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三十六章 阴门鬼气

离那铁匠的村子二百里外,有一山,名叫阴风山,那山顶处常年阴风阵阵,不时还会有些鬼哭声传下来,原来在那山下还一个王家村,村中五百口人在一夜之间全部离奇死去,像是睡着了一样,从那以后,那山下百里之内,没有人再敢居住了。

阴风山上有一派叫阴门,虽不说是邪道至尊,可是那些名门大派轻易也不敢来招惹,阴门向来都是以捉鬼驱魔著称的茅山派是死敌,别的名门大派不怕,可是遇到了只能算是中小型门派的茅山派,只能绕道走,这千年来,一直都是如此。

阴门的掌门叫阴大,外表看来是一个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汉子,只是看起来颇为正常的他身上总是有一丝的鬼气,大白天也会让人以为是有鬼附体。

阴大自号阴山鬼妖,也算是一个人物,实力非常人所能招惹,自八十年前接掌阴门以来,精力图治,意图让阴门坐上邪派老大的坐位,在他的治理之下,阴门日渐壮大,可惜却一直都被茅山所压制,整个阴山都快成了茅山弟子历炼之所了,这让阴大十分的头疼。

阴门的功法与茅山对立,茅山哪怕是一个简单的纸符都会将一个高手布下的鬼阵布去,阴门想要发展壮大,唯有别开蹊径,或取天才地宝,或有什么奇门兵器。

百里之外天再异常,直通阴山,将整个阴山都罩在其中,过了初期的惊慌,阴大脑中一动,也许是什么天地宝物出世呢?

阴大亲自出马,率门下四大高手阴二、阴三、阴四、阴五携压箱底的宝贝紫河?笙蚰切〈逍腥ィ?宦飞瞎砦砻致????顺鲆惶蹩泶锸??梢惶醮绮莶簧?墓淼览础?

洛天没有想到,一把菜刀,就引来这些高手,还是邪道上了,手上的菜刀紧了紧,那曾经在江湖上混过的老郎中已经傻眼了,年轻时也算是走遍大江南北,也曾经参加过一些什么武林大会一类的,可是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

“老先生请退避。”洛天说道,自己拿了人家的刀,总是要帮人家做点事吧。

“这……要不我们一起走吧。”老郎中道。

“免了,他们是冲着这把刀来的,只要我引开他们,村子也不会有什么事,嗯,如果以后再有这种人来问的话,你就说已经被人带走了。”洛天说道。

“嗯,你们都是世外高人,我也插不上手,老夫就此别过了。”段老郎中说着拱拱手,自隐居以来,第一次施出江湖之礼。

片刻,那道黑雾到了洛天身前十数丈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在那黑雾中,好似有无数的婴孩在爬动哭叫着,发出一种让人心酸欲哭的声音来,紫河车,是用怀胎十月,既将临产的女子的胎盘所制成,在女子临产之时,将女子杀死,生生将小孩憋死在腹中,此时的小孩怨气最深,制成的紫河车效果也是最好的,紫河车炼制不宜,至少要八万女子胎盘才可以,再加上炼制等等手续下来,至少在百年之久方能炼成一面紫河车而已,再加上正道人士为了标榜自己的功绩,像是阴门这种损人利已的门派,理所当然的要受到各方面的打压,所以想要炼成这种威力极大却又极为阴损的法宝,更是耗时长久。

“阴门前一取天地之宝,识相的就交出来。”以阴大的眼力自然就认出了洛天不是什么普通人,手上那把菜刀一样的东西虽然也不是什么凡品,可是却没有与那以让天现异相的宝物联想起来。

“阴门?”洛天一惊,这种门派青阳真人曾专门的叮嘱过他,像是那种邪道中极为阴损的门派,实力不够的时候千万不去招惹,能躲就躲,而这阴门,正在师父的叮嘱当中。

洛天惊是惊,可是要他把那把菜刀交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失了石中剑已经够让他心疼了,再失去这把菜刀,洛天可是说什么也不肯了,除非是把他杀了,从尸体上捡去。

