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四十三章 玄空地盘

却说那茅山掌门萧牵魂,打出聚集门人的信号后沿途追下,茅山别的本事没有,这追踪鬼物,通阳阴,在整个修真界里,他们敢说第二,就没有谁敢说第一,这也是为什么创派不算太长的茅山能在修真界里立足数百年而不倒的原因了。

一路打来打去,阴三已经完全成为了鬼脏之体,萧牵魂也不能奈他如何,反而被打得很惨,不过信号打出,茅山弟子行走天下,捉鬼驱妖不在少数,萧牵魂的信号打出后不日便有数名弟子聚其身后,联手对敌,阴三渐渐不敌众道士,一路无意识的向西偏北逃去。

如此一追便是十数日,打打逃逃间,萧牵魂忽在停住了脚步,飘落到地上来,身后弟子不知何事,也只得跟着落了下来。

“师父,那鬼物已被我们击伤,为何不乘胜追击?”大弟子宇文及格一脸阴森的说道。

“再向前就是玄空派地界,我一介茅山掌门,带领门下弟子并不适合就这么闯进去。”萧牵魂摇头说道。

“师父,非常事应试非常对待,那鬼物厉害得紧,就连我茅山下都不能灭掉他,那玄空派虽为三大门派之一,怕是对付这等鬼物,也不及我茅山。”宇文及格道。

萧牵魂看了这大弟子一眼,宇文及格资质极佳,已得他真传,差的也就是火候,再有个三五十年,怕是会成为茅山一代奇杰,可惜,就是手下黑了点,凡是被他撞上的鬼物,不管是有冤无冤的,全部被打得魂飞魄散,难成茅山支柱,不过这头脑倒是灵得很。

萧牵魂在原地转了十几个拳子,这才将牙一咬,“也罢,咱们追进去吧,想必那玄空派堂堂一个大派,不会那般不讲理的。”萧牵魂说道。

“是。”门下众弟子齐应一声,剑光亮起,直向中指山方向扑去。

几百里虽说远,可是在跟在萧牵魂身后的这些弟子都是派内顶尖人物,御剑的速度自然够快。

近来十分的不平静,魔门中人常会四出而动,各门派都严防甚至,玄空派也不也托大,巡山弟子一加再加,已然巡至二百里外。

阴三稀里糊迷涂的冲了进去,若是从前,以阴三的身份,哪里会不知此处乃玄空派地界,打死他也不敢一个人冲进来,可是现在的阴三已不是从前的阴三,满脑子都是杀戮,全凭本能办事,能杀就杀,不能杀就逃,被茅山追得无处可走这才冲了进来。

“来者何人,速速止步。”剑光中,五名玄空派弟子身着整齐的拦在了阴三身前百丈开外。

阴三喉间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怒吼,身上黑气缭绕,忽在向那几名弟子撞去。

那五名玄空弟子不过是最三代弟子中资质平平,无甚做为的弟子罢了,哪里是阴三这种大魔头的对手,还不待反应过来,最中间的那名弟子那颗滚圆的人头已经高高的冲上了天空,身上的真元忽在向阴三的身上涌去,这才向地面摔落。

“啊。”那四名弟子这才反应过来,惊叫起来,可是身上忽在一痛,零件少了几个,四人每个人都是缺胳膊少腿的。

正在青枫那里修行的几人猛地睁开了眼睛。

“好强的鬼气。”道明喃喃说道。

“去。”道空也睁开了眼睛,二人同时将目光落到了青枫真人的脸上。

青枫真人还是微闭着眼睛,保持着盘坐的姿势,一动未动。

二人对望着点了下头,一跃而起,剑光当中,二人向山下冲去。

有那玄空派五位弟子挡上那么一挡,萧牵魂已与门下弟子赶了上来,团团将那阴三挡住。

有道是一物克一物,虽然玄空派名声极大,就算是普通弟子那些小门小派也不也得罪,可是遇到这等鬼物,这功力不符,自然要打上一个折扣,而茅山,修的就是这捉鬼法门,自然威力就会大增。

