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四十二章 灵龟有情

水花大师打了几个哈哈,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虽然李洵的话漏洞颇大,却也没有点破,只是吩咐徒儿一声放行了事。

铁甜甜人虽然聪明,可是有的时候就是一根筋,说啥也不放行,气得水花大师直哆嗦,难怪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徒弟总也是斗不过那个死东西呢,这脑子怎么还时时不灵的呢。

李洵也气得够呛,人家水花大师都发话了,你说你还在那里蹦个什么劲啊,可是看到水花大师那个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水花大师。

水花大师哈哈一笑,拉起自己的徒弟就走到了远处,按理来说,水花大师和那个铁甜甜都离开了,李洵就算是这个时候走,也没谁敢把他怎么样了,可是李洵却十分聪明的没有动步,以显自己并没有干什么偷鸡摸狗之事。

“你这个混小子,怎么犯混了?你拦他干什么?”水花大师见已离得够远了不由小声的喝斥起来。

“师父,明摆着的那个李洵肯定是有私心,而且他身后跟的那个人还有问题,不如我们就趁现在将他们拿下交给掌门,哼哼,我就不信,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掌门还能殉私不成。”铁甜甜而对师父的训斥不以为意,反而自信满满的说道。

“哼,这种事还用你说吗?难道为师看不来不成?就算是你将这二人都扣下来又能怎地?你斗得过那李洵吗?再说,在他身后那是也非常人,怕是水月那娘们手下的另一高手,一个不好,你可就失去了争夺掌门之位的机会你知道吗?这几年,水月闭关之期越来越频也越来越久,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御下掌门之位了,那个时候才是咱们的机会而不是现在你知道吗?”水花冷着脸说道,完全没有平日里那嘻嘻哈哈的样子。

“可是师父,万一他身后那人不是前阵潜入谷内的那刺客怎么办?”铁甜甜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

“你怎么那么笨,现在守在门口的弟子又不只是我们这一系的弟子,还有水镜水月他们的弟子也在,你把此事记下来,等到关键时刻再将此帐摆出来,哼哼,我就不信,你李洵有多大的能耐反出天去,水月就算是再厉害,难道把我们这些师兄弟都不放在眼中不成。”说着,水花大师的眼中爆出一团的精光来,犹如实质,看来这水花大师的实力远不是传言中那般的低下,至少,李洵是不会有这般眼神的。

“是,师父。”铁甜甜应声道,师父的话总是没有错,只是自己太急功近利的,铁甜甜自我反省着,却不知,他们失去了人生最大的一次机会,若是这次将李洵与青莲拿下的话,怕是李洵那奸杀师妹后再分尸的事已然暴露了,可惜,大好的机会,就在铁甜甜粗手一挥之下放了过去,只是在一个秘密的本子上记下一笔了事。

沿途的巡山弟子偶有遇见,对李洵也不敢过于盘问,只是打声招呼,奇怪的看向青莲几眼便罢,直出百里之遥,李洵便不走了。

“你已出我无忧谷的警戒范围了。”李洵说道。

“我知道,我又没让你跟着。”御剑飞在前头的青莲说道,不过却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解药。”被人抓住了把柄的李洵心情怎能好到哪里去,一个字也不肯之说。

“只不过是一颗大补的药丸,上哪去找解药去。”青莲说着哈哈的大笑起来,只是他说话的声音还有些不清楚罢了,舌头上的伤可是实打实的存在着。

李洵听了这话,脸色更加难看了,一路上他的真元流去,没少检查自己的身体,可是却是一点毛病也查不出来,虽然也怀疑是不是被眼前这个老头给诓了一下,可是他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不是毒药倒好说,万一要是呢?这些海外散修别的本事没有,那些**之技倒是不少,让人防不胜防,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这个无忧谷的大弟子也会被人给算计到了。

李洵真的有一种想要冲上去将那个老头一把掐死的冲动,可是明摆着自己技不如人,根本就不可能是那老头的对手,海外散修,也是有高人的,只得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虽然打不过人家,可是想要留下自己,还是有难度的。

青莲根本就没打算将那李洵留下来,既然自己已经出来了,又何必节外生技呢,中原三大派之一的掌门大弟子,岂是好相与的?