“想要这把刀?好,你来拿。”洛天狠狠的说道,平生第一次发出了那种狠劲,胸口的水云盾带着上古异蛛的能力发出冰冷的气息,让狂燥的洛天头脑为之一清。

“刀?小娃娃,唬你家阴大爷是不是?一把菜刀就当天地宝物来唬我?换一样吧。”阴大气极反笑,怒声说道。

洛天没有想到说实话那人竟然还不信,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好吧,这菜刀不是,嗯,那天地之宝在此地出世,而我又是第一个出现在这里的修真者,就算你是猪脑子想必也知道,那宝物就在我的身上,有本事你就拿去吧。”

阴大喋喋的笑了起来,从那鬼雾中传来,声音甚是碜人,手下的那四大高手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也跟着嘿嘿的笑了起来。

鬼雾似是不情愿一样,扭动着分开了一条缝,一三十多岁的青年人走了出来,身上阴气缠绕,洛天暗叹一声,白瞎了那壮硕的身材,成熟而又帅气的脸。

“你是哪派的弟子?看你修为怎么样,却敢跟我阴大如此说话?肯定是哪个名门大派的弟子吧?”阴大嘿嘿的笑着说道,脑子里转开了,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师门长辈在附近不成?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怕是对策要变了。

“嗯,我是九龙门的弟子。”洛天微微的想了一样,玄空派已经算不上是自己的门派了,新拜入的九龙门也许应该拿出来用用的,洛天说出门派的时候,心里也是轻了好多,原来自己还是一个有根的人。

“九龙门?”阴大的眉头皱了一下,九龙门他知道,虽然现在就剩下掌门龙天在那里苦苦的撑着门派,可是那老头可是不好惹啊,连正道三大派的掌门都轻易不敢去招惹那老头,他阴门虽大,怕也要为惧几分。

“不错。”洛天说着,双手微微一提,龙吟声似是从他的体内发出,身上的衣衫也是无风自动。

阴大眼中杀机显过,若是三大门派当中的弟子,怕是阴大也要有所顾忌,就算是把人杀了也难免人家会追上门来,可是九龙门一共就那么几个弟子,余了掌门龙天之外,还没有能拿出手的,只要将眼前这人一杀,再将这小村当中的人尽数屠去,他们九龙门哪里来的那么多的人力却查此事?龙天老头总不会无故的杀上阴山吧。

洛天见那阴大眼中暗光流动,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此时阴大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带着森森的鬼气向洛天当头打来,洛天根本就来不及挡,只是下意识的将手一抬。

嗡,一声轻响,阴大的手掌距洛天身前一尺之处停了下来,拍在了一处水纹之上,那水纹之中,似是还有些白丝编在其中,一掌下去,不但像是击在了棉花堆里,更像是那水纹之上像是有什么胶质一样,生生的将阴大的手掌粘在上面了,那森森的鬼气根本就不能侵入一步。

洛天被阴大这么一打才反应了过来,甩手就是一菜刀过去,阴大手掌被粘住,那明显不是什么用来切瓜切萝卜的菜刀已经到了他的手前,阴大吓得怪叫一声,如厉鬼狂吼,却听微微的发出一声嘶响,阴大闪过这一击退到了黑雾前。

洛天那水云盾之上,还粘着一层手皮,再看那阴大,一只手掌上掉了一层皮,红黑的血流出,滴在脚下。

阴大看着流血的手掌,心中既惊又怒,惊的是那九龙门弟子的防御手段使用的竟如此之快,明显不是九龙门的功法,怒的是,自己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伤到,虽然自己轻敌在先,可是怎么说自己也是一派之长啊。这个脸,阴大丢不起。