人手一支桃木剑,萧牵魂的手上,是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白得半透明的小巧玲铛,茅山掌门的镇魂铃,发出清脆如歌的响声,在这铃声当中,茅山弟了越战越勇,各式符纸啪啪有声的打在那阴三的身上,每打一下,那阴三的身上的黑气就会减少一分,茅山修行人的血抹在那桃木剑上,淡黄色的剑身上犯起蒙蒙有黄光,剑身劈刺在阴三身上,就算是没有伤痕,也会将他刺得吼叫不止。

萧牵魂为人极为正义,可是现在却也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一类,左手摇铃,右手桃木令抽冷子便会打出去,黑白无常那虚幻的身影便会怒喝着向阴三扑去,锁魂链与哭丧棒打在身上,将那阴三打得身子一滞,数支桃木剑便会刺到他的身上。

幸存的玄空派弟子忍着身体的疼痛将信号传回派内,信号刚刚传出,两条人影已经御剑而来,就连玄空弟子也惊叹一声好快。

萧牵魂终于看清这两个来得极快的人是何许人也了,不过在看清之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玄空派怕是比传说中的还要厉害。

若是这二人是门内的长辈长老倒也无话可说,可是人家偏偏是两个面目平平无奇,陌生得很的弟子,看那功力,竟然比起自己来也差不了多少。

本来萧牵魂就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打架,人家的主家出来的,他也不好再打下去,手一挥,门下弟子将那阴三团团围住,各色的符纸也紧紧的捏在手里,一动也不动的盯着那阴三。

“在下茅山掌门萧牵魂,因追一鬼物不得闯入贵派地界,还请见谅。”萧牵魂行了一长辈之礼说道。

宇文及格虽然没说什么,可是脸色却也不太好,同样都是一辈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比起人家来,自己差得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阴三似乎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一双完全都变成了黑色的眼睛盯着前来的道空与道明身上,也不突围。

道明与道空从入门以来,一直都跟在青枫真人的身后,几十年来,从来都没有踏下过中指山,而青枫平日里也很好教给他们那些礼节之类的琐事,这道空与道明空有一身玄妙的修为,可是却对这些礼节丝毫不懂。

道明与道空看都没有看萧牵魂一眼,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目光始终都在那阴三的身上。

萧牵魂尴尬的笑笑,虽然他心胸广阔,可是却多少也有些不太自在,不过却并没有向心里去,谁叫人家是玄空派的呢。

宇文及格可不高兴了,一张脸阴得都快要能下起雨来了,这些年行走人间,大妖小鬼捉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何时被人给过这种脸色,刚想要发作,那二人说话了。

道明说道,“怎么样?”

“行。”道空答道。

“嗯,你们走吧。”道明说道,这话是对萧牵魂等人说的。

“我们能行。”道空说道,脚下的飞剑更加的亮了。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宇文及格暴喝一声,就算是你们是大派弟子,可是也不能这么瞧不起人啊,再说了,人家萧牵魂怎么说也是一派之长,岂容这些门下弟子说三道四,更何况还是明里驱赶。

道空与道明并不说话,只是像是冰块一样看着那个阴三,随时准备出手。

“我告诉你们,别人怕你玄空派,我宇文及格可不怕,杀鬼除妖是我茅山的责任,茅山办事,还轮不到你们玄空派说三道四。”宇文及格怒喝着就要动手去称称那二人的斤两。

“及格,闭嘴,我们走。”萧牵魂面色铁青的喝着,当下转身就走,他心里明知,茅山派名气虽大,可是比起那玄空派来可是差得太远了,光看这门下的两位弟子,怕是茅山拍马都赶不上。

“师父。”宇文及格不服的叫道。

“走。”萧牵魂喝道,现在来的可不只是玄空派这两个弟子那么简单,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角色在暗处藏着没有现身。

