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三十五章 第一菜刀

弱铁木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让洛天如此吃惊叫?当年听师父说起过天下宝物,这弱铁木就在其中,那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树木,长得像是一滩泥一样,生长极慢,几千年下来,也不过就是拳头大的一点点而已,这种弱铁木有一种特性,那才是宝贵之处,这种弱铁木说是弱铁,其实只是一遇铜或是铁等金属,就会变得极为坚硬,融为一体,就逄是修真者也极难救得,听说蜀山剑派有把剑的剑柄就是用弱铁木制成的,可见珍贵。

在洛天面前的这四个人,都只是平凡人而已,若是硬说不同的话,也就是长年打铁,比一般人壮实了些而已。

“爸,这刀是够好的,嗯,切菜的话肯定几十年都不用磨了。”那个小伙看了好一会后十分认真的说道。

小伙的话把洛天险些噎死,那刀看起来也不是凡铁所制,怕是一般的飞剑都难伤,刀柄更是修真者都觉得稀奇的弱铁木所制,竟然只是用来切菜?可是洛天也不好打搅,事实上,那四都不知道洛天的到来,因为洛天的声音极轻,远不是他们所能听得到的。

“可是爸啊,就为了一把菜刀,让娘在生小弟的时候难产,在弟弟四岁大的时候更是与别人私奔,弟弟这些年来都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养大的,爸,你这么做值吗?”干兵痛苦的说道,父亲竟然只是为了打一把绝世菜刀,就把整个家给抛开了。

“孩子,这是我们干家祖祖辈辈的祖训啊,如果这刀我打不成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你来接我的班打这刀了,有些事,我也该跟你说了。”铁匠叹了口气说道,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什么?”干兵一愣,没想到干家就这么几个人,竟然还会有故事。

洛天听后也一愣,没想到祖祖辈辈传下来竟然只是为了打一把菜刀,虽然知道接下去的话自己不方便听,可是洛天的好奇心还是让他留了下来,本来他对那些人伦常理也不甚在意,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当着青莲的面与宫如玉**了。

“孩子,你看过些野史,更是随着段老郎中读过书,习过字,应该知道很早很早已前有一个干将和莫邪的夫妻二人吧?”铁匠说道。

“是,是古时候最出名,也是最厉害的铸剑师,可是与咱们家有什么关系?”干兵也来了兴趣,事实上,不光是他,所有的人都来了兴趣,只有洛天不太懂,他只读道经,对别的,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涉猎。

“不错,干将确实是古代最出名的铸师,同时,也是我们干家的祖先。”铁匠不顾所有的惊异,接着说道,“当年祖先偶得一块天外仙石,应该吴王之约,铸当世宝剑,干将花费十数年,终于铸出一对雌雄宝剑,干将剑,莫邪剑,在那剑既将出炉的时候,却怎么也不能成形,后来还是莫邪纵身跳入炉中,以身做引,终做将两柄宝剑铸成,后来这一对宝剑也不知去向,也许是它们太好了吧,天地难容了。”铁匠说着叹了口气。

洛天知道那一对宝剑的下落,就在蜀山,也是蜀山千年前所得的镇派宝剑,紫青双剑,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紫青双剑就是干将和莫邪剑,而青阳真人,就是少数几个外界知道的一个,洛天也是。

“可是,那跟这菜刀有什么关系?”干兵更是不懂了。

“当年祖先铸剑有成后,有感于双剑威力太大,双剑更是落入暴君吴王之后,担心会造成杀戮,有辱宝剑,当时祖先已是心力尽丧,命不久矣,所以命当时已隐名的儿子干催用余下的一块天外仙石铸出一把更好的武器来,无论是用多久,都要铸出来,可惜当时干催并没有干将那般的精湛技术,所以用了一生的时间,也只是将天外仙石融出精形来便离去了,临去之时,告诉自己的儿子,接着将刀铸下去,一代又一代,这块天外仙石本就不多,去糙留精,更是越来越少,只够打一把菜刀的,当时我们的前十辈祖先认为,菜刀也是刀,一样能克制双剑,于是就改成了菜刀之形,今日,终于到了我的手上,这刀成形了,开锋了。”铁匠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