将那裹着大龟蛋的袋子向背上一甩,脚下飞剑一动,就要飞将起来,可是突地,青莲停了下来,似是有高手气息将他锁定了,青莲一动也不敢动,那气息很熟,很狂暴只怕是他动上一下,就要被分尸了,眼前的地面慢慢的隆了起来,一会,一座小山出现在他的面前。

青莲只觉得嘴里直发苦,怪不得那气息这般的熟,竟是追了自己一路的那龙龟,他万万没有想到,那龙龟竟然可以在这无忧谷外等他数月有余。

常年居于海中的龙龟在陆地上呆得实在是太久了,龟壳已经暴裂,露出了里面数十颗土黄色的珠子,皮肤更是早已干硬,一动之下,龟皮像是下雨一样剥落,有些地方已露出了暗红色的肌肉,肉质已经开始腐烂,些小型的爬虫在那烂肉中钻来钻去,个个肥硕异常,龙龟哪里生过虫子,更是不知这些虫子该用何法驱除,只得任由他偿啃吃自己的身体。

龙龟的嘴角不断有些森森的白雾流动出来,在空气中冻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冰晶飘落下来,若不是在意青莲身后的龙龟,怕是这龙龟早已是一口寒气喷了出来将青莲冻成冰棍了,这么近的距离下,青莲根本来躲的机会都没有。

青莲不敢动,面对这天地异兽,任是谁也不敢小视,青莲用极为微小的动作将那龟蛋移至身前,将外的包皮剥去,交那雪白的龟蛋露在自己的身前。

龙龟像是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若不是嘴角还冒着寒气,那双龟眼还闪着精光的话,怕是青莲都要上前去捅捅这个大东西是不是已经死了。

青莲刚刚也只是怕了一小下而而已,一想到还有这个龟蛋在自己的手里那龙龟也不敢将自己怎么样不由安心了下来,可是走又不能走,这只龙龟明显与数月前追杀自己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了,万一自己一转身的功夫这龙龟再弄出点什么新花样来,那自己不是要死得很冤。

青莲心里心急,这里离无忧谷也就百里之遥,对于修真者来说,这点距离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小半个时辰就能飞到了,万一再被无忧谷巡山的弟子发现,自己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正在青莲想着就这么抱着龟蛋退后的时候,意外终于还是发生了,那一直都处于轻轻晃动状态下的龟蛋猛地一跳,蹭的一下跳出十多丈远去,竟然一下子就到了那龙龟嘴边上。

青莲起身要去,可是却见那龙龟还是冷冷的望着自己,吓得后背直发凉,不也稍动,而那龙龟也没有用寒气伤到那青莲,反而将目光落到了那既将要出世的小龟上。

到头来龟蛋脱手,青莲虽不甘心,可时却不得不走,转身悄行两步,那龙龟同有追来,青莲刚想御剑而去,可是想一想怎么也不甘心,朱果没捞,抱着大龟蛋历尽千辛万苦,到头来就帮那龙龟孵蛋,就算是再差劲,怎么也要看看这小龟出巨后长得什么样吧。

声音更响了,那坚硬得连寻常刀剑都劈砍不破的龟壳上裂纹更大,不大一会,一只爪子伸了出来,在啪啪声中,明显是那只大龙龟缩小版的四只龟爪还有那只小小的,连毛还没有长齐的龙尾伸了出来,就剩脑袋了。

那小龟似乎是很急着要看一眼这个世界一般,四脚蹬动,那坚实的蛋壳像是赖上了他一般,就是在它的身上不肯下来,那大龟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却不帮忙,自然界里,儿女出世,特别是这种生蛋的,在出壳的时候是没有谁会帮上一把的,能出来就出来,出不来,那么就只有闷死在蛋壳里了,哪怕只是脑袋上那么一小块。

小龟龟爪蹬动间,整个大蛋都飞了起来,方向正是青莲这边,大龟还是没有动,只是将目光随着那小龟的移动而移动着。

青莲大喜,心下暗道,小家伙,不枉我抱着你跑了这么久,还是没把我给忘掉。心中喜着,伸手就去接那小龟。

小龟虽然还同有完全出世,可是力道却大得出奇,就在青莲的手要有碰到小龟的时候,在小龟原本蹬过的那块土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四股烟尘直直冲上七八丈方才停住。

青莲暗叫一声不好,他万万不曾想过,这还没有出世的小龟竟然有这般力道,四足蹬地后力量隐而不发,直到这时候才砰然而动,可是这个念头刚刚一转,那小龟已经撞到了他的身上,出一声闷响,小龟身上的壳也终于都脱落了下来。

小龟长得跟那只大龙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小小的龙脑袋四下扭转着,似在望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普通的海龟在下了蛋后就会离开,蛋在海边的沙滩上孵化出来后就会凭着本能向海中行去,而龙龟不同,龙龟这种天地异兽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所以,小龟在出世后,无论母亲离得多远,都任着本能向母亲的方向行去,这种天地异兽的本能也是为什么可以让龙龟不远千里,一直从东海将青莲追到了陆上还能找得到他的原因。

小龟在地晃呀晃的爬着,顺着那只大龙龟的巨爪爬到了它的后背上,小龟虽然才刚刚出世,可是嘴里却长了一口利牙,却见那只小龟在大龙龟的背上小嘴一张,在咯吱声当中,竟然将那大龟那坚硬的壳啃出一个小洞来,叼出一颗土黄的珠子吞了下去,一颗珠子下肚,小龟也像是变大了一圈一样。