众弟子虽然心中万分不服,可是掌门发话,他们却也不敢不从,宇文及格哼上几哼,收起桃木剑抽身后退,那些围在阴三身周的弟子也小心的退回师父身后。

阴三并没有趁机而逃,虽然体质心性等等一切都变了,变成了鬼脏之体,可是并不代表他就傻了,眼前这二人远远比刚刚围攻他的那些人可怕得多。

一声鬼啸,那阴三身上黑气大盛,合身向道明与道空二人扑去。

嗖嗖,两道剑光从二人的脚下飞出,当当,阴三那坚如精铁的手臂将两支飞剑挡开,可是阴三的手臂却也被切出好深的伤口,黑色的**流出,片刻便将伤口堵死不再流血。

“好厉害的飞剑之术。”还没有走远的萧牵魂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鬼物,一般的门派用各种法术收效并不算是太大,但是力量却可以决定一切,当一种功法修得极为高明的时候,这种情况就不存在了,而那玄空派二人,正是这种情况下,这不由让萧牵魂想起了那个叫洛天的小子,心下暗暗的比较了一下,那洛天虽然比起眼前这二人差了些,可是再加上手上那把怪异的菜刀,怕是一时半会,这二人也拿不下他。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这里,萧牵魂竟然长出了口气,心下不由苦笑一下,可能是那个洛天小子给自己留下的印像比较好吧。

萧牵魂摇了摇头,现在没自己什么事了,既然玄空派非要将这鬼物接过去,那自己也省得再费心了。

萧牵魂刚要走,一声前辈留步,让萧牵魂停了下来,回过头去,却是一位身材修长,一袭青衫,帅气而又潇洒的年轻人踏空而来。

虽然这年青人的卖相很好,可是萧牵魂却怎么也无法对他有一点点的好感,不可否认,这个年青人比起洛天来帅气得多,一脸温和的微笑也能博得大多数人的好感,可是萧牵魂却怎么看都觉得那种微笑十分的作做,远远不如洛天那种纯真的微笑,再配上两个酒窝,当真是人见人爱。

“在下玄空派大弟子海明潮,见过萧掌门。”海明潮的声音将萧牵魂惊醒。

“噢,原来大名远播的海明潮竟是这般的模样,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萧牵魂哈哈一笑说道。

“稍后再与前辈祥谈,在下去帮师弟几把。”海明潮微笑着说道。

“无妨无妨。”萧牵魂摸着下额那一点小胡子说道。

海明潮施礼退下,转身向那与道明道空二人斗在一处的阴三扑去,口中大喝一声妖孽受死,盘于腰间的青龙剑嗡的一声出鞘,隐隐,一条怒吼的青龙向那阴三扑去。

道明与道空虽然看起来与那阴三斗得旗鼓相当,可是实际上他们已经将那阴三逼住,再有数个回合倒可将这阴三重创拿下,海明潮这么一搅和,二人眉头微皱,抽身后退,倒不是他们不想帮忙,实在是青龙剑威力太大,而海明潮还没有完全控制青龙剑的资格,没伤在这鬼物手上,伤到自己人的手上那才叫一个丢脸呢。

海明潮没有料到这二位师弟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竟然一点也不配合自己,完全将那个鬼物扔到了他的跟前来,海明潮不得不跟那鬼物打下去。

几乎是倾茅山整派之力尚只是将这鬼物击退而不能击杀,就凭这个,海明潮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那鬼物拿下,不但如此,反而渐落下风,险象环生,救助的眼神向道明与道空望去,可是那二人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只是观察局势,却不出手,气得海明潮微一失神,那阴三的手爪险些将他的肠子掏出来。

海明潮此时哪里还有一点刚出场时的潇洒,衣服早已被那阴三撕成了条状,身上更是多处伤痕,看那黑乎乎的伤口,怕是还有毒,只是青龙剑那青龙剑影还让海明潮有些末路英雄的意味。