洛天更是惊呆了,经历这么多年,只是为了祖先的一句话而已,一代接一代,每一代都用他们家传的精湛枝术来完成那个任务,若不是这刀缺乏灵性的话,怕是放眼修真界,都是一把绝世好刀了。

“虽然成形了,可是这刀却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劲。”铁匠望着那静静躺在铁案上的刀说道。

“为什么?这刀不是挺好吗?”小同忍不住问道。

“你不知道,祖上传下来的是,当时干将莫邪双剑铸成之日,电闪雷鸣,铸炉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双剑出炉后,更是自行飞舞,三日方落。”铁匠说道。

“天啊。”洛天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对于修界里的一些事,他还是懂的,铁匠描述的不是什么绝顶的仙剑出世时才会出现的情况吗?那电闪雷鸣百里之内寸草不生不正是天劫吗?能引动天剑的宝剑,会差劲吗?难怕蜀山剑派的紫青双剑名震天下呢。

听得洛天一声惊叫,所有的人都回过头来看着这个奇怪的人,还不待那老郎中兴奋的说话,洛天便指着那把菜刀说道,“你的刀缺的是灵性。”洛天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当年投身入炉的莫邪是个修真者,而且修为还不低,否则的话紫青双剑不可能那般的威力。

“灵性?对呀,就是灵性,哈哈,没想到干家后世子孙还有要投身殉炉的一天。”铁匠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起身就向炉子里跳去,那速度之快,快得连洛天都来不及阻拦,可是那铁匠刚一入炉便哇的大叫一声,又从炉子里跳了出来,双脚双腿荡起了无数的大泡。

他也不想想,当年干将用的是什么炉?那可是以一国之力建起的超大型炉子啊,而他这个则是那种铁匠铺子才会用的炉子,虽然用的火与普通火不同,而是用一种家传阵法摆出的真火,火力惊人,可是为了集中火力,炉口却只有人头大小,哪里塞得进人去。

那铁匠还不死心,拿起锤子就要将那炉口锤去接着跳,这下子,连那老郎中都顾不得询问洛天伤怎么好得这么快了,连同那两个孩子一起将铁匠拖住,可是那铁匠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的要向炉子里跳了。

“这个……其实想要让宝物有灵性,却不一定要以身殉炉的。”洛天说道。

洛天的话刚刚一落,那铁匠一愣,也顾不得再跳炉子了,而跑过来一将洛天抓住,“不用人跳?那可以用什么?”

“老干,你轻点,他的伤刚好,经不起你折腾。”段老郎中叫了起来,这个伤者可是他的宝贝啊,行医了一辈子的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人啊,连忙伸手去拉铁匠。

“可以用一些比较有灵性的生物,比如说,修为有成的兽类等,不过,一般比较不好找,不过至少那样比你投身殉炉要效果要好些。”洛天连忙说道,他怀疑,如果自己卖关子的话,那红眼的铁匠会不会抡起那把菜刀来剁自己了。

“有灵性的动物?”铁匠犯起愁来,于兵和小同也跟着犯愁,尽快的帮着老爸想吧,等到把这刀弄完事了,希望老爸能恢复正常,那样总算是勉强像个家了,前些时候,邻村的刘二妈来说亲了,要是老爸还这个样子,怕是干兵这婚事都不能成了。

段老郎中拉着洛天到了一边询问起来,从日常起居到平时都吃些什么,几首连洛天一天拉几次大便都问了个清楚,洛天也没办法,对这么一个老头子你能怎么着吧,只好一一做答,尽量真实,却也掺了不少的假,听得那老郎中一愣一愣的。

看着那一家三口坐在铁铺门口发愁,弄得段老郎中也跟着着急,突地,脑子里灵光一闪说道,“对了,我前些日子到那河边打水的时候,看到了河里有一条会发金光的金鲤鱼倒也少见不知成不成?”

