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四十五章 天山雪灵儿

对于这种环境,洛天甚觉奇怪,可是却也不容他多想,连赶了两天数千里的路,可是把他累坏了,寻了棵高大的树,在树下铺了些草叶树条便躺了下去,此时,太阳已近山头,半个天空都红了起来。

还不待洛天睡着,远处便传来了嘈杂声,起身望去,却是不少衣衫破旧的村民跟在一个衣着杏黄道袍,尺长的胡子,一双白眉垂到下巴,整个一个仙风道骨模样的老道士身后向这里行来。

众人看到洛天在湖边睡下大感惊奇,洛天听清了,大部分人都说自己是不要命了。

“贫道茅山弟子玄玄子,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那老道看了一眼洛天后连忙施礼问道。

“茅山?”洛天一愣,茅山的人他认识,那个萧牵魂不就是茅山掌门吗?

“那当然,天下间除了我们茅山,还有哪一派肯派出这么多的弟子行走天下。”那老道说着头一仰,一副天下间舍我其谁的派头。

洛天微微一皱眉头,萧牵魂给他的可不是这种印像,“这……茅山掌门萧牵魂,我们曾经一起与阴山妖人相斗过,不知你是……”洛天道。

“我……”自称玄玄子的老道一愣,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伙竟然与茅山有交情,他虽然外表颇有卖相,可是自己有多少斤两他自己还是清楚得很的,这些年来,茅山在民间风头正甚,这老人家三餐不继,于是就想出这种装成是茅山高人的形象出为,几年来,也骗得不少的钱财,也该他走运,竟然从来都未与真正的茅山弟子遇到过,要不然的话,他这把老骨头怕是要被拆了。

“道尊,这无鱼湖畔怪兽做祟,还请道长快些出手啊。”一位一脸苍桑,一看就是历经风雨的老人家对着那玄玄子小心又小心的说道。

“嗯,对对,这事耽搁不得,小娃娃,你还是靠一边去吧。”玄玄子心虚之下,赶忙说道。

“这……好吧,小子就斗胆开开眼界。”洛天说着退开。

老道士脚步虚浮的走到了湖边,刷的抽出身后那柄也不知是什么木头做成的剑来,嘴里叽里咕噜的也不知在念着什么,木剑也毫无章法的乱挥着,看着那老道士的样子,洛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在外行走这些年,洛天已不是刚从中指山上下来的那个无知少年了,眼界自是开阔了许多,这老道的样子完成不像是个得道高人啊。

“大哥,请问一下,这湖是怎么回事?”洛天四下看了看,找到一个相貌敦厚老实的汉子问道。

“哎,这话说来就长了,这湖虽是称为无鱼湖,可是这里却是鱼种众多,我们无鱼村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可以交完税后还有所剩余的村子,可是自从三年前,这湖里不知怎么回事,竟出了怪兽,掀翻了所以下湖的船,虽无人伤亡,可是却也无人再敢下湖捕鱼了,我们无鱼村的日子也难过了。”那大汉摇头叹着气说道,旁边的众人也跟着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洛天总算是听了个明白。

“那么……这个老道士……”洛天指着那个老道说道。

“小兄弟不可对道长无礼,这位道长可能是在世神仙啊,前一阵子我们隔村有一户人家冲了神仙,成天打自己的嘴巴,还多亏了这位道长给求情才算是免了那人的罪啊,这次我们全村凑了三百多两银子才勉强将这位老神仙请来啊,你休要坏我们的好事啊。”另一个年纪稍大的汉子一把捂住了洛天的嘴小声的说道。

那汉子的手上有股鱼臭味直冲洛天的鼻端,让洛天不得不内息方才将那味道驱除,这民间多古怪,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挣开那汉子的手笑了几笑,接着看那道士在那里舞剑,心里却转着几个念头,难道茅山道士下山收鬼还要收钱吗?这事下次再见到萧牵魂可要好好的问问了。

