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四十六章 魔道中人

被女人跟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宫如玉那次是发生了那种关系,又被龙天收为弟子才会带着如玉四处走的,今天这个雪霜儿,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怎么可能跟着自己?

“怎么?你不愿意?”雪霜儿笑吟吟的问道,脾气倒是好得很,只是真好还是假好,现在还说不准呢。

“没没,算了,先休息吧。”洛天说着胡乱的地上铺些草根树叶什么的就躺了下去。

雪霜儿却没有在野外睡过觉,弄了老半天,才算是在用树枝,叶子等等堆起老高的一个简易床铺上躺了下去。

下山着实兴奋的玩了好多天了,她也累了,躺下不大一会就睡着了,洛天回头看了看,确定雪霜儿睡着了,这才将手伸进了裤子里。

这男人啊,若是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也就罢了,可是一旦发生过那种事之后,时常就会有火冲上来。

雪霜儿住惯了上房,在这荒郊野外哪里能睡得实啊,被一阵怪怪的声响惊醒,细细一听,却是从洛天那里传来的。

回头望去,却见一股股的白色**从那洛天的下身喷将出来,射出三尺多远去,空气里弥漫着怪怪的味道,而那洛天也长长的出了口气,像是如释重负一般。

“你怎么了?”雪霜儿坐了起来问道。

“啊?噢,没……没什么。”洛天慌乱的答道,连忙将那还没有软化的东西塞进裤子里去。

“没什么?不可能,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拿出来给我看看。”雪霜儿可不管那一套,冲上来就抢洛天手里的东西。

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落入了雪霜儿的手里,洛天痛叫一声,**被人家抓得生疼,怎能不叫。

雪霜儿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虽然长年在山上呆着,可是对于男女之事多多少少知道那么一丁点,原本还以为洛天手里拿的是什么好玩东西,可是一抢过来握在手里就知道不对劲了,那东西热乎乎的,软乎乎的,还有点湿乎乎的,怎么看都是男人身上的东西,至少,雪霜儿自己的身上是没有。

“你……”雪霜儿一脸通红的说着洛天,只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有一件事她忘了,那就是她的手里还抓着洛天的**忘了放开。

“天啊,你先放开我的东西。”虽然被美女抓着那个东西,可是这抓得有些紧,洛天疼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噢噢。”雪霜儿红着脸松开了手,洛天赶紧把东西塞了回去。

一时间,二人相对无言,还是雪霜儿,红着脸默默的走回自己的位置躺下,也不知睡着了没有。

“她是不是生气了?会不会打我?”洛天脑子里想着想着睡了过去,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雪霜儿却还睡得正香。

可能是洛天起身的声音惊动了雪霜儿,微微的动了几下身子,这才摸着脖子扭着腰的坐了起来,野外睡了一觉,弄得她全身都有些酸疼。

当雪霜儿的目光与洛天对视到一起的时候,不由想起了昨夜那尴尬的时刻,红着脸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洛天也是吭吭哧哧的,半天之后,这才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根不知名的块茎来递给雪霜儿,“饿了吧,吃点这个东西吧,味道还算是不错。”洛天红着脸说道,远不知当初不知男女之事那般潇洒了。

“嗯。”雪霜儿头也不抬的伸手接过东西,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淡淡的甜味,还有类似于玉米的香味从手中的块茎中传来,味道还算是不错。

匆匆的吃过早点,二人接着上路了,雪霜儿没问要去哪里,洛天也没说,如是行了一日,已经到了华夏中部一个小城当中,天色已暗,二人决定就在此处投宿一晚,必竟夜间赶路风险很多,比如空气中的涡流,又或是爱在夜间出行的各种鬼物或是怪物等。

小城虽小,可是却也在大大的有名,千年前在这里有一点,死伤数十万,这个小城也跟着改了名字,叫怨城,因为每天夜晚,这城周都会有阵阵的鬼哭声,都是些不得超生的小鬼,几十万啊,谁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超生他们,鬼门中人想要利用,可是却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只得任由他们夜间哭嚎了。

小城里民俗很怪,一般的地方遇鬼躲都来不及,可是这个小城里,越是到了晚上就越热闹,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出来在门口点上香烛,摆上点供品。