“什么?金鲤鱼?”洛天更是一惊,修真免不了要碰到些奇闻异志,就比如说这金鲤鱼,在传说中是要在第二年就要跃龙门的鲤鱼的,离成龙只差一步之遥,虽然无人知道那龙门倒底在何处,可是这事基本上已经拍板定下来了,龙生九子,就各个不同,没一个像龙的,那么龙是从哪来的呢?一是蛇类修行,二就是鲤鱼跃过传说中的龙门了。

“行行,那东西行,在哪看到的?我们现在就去抓。”洛天急急的说道,能看到金鲤鱼可不容易。

“对对,我去找老张头借条鱼网来。”干兵一听也来劲了,只要不用老爸跳炉子就成。

一听干兵这话,洛天不由苦笑了一下,那金鲤鱼就算是跃不过龙门,也算是龙类的后备选手了,哪里是用鱼网可以抓到的。

“就在那条小河嘛。”段老郎中说道。

看到了洛天一脸的不解,这小河当中怎么会有金鲤鱼?该不会是他眼花了吧?

“是这样的,再向下二百里便是黄河了,有黄河鲤鱼游上来也不足为奇,每年这里都能捕到不少的黄河鲤鱼的。”老郎中笑着说道,黄河鲤鱼那可是甲天下啊,上贡用的。

“嗯,知道是哪里就好,你们在这里耐心的等两天吧,我去捉来。”洛天说道,人家救了自己的命,自己总是要帮上点忙还上份恩情吧?就像是在魔林外的那个小村,自己帮他们捉了些猛兽,他们就送了几个姑娘,要是这次也行的话,想到这里,洛天脸上的笑有些变了样子。

“你去抓?”段老郎中惊道。

“放心吧,你们在这等着。”说着洛天飘然而去,看得那些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人竟是个高人,普通人谁会脚不着地的行路?

洛天只是用了片刻功夫就到了河边,小同一干兵还要跟上来帮忙却被段老郎中阻止了,“你们不用去了,那人是个高人,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添乱。”

耐心,一定要有耐心,也幸好洛天是个修真者,要不然的话有哪个普通人能不眠不休的在这可边百里之里巡上五天五夜?洛天甚至都想顺流而下去黄河了,可是想一想,这条小河也只有十几丈宽,若是真有的金鲤鱼的话,肯定逃不出自己的眼睛,若是到了黄河,怕是十个修真者也守不过一段河来。

一条尺长的鲤鱼,金黄色,在河水里甚是显然,那鲤鱼还不时的有蒙蒙的金色光点散到河中,至少有数百条小上一号的普通鲤鱼在跟在它的后面,可能是想借些仙气吧。

“终于来了。”洛天心下暗道,伸手想取出乾坤袋里的水云盾,可是却发现,那水云盾竟然不在乾坤袋中,洛天一惊,接着胸前一凉,成半圆形将自己护在其中的水纹出现在洛天的身前,洛天这才想起,那水云盾被海明潮打进了自己的身体里,而自己能不死,也算是万幸了。

可是洛天又上火了,本来是想用水云盾那半圆形的护罩像是碗一样到河里去捞那金鲤鱼,这弧形对着自己怎么用?

心念刚动,那半圆形的透明罩子一下调了个,忽在向河里射去。

那金鲤鱼能成为一条快要跃龙门的鲤鱼,自有不同凡响之处,在水中的速度更是极快,转眼便逃出里许,洛天脚下乘龙追至,可是那鲤鱼也要成龙了吧,对龙十分的敏感,看到洛天脚下的黑龙,明显的顿了一顿,而这时,水云盾也砸入了水中,可能是属性相同吧,水云盾那么大的一片入水,竟然连朵浪花都没有激起来。