那只龙龟的嘴张了几张,可是那一口寒气却始终都没能喷出来,终于还是转头,默默的向东方行去,他们的老家在那里。

看着远去的龟影,还有那只在大龟背上挖着土黄珠子吞食的小龟,青莲终于还是一口血喷将出来,刚刚小龟那一撞,正是他不备之时,还是让他受了点伤。

“天生异兽,果然不是我辈所能驯服,就算是我能将这小龟孵化,也喂不起那些黄珠子。”青莲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苦笑着说道,一切都白忙了,自己那如意算盘竟然没能打响。

巨龟在陆地上,也像是在水中一般,四脚飞动,在树木间划行,在丛山中游动,历时数日方遥遥的听到了海的声音,而这时,背上那只小龟已经有了那只大龙龟一半大小,大龙龟的后背,也被挖得千创百孔,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粉红色的内脏了。

终于看到了海岸线,那头巨龟终于还是撑不住了,庞大的身子轰然倒了下去,激起了大片的沙尘,那只一直都呆在它身体之上的那只半大龙龟也被成了下来。

小龙龟的眼中看不出是什么样的神情,也许是悲伤,或是自责?说不清楚,只是那只大龙龟那勉强才能睁开一条缝的眼睛中却露出了一种慈爱,一种解下的重任的神色,也许,后代的出世让它完成了身为天地异兽的一种本能责任吧,哪怕是将它一身的精华都喂给了这个孩子也没有一丝的后悔,谁叫它是母亲呢。

巨大的龙龟鼻孔里喷出的不再是那让修真者为之丧胆的寒气,而是一股股的浊气,将沙滩上的沙粒吹得四处翻飞,海上划来一条渔船,突见两只如此巨大的龙龟,吓得惊叫一声,跪在船头猛嗑起头来,直将那船板磕得砰砰做,直磕了九个响头之才这才忙不迭去,凡人见如此巨大还长着龙头的巨龟,不当成神物才算是怪了。

半大的龙龟将母亲拖进了海水里,入了海,那只剩一丝气息的大龙龟才算是稍复了些精神,在小龟的拉扯之下,带着一身的伤痕,从海水中向北游去。

青莲自那双龟离去后,在原地愣了好半天这才追了上来,一来,这中土并非是他这种海外散修呆的地方,海外散修与中土修真不合已久,再者,青莲实在是不舍那龙龟的离去,想跟上去,一路行来,那龙龟明知青莲跟在身后,可是却没有理会,只是用它能使得出来的,最快的速度向东海行去。

眼见那小龟吃着龙龟身上那些怪异的土黄色珠子快速的长大,青莲惊叹不已,不由摸了摸怀里那块龟甲,在那龟甲之上,还挂着一颗珠子呢,不知有何用处?

直当那小龟拖着大龟钻进了海水里,青莲这才长叹一声,有的时候,动物,要比人有情义得多,也许是受了刺激,或许是受了启发,青莲高歌着向自己的地盘飞去,更像是悟出了什么一般,二十年后,东海散修中出现一位奇人,功力奇高不说,那名号更是可笑,竟然自称是灵龟老道,不过奇人多怪性,几个被揍之后,倒也无人再用这名号去嘲笑他了。

小龟直拖着那龙龟一路向北,直达极北的苦寒之地,小龟这一切,完全是任着本能,这里,才是他们的故乡。

极北之地尽是冰山雪地,就海水当中,都冻着百丈坚冰,只有在海底,那里才是冰冷刺骨的海水,可是这种环境,才是最适合龙龟生存的,只有在繁衍的时候,他们才会离开这里,去相对比较温暖的东海。

海底下,像是有山浮起,到了跟前,竟是数只更加庞大的龙龟,看到那被小龟拖回来的龙龟尸体,那些龙龟又沉了下去。

小龙龟松了口,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松开,好像就应该这样做一样。

龙龟母亲那庞大的尸体在海水里飘荡着,一直向北飘去,直到一处更加巨大的冰壁上,才被冰壁上一个巨大的洞口吸了进去,同时,还有更多的各种体型的海龟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向那洞里飘去,从它们的动作可以看得出来,它们,都离死不远了。

那冰壁上的洞口似有无穷的吸力一般,还距千丈,龙龟的尸体便加速,被海水卷了进去,同时,还有大大小小的海龟也跟着卷了进去。

在海水里,从来都没有人发现过有龟类的尸体,龟类就算是寿命再长也总有老死的那一天吧,于是人们传说,龟,有他们专门的墓地,所有的龟在临死的时候都会去那里,原来那个地方,竟然是在极北之地的一处冰洞里,谁也不知道那处冰洞通向哪里,只有那些死去的龟才会知道吧。

