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三十九章 大闹无忧谷

无忧谷与那些其他修真门派的也差不多,大部分的阵法之类的东西失传了,因为阵法学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时至如今,只有一些大门大派或是一些保养得比较好的守山阵法还存在着,剩余的一些不是破损严重,就是不能再进行守山之责,剩下些不起眼的,简单的阵法还存留着,只是也变成了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就算是这些阵法简单,却不是武林中那些奇门之阵所能比较得了的。

那无忧谷的守山大阵传承已经不知有多少的年头了,这种大阵早已失传,更别提保养之类,威力明显不如从前,这也是各大门派的一块心病。

当守谷的林克发出警讯的时候,百多名弟子手持武器从谷内冲了出来,李洵更是一马当先的跑在了前面,哪个王八蛋敢闯山,正好给了他一个出口鸟气的机会,可是当看到了那只困在守山大阵中的龙龟后,李洵也愣住了,怪物他没少见过,可是这大个,这么凶猛的怪物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大……大师兄,这可怎么办啊?”林克不禁牙齿打着架的说道,这也怪不得他,只是被那只相貌狰狞的大龟吓得腿都有些不好使了。

“快,赶快去禀告师父。”李洵紧了紧手中的宝剑吼道。

“可是……可是师父正在闭关啊。”林克胆颤心惊的说道。

“算了,还是我去吧。”李洵说着一把推开挡道的弟子,御剑而起。

吼吼--,龙龟猛地巨吼起来,瞬间声震四野,而离得近的无忧谷弟子被它震得离地而起,倒飞数十丈摔在地上动弹不得,生死不知。

力量,速度永远都是最强的,龙龟虽不敢说是速度够快,可是要论力量,绝对不小,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以青莲那种高阶散修都要被这只龙龟追得到处跑了。

砰,砰,砰,巨响声中,龙龟的四脚拍在地上,每一爪子拍下去,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丈许深的坑出来,随着身子的前行,地上大坑变成了长沟,凡是修真者闯山或是寻麻烦,误入大阵,谁也不会用蛮力硬碰大阵,阵法是以一些奇石或是灵法摆出玄妙的形状来,可以借天换日,偷借上天之威,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条,都会选择以自己的见识来躲过各种攻击手段,却不知,阵法就是一种虚虚实实的存在,若是不知规律只知闪躲寻出口的话,肯定会被大阵困死或是某些威力巨大的法阵打死。

可是现在被那龙龟这般强冲,无忧谷的守山大阵中的一些玄妙的法阵无法施展,更重要的是,现在这大阵年头太多,又得不到及明的能量补充,有些阵法必备的东西已经破损,威力不如从前的十之一二,而这龙龟又是海中生活了不知有多久的灵兽,力量惊人,只听那龙龟每爬行一步,整个无忧谷的大阵都发出牙酸般的咯吱声。

哗哗,地面的抖动让那头顶不断的有石头落了下来,轰隆隆--,只听得一声巨响,整个山头都摇晃了起来,大块的石头掉落下来,好像是山要塌了一般,有些弟子甚至还被从头而降的巨石砸伤。

无忧谷的守山大阵倒底还是没能挡住这龙龟,生生的被龙龟撑破,本已到了垂暮之年的守山大阵被龙龟这般一折腾,已经灰飞烟灭,无忧谷现在就像是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大姑娘一样,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暴露了出来。

那些普通弟子们更是惊叫着,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向谷内退出,龙龟大吼一声,震翻十几个,身子一窜追了上去。

无忧谷这道作为屏障的谷口并不算是太宽,只有二十多丈宽而已,易守难攻,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而这块风水宝地也救了无忧谷不少弟子的性命,因为那只龙龟实在是太大了,只论宽就有三十多丈,当真是一个庞然大物,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猛地一冲,哪有不被那谷口卡到了道理。