哗,一大片水还有那只鲤鱼被水云盾带上了岸,而那金鲤鱼却还在发愣,洛天呵呵的一笑,没想到这鲤鱼傻乎乎的。

洛天一直用水云盾托着大片的水将那鲤鱼带到了铁匠铺前,那鲤鱼才反应了过来,因为洛天脚下的龙影已散。

看着洛天凭空的托着水走来,铁匠还有那郎中都大叫奇人啊,可是这时,更奇的事发生了。

金鲤鱼快要跃龙门了,已经有了修为,自然晓得些神通,却见条原本只有一尺多长的鲤鱼忽在变大,直到十丈余长才算是停住,在洛天的头顶上扑腾着,将大片的水花洒向地面,蒙蒙的金色光点更是多不胜数,洒到地上便是一个小小的金坑。

收回水云盾,金色的大鲤鱼扑通一下便砸到了地上,那鲤鱼在地上不断的扑腾着,向着小河的方向蹦达着,若是在水中,怕是洛天也不会是这鲤鱼的对手,可是到了岸上便由不得它了,虽然要成龙,可是说底,现在它还是一条鱼而已。

鲤鱼扑腾得极快,若不是有洛天常用水云盾给当回来,怕是这会已经下河了。

幸好现在正值农忙,天还没亮就都去侍弄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这种情况也只有几个不大的小孩看到而已,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要不然还真是要弄出大事件来。

那鲤鱼扑腾了一阵,显然是没什么力气了,身子也变小了好多,这时,远处飘来了黑云,竟然哗啦啦的下起雨来,金鲤鱼还没有达一那种行云布雨的地步,可是在这种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竟然是超水平发挥,召来一小片雨云来。

洛天虽心有不忍,想要放掉这鲤鱼,可是这时雨云散去,那金鲤鱼也变成尺般大小,还不待洛天想说要放生,那铁匠已是一步冲了上来,一把将那金鲤鱼抱了起来扔进了火炉里,轰的一声,金色的火光冲起,将那铁铺的棚顶都掀掉了,不时的会有土块或是一些铁制的东西掉下来砸在那铁匠精壮的身子上,划出一道道血痕,可是铁匠像是没有感觉一样,将那菜刀伸进了火里,身上的血痕也流到了刀上,发出哧哧的声音。

菜刀变成了金色,可是颜色总是不正,洛天叹了口气,从乾坤袋里抓出一柄小小的飞剑来,这飞剑他虽然用不了,可是用来划破皮肤还是可以的。

短剑在手臂上一划,鲜血喷了出来,浇在了那菜刀上,金色的火光,菜刀沾上了洛天的鲜血后变成了金红色,两种颜色不断的游动着。

若是常人,当真要再跳下去一个人才成,可是这次有一金鲤鱼,再加上洛天那含满了真元的鲜血一引,宝刀终于成了。

火炉当中金色的火光退去,变回了炽红之色,菜刀上的颜色也定了下来,还不待人看清,那菜刀嗡的一声脱手而去,直向那条小河射去。

“天啊,不。”铁匠惊叫了起来,原先铁匠那黝黑的脸现在已经透着苍白之色,一把刀出炉,便将他的精力耗得一干二净。

洛天忽在冲天而起,脚下更是龙影大做,那刀再次顿上顿,洛天手捉上了那布满了条纹了刀柄之上,刀柄入手,竟有种心神相能的感觉,洛天此时方才看清这刀的样子,刀身已不再是那种精光闪闪,而全金色,金得纯正,甚至比黄金的颜色都要正,在那金色的刀身上,像是鱼鳞一样,布满了血色的纹理,就像是一条长着血鳞的鲤鱼一般。

菜刀被洛天抢了回来,铁匠看着脸上露出了微笑,身子一软,倒了下去,老郎中连忙冲了过去,把上了脉不由摇了摇头,一身精气尽亏,经络全无,能活一来才算是见鬼了。

哇,干兵与小同哭了起来,虽然这个做父亲的从来都没有照顾过他们,可是必竟是父子情深,血浓于水,再听罢干家的故事,怎么能让人不对这个父亲产生敬配与尊重?

