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四十八章 千古宴

左千山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本来长得就够酷,再一皱眉,更是有十足的男人味,就连被他捏在手中的雪霜儿都不由自主的放下敌意,傻傻的望着左千山。

“这小子是不是耍我?难道他们正道中人不知我们抓这冰霜之体的女子干什么用吗?”左千山心中暗道,虽然洛天看起来傻傻呆呆的一个老实人,可是以左千山的眼力,这小子分明就是大智若愚型的。

“此话当真?”左千山说道。

“在下虽然不懂那些规矩,可还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哼哼。”洛天说着冷笑两声,他不由想起了那个出身的门派来,从玄空派看正道做法,让他心寒不已。

“此女体质异常,极适合做我魔魂宗的鼎炉。”左千山说道。

“鼎炉?”洛天不由惊道。

以体质特异的女子,而且还要是处子做鼎炉,以魔功培育,经数十年,可在女子,子宫之内结下魔丹,如生儿般将魔丹产下,女子虽然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可是却也算是完蛋了。服下魔丹,可让人魔功大进,传说可以直升仙界,不过这只是传说而已,三千年前,曾有一魔门分支炼出魔丹,虽然没能飞升仙界,可是却直达修真顶峰,不过后来却不知所踪,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以让魔道中人疯狂了,几千年来,无论魔门是起还是落,都从来没有放弃过这种做法,若是这种做法失败的话,那女子的命运就不言而喻了,这在修真界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当初青阳真人并没有过多在这方面解释,所以洛天并不知道。

“以人为鼎炉,不对啊,我记得是天地为炉,以身为药啊。”洛天喃喃的自语着。

在这洞内,除了洛天左千山等人之外,还有数十名魔门弟子,每个人都对魔门功法有所领悟,修为也不弱,洛天的声音虽小,可是却也都听在耳中。

洛天的话听来就像是正道中人修行一般,在他们听来,完全是无稽之谈,可是左千山听来却像是有所领悟,却又抓不住关键。

“哼哼,你是修行修傻了吧,还天地为炉,你想得美,普天之下,又有何人会能让天地做为自己的鼎炉?”况情在菜刀之下虽然不敢动,可是却出言不逊,魔门在他们的眼中,那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包括功法。

况情一番话终于让左千山明白了,天地为炉,理论上能说得过去,可是又有谁会有那般的能力,将天地据为已用呢,当下指着洛天哈哈大笑起来,“想我左千山纵横修真二百余年,竟然险些被你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给唬住,当真是八十老娘倒崩孩儿,可笑啊可笑。”

“不对不对。”洛天摇了摇头,“那么你们就不是魔门了,怎么连魔门总纲的开篇都记不清呢。”

左千山的笑声嘎然而止,像是傻了一样望着洛天一动也不动,那些弟子犹在笑着,包括况情在内,当那些弟子发现师父不太对劲之后,笑声越来越笑,终于静了下去,只有况情背对着众人,还在大笑着,可是却越笑越不对味。

左千山的心里掀起了涛天的巨浪,魔门总纲,这四个字如一声炸雷震得他身体直发晃,连雪霜儿从手中脱开都不自觉,他一点也不怀疑洛天此话有假,几千年了,最早之前,魔门总纲落入大魔王蚩尤的手上,随着大魔王的败落,正道登台,魔门总纲也不知下落,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东西失传,也有新的东西被那些天才创出,而这代表着魔道至高境界的总结性的心法也随之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就连魔门之中,知道这魔门总纲的人,绝不超出三个,而左千山,就是其中的一个。

左千山伸手在滩坐在地上的雪霜儿身上拍击两下,那被禁锢的真元终于缓缓的运行起来,身上却是酸痛不已,雪霜儿无力报复,却也用那足以杀死人的眼光将左千山凌迟了不知多少遍。

洛天收刀于身后,况情也获自由,看到洛天这般的老实,气得雪霜儿大骂洛天木头,这么好的事,怎么能轻易放弃,可是接下来,却让雪霜儿大惊不已。

“摆千古宴待客。”左千山说着一甩大袖,俯身向洛天拜倒,双手前伸,十指相扣,扭成怪异的手势。

不光是雪霜儿,众魔门弟子也是大惊,这千古宴可是代表着整个魔道最高的礼节,不光是那足以吓死人的三千八百六十道菜,还有就是,全门上下都要三拜九叩,以示尊重,自有这规矩以来,传说除了那无头也要反天的魔神刑天之外,还没有人受此殊荣。