轰轰,从天而降的巨石,有的甚至有上万斤,就是这样的巨石砸到那龙龟的背上,发出当当的声音,虽不能将龙龟怎么样,可是却也将它砸痛了,挣扎着怒吼着,身体也一窜一窜的在身体两侧碎石翻飞中向前行着,这百多丈的谷口,让龙龟的速度彻底的慢了下来,在龙龟的身下,四脚刨出的泥土飞也似的向它的身后射去,发出啾啾的怪啸声,怕是谁若是被那泥土打中,也要受伤不轻吧。

龙龟的被谷口所卡,虽然前行的速度慢,可是看着那龙龟一窜一窜的,又异常坚定的前行着,所有的人,随着龙龟前行的每一顿,心脏都像停止了跳动了一样,又像被被钢针狠扎了一下一般。

短短的百丈,龙龟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才算是前行了一半,可是看着那龙龟狰狞的面目越来越近,的有的弟子都像是十五个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手里徒有利器,却无一人敢上前借着这个好时机去攻击那龙龟。

水月大师虽然是无忧谷的掌门,可是却有一个十分不好的习惯,那就是总喜欢闭个关什么的,常常一进去就是十天半个月,甚至年余之久,门中大小事务都交给了几个师兄弟去管理,李洵也常常会参与其中,可是却拿不到实权,只是那些师兄弟虽然管理上是一把好手,这要是论到修为,只怕只能与李洵打个平手,所以李洵有的时候,甚是瞧不起他们,哪怕他们将无忧谷管理得再好。

水月大师闭关的地方是个依山而建的一个石洞,洞口用三尺厚的石门所封,除了水月大师之外,谁也打不开。

当当当,从来都没有人敢打扰的石室门上发出巨响声,李洵现在也顾不得什么了,只是用手上的长剑狠命的敲击着石门。

忽,石门打开,李洵手上的长剑没有把持住,忽在向那出现在石室黑暗之处的人影劈去,李洵吓得魂飞魄散,里面只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师父。

长剑忽地顿住,一只晶白如玉的手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那把无坚不摧的长剑,“洵儿,什么事?”水月大师的声音清脆好听,像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一般。

“弟子犯上,还请师父责罚,不过现在正有一只怪兽意欲闯入我无忧谷,怪兽厉害,弟子无能,不能抵挡,还请师父定夺。”李洵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剑劈师父,这罪名要多大有多大。

“噢?”水月一愣,怪兽会来打无忧谷?那不是活不耐烦了?当下迈步走出了石室。

水月大师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尼姑或是和尚的法号,其实不然,只是一个自号而已。、水月脚上没有穿鞋,却是点尘不沾,脚又不大,每个趾头都圆润得……嗯,可爱,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暇疵,雪白小脚出现在李洵的眼前,李洵的呼吸一下就顿住了,那是怎样一双脚啊,目偷偷的向上望去,水月并没有穿那种劲将,而是一袭长裙,直到膝盖下方,雪白的小腿更是让李洵眩晕得想要昏过去。

“起来吧,你也为了无忧谷。”水月大师说道。

李洵半天才反应过来,装做无事一般的站了起来,闭关一年,师父又变样了,变得比从前还要漂亮,虽然身上是不起眼的灰色长服,可是却掩不住那一双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肢,不有那高耸的胸脯。

玉颈修长,双下巴,小嘴,嗯,红润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细长的弯眉,一头秀发直披到腰间,无一不透着成熟和青涩两种矛盾的味道。

李洵呆住了,完全忘了这个人就是从小将自己养大传功授业的师父,下身更是挺立了起来,口水也在不经意间湿了衣襟,其实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每当李洵躲在房中自行解决一些生理问题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便是自己的师父,那种罪恶**的感觉都让李洵觉得刺激,每将都只几下就会解决战斗。

看着李洵这个样子,水月大师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在好的心里,却还有着一丝丝的得意,只要是女人,哪个不爱美,哪个不希望有男人会注意她?哪怕是自己的弟子呢。