雪霜儿必竟还带些小女儿的心态,很快的就把昨夜那尴尬的事给忘到了脑袋后面去了,找好了客栈交上钱后便拉着洛天四下的逛着,看着那些居民们一个个虔诚的样子,好奇无比。

天色暗了下来,那些还在外活动的居民们像是约好了一样,一个个都回到了家里,将门窗关好,虽然城内鬼啸连连,可是却并不见他们有丝毫害怕的样子。

二人回了客栈,却见那客栈的门口也有香烛供品,好奇之下问起了掌柜。

“客官有所不知啊,在这城里,虽然鬼怪很多,可是我们一直都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这小城虽然不大,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出过什么事,虽不能大富大贵,可也是一生平安,还有啊,二位没什么紧要的事的放晚上尽量不要出去,白天是咱们的时间,晚上就是他们活动的时候了。”掌柜的肩头搭着块毛巾摸着桌子笑呵呵的说道,地方比较小,这掌柜的同时也兼任着小二的角色。

“原来是这样啊,我们记住了。”洛天笑着点了点头,只是看那雪霜儿,却像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如……不如我们晚上出去走走,说不定有什么好玩的事呢。”在上楼梯的时候,雪霜儿拉着洛天的衣服说道。

“算了吧,我明天还在赶路呢,再说了,既然人家掌柜的都告诉我们晚上不要出去了,肯定有不要出去的道理。”洛天丝毫不为所动,向楼上的房中行去,气得雪霜儿暗道几声大木头,可是却也不得不跟着上楼,虽然同为修真者,可是首先她是一个女孩子,要一个女孩孤身一人到这鬼气森森的城中去夜游,这胆子还稍嫌小了起。

二人只顾着上楼睡觉,可是却没有发现,一直都在大堂一角吃喝的一个三角脑袋的大汉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总之,就是一直都目送洛天与雪霜儿一直进了房间才算是罢休。

“找了十几年了,总算是找到了。”那个汉子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怎么着,嘴里念叨着,脑袋一歪,倒了下去。

半夜了,正是外面小鬼凶狠的时候,只是在这个怨城里,好像越到半夜,那些孤魂野鬼就越是安静一般,若是细听的话,好像还能听到些鬼声飘荡,窗纸上,不时的还会有些鬼影闪过,不过,却并不影响人们睡眠。

掌柜已是昏昏欲睡,对于他们这些老城民来说,那些鬼声非但不会让他们觉得害怕,反而有催眠的作用,那个三角脑袋的汉子还趴在桌子上睡着,也无人去扶。

雪霜儿虽然是一介修真,可是听着这夜里的鬼声,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女孩家,天生就对这玩意有些恐惧感,虽然她先前还说要半夜出去漫步来着。

雪霜儿终于还是钻进了洛天的房里,把洛天从**挤了下去,在地板上打了个地铺,这些年里,洛天东跑西颠的,只要有个躺身的地方,他就能睡了,对环境的要求并没有那么的高。

那三角脑袋的汉子忽地起身向楼上飘去,那掌柜的根本就不曾发现。

雪霜儿住的房间被被打开,可是**却空无一人,那汉子的脸色一变,接着侧耳细听一下,脸上又露出了暧昧的微笑,接着又为之变色,似是恼怒一般,这汉子神色变换之快,当真算得上大师级人物了。

行到隔壁,那汉子的手上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势,十根手指都扭到了一起,不过却也有一股淡淡的,似有似无的香味从那汉子的手指尖飘了出去,顺着那房门的缝隙钻了进去。

忽,那汉子长出一口气,像是十分累的样子,接着,也不管什么声响不声响的,直接就将门闩震断,人也大咧咧的走了进去。

“你是谁?想要干什么?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躺在地上的洛天一个骨碌爬了起来问道,这一连串的问题却像是让那汉子看到了鬼一样,愣愣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你……中了我魔魂宗的迷香惑神气竟然还没昏过去?”那汉子指着洛天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

“什么?我为什么要昏过去?”洛天愣头愣脑的说道,这时**睡得正香的雪霜儿也像是一只小猫一样张嘴打着哈欠坐了起来,还吧达着嘴,没一点淑女风范。

那三角脑袋的汉子更是愣住了,没想到魔魂宗百发百中,偷袭从未落过的迷香惑神气竟然对这二小没有一点的效果。

那汉子却不知,洛天此去东海,收获甚大,那可以守魂完魄的无名小红果,还有那千年也难得一见的上古奇宝朱果,无论是哪一样拿出来,都足以让洛天不惧那些迷神惑气的法术。

雪霜儿更是了不得,打小就把那些天山雪莲当大白菜来吃,而且,五百年以下的雪莲都不屑去吃,再者说,天山之上,宝物甚多,比如说,九叶灵芝,九叶灵芝那种比朱果还要宝上几分的好东西她没吃过,七叶的,八叶的,她倒是吃了不少,所以,魔魂宗的三角脑袋汉子算是在这二小身上打错了算盘。