洛天就那么呆呆的受了魔魂宗全门下下三拜九叩的大礼,再傻乎乎的任由他们将自己请到一间更大的大厅当中,巨大的桌子,精美得只能用艺术品来开形容的菜肴,三千八百六十道,足足上了一整天才算是上完,中途每当洛天想要问出点什么的时候,那左千山总是摆下手,用十分尊敬的语气打断。

洛天与雪霜儿心中都有事,那些菜虽然有一大半都是听都没听过见都没见过,而且味道也好得不得了,可是他们两个都没有吃多少。

终于,这饭用了近十个时辰吃完了,撤下饭菜,上来香茗,洛天再也忍不住,“嗯,左宗主,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洛天说道,他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若是左千山来硬的,怕是洛天死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左千山这样像是祖宗一样的供着他却让他有些受不了。

雪霜儿也瞪大了眼睛望着左千山,想看看这个抓自己回来的老家伙有什么说法没有,怎么前后反差如此之大。

“这……我魔门没落千年之久,始终都被正道所压,虽偶有高手出世,却也难以力挽狂谰,先生即知我魔门总纲,更是给我魔门带来无限希望,若先生不嫌弃,左某愿放弃宗主之位,还请先生不要嫌我魔魂宗派小不容神。”左千山恭敬的说道,一口一个先生更是把洛天说得颇为不自在,后又听到左千山要让他当魔魂宗宗主,当声吓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虽然青阳真人很少跟他讲些什么正邪之分,在洛天的眼中,屠掉他们小村的那个吸魂獠是魔头中的魔头,另外,也只是玄空派没给他好感了,对于其它的门派和人,洛天一向都迷乎得很,可是这些年里听多了正邪不两立,心里多少还有在意。

“你放屁。”洛天只是吓了一跳,可是雪霜儿却跳起来大叫,雪飘剑也拔了出来顶到了左千山的眉心处。

魔门弟子看到师父受制于一小女子,不由大怒,纷纷拔出稀奇古怪的兵器就要上前将这小娘皮碎尸万断。

“都给我住手。”左千山吼了起来,声音震得这山洞直发颤,那些门下弟子也被吓得定在当场,不敢再向前一步。

“先生是我魔门希望,若是我左某人能以一具残躯得魔门总纲,左某不劳姑娘动手,在下自刎当场,以谢挟持姑娘之罪。”左千山说着当场跪了下去,一双虎目圆睁望着洛天。

那双眼睛充满着暴戾,可是却却毫不做作,完全不似正道老大们那种绵里藏着针,笑里夹着刀的样子,就这个样子,博得了洛天极大的好感。

“哼,你们这些邪魔歪道,少在这里对洛天花言巧语,自古便是正邪不两立,洛天更是正道中的英雄人物,手握你们魔门的弱处,岂能被你们所欺。”雪霜儿好像有些反客为主了,长剑非但没有离开左千山的眉心之处反而大怒吼道。

洛天后被驱出门派,而青阳真人在正邪方面也没有教他太多,所以他只是凭着感觉办事,而雪霜儿却不同,自幼便在天山派学艺,天山掌门梦无涯更是个灭魔道主义者,雪霜儿自小就受了这方面教育,自然会对魔门没什么好感。

左千山一派宗师,被雪霜儿这个小丫头骂了个狗血淋头利刃加身,绝对是个天大的耻辱,可是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望着洛天,眼中充满了期盼。

洛天没有出声,只是在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雪霜儿张了张嘴,不知在蕴酿着什么话出来,可是看到这左千山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就算是她再娇纵,有些话也无法说出口来,必竟他不像青灵儿那般的不讲理。

“那魔门总纲本来就是你们的东西,还给你们也是应该的,左宗主不要对小子行如此大礼。”洛天这才呆呆的反应了过来,伸手扶起左千山。

“先生如此胸襟,左某再叩拜也是应当的。”说着左千山当真再行叩拜,洛天拉都拉不住。

“木头,你怎么可以对魔门这样,有道是正邪不两立啊。”雪霜儿可是急了,从入门的那天起,她就梦想着纵剑而行,杀遍四方魔门,可是现在完全与她的理想背道而驰,在这高手的面前,她就跟一只小鸡一样,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那本来就人家的东西,我们不能用各种名义,甚至是用保管的名义抢夺人家的东西。”洛天正色道,“更何况,我看此人,顺眼。”说到这里,洛天笑了起来。