“大师兄,你好棒啊。”一声杀鸡般的叫声不但将场中所有的人吓了一跳,就连那鬼也被青灵儿那比鬼嚎还像是鬼嚎的声音吓得全身一抖。

这下子倒是给了海明潮机会,必竟那青灵儿成天的烦他,对那声音早已有了较强的免疫力,趁着阴三一愣的功夫,青龙剑横扫而出,左手剑决引动,隐隐还有风雷声传来。

咯,一声怪响,海明潮的青龙剑竟然斜斜的将那阴三的半个脑袋都削了下来,脑壳里并没有那些红白之物飞溅出来,而是些黑乎乎的东西在里面不断的跳动着,不时的还有些黑晶点一样的东西向空中飘散。

海明潮一愣,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这鬼物给干掉了,而且,还要托青灵儿那一声嘶吼之功,想到这里,海明潮不由苦笑了起来,可是那鬼物接下来的动作,却将他吓得魂飞天外。

阴三只剩下了一只眼睛,大半个嘴而已,恐怖异常,那阴三竟然还没有死,对着海明潮怒吼一声,再次扑了上来。

海明潮被吓了一大跳,不得不举剑相抗,被疼痛激怒的阴三比之前更加厉害,逼得海明潮数次都险些丧命于那阴三的爪下。

萧牵魂不由摇起头来,若是让他与海明潮相斗的话,虽然海明潮实力不及他,可是手上那把剑却不是茅山所有抗横得了的,虽然那青龙剑是一把绝世宝剑,可是要论对付那些鬼物,怕是连宇文及格手上的那把千年桃木制成了剑都比不了,若是茅山中人将那鬼物伤得如此之重,怕是那鬼物就算是不死,也要奄奄一息了。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上去帮忙?”青灵儿对着道空与道明二人怒吼道。

整个玄空派怕是也只是青枫真人还有他门下的弟子不把这青灵儿当回事了,那二人干脆就将这长相残忍,声音如鸡的青灵儿给忽略了,只是看着场中的变化,青灵儿被气得全身发抖,可是却也不敢将青枫真人门下这两个冷如冰块一样的弟子怎么样。

海明潮被阴三逼得一退再退,终于二人交错而过,阴三腰身被青龙剑重创,只剩下一半还连接着大腿上,可是却还是一样的活动自如,而海明潮,也被那阴三的手爪将整条左臂抓出深可及骨的五道伤痕来,疼得海明潮直抽冷气,可是那淡淡的麻痹感更是让海明潮心惊,这东西毒性不小啊。

二人的战场已离萧牵魂等人不远,可是那阴三已经被海明潮斗得怒火冲天,只顾着找海明潮的麻烦,此刻,除了海明潮,他的眼中没有其它任何人的存在。

吼,阴三怒吼一声,转身向海明潮扑去,海明潮心中暗道一声苦也,不得不举剑相迎。

“得罪了。”萧牵魂突地大叫一声,手上的镇魂铃猛地响了起来,让所有的人都一震,接着,舌尖咬破,一口血喷将出来,直喷在那块浮在他面前的那块桃木令牌上。

桃木令黄花大盛,黑白无常的身影更是有如实质,阴三不料萧牵魂竟然会在背后偷袭,脑袋当时便被黑无常手中的锁魂链打中,紧跟着,白无常的哭套有棒也砸到了他的肩上。

阴三痛嚎一声,似有半透明的一条身影从他的身上飘将出来,黑无常的锁魂链一挥,套着那飘出的魂魄就飘回了桃木令。

面色惨白的萧牵魂伸手抓过桃木令,令牌上那黑白无常还是清晰如常,只是那本就显得黑乎乎的桃木令更黑了,隐隐还有一丝的鬼气缠绕其中。

那失了魂魄的阴三在空中定了一定,接着怪事发生了,哗拉一声,阴三整个人就像是泥做的一般塌了下去,漫天的黑点忽在向四周散去,隐隐的婴孩啼哭声让人毛骨悚然。

那婴孩的哭声别人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有些不自然,可是在茅山派众人的耳中听来无疑就是天籁之意,这代表着,不知有多少婴孩怨魂被他们解脱出来。