“小辈,今日若能让你生离此地,我阴大的名字倒过来写。”阴大像是一头发了情的母兽一般在原地转着圈子。

洛天有些惊奇这水云盾之威,心念微动,水云盾收了回去,一张完整的,成五指形状的手皮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将宝物交出来,我留你全尸,若不然,我就将你炼成鬼器,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阴大恨恨的说道,没有人会把阴大这番话当成玩笑,洛天也不能。

“有本事你来拿。”洛天的牛脾气也犯了,他是典型的那种吃软不吃硬,否则的话也不会明知海明潮是玄空派的弟子还要与他同行,甚至还醉酒受袭了。

“哼。”阴大冷哼一声,手下四大将闻声而动,紫河车的黑雾滚滚而动,直向洛天扑来,可是却被阴大一声断喝止住,对付一个小辈,若是还要阴门四大将同时出手,虽无外人在场,可是阴大这个一派宗师也丢不起那个人。

“阴二。”阴大断喝一声。

“在。”黑雾裂开,一个四尺高,只及洛天胸前高的尖脸汉子走了出来。

“拿下这小辈。”阴大阴声说道。

“是。”阴二应上一声,手上一像是用什么皮制成了三角小旗子一摇,滚滚的黑雾分出一小半来,那皮制的小旗子就是用孕妇的胎盘所制,邪气得很。

黑雾将阴二裹在其中,带着婴孩的哭嚎声向洛天扑来。

对付这种黑雾,虽然有水云盾,可是必竟只是个半圆形,身后身下根本就挡不住那黑雾无孔不入的攻击,洛天现在也不客气了,手一提,两条丈许长的黑龙透体而出,向那黑雾扑去,洛天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九龙心法全力而出。

双龙交错着向那阴二的黑雾射去,阴二见那黑龙相貌甚是凶猛,不敢硬接,黑雾翻涌而上,黑龙自他身下飞过,在空中打了圈又飞了回来,阴二始料不及,那双龙直插入黑雾当中,哭叫声更甚,那黑龙也没了影子。

阴二那叫一个心疼啊,这紫河车里封了八万胎儿阴魂,却被那双龙吞噬了数千,虽然最后也被消灭掉,可是这紫河车在同行里,也落了下乘。

阴二怒叫一声,那黑雾变幻着形状,竟是阴二那张尖脸,还涌动着愤怒的神色,甚是吓人,洛天的心中也是一惊,不过做为一个在经过海外历险的修真者来说,要镇定,很快的。

手上的菜刀在手上转了一圈,发出嗡嗡的声音,那血色的鳞纹闪动,整把刀像是活了一样,如一条在黄河中畅游的金身血纹鲤一般。

一片刀光在身前闪现,靠近了洛天身体的阴二那一团阴魂再切削薄了一层,阴二痛吼一声,退了开去,散去黑雾,心疼的查看起那紫河车来,紫河车中的阴魂竟然被洛天那把刀又给灭掉了千多。

阴二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这阴门实在是太差劲了?怎么上来一个人就能把这紫河车给伤成这般模样?却不知,只是数千对于八万来说,只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若是阴二全力向洛天冲去的话,洛天也只有挨打的份。

“阴二,别看了,等此事一了,想要多少阴魂没有?”阴大气得大叫起来,若不是顾及脸面,怕是他已经扑上来了。

阴二气得直哆嗦,你说我容易吗?制成一个紫河车,是阴门成为高手的必修课程,阴二历尽千辛万苦,经进八年方才收集到齐全的材料,这还没有算上被正道人士盯上追杀的那段时间,这紫河对于阴二等人来说,无疑是他们最压箱底的宝贝,自打做成之后,就从来都没有舍得用过,哪怕是遇到再大的危险也是,可是今天,一出手就损耗这么多,怎么能不让他心疼。

“小辈,老子跟你拼了。”阴二怒吼一声,手上的小旗子猛地挥动向下,那玄妙的曲线都让洛天的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

