不会被死对头夺去,最后还是费了牛劲给夺回来,这是后话了。

“小子,你这是怎么了?”火龙见洛天有些不对劲不由问道。

“完了,完了,师父没救了,早知如此的话,我为何不先救如玉?”洛天喃喃的自语着,充满了自责,如果自己没有来这里,而是沿着那片海域去搜寻宫如玉的话,哪是十年二十年,也会把她找出来啊,可是现在,变成了鸡飞蛋打,两边都没有得到好处。

“就为这个?我当是什么呢,我说我的内丹不能解牙兽之毒,可是并没有说别的不可以啊。”火龙说着。

“什么?还有可以的?哪里可以?哪里?”洛天一听这话一愣,接着一下跳了起来,大叫着一把抓住了火龙,可是马上又痛叫一声松开了手,再看手上,两手各被烙出了一个火龙脑袋的印子来,看起来怪好看的,只是疼啊。

“哼,活了这么长时间,也只有你小子敢摸一下我的脸,不用多了,就放到一千年前,又或是你不是我那老友的弟子,手上又拿着那把剑的话,以我这爆脾气,都要好生的收拾你一番。”火龙摇着脑袋说着。

“快说啊?”洛天顿足叫道,几次想伸手,可是手上的疼痛却告诉他,这个小家伙摸不得。

“我的口龙,那叫龙涎,只要两滴,就可以让人起死回生,我的血,那叫龙魂,只要一滴,就可解天下万毒,当年那个叫神农的小子还死皮赖脸的救去十几滴,差点让我变成龙干,今天看在你跟我也算是有渊源的份上,就送你两滴口水,一滴龙血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火龙说着,尾巴一甩,这次洛天看清了,那尾巴竟然可以像是变得无限长一样,一直伸到了那道峡谷的最下方,将处于岩浆液边的一块火红的火晶卷了上来。

火龙那两只前爪嗖的强出一根火红晶亮的指甲来,那指甲就像是天下最锋的利器一般,十分容易的切割着那火晶,火晶粉末飘下,一会功夫,一只小小的,只有一个人指头大小的火晶瓶出现在它的爪子里,瓶,盖俱全,天知道龙爪子怎么那般的灵活。

火龙张开口,呸呸的向里吐了两口唾沫,接着伸起爪子将洛天脚前的那把剑捡了起来,放在眼前看了看,脸上露出一种怪异的微笑,“嘿嘿,也幸好你带着这把剑来的,要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放出血来,那样的话,你可真是白走一趟了,到我这火龙岛来了那么多贪心不足的修真者,也只有你是最幸运的一个了吧?”

火龙自语之间,那石中剑小心再小心的划到了它的一只爪尖上,那石中剑沾了龙血,忽地一下变得火热,发出炽热无比的热量,可是颜色却还是没变,接着马上变回了原本的冰冷,若是寻常法宝飞剑,别说是划破火龙的皮肤,只怕还没挨边就被火龙给烫化了吧?

一小滴龙血聚在爪尖上,爪尖上的伤口此刻已经愈合,火龙小心的将爪牙尖凑到了那火晶瓶处,将那滴龙血滴入瓶中。

龙血与龙涎一混合,忽,那瓶子中竟喷出一股热气来,虽然只是小小的一股,可是力量却极强,冲口而出,直将近千丈高的峡谷上方击出一个指头粗的小洞出来。

待那股热气喷出,火龙这才将那瓶盖一塞,尾巴一卷,塞进了目瞪口呆的洛天手里,拍拍前爪,“好了,完事了,回去后只要将这里面的东西给你师父吃了就好了。”

“完……完……完事了?”洛天嗑巴了起来。

“你当有多难?”火龙笑道。

洛天不相信的拔开瓶塞向里望了上眼,那隐隐透着炽热的瓶子中竟然有一枚小指头大小,火红晶润的小球,在瓶底不断的晃悠着。

如果不是洛天亲眼看到火龙的动作的话,真的会以为这枚漂亮之极的小球就是火龙内丹了,谁能想到,只是两口唾沫再加一小点龙血就可以解牙兽之毒呢?来的人无一不是冲着火龙内丹来的,只是都有些不自量力罢了。

将那蕴含着不知有多少热量的小瓶子放进乾坤袋里,洛天这才长出了口气,终于把师父的解药给弄到手了,直到这时候,洛天才觉得,自已的身上滑腻得难受,摸了一把,却是汗水早已流尽,再在流出来的,竟然都成油了。

干渴,直到这个时候才袭卷洛天,让洛天的身体为之脱力,手足酸软,一口气从乾坤袋里拿出十多个大椰子来,手已经无法刺破这些对于修真者来说并不算硬的椰壳了,只得用那柄石中剑将这椰子开了个洞,举起椰子向嘴里倒去。

看着洛天用那柄石中剑来切椰子,火龙已经傻了,别人也许不知道那剑是什么来历,可是它却是一清二楚,没想到现在竟然都沦落为菜刀了,火龙抚剑苦笑起来。

若是别人来了,只怕不光是取解药了,这峡谷里大量的火晶可都是无价之宝啊,可是洛天一来不识货,二来,也急于回去救师父,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也许只有师父才能为自己洗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