忽,海明潮长长的出上一口气,这才发现,原来额头已见汗,后背更是被汗水湿透,阴阴的看着那临危也不肯出手的道明与道空一眼,这才转过身来,向萧牵魂施了一礼,“多谢萧掌门相救。”

“冒然出手,还请海道友多多见谅。”萧牵魂客气的答道。

“师父。”宇文及格叫道,“哪有这样的道理,咱家临危出手,帮他解除了危险,难道还要向他道歉不成?”

“你闭嘴。”萧牵魂怒喝一声,接着笑着对海明潮说道,“顽徒捉鬼捉得这脑子都有些不太灵光了,还请道友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像是这位师兄这般直爽的人现在可不多了,海某结识还来不及,哪能见怪。”海明潮哈哈一笑说道,只是海明潮的态度更是让宇文及格不忿,他还真是拿自己当**物了,竟然跟师父行平辈之礼,再与自己与平辈相称,这岂不是大不敬?

“此事已结,我等还要赶回茅山做法将这鬼物魂魄交给阴司,在这里就不多留了。”萧牵魂客气的说道。

“大师兄,那铃铛好漂亮,我想要。”令人头疼的声音响了起来,青灵儿指着萧牵魂还没有收起的那个铃当故做娇态的叫了起来。

这一次,不光是宇文及格脸色变了,就连萧牵魂还有门下众弟子的脸色都变了,茅山三大宝,桃剑、镇魂铃、无常令,桃剑已折,只消再到神农架上去寻那变种桃树耗些时日便可再磨一把,可是这镇魂铃岂是轻易送人之物,更何况还是一介大派明指着要,难道要欺我茅山不成?众茅山弟子也经准备要动手了。

“这……对不起,在下师妹没出过玄空派,都被师门长辈还有我们这些师兄给宠坏了,还请萧掌门不要见怪。”海明潮尴尬的说道,虽然玄空势大,可是这在自己的地盘上强抢人家的宝物,还是在人家掌门也在的情况下,这事要是传出去,那玄空派也没脸再在修真界里立足了,言罢,还狠狠的瞪了青灵儿一眼。

“师兄,你干嘛瞪我,我不管,我就要那个铃铛。”青灵儿叫着伸手就向萧牵魂的手上抓去,海明潮不知为何,也许是尴尬劲还没过吧,除了一句师妹不可之外,竟然没有出手阻拦。

青灵儿虽然被师门长辈的功法还有各色灵药将修为生生的堆起,可是比起萧牵魂这个一年不知要与多少强势鬼怪打交道的掌门比起来,那差得可就不止是十万八千里了。

手微微一缩再一伸,微光闪动,青灵儿被生生的顶了回来,胸口一阵难受,半天才缓过劲来。

“好,好,果然是修真三大派中的玄空派啊。”就算是萧牵魂的脾气再好,也忍不住要发火了。

海明潮小算盘一下子就打空了,本以为青灵儿突然出手,而且修为也不低,若是能从那萧牵魂的手上夺来镇魂铃的话,以师妹的性格,绝不可能再松手了,倒时一推二脱的,先将他们打发走,还与不还,那就另一说了。

“哼哼,早就听说玄空派有一刁蛮兼奇丑无比的公主,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见抢啊。”宇文及格怒极而笑,只是那笑得有些狰狞,倒像是要将那青灵儿将鬼怪干掉一般,茅山派小,可是名声却还在,这与门下弟子个个都强悍也有着很大的关系,特别是有师父在,捅破了天他们都懒得管,一个个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茅山派极怒,而海明潮又是极为尴尬,只待那道明与道空谁上来说上一句话便可就坡下驴,谁成想,那二人竟然谁的面子也不给,转身就向山上飞去,那些普通弟子,哪里的插言的份,弄得海明潮好生下不来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