黑雾当中哭声更甚,而那阴二,左手之上也多了一件怪异的兵器,竟然是一把三尺长的黑枪,黑枪前的红缨却透着股邪气,显然也是用什么紫河车之类的炼制出来的。

阴二合身扑了上来,速度奇快无比,洛天的水云盾应念而动,噗的一声,短枪刺在水云盾上,水云盾出了一个指头大小的小坑后迅速弹了起来,阴二惊叫一声被弹了回去,可是那黑枪就粘在了那水云盾上,水云盾中暗藏了上古异蛛之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洛天能挡得住那怪异的黑枪,能弹退阴二,可是那黑雾却挡不住,虽然水云盾粘住了一些黑点一样的小虫子一样的东西,可是更多的黑雾从水云盾无法顾及的地方向洛天扑了过来,水云盾不断的移动着,更多的黑雾被沾了上去,水云盾也显得沉重了不少,可是更多的黑雾钻了进来,碰到了洛天的身体又忽掉掉的掉下去了一些,是那寒蚕衣,怎么说也是一件奇宝,可是寒蚕衣只能从脖子挡到膝盖而已,忽觉脚下一凉,接着麻痒冰冷传来,还有着一股阴森森的味道。

再看那黑雾,已然快要合围,洛天不敢应战,强忍着脚上的麻痒难道抽身后退,总算是免了被黑雾包围的危险,可是脚下那股怪异的阴森麻痒却像是有生命一样顺腿而上。

若是一般的修真者,怕是要平心静气,驱动体内的真元来镇压那些怪异的小玩意,可是洛天不同,他的真元已然变异,分布在全身上下各处,那麻痒只是冲到了膝盖便消失不见,被洛天那无所不在的真元消灭掉。

水云盾一甩,无数的小黑点被甩了下去,掉在地上,发出哧的一声轻响,无论是植物还是地上的小虫子,一遇到那些小黑点,立刻枯萎了下去,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去了生命一般。

阴二真的要疯了,没有想到自己的拿手绝活紫河车竟然在这么一个小子的手上损失如此惨重,八万阴魂,只是这么几击之下,竟然被耗掉了一万有余,就算是茅山派的人也不过如此而已,若不是茅山道法极为好认的话,他们几乎真的以为这个小辈是不是茅山培养出来,专门对付他们的弟子了。

洛天将那些小黑点甩了下去了,可是那支黑枪却沾在水云盾上怎么也不肯下去,洛天只好伸手将那支黑枪拽了下来,那支怪枪入手,发出阴森森的气息,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东西。

洛天现在变成了一手菜刀,一手短枪,怎么看都别扭异常,不过更别扭的还是那阴二,不光是紫河车损失惨重,就连自己的武器都到了人家的手上,这事怎么说都说不过去,自己以后还想不想在阴门混了?

阴二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那黑雾当中的婴孩哭嚎声更甚,甚至有些惊天动地,洛天只是跟那个阴二交了两下手就险些丧命,更何况还有更厉害的大人物阴大没有出手呢?刚刚阴大那一掌虽然打在水云盾上,可是还是震得洛天全身发麻,洛天可是记得清楚。

洛天也不也跟那阴二再打下去了,反正自己只要引开他们就可以了,当下两条龙影在脚下浮现,浮天冲天而起,呼啸着向西北的方向投去,阴二已经打眼红了,怪叫一声跟了上去。

“追。”阴大喝了一声,带着手下三名大将追了上去,宝物不到手,他怎么也不甘心,如果对方是一代宗师又或是某个大派的大弟子的话,阴大也就认了,可是明明对方只是一个无名小辈,这叫阴大如何能咽下那口气做王八?