“好美。”水月一皱眉头的时候,别有一翻味道,李洵更是泥足深陷,明知这样不妥,可是就是不愿醒来。

“洵儿,我们去看看吧。”水月心里只是微微犯起一点涟漪而已,接着用一往如常的声音说道。

“啊?”李洵一下醒了过来,远处的龟吼声更是一声声的提醒他,现在是非常时期。

想到刚刚对师父那种表情,李洵只觉得后背湿乎乎的一片,偷眼望去,并没有在水月大师那张美得无法言喻的脸上找出一丝的不满来,可越是这样,李洵就越是心里没底,于是连忙在前面引路。

当水月像是仙女下凡一般的飘落在谷口看到那只龙龟的时候,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水月当年也曾云游四海,也算是有过一番传奇的经历,东海她也曾经去过,虽然没有见过这种怪兽,可是却也知道,这怪兽是在从海中走出来的。

一只海中灵兽,怎么可能深入内陆数千里之遥跑到这无忧谷来呢?怕是这里面有些蹊跷了,难道是哪个仇家引来的不成?可是再一想也不可能啊,这种灵兽不可能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对于无忧谷的守山大阵,水月是很有信心的,哪怕是日久有些残破也是如此,就算是玄空派的青木真人,少林的空见神僧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闯进来,那倒底是什么呢?水月想不明白了,她却没有想到有人会捉住警戒之心早失的无忧弟子,强行令其带入阵中。

可能是那龙龟感觉得到水月身上的有威胁它的气息存在,怒吼着,身子窜得更快,刮得那些岩石发出吱吱的磨牙一般的声音,碎石翻飞,龙龟的前行速度更快。

眼前看着那龙龟又行了一半,只有不到三十丈便可冲出谷口,水月大师也不得不做出举动来了,要是让这等灵兽闯了进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水月大师飘了起来,在离在地面三丈高的空中停了下来,盘膝而坐,不知何时,手上已经出现在一把七色瑶琴。

那七色瑶琴正是每代掌门方才能持有的无忧谷宝物,名为焦尾凤琴,传说是凤凰欲火重生时失败后留下的焦骨,被无忧谷祖师所得,调成此琴,更传来七部焦凤谱,可惜失传后四部,只剩三部而已,可是就凭着这三部,却让无忧谷的水月大师几乎稳坐的修真第一把交椅。

水月大师的柔夷轻抚,焦尾凤琴发出一声脆鸣,似是有凤来仪,琴声更快,便如巨火之中,凤凰飞舞脆鸣一般。

所有的弟子都静了下来,静静的听着那琴声,如痴如醉,相信就算是现在有谁将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也不会有所感觉,慢慢的龙龟静了下来,停止了动作,似是被琴声所引,巨大的龟眼当中,大颗苦咸的龟泪流了出来,脑袋高高的昂起,像是要从天空中看到是不是真有凤凰飞来一般。

被龙龟吓走的百鸟飞了回来,啾啾的叫着围着水月大师转了起来,越来越多,最后密密麻麻的竟成了一球体,而且还有越滚越大的趋势。

龙龟就那么静静的听着,好像忘天地间的一切,忘了所有,只是听着那琴声。

忽在,那龙龟似是想起了什么埋藏已久的心事一般,又转头向谷内望去,水月大师心中一惊,这龙龟竟然从琴声中解脱了出来,自己倒是小看这灵兽。

铮,琴声微微一变,透出一点点的杀气来,围着水月大师身边的百鸟惊叫着拍着翅膀四散而去,留下地上鸟屎一堆。

那一点杀气同时也将门下弟子惊住,却见那龙龟怒吼起来,挣扎得越厉害,在碎石当中前行得更快,众弟子不得不一退再退。

“难道是谷中藏着什么可以让这灵兽感兴趣的东西?水月大师暗想道,“洵儿,这里你们帮不上什么忙,速带弟子退回谷中,搜索全谷,无论有什么可疑的东西,都一律带到这里来。”水月大师匆忙下令后,手又按到了琴弦之上。

“是。”李洵应上一声,不待下令,那些门下弟子哄地向谷内退去,他们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呢。