几张黄纸从那老道的怀里摸了出来,也不知怎么弄的,那纸符啪的一下就烧着了,萧牵魂与阴三相斗之时也用过纸符,可是却没有烧啊,只是直接的就打在那阴三身上了,这老道演的是哪一出啊?对于茅山道术,洛天懂的并不算是太多,只得老实的看下去。

老道士在前面却是嘿嘿的暗笑起来,将这黄纸上胡乱画上几笔,再抹上些磷粉,只要将那黄符在身上猛地一磨那纸符就会被点着,就用这一手,不知骗了多少愚民了,每想到这种手法,老道士都会暗暗得意好一会。

足足两刻钟,玄玄子老道舞剑舞得手臂子酸疼,连烧了十几张纸符,这才咄的大喝一声,接着十分准确的将木剑插回了背后的木鞘里,抹着头上的汗水走了回来。

“好了,此妖魂魄已被我收去,再不会出来做恶了,没想到这妖怪的手段忒是厉害,害得老道我损了十多年的道行。”玄玄子说道。

“多谢道尊,多谢道尊。”众村民都跪了下去,连连叩头。

洛天可不是外行人,那老道分明丝毫真元也无,根本就是胡乱比划,虽然那符不知是怎么点着的,可是那符却是丝毫的真元波动也没有,根本就是一点的效果也没有嘛。

洛天刚待说话,可是好像是谁的面子也没给一样,原本平如镜面一样的湖水忽在犯起涟漪,接着轰的一声,一条巨大的黑影冲天而起,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那怪兽倒像是洛天曾在长江边上见过的鳄鱼,可是却没有这般大的鳄鱼,那怪兽足有数百尺之长,身上披着闪着幽光的鳞甲,嘴倒像是鳄鱼嘴,只是没有那么长,牙齿呈倒勾形,尚有一条寸许长的小鱼在齿缝间蹦达着。

那怪兽的四脚很粗很粗也很长,足有丈许长,完全不像是鳄鱼那样趴在地上爬行,它是在地上奔行的。

原来还在得意当中的玄玄子脸色大变,苍白如死人一般,倒是洛天,刷的一下将身后那把菜刀抽了出来。

怪兽也不吭气,只是四脚划动,刷的向人冲来,洛天有一种感觉,就是这恶兽看起来甚是吓人,不过并没有什么恶意。

一时间,哭爹喊娘声响起,村民们四肢齐用,跑得飞快,那玄玄子跑得比谁都快,怕是这辈子不会再出现在无鱼村了。

怪兽的牙齿咬得咯达咯达直响,以它的速度,想要追上那些村民是很容易的事,可是那怪兽却不曾伤人。

洛天没有出手,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那怪兽驱赶着人群,片刻后,所有的人都散去了,只有洛天还站在那里,怪兽此时也注意到了洛天,放开四脚,带在地面的颤动声向洛天奔来。

洛天别的没有,胆量倒是有不少,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去东海寻找火龙了,非但没有举刀相抗,反而将那金身血纹刀收到了身后。

咯达,巨大的嘴在洛在身前一尺处合了起来,怪兽嘴里的腥臭气喷了洛天一身,还有几丝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残丝。

那怪兽从来都不有遇到过看到自己也不逃的人,不由十分奇的盯着洛天,洛天嘿嘿的一笑,对这怪兽大有好感。

“嗯,你是一只好妖。”洛天的话让那本想转向湖水中潜去的怪兽一下站定,转过头来。

“只是你应该找到无人之处去修行,这个湖,是那些村民们生活的地方。”洛天接着说道。

怪兽口不能言,却可以从眼中看出愤怒还有轻蔑,像是在说,这里,是我的地盘,谁也不许动。

洛天对这只怪兽也甚是好奇,算算时间,既然出来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多呆这么几天,于是乎,干脆就坐到了湖边,也不管那怪兽能不能听到,就讲了他那套人兽和平相处的理论来,这是在与那只龙龟相斗,火龙相处之后才发现的,现在,这个怪兽成了他第一个听众。