洛天前头踏着黑龙而行,虽然那菜刀也可以,可踩着菜刀飞,洛天却觉得别扭异常,远不如踏龙来得实在。

阴二红着眼睛,踏在一大团的黑雾上面,像是传说中的黑色老妖一样,阴大更是带着更多的黑雾和隐在黑雾当中的三大将随后而追,他现可是名符其实的阴山鬼妖了。

洛天脑子里灵光一闪,对啊,记得刚刚随师父上山的时候,路过一小城,记得还吃了平生第一顿面条,依稀还记得那小城吃东西的地方有一说书先生,当时那先生说什么来着,对,说是两军交战,某一方使了个回马枪,将后面追来的家伙一枪挑下了来,那说书先生是连说带比划,给洛天留下了非常深的印像。

洛天看了看,嘿,别说,手上还真是有一把枪,虽然短了点,可也是枪不是,再说了,那枪也阴森森的,要不是为了逃走应敌,他早就给扔了。

洛天御空而行的技术相当的好,青阳真人当年没少在这下功夫,御空的功夫练得好的话,无疑增加了相当大的资本。

忽,洛天突地停住了,本来飞得就快,再加上这冷不丁的停了下来,洛天只觉得好像所有的内脏都要甩出身体外了一样。

那阴二红着眼睛追来,哪里料到了洛天会突然停住,直愣愣的向洛天撞了过来,等着他的,是他自己的那支黑色短枪。

洛天与阴二擦身而过,噗的一声,短枪刺入阴二的身体从后背透了出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那黑色的短枪又回到了洛天的手里,只是枪上,还沾着些暗红色的血迹。

洛天一愣,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阴二更不敢相信的伸手摸了一把胸前流出的血,没有想到,自己阴门排行第二的高手,竟然如此简单的就栽到了一个小辈的手上,而且栽得还这么彻底。

阴大和那三位手下大将也是愣住了,他们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这个小辈在逃跑的时候还会抽冷子回头咬上一口,还咬中了,将阴二干掉了。

阴二的身子忽在向地面上掉落,那些原来托着他,威风万分的追击洛天的黑雾忽在倒卷而下,将阴二卷入其中,哗拉,阴二最后只剩下一堆的白骨掉在地上摔散了架,紫河车反噬之力,非同小可。

无数的阴魂终于解脱了,发出响亮的婴孩啼哭声,四散而去,而洛天,忽然在那啼哭声中有了一种成就感。

洛天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的感觉一下那成就感,数声怒吼便将他惊醒,大片的黑雾已经扑天盖地的向他卷来。

洛天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那个阴大在自己挥起菜刀的时候会怪叫了,这个时候,洛天也是怪叫了一声,撒丫子就开跑,再慢一点都会被那黑雾卷进去。

阴大咬着牙,两颊鼓起坚硬的肌肉,牙齿更是咬着咯咯响,甚至还掉出块碴子,他那叫一个恨啊,这小辈滑得跟条鱼一样,竟然还要他把自己的手下大将给干掉了,现在他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只要能将这小辈挫骨扬灰,就算是没有宝物到手也是值得了。

阴大这般一发狠,洛天虽然后劲极足,可是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阴大怎么说也是一代宗师,片刻后,已然追到了洛天的身后,黑雾翻涌,怕是要攻击了。

洛天终于还是故技重施了,一记回马枪杀了回来,可是这玩意已经用过一次了,再用,特别还是对阴大这种高手用,已经不好使了。

阴大微微一侧身,黑色的短枪便刺了空,黑雾也倒卷而回,这中间,还有那三大高手助阵,无论是威力还是速度,都远远不是洛天所能躲得过去了,就算是水云盾已经支了起来也不行。

洛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黑雾向他卷来,手中的菜刀挥动,尽力的劈出,可是那黑雾是如此之多,洛天哪里能劈得过来,转眼间,那黑雾已经将洛天裹在其中。

全身的皮肉和真元,像是被千万只小虫子吞下肚一般,麻里带着痒,痒中带着痛,痛中还带着酸,洛天忍不住大叫了起来,一张嘴,那黑雾便向嘴里钻去,防不胜防啊。

一声顿喝,下方一道金光射来,打进了洛天包围洛天的那黑雾当中,阴大也不由惊呼一声,那东西他太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