正哭之间,天空变得通红,一轮当头的太阳也变成了血红之色,而那菜刀之上,更是刀气冲天,欲劈天地的一股气势,鲤鱼祭刀,鱼已不是鱼,刀已不是刀,而天下最锋利的利器。

仰望着天空异相,洛天被深深的震憾了,凡有天地宝物出世,必天现异相,干将莫邪宝剑出世,电闪雷鸣百里寸草不生,可是这把菜刀出世呢?

望着手上那把美得迷人的菜刀,洛天感叹一声,没想到这天地宝物就在自己的手上,洛天竟然舍不得放手,他已经做好迎接天劫的准备。

天空的红色化为紫色,再化为黑色,如黑夜一般,后又化为绿色,直将七彩之色一一变过之后,异相散去,洛天也不由奇怪,怎么这没有天劫降临呢?只是天呈异相而已吗?

却不知,干将莫邪是剑,天下凶物,而菜刀虽也可杀人,必竟是人间日用之物,再有杀气,也不过就是一把菜刀,冥冥之中,竟然将老天也骗了过去,偷天换日,也不过如此,想通此点,洛天对干家的先辈更是敬佩。

洛天就用手上这把菜刀,亲手为铁匠砍下了大树,制做了厚木棺材,铁匠在村中没什么人缘,又正逢天现异相,百姓惊慌,除了段老郎中之外,竟然无人前来问候。

数个时辰,天刚擦黑的时候,铁匠已经装进了洛天做好厚木棺材当中停在那个破损的棚子里,两个儿子在棺材边上低声的哭着,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哭了。

洛天想去安慰,可是笨嘴笨舌的,再说,完慰别人又不是他的长项,只得说了几句节哀了事。

“唉,苦了这两个孩子了。”段老郎中叹道。

“是啊,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洛天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那把样式美观的菜刀,走到了铁匠的两个儿子跟前。

“拿着吧,这是你父亲的心血啊。”洛天说着将刀递给了他们,虽然在洛天的心中万分的舍不得,必竟这里面也有他的精血在里面,用着又极为趁手,可是他却没有夺之所好的习惯。

干兵只是摇着头,却不肯接过菜刀,为了这个东西,家破人亡,祖先安排下来的东西,却让他们的后代承受如此的悲痛。

“拿着吧。”说着,洛天将刀塞进了干兵的手中,干兵甩手将那刀远远的扔开。

“不,我不要,为了这个破东西,却让我们兄弟二人下半辈子都难过,我不要,我不要。”干兵像是疯了一样大吼着,额头更是冒出细密的汗珠,小同更是有了要昏过去的迹像。

段老郎中心中一惊,抽出银针迈到两个孩子跟前,别看那么大的岁数了,却出手如风,将银针插入了二人的后颈处。

干兵与小同的眼睛慢慢的眨了几下,身子软了下去,睡过去了,洛天没有想到一个郎中认那种武林中才会出现的睡穴竟然这般的准。

“年轻的时候也曾行走江湖,献丑了。”老郎中呵呵一笑说道,洛天在他的眼中是个高人,也不隐瞒。

洛天点了点头,苦笑了一下,捡起了那把金色血纹的菜刀,不舍的放在手是摩挲着。

“依我看,你要喜欢就拿去吧,干家在这把刀上受到了伤害太大了,也许,他们再也不想看到这让他们伤心的东西了。”段老郎中说道,以洛天之内,稍使点手段这把绝世宝刀就可以落到他的手上,可是他却没有,这也让段老郎中深有好感。

洛天还不待说话,远方传来阵阵怪异的声响,像鬼哭,又似的厉嚎,碜人之极,洛天的脸色一变,“只怕这刀我不拿都不成了。”

洛天的话刚一落,远处黑雾一般的东西翻滚着涌来,阵阵鬼哭狼嚎便是从那里传来的。

(作者后台很恐怖啊,从上午十点传到现在才勉强传了三万字,这不是我的错,看在我如此艰苦的努力上,请各位大大鲜花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