洛天越讲越兴奋,不但讲出了他的理论,甚至还顺带的展望一下未来,当真是淘淘不绝,大有讲到天荒地老的架式。

吼,一声怪异绝伦的怒吼声,湖面炸开,那怪兽那雄伟的身影窜了上来,粗壮的一爪在湖面上轻轻一点,顺水而来,巨嘴一张,好大的嘴啊,微弯的巨牙闪着森森的寒光向洛天当头咬来。

华夏极西有一山,名为天山,天上有一修真门派,名叫天山派,虽然武林中也有一大名鼎鼎的天山派,可是却不可混淆,修真门派所处的地方叫大天山,由于地处险恶,世人并不知晓,武林门派那叫小天山,常有些世俗中人前往。

“师兄,你就不要跟着我嘛,好不容易才让师父放我下山,有你这个老古董跟着,我还怎么去玩啊?”天山上,一可爱的小姑娘玩着一朵百年雪莲花对身后一个胡子拉茬,一脸忠厚老实的中年说跺着脚叫道。

“霜儿,你就不要胡闹了好不好,师父让你下山,可是却也要让我跟着你啊。”那师兄苦着一张脸说着,一脸都溺爱的表情。

“大师兄啊,你那榆木脑袋什么时候能转转弯啊,我是出去历练的,有你这个大高手跟着,我还历练什么啊。”雪霜儿不满的说道。

“可是……可是师父的话我也不能不听啊。”那师兄为难的摊着手说道。

“雪满天!”雪霜儿直接叫出了大师兄的名字,“你怎比古董还像是古董啊,算了算了,我算是服了你了。”雪霜儿气得说不出话来,剑光一闪,也不知是从哪里拿出的剑,冲天而去。

雪满天不敢怠慢,师父最为疼爱的小师妹要是出了点什么事的话,他就算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师父敲的,急忙的跟了上去。

雪霜儿是天山派最小的师妹了,当年梦无涯出山寻友时无意中捡到的孩子,见骨格清朗便带回山中,却不想,雪霜儿修习起天山的雪寒气来比一般人都要快,虽然年仅十八,可是那一身功力,却直追大师兄雪满天。

雪霜儿精灵可爱,让门内所有的男性弟子都呵护有加,所有的女弟子都是又爱又恨,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天山派虽然不像是三大门派那大是修真界的顶梁柱,可是绝对是叫得上字号的,有雪满天这么一个天山派大师兄在,一般的小打小闹全都由他打发了,雪霜儿连个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雪霜儿气得一口银牙咬得咯咯直响,可是却又无可奈何,人家是被师父命令出来的。

带着师兄这个跟屁虫,雪霜儿带着一肚子不满四处游逛着,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就算是某个小魔小妖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也当成是没有看到了,她一直都在找一个可以拖得住师兄的家伙。

下天山有多久了?十天?二十天?还是一个月了?反正他们已经跨过了半个华夏地界了。

吼,远方传来一声怒吼声,听那吼声,怕是什么厉害的妖兽吧,雪霜儿心中一喜,就是你了。

雪霜儿真元催动,脚下的雪飘剑猛地加速,直向那吼声的方向冲去,雪满天的心里一个激灵,听那吼声,那妖兽绝不是他们从前遇到的那些可以随意捏扁捏圆小妖兽了,这个,强大啊。

“师妹小心啊。”雪满天大叫一声,脚下那雪花状的怪异武器也加速追去。

此时,那如鳄鱼一般的大怪兽冲出水面,它受不了这????碌穆逄欤?纱喑米潘南挛奕耍?徊蛔龆?恍荩?傻羲?懔恕?