左千山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眼巴巴的望着洛天,虽然心下很希望拿出笔墨纸砚来让洛天立刻将魔门心法总纲写下来,可是却又觉得那样有些不妥。

“我……我……”雪霜儿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是现在不在是天山,手头上又没有什么可以威胁的东西,只得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生着闷气。

洛天只是对她笑笑,以洛天的脾气,是,很好说话,就算是你给他一棒子也没什么,可是一旦他认定的事,别说是九头牛,就算是九条龙都拉不回来。

“魔门心法那个东西还有很多的图形,我又不会画,所以只有把这个给你了。”洛天说着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块圆石来。

看到洛天的乾坤袋,左千山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伙身上还有如此至宝,此人不简单,左千山如是想着。

“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洛天说着一笑,露出一口的白牙。

左千山现在哪里还能管什么使用方法,只要魔门总纲到手那就谢天谢地了。

左千山用他平生最为恭敬的态度和礼仪弯着身子,伸出双手从洛天的手心里接过那块丝毫不起眼的圆石头来,谁又能想得到,这不起眼的石头竟然是牵扯着魔门兴衰的重中之重呢。

圆石入手,左千山立刻感觉到了,他体内的魔功疯狂的运行了起来,隐隐要还有要冲破瓶颈的迹象。

左千山那颗早已是波澜不惊的心狂跳了起来,五十年了,整整五十年再无寸进,可是今天,竟然只是一块小小的石块就让他有如此的精进,这种狂喜让左千山就那么愣愣的保持着恭接圆石的姿态。

一声巨吼,魔门当中一名弟子飞身纵起,手中如狼牙一般的锥形武器凌空向洛天射来,魔门之所以被正道所唾弃,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魔门的行事手段,就像现在这样。

金红两光闪动,洛天的菜刀拔了出来,当的一声架住那一对狼牙,接着亮光一闪,水云盾这个从来都只是做为防御的法宝竟然猛地冲了出来,砰的一声撞在了那个偷袭的魔魂宗弟子的身上,生生的将那名弟子粘在了水云盾上。

水云盾上的粘性来自上古异蛛,经血引兰吸收同化后力量并不算是太大,也仅能在这种弟子的身上维持一息而已。

对于修真者来说,一息的时间都显得太于过漫长了,洛天在这一息之间,甚至可以劈出上百刀之多,将那名长相对不起父母的魔魂宗弟子劈成碎块。

啪,一声让人身心一起舒畅的声音响起,那个粘在水云盾上微微发愣的弟子脸上多了一只手,接着那张脸,不,应该是整个脑袋都变形了,再接着,人像是一条死狗一样侧摔出去,直射到十丈外才在石壁上撞击了一声摔到地上,身子也是一抽一抽的,一条命只剩下了小半条。

“执法何在?”一脸都是煞气的左千山大吼起来,手上,还在滴着血,那一巴掌,就是他打的。

“在。”数名眼神阴冷的大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每一步,都像是带阴冷的地府气息一般。

“洛先生是我魔魂宗至高无尚的贵客,千古宴都坐得的人,全宗上下,甚至是整个修真,无论哪一个敢动洛先生,我左千山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他周全。”左千山吼道。

“是。”所有的弟子愣了一下后高声吼道,自有道魔之分以来,还在第一次出现魔门倾一门之力去护一正道中人。

那名偷袭的弟子被那执法弟子拖了出去,至于他会有什么样的命运,那就只有天才知道。

“洛先生,真是对不起……”左千山讪讪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哼,木头,你看,我就说吧,这些魔道中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哼哼,你给了他们好处,他们随后就翻脸,我看你还是长点记性吧。”雪霜儿说着跳了过来,一根葱白样的手指点到了洛天的脑门上。

雪霜儿的话让魔魂宗上下一齐变了颜色,魔魂宗行事确实不择手段,可是在行事方面,可要比那些所谓的正道光明磊落多了,只是这些黑暗面,雪霜儿却并不知晓。

左千山将他们待若上宾,雪霜儿就算是怎么闹,也没有谁敢出声反对,左千山自拿到了那魔门心法总纲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一处石室当中,常常是三两天也看不到人影。

雪霜儿的吵闹,再加上洛天急于返回玄空派去拿解药救自己的师父,让洛天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可是左千山已经两天没有出现了,这样一声不吭的就走也不太好。

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左千山从石室中走了出来,整个人都像是变了样子一样,看样子,对魔门总纲的心法有所心得了。

