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三十二章上 救错人了

那龙卷风终于还是追了上来,洛天与那龙卷风的前进速度一比,简直就是跟龟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洛天可也不是什么傻子,脚下踩着那木头十分技巧的转了出下,让过呼啸而过的一股龙卷风进了三道龙卷风的中间来,在这中间,风浪虽然也在涌动,可是地也平静了不少。

刚刚那一扭一转之际,显示出了洛天那高明的御剑技巧出来,若是御剑不过关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如此的纯熟,就算是御剑了几十年的老修真者怕是也无法与洛天相比了。

进入了那风浪的中心,洛天的心更加提起来了,他也没有办法,否则的话鬼才会愿意进到这里来。

忽,巨涛声中,后方的龙卷风劈头盖胗的向洛天卷来,根本就不给洛天什么可以躲闪的机会,千多丈粗的龙卷风,洛天就算是御剑再快,可是脚下踏的不也只是一块木吗?根本就闪躲不开。

洛天出乎意料的趴了下去,死死的抱着那根木头,天旋地转之间,洛天被卷了起来,在他的身边,还有无数条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鱼类,那些生物都已经被龙卷风给转得昏了头。

“完了,这次肯定又要迷失方向了,想找到下一个栖息地可就难了。”洛天想归想,可是他还是知道,手上这块木头可是他唯一生存的希望了,食物水啊一类的,乾坤袋里多的,可是如果一袋这木头没了,那自己可真的要学那些鱼在水里游了。

巨大粗壮的龙卷风在海面上的前行旋转了足足有三个时辰方才渐渐散去,洛天此时早已是翻了白眼,身上被各种长着坚硬外壳的海生物撞出了不少的伤痕,有的甚至还直伤内腑,普通人,只怕早已经没了活路,只是洛天体质还算是过得去,只剩下了一口气不到。

就算是这样,洛天还是死死的抓着手上的木头,飘荡在海上,过了一整天,他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倒是身上海出的血迹,引来不少海中嗜血的大鱼,可能是洛天的运气好吧,在那些大鱼闻到血腥味赶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免了毙身鱼腹的下场。

呻吟一声,洛天终于醒了过来,后背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动,勉强的回过去,却见一只不知是什么品种的海鸟正在用尖利的嘴撕扯着身上的衣服,脖子等**之处,也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下去不少的皮肉。

在那粗大的木头上坐了起来,那只海鸟惊飞,洛天叹了口气,在乾坤袋里翻了起来。

青阳真并没有留给他多少东西,一些药品等物都胡媚娘当初被那空见老和尚带走的时候留给他的。

拿出一瓶药来,在那瓶子上,甚至还能闻能得胡媚娘身上特有的那种,可以让男人为之性起的香味。

洛天摇头苦笑了一下,按理来说,那胡媚娘也把他害得不轻,怎么自己还总是忘不了他呢?几乎每次与宫如玉行事的时候,洛天的脑子里都会闪过胡媚娘那张娇媚得让男人疯狂的脸来。

修真者体质本来就好,再加上那些虽然不算是高级,可是也算是过得去的灵药相助,只是个把时辰,洛天在龙卷风中损失怠尽的体力便恢复了过来,真元也在恢复当中,感觉着天地灵气进入体内,通过原来的运行路线运行一圈后散到了身体各处,就好像有如实质的力量注射进了体内一般。

站在木头上,摸着后脖子处的伤,洛天苦笑了一下,握了下拳头,骨节爆响,感受着体内的力量,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啪啪的骨节声中,洛天好像又长了一些,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洛天竟然已经二十岁了,谁能想得到,从玄空派一出来到现在寻得了火龙内丹,就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过去了,虽然对于修真者来说,三四年并不算是什么,更何况洛天仅仅用了这么短的时间便寻到了火龙内丹呢,可是对于洛天来说,这三四年的奔波与苦难,却像是足足过了一辈子一样,恍如隔世。

天黑了,今天的天气也不算是太好,空中薄薄的云层挡住了星光,洛天虽然急着想要把手上的火龙丹交给师父,可是却并没有急着赶路,海上凶险,洛天比谁都清楚,现在既无太阳,也没有星星,洛天基本上丧失了寻找方向的可能,在这芒芒大海上,胡冲乱撞,与送死没什么两样。