洛天的菜刀还没待拔出来,远处破空声传来,接着一声娇喝,寒气袭来,天空竟然还飘起了小小的六瓣形的雪花来,当真是怪异绝伦。

当当几声响,那怪兽猝不及防之下,那一口尖利的牙齿被齐根削掉了两颗,怪兽一扭头,风声当中,一俏丽的姑娘被怪兽震得倒飞出去,幸好洛天就在她的身手,飘身而起,将那姑娘抱在怀里。

小姑娘长相颇为怜人俏丽,一张小嘴红红的,看着就想上去咬一口,宫如玉清纯如童子,而这个小姑娘,却像是天下的雪花一般,清纯如雪,完全不同的两种气质,久久未沾女色的洛天,不知觉当中,下身挺立了起来。

雪霜儿手里还握着那把透明如冰的长剑,平生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那男人特有的气味,让她微微一震,不由有些迷乱。

怪兽看着地上的牙齿,上面还带着些血迹,自打从无鱼湖下醒过来以后,纵横无鱼湖,从未遇到过敌手,没想到今竟然被人把吃饭的家伙给打掉两个。

吼,怒吼声中,怪兽尾巴一弹,四脚一齐用力,在他的手背上,更是刷刷的鼓起数根骨刺。

“天啊,是鱼泽怪兽。”急急赶来的雪满天不由惊叫起来,鱼泽怪兽已经有几千年没有出过世了,是一种上古洪荒异兽,不是最厉害的,可是却也不是一般修真者所能抗横得了的,而这小师妹更是大胆,竟然将人家的牙给打掉两颗。

看着那鱼泽兽向雪霜儿扑了过去,雪满天顾不得多想,脚下白光闪动,那放大版的六瓣雪花旋转着向鱼泽怪兽扑去,半途中,那雪花一分二,二分四,转眼间便化满天的雪花向那鱼泽兽扑去。

天山派的六月飞雪绝技,最多可将武器化为三千八百份,而雪满天,则可化出一千单八份出来,也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吼,鱼泽怪兽那数十丈长的身子在空中猛地一顿,一声巨吼声当中,啪啪,雪花状的武器在鱼泽兽的后背上打了数以百下,可是却只是让那怪兽怒吼几声罢了。

“大师兄,这里就交给你了,太危险了,师妹我要避一避。”雪霜儿说着转身就跑,雪满天虽然够急,可是却也不敢分神,这鱼泽兽可是上古凶兽啊,哪有那么容易就对付。

“我来帮你。”深感愧疚的洛天抽出菜刀来,刷,菜刀飞出,怪兽似乎觉出这刀与一般的菜刀有所不同,微一偏头,菜刀擦着他的鳞甲飞了过去,那锐利的刀风将他的鳞甲擦出裂纹来。

雪霜儿都跑出去老远了,可是一回头,却见那个傻小子更拿着一把金红两色的菜刀配合着师兄与那怪兽斗得旗鼓相当,最奇怪的是,那怪兽似乎很怕那个傻小子一样,每次那个小子挥出刀去,那怪兽都忙不迭的躲开他去攻自己的师兄。

洛天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具体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可是绝对不会太差,那雪满天更是天山派大弟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那鱼泽兽虽然是上古凶兽,可是不知怎么的,自从在无鱼湖底的泥中醒过来以后,竟然凶性全退,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将那些打渔的村民只是掀翻船而不伤人了。

雪霜儿在天山里,可是除了大师兄以后,修为最强的弟子了,这点眼力带是有的,就算是没有洛天,大师兄最起码也不会落败。

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可以缠住大师兄的怪物了,雪霜儿哪里会让这个看起来呆呆的,可是实力却又不错的家伙搅了自己的局,不得不转回身去,一把将挥刀再要扑上了洛天抓住。

“你这个傻小子,快走啊。”雪霜儿说着,不由分说拉着洛天就要走。

“不行,那怪兽是我惹来的,我怎么可以……”洛天挣扎着,可是没有想到那小姑娘的修为竟然强得很,几下都没有挣脱,同时雪霜儿也暗惊洛天的修为之深,要知道,师父梦无涯可是说过的,以她的修为,在修真界里年青一辈里,也算是佼佼者了。