“左宗主,来得正好。”洛天远远的看到了左千山后连忙迎了上去。

“不知洛先生有何要事?只要我魔魂宗能帮得上忙的,必定倾全宗之力。”左千山连忙说道,倒是一点也不掺假。

“不是不是,我是来向你辞行的,在下还有要事要办啊。”洛天苦着脸说着。

“这……唉,魔魂宗上下招待不周,左某又急于突破,倒是怠慢了先生了。”左千山一脸愧疚的说道。

“左宗主误会了,在下并没有对贵派不满,只是确有要事,再者,霜儿好像也对贵派成见颇深,常会若出事来,昨天还将贵派的弟子打伤,着实过意不去。”洛天红着脸说道,在魔魂宗呆了半个月了,他跟雪霜儿的关系也更加暧昧了些。

“这倒是无妨,魔魂宗弟子皮粗肉厚,打上几下倒也没什么。”左千山笑道。

“多谢左宗主不怪之情,在下今天就要告辞了。”洛天说着连忙施礼。

“先生切不可再施此礼了。”左千山连忙扶起洛天的晚辈之礼来,一脸的惊慌,洛天无疑是整个魔门的救星。

“既然先生执意要走,左某也不便阻拦,先生稍等,待左某凑上一桌酒席为先生饯行。”左千山说道,也不管洛天同不同意,自顾的招来门下弟子吩咐起来。

洛天摇头苦笑,本身就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再被人热情的招待,更是不安了,却从不去想自己倒底给魔门带来了多大的好处。

这一次,虽然没有千古宴那般的丰盛,可是大盘小碟的却也是数百道菜上来,雪霜儿对着左千山还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眼的,可是却吃得甚欢,想当初在天山派的时候,何曾吃过这些山珍海味。

饭后稍事休息,洛天与跟屁虫一样的雪霜儿上路了,左千山带领门下弟子直送出百里还不肯返回。

“左宗主,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请回吧。”洛天不得不第五十次停下来说道,雪霜儿虽然还是那副表情,可是明显还是被左千山这种执着所感动,脸色也没有那般的难看了。

“唉,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只望先生别忘了我魔魂宗,若是日后有所须要,只须差人打上一声招呼,我魔魂宗必定全力相助。”左千山也是第五十次的回答着。

“好,肯定青定,那在下就告辞了,左宗主也不要再送了。”洛天连忙说道,连礼都不敢行了。

洛天与雪霜儿再赶三天的路,终于进入了远远的看到了那如一只拳头上伸出一根中指一样的山头来,中指山,玄空派的根本所在。

“你……你是玄空派弟子?”雪霜儿这下可是大惊失色,谁都知道,打压魔门最来劲的一个是无忧谷,而另一个,就是玄空派了,没想到一个玄空派的弟子竟然还会将魔门的东西送回去,这更是令雪霜儿想不通了。

“不,我早已被玄空派清出门墙了。”洛天远远的望着那山头轻声说道,心思,飞回了在玄空派修行的那段日子,随之,还有那个姑娘,笑起来跟他很笑,也长着可爱酒窝的小姑娘,那个为了让他有机会逃走,宁肯自伤的女孩,柳如。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出来的。”洛天对雪霜儿说道。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雪霜儿不满的说道。

“呵呵,我一人进去,凭着熟门熟路还尚可为之,可是如果带上你呢?没忘了,我可是玄空派的弃徒啊。”洛天说着笑了起来。

雪霜儿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天山派虽然不算是小派,可是在人家玄空派的眼中,还不是小弟一个,他雪霜儿虽然对自己的修为有信心,可是要说暗入玄空派,这胆子还是略显小了点。

雪霜儿一脸的不高兴,任由洛天将她带到了最近的一处小城中,寻了处客栈安顿下来,办完一切的琐事,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向外走。

“喂,木头。”雪霜儿突地叫道,木头这个名叫得越来越须了。

“什么事?”洛天又转了回来。

“你要小心,快点回来找我。”雪霜儿小声的说道,小脸也变得红扑扑的,像是熟透了的桃子一般的诱人。

“嗯。”洛天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转身又要向外走。

“回来。”雪霜儿再次叫道,让洛天不得不走了回来。

雪霜儿也没有什么交待,只是一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脚上,再狠狠的将他推了出去,这才大吼了十几声木头,将洛天弄得一头的雾水,不知是哪里又得罪了这位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