另一边,也热闹着呢,就在中指山处,海明潮夺得宝剑之后遁回中指山的玄空派,一把能将青龙剑伤到了剑,海明潮怎会不当宝贝呢,只是此剑却不能用来御剑而行,只能像是普通江湖中人那般拿在手中砍杀,倒也是可惜了。

海明潮并不死心,这样一把剑,不可能是凡品,回到玄空派的海明潮连跟青柳真人都没有打招呼,一头就扎进了道典楼里,那里,有玄空派历代祖师留下的手札还有道典,门内,也只有各大长老执事,还有少数几个弟子可以出进了,而海明潮,就是其中的一个。

“什么?诛仙剑?”海明潮在道典楼里惊叫了起来,幸好这里现在没什么人,要不然还真是被海明潮这一嗓子给惊吓到了。

“不对不对。”海明潮捧着一个用薄如纸一样的玉板制成了道典前喃喃的说着,“这诛仙剑分明是金色,而这剑却是乌黑的,虽然样式几乎是相同,可是……可是诛仙剑的样式太普通的,再说了,除了无坚不摧还能说得过去,至于那斩仙除魔如草芥就说不过去啊。”海明潮抓着脑袋说道。

“大师兄,你在哪呢?”一声如杀鸡般,可是偏偏却又故做娇弱的声音在道典楼里响起,这道典楼实在是太大了,分成上下三层,每层都有百亩大小,几乎是将这中指山掏出一个洞安进去的,倒也是显出了玄空派大派之尊了。

那声音让海明潮脸色连变十几次,每次都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终于,海明潮的脸色重归平静,露出了和善的脸色。

“师妹,我在这里。”海明潮说着将那玉册放回走了出去,只是他的手还攥得紧紧的,那青灵儿的声音响起,就让他想到了青灵下身那如是烂肉中捅了洞,散着恶臭气息的某种器官来。

“大师兄啊,你回来了也不说去看看人家,人家都生气了。”青灵儿跳了过来,水桶一样上下一样粗的身子靠到了海明潮的身体上,抱着海明潮的手臂在她的胸前蹭着。

惺惺作态的青灵儿险些让海明潮吐出来,可是这个大小姐自己却也不能得罪,自己在玄空派的弟子,几乎有一小半是靠这青灵儿得来的。

“师妹,师兄在外游历有些不解之处,所以到这道典楼里来寻找一下,看看能解答出来不,心里急了些,连师父那里还没请安呢。”海明潮笑着说道,就冲着海明潮那对着青灵儿那堪是怪异的脸蛋身材,娇弱做作的声音动作还能脸不变色声不变调的说出话来,怕是就是刮目相看了。

“大师兄,你可真是咱们玄空派里最上进的弟子了。”青灵儿越看大师兄越觉得喜欢,踮起脚尖来就要亲海明潮那张帅气的脸蛋。

一股子几十年没有清理过的茅坑一样的味道扑鼻而来,侥是海明潮及时的由处息转为内息也薰得眼前一黑,身体也不由自的一晃,就算是遇到了再厉害的对手,海明潮也没有这么狼狈过,可是在青灵儿这里,一股口臭,就险些将他放倒,也算是奇迹了。

海明潮这种不着痕迹的闪躲让青灵儿一记臭吻没能吻到,虽然青灵儿心中尚有失落,可是怎么说也是个黄花闺女大**,也不好再强吻,只得做罢。

“若是将青灵儿这个死丫头放出去,怕是灵波寺的那些老得没牙的老和尚也要俯首称臣了吧?”海明潮在心中恶毒的想道。

“噢,对了大师兄,山下有人打起来了,好像还是一个什么派的掌门,巡山弟子有几个受伤,道明和道空已经过去了,大师兄,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吧?”青灵儿撅着一张像是刚刚吃过了死人一样的小红嘴喷着恶臭的气息说道。

海明潮一惊,这道明和道玄二人是与他同辈的弟子,是最为神秘的青枫真人门下弟子,他们也跟青枫真人一样,轻易不露面的,只是不知为何这种时候会出现呢?肯定是大事了。

海明潮不敢怠慢,御起青龙剑,连忙向山下飞去,反倒是将青灵儿独自留到了道典楼里。

被海明潮甩下的青灵儿非但不恼,反倒是露出了奇丑无比的花痴样子,“噢,大师兄,你好棒啊,听闻门派有难就不顾一切,这才是我想要的男人。”

“天啊,我都说了什么啊。”青灵儿花痴一样的说完那番话像是觉得十分害羞一样,啪的一把掌将自己的脸给捂住了,又急忙的将手放开,嘴里喷出的味道她自己也有些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