“算了算了,我们走吧,我师兄应付得来的。”雪霜儿拉着洛天就走。

“什么?那是你师兄?”洛天一愣,哪见过这样的师妹啊,明明见到师兄有险,竟然不去救,反而还阻止别人,不过一想到玄空派里的那点事,洛天又释然了,对于这个雪霜儿更是一点的好感也没有了。

看着洛天的脸色冷了下去,雪霜儿虽然没知道是怎么回事让这个傻小子的脸色冷了下去,可是为了自己能够玩个痛快,还是将话说完,“放心吧,我师兄厉害得紧,这次我下山,大师兄非要跟着,嘿嘿,有这个怪兽缠着,他就不能追我了。”雪霜儿说着还窃笑不止。

洛天心中释然,她清纯的气质看起来倒与宫如玉有几分相似,怎么也无法与坏蛋,恶毒等字眼联系到一块去。

洛天一失神之间,雪霜儿已经拉着他飞出好远了。

“我是天山派的弟子,我叫雪霜儿,你呢?”飞出好远后,在一处树林中落了下来雪霜儿问道。

“我……嗯,我叫洛天。”洛天说道。

雪霜儿近年来只是被师父盯着修行,哪里知道修真界里的那些事,自是不晓得这洛天就是玄空派悬赏捉拿的那个叛徒。

若是洛天还是从胡媚娘那里刚刚走出来的洛天的话,怕是这会已经要是雪霜儿的身上释放他的男人本色了,只是自从与宫如玉出海,被那青莲教化后,已知道男女之事,现在自然不能再理直气状的露出色狼本色来,所以这说话的时候眼神游移,脸还红红的,屁股还微微的向后撅,免得被雪霜儿看到那坚起的旗杆来。

洛天小的时候长得就可爱,现在长大的,虽然没有从前那种胖嘟嘟的可爱样子,可是身材正是变得欣长,身上充满的爆炸般的力量,最主要的是,脸上那一对小酒窝更是对女人着不可忽视的杀伤力。

看着洛天脸红的样子,雪霜儿扑的一下就笑出了声,接着越笑越厉害,笑得好爽快,从前在山上的时候,地处塞外,民风开放,没有中原那些三从四德之说,就算是他们这些修真者,多少也要受些影响。

洛天不知这个叫雪霜儿的小丫头在笑什么,讷讷的不知该说什么,更是手足无措了,看着洛天那害羞的样子,雪霜儿笑得更是厉害了。

好久之后雪霜儿这才止住了大笑,指着洛天问道,“我看你刚刚好像在用一把菜刀打怪兽?你是哪一派的?菜刀门吗?”

“啊?不是不是,那菜刀是我在一个村子里的时候……”洛天将那菜刀的由来一一说清,听得那雪霜儿更是惊讶连连,没有想到凡人竟然还可以炼出这等宝物来,说什么也要拿来看看。

洛天拗不过她,只得将身后的菜刀拔出来放到雪霜儿的手上,那菜刀虽然只有普通菜刀大小,可是却足有近百斤重,金红相间的两色更是闪着迷人的微芒,菜刀的形状也让人觉得舒服,就连雪霜儿这个只会吃,不会做菜的丫头也有一种想要下厨的冲动了。

“好刀,果然是好刀啊。”雪霜儿将这菜刀在手里舞弄了两下嘴里啧啧的称着奇,只是真元却不能透进菜刀里,这倒也是一大奇事,这菜刀除了洛天之外,怕是还没谁能用得了,当初这刀出炉的时候,可是浸了他的血啊。

“就是你这个人傻了点,不过我挺喜欢的,我决定了,以后就跟着你了,肯定会碰到许多好玩的事来。”雪霜儿将刀扔还给洛天后像是主人一样说道。

“啊?”洛天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