天刚一透亮,洛天便上路了,洛天徒有海图在手,可是却不知一场龙卷风将自己郑到了何处,根本无法寻找到自己的位置,于是他采用了最笨,也是最有效的方法,这里是东海,只要一路向西行,总是能找到陆地的,只是一上了地面,那剩下的事就好说了。

洛天一路向西赶了四五日,一直都背在身后的那支石中剑虽然没了往日的灵气,可是吸收真元却一刻都没有停过,开始还有些不太习惯,不过现在洛天已经习惯了多支出的那近乎一半的真元,却不知,这样对他的修行有着莫大的好处,相当于人家两倍有余的速度,更何况,洛天的悟性,天姿等方面,都要比一般的修真者高上一段呢。

远处终于浮现了黑影,看样子,是个小岛,洛天终于嘿嘿的笑了起来,食物他还有,最起码那些各种灵药也能当饭吃,可是这水却不多,海鱼生食虽可解渴,可是洛天却万分不喜欢那股子腥味,对水更加珍惜,除非是十分的渴,才会喝上一小口。

脚下猛地一窜,踏着那根大木头向那小岛射去,离那岛还有十几里的时候,海面上有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趴在水里一样。

洛天好奇之下,拐了个小弯,到了那人影处,果真,是一落海遇难之人,洛天本就深受其苦,看到别人受到这种苦自然会联想到自己的身上,将那个拖上自己的大木头上,却发现此人并没有人,只是累倒罢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他竟然还是一个修真者,修真者与普通的凡人有着相当大的区别,甚至只是从外貌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因为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哪怕是昏迷了也不能掩盖过去。

洛天向那人的嘴里塞了颗药后,就那么拖着他到了那个小岛上,小岛没什么出奇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植物,一些四处乱窜的小动物,洛天只是想的个歇脚的地方而已,一片海滩,一株椰树足矣。

洛天在岛上寻了些果子,这些果子洛天认识,就是从前与青莲一起吃过的那些小果,不但味道美,而且对修为好像还有一定的帮助。

当洛天带着一大堆的小果子返回来的时候,救回来的那人已经清醒了过来。

那人看到洛天如此的年轻,又是一修为不错的修真者,显然惊了一惊,接着十分虚弱的对洛天施了一礼道,“在下玄空派大弟子海明潮,多谢道友相救。”原来此人竟是在海上横冲直撞,最后昏迷在海中的海明潮。

“什么?”洛天一惊,他对玄空派可是敏感的紧。

“怎么?”海明潮没有想到洛天竟然如此的紧张不由问道。

“噢,没什么没什么,来,吃点东西吧,这东西吃过之后既不饿也不渴,好得很呢。”洛天说着脸色不自然的将那些果子送到了海明潮的跟前。

“多谢道友。”海明潮也不客气,在海上足有七八天没有吃过东西喝过水了,海明潮几乎已经要虚脱了。

一大堆的果子在海明潮开怀大嚼之下,只是不大一会就没了。吃完之后将嘴角流出的汁水一擦这才想起还没有问这位恩人的名字,虽然海明潮当不是那种知恩图报之辈,相反,落井下石相当有两下子,可是面子上功夫还是要做的,谁叫自己是玄空派的大弟子呢。

“多谢道友的救命之恩,还没问道友大名?请友赐教,我辈也好日后图报。”海明潮向洛天行礼说道,刚刚连渴带饿又累的,眼睛都花的,所以没有看清洛天长相,还在吃饱渴足了,这眼神也好使了,怎么看洛天都觉得眼熟。

“这个……在下……”洛天一时之急,险些报出自己的名字,青莲那家伙虽然很不地道,可是却教了洛天很多东西,比如说最经典的那种,逢人只说三分话,虽然洛天一直都是不以为然,可是到了现在面对玄空派弟子的时候,洛天却不得不小心的,他现在可还是玄空派要追杀的逆徒。

人影就在自己的脑子里闪,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难受之极,海明潮忍不住猛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种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因为他的头脑一向都十分的好使。

“这该死的海上风暴。”海明潮狠狠的骂了一句,都是那风暴,将自己害成这个样子,可千万不要变成傻子。海明潮想着,没想到这思路一转,脑袋一下变得好使了些,一个画像浮到了自己的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