“大师兄。”怯声声的声音在李洵的耳边响起,李洵回头一看,唯一留下来的竟然是自己一直都指点修行的师妹飞凤,飞凤并不是水月大师的弟子,而是旁支,飞凤长得也不算是太漂亮,可是却能给人一种越看越顺眼,十分耐看的感觉,李洵平时对她也很好。

“师妹,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进谷去。”李洵说道。

“可是,可是我不放心大师兄。”飞凤说道,脸都红了。

李洵又看了师父一眼,有师父在这里,想必那个怪兽就算是再厉害也不能反了天吧?不如……李洵望着师父的身影暗想着。

“嗯,师妹,我们一起去吧。”李洵说道。

“好啊。”飞凤急忙的点头,可是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连忙又把头低了下去。

随着水月大师琴声的回快,一道道红影向龙龟射去,打在龟身上,火光四溅,似是一只只混身欲火的凤凰一般,龟吼震天,可是却也被水月大师给镇压在那谷口处,修真第一人却也不是白当的。

退回谷中后,李洵将所有弟子召集到了一起,将所有的弟子都分出区来,各自搜寻,而他自己则与师姐飞凤一组,搜寻客房处。

无忧谷的客房并没有多少,只有几十间而已,两个人倒也是足够了,至于那些门下的弟子,只要不让他们去跟那怪兽对敌,怎么着都成。

无忧谷只是偶尔有些门派的弟子送信或是交换什么物品又或是哪些大派的掌门前来拜访才会安置在客房处,平日里打扫得还算是干净。

寻了几处客房,已经到了天级客房处,布置得极为典雅,飞凤第一次与心目中的偶像如此近距离又是单独相处,早已是面红耳赤,呼吸急促了,哪里还能搜什么东西。

李洵也是心不在焉的,虽然说上次在那不知名的小城里几乎是被一帮三十多岁的老娘们**的,可是那种滋味却深深的印进了李洵的心里,这一次与飞凤单独一组,他也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推开一处客房的门,二人刚刚走进去,李洵回手就将门关上了,飞凤一惊,“师兄,你这是……”

“师妹。”李洵说着没了下文,而是上前从后面抱住了飞凤。

“师兄,不要这样,不要。”飞凤挣扎着,可是那力气就小得很,因为被李洵一抱,李洵的双手又正好按在了她那虽然不大,可是也绝不能称小的胸脯上,在那个年头,可没有胸罩这一说,好一点的就用肚兜,再差一点的,连那玩意都没有,直接就是真空的,而飞凤,穿的就是肚兜,被李洵这一按,敏感得很。

李洵的嘴胡乱的在飞凤的后颈上亲吻着,还是师妹好啊,没有那些庸脂俗粉那种呛人的香味,有的,只是**的清香味。

李洵一边回忆着那让他不堪回首却又时常会想念的小城一幕,慢慢的将飞凤推倒在榻上,手也不老实的伸进了飞凤的衣服里。

李洵光顾着想着用什么样的姿势上了师妹,却没有想到,隔壁更有一双眼睛从墙壁那个新挖出来的小洞中望着这春色。

“师兄,噢……”飞凤嘴里呻吟着,无力的推搡着李洵,可是李洵这会早已是欲火冲天,眼前的飞凤也变成了师父水月,哪里还能推得开。

李洵虽然有经验了,可是上次都是那些老娘们自己把衣服脱下来的,女人的衣服,他还没有脱过,笨手笨脚的将飞凤的衣服解开,裤子好办,腰带一解一拉就下来了,飞凤那雪白散着**清香的身子出现在李洵的眼前。

李洵急得连衣服都顾不得脱,裤子一拉,那根东西就蹦了出来,飞凤只觉得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刚刚叫出声来,李洵吓了一跳,一巴掌将她的嘴堵上了。

李洵不断的动作着,将身下这女人想像成了师父水月大师,只是做了百多下便泄了出来,远远不及上次在小城里干了一夜那般长久,可是却也痛快之极,只是这痛快之极后,李洵又头疼怎么安慰眼前这师妹,这事要是传出去,怕是将自己逐出师门都是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