三人傻愣愣的对视着,好半天之后,雪霜儿这才反应了过来,怒喝一声,晶光亮起,雪飘剑已经向那汉子的三角脑袋刺了过去。

叮,一声轻响,那原来只现迷光的雪飘剑合而为一,被那汉子夹在指间,雪霜儿微微一愣,她可不是什么好捏的柿子,娇喝一声,身子已经旋转而起,雪飘剑更是莹光大盛,似是有无数的雪花自那剑中飘出一般。

那汉子一惊,没想到这个小妞竟然如此的强势,若是再不松手的话,怕是这两根手指要保不住了,不得已只得松手退后一步。

那些自剑中飘出的血花在那汉子几前一尺之处似是遇到了无穷的阻力一般,再也不能飘进一处,纷纷落地,在木制的地板上,结出一片片的冰花来。

雪霜儿得理不饶人,剑决一引,就要使出飞剑之术来,可是手上一紧,却是被洛天一把抓住。

“还不急着打,问明白再说。”洛天说道,他实在是不想在回家的路上多若是非,虽然他十分不想将玄空派当成是自己的家。

洛天出手制止雪霜儿的时候,那汉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没完全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年纪轻轻,论修为,竟然哪一个都不比他低上多少,这二人若是联手的话,自己的胜算绝不会超过四成。

“这位师兄,不知在下同伴何处得罪了你,竟然深夜下此凶手?”洛天施了一礼问道。

“没什么得罪了,只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罢了。”那汉子微微还了一礼说道,虽然魔道中人并不注重这个,只不过人家递过来笑脸,咱也总不能直接就一巴掌扇过去不是。

“这……此话从何说起?”洛天说着回头望了望雪霜儿,想看看她的身上带着什么宝物,只是除了那把剑之外,雪霜儿却是身无长物。

“嘿嘿,魔魂宗办事,向来不给人理由的。”那汉子怪笑起来,那声音尖利无比,比窗外那鬼啸声还像鬼叫。

魔道说起来可怕,其实也不过是与正道修炼方式不同,出手也有些狠毒,不留余地,讲的又是一个损人利已,杀戮并不如传说中的重,甚至还不知某些正道门派,本来也无可厚非,大家都是冲着那天道去的,想当年那通天教主还魔道中人呢,还不是一样并为仙界神君之一,只不过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哪怕你是修真者,还不是要分个三六九等出来。

这三角脑袋大汉可是大有来路,魔魂宗本就是魔道中一个二流门派,这些年来,魔门与正道相争,损失惨重,大量的魔功丢失,而这魔魂宗虽然是二流门派,可是功法却保留得较全,只是门派择徒极严,是以中落,而这汉子名为况情,虽然在魔魂宗里不是大弟子,但是却是修为最强的一个,所以颇被宗主看中,这不,派他下山寻找可以用做鼎炉的处子。

十几年来,况情走遍了大江南北,还被正道发现了身份,几翻追杀,终凭着魔门奇特的功法数次逃脱,始终都没有寻得一个合适的女子,而这雪霜儿在他的眼中,竟然是罕见的冰霜之体,绝对是做鼎炉的上上人选,这才不得不出手,谁知竟然碰了钉子。

洛天听罢那况情的话,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人也太不讲理了点,出手伤人也不给个理由,不过一想到玄空派那个所谓的正道大派的做法,不由释然了,人家还是魔门的,论手法,还比不上人家玄空派呢。

“既然如此,在下也说不定要护上一护了。”洛天说着手决一引,金铁声中,那菜刀脱鞘飞到了手中。

看到洛天手持菜刀,况情险些笑了出来,修真者放着飞剑不用,竟然会用菜刀,这才真是头一次见。

“哼,胆子不小,竟然把主意打到你姑奶奶的手上来了。”雪霜儿怒喝一声,仗剑而上,屋内狭小,空有飞剑之术却不得用。

况情也是大喝一声,双手瞬间变成了黑亮的颜色,如黑色水晶一般,合身扑上,只是身子却在怪异的扭了几扭,雪霜儿刺出的剑竟然在他的身上打了个滑,只是将他的衣衫划破,露出了一身的排骨,没想到这汉子外表看起来挺壮的,内在竟然如此之瘦。

况情的目标并不是雪霜儿,这个丫头他可舍不得打伤,他取的是洛天,只要将这经验明显不足的两个小家伙击倒一个,那么自己就可以有八成把握生擒那具有冰霜之体的小丫头。

洛天的经验是不足,也是十分轻易的就被这个中途转向的况情攻到了身前,可是况情他选错了目标,若是他首先集中精力先打击雪霜儿,怕是他会成功,可是攻击洛天,就算是他师父来了怕是也不可能成功。

水波一样的大盾出现在洛天的身前,在那水纹盾面上,还有一圆圆如蛛网一般的纹理,已经成为他身体器官之一的水云盾,根本就不需要洛天用真元来控制了,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况情的双手如刀,噗的插进了那水云盾中,水云盾现在已经完全变质了,不光是有水的软性,还有一定的粘性,况情只觉得自己的双手像是插进了浆糊里一般,沾乎乎的,要费好大的力才能拔得出来。

眼前红金两色闪动,况情终于将双手拔了出来,身子也向后一退,刷,那把菜刀劈下,虽然没能伤到况情,可是菜刀上的真元力却将况情的衣服自脖子到小腹处划开,皮肤上也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白印,险些就被开膛了。

况情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没想到这菜刀竟然如此的犀利,最怪的是,那小伙子的真元中,竟然还隐隐的带着魔门特有的那种旋型力道,可是却偏偏正气凛然,完全都是正道中人的手法。

容不得况情多想,雪霜儿的雪飘剑自他的身后射来,况情的身体扭上几扭,像是一块橡皮糖一样,完全变了形状,根本就看不出人样来,雪霜儿的一剑也落了个空。

三人都是修真者,这一斗起来,虽然没有兵器上的交击,可是那罡风四动之下,这间房间早就被拆了,隔壁一对正搂在一起睡得正香的夫妇也被惊醒,惊叫着跑了出去。

洛天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可以把自己变成这么软的人,不由稍稍一愣,再次挥刀扑了上去,有了水云盾,洛天几乎可以忽略况情一般性的攻击,刀刀向那况情的要害之处劈出,出手风格颇有魔道风味,就连洛天自己都奇怪,什么下手这么狠了呢?

况情的黑晶玉般的手可以夹得住雪霜儿的飘雪剑,可是却夹不住洛天手上的菜刀,那可是天下第一刀啊,就算是传说中的神秘门派蜀山剑派中的紫青双剑来了,怕是也要俯道称臣,更何况是况情的一双魔手呢。

况情的手刚刚伸出,喀嚓,右手的五根寸长的黑指甲被齐根斩数,捎带的,还有况情指尖的一点皮肉。

况情大惊忙不迭的缩手,这一失利,洛天若是多点经验,乘胜而追的话,怕是那况情的身上多少也要带点伤,可是洛天有感于自己下手比前狠了,不由大感奇怪,抽身后退,体内真元涌动,大有加速融合的趋势,呈螺旋状的九龙心法和玄空真解两种真元不断的摩擦着,产生更大的第三种真元,而那第三种真元虽然比那两股要弱小点,可是在打斗的时候,竟然占的是主导地位。

雪霜儿压根就没什么经验,平常跟大师兄雪满天对招的时候人家还要让着她,现在一出道就与魔道中人起了争斗,早已被洛天与况情的激烈打斗吸引,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况情虽然屡落颓势,可是身为魔门中人,面子这东西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达到效果,当下流着血的五指在身前挥动,那些流出的黑红的血竟然没有落到地上去,径自的飘在他的在前,组成一副悬妙的图案。

阵阵的危险气息让洛天回过神来,在况情面前的那血水构成了图案中,像是潜伏着某种凶兽一般,隐隐有阵阵的咆哮声传来。

洛天此时也顾不得再管体内的怪异真元了,右手菜刀一横,拦在胸前,左手一引,龙吟声起,一条黑色龙影出现在他身体的左侧。

“九龙门?哼哼,你的修为还差了点。”况情说着怪啸一声,四野孤魂野鬼退壁,而那血水构成了玄妙图案更是毫光大盛,反向钻进了况情的身体里。

吼,况情巨吼一声,身子胀大,原本净是排骨的身子上也长出条条状硕的肌肉,反后一拉,更是从身后抽出一根三尺长的铁棒来。

况情的样子不由让洛天想起了阴山门派当中那个阴三变身时的样子,也是像况情这般,幸好这况情手里拿的不是什么骨头棒子,要不然的话洛天还真是要以为是不是阴山的人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