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五十四章 门毁派灭

通道行了足有近半个时辰,凉风更甚,忽觉脚下一空,原来已经出了洞,掉到了一个更大的洞里,远处微光传来,脚下水声潺潺,出口竟是一个天然的融洞。

步出洞口,一条小溪从洞中流出,弯蜓远去,不知倒底会融入哪条大河当中。

宫如玉与雪霜儿对望一眼,二个还似刚进来那般的抬着洛天,谁也不敢稍松一下手,彼此眼中闪动着火花。

雪霜儿此时好像也忘记了胸前的剧痛,与宫如玉对望着。

远处,传来怒吼打斗声,飞剑法宝的毫光更是从天而起,宫如玉他们此时至少也要离那里有几十里远,可是却远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庞大的压力竟也一丝不减。

“我看我们还是要尽快的离开此地才好。”宫如玉看着远处的冲天剑光说道。

雪霜儿点点头,虽然与宫如玉的敌意渐深,可是有洛天在这里呢,首先要保洛天的安全。

宫如玉与雪霜儿在门派内都是那种倍受宠爱的小弟子,可是现在她们两个为了洛天,放下了所有的女性矜持,放下身段,像是耗子一样,一个托头,一个拉脚,拖着洛天悄悄的向远方飞纵,为了不被人发现,她们二人甚至连飞剑龙影都没有用,而是纯以体力配合少量的真远,像是寻常武林高手那样,在山间岩石上纵跳而行,速度倒也是不慢到哪里去。

正道大举而进,十几个大小门派闻风而至,海明潮是玄空派的领头,虽然比不得那些掌门长老的,可是修真界就是这样,以实力说道。

海明潮以手中一柄黑剑,生生切断吴老狼那砸死了不知多少正道弟子的铁棍,剑势不绝,将吴老狼一只手臂也砍了下来。

可怜吴老狼一世英名,被正道弟子一拥而上,乱剑分尸,黑山老鬼也好不到哪里去,海明潮是摆明了要用这些魔门长辈来立威的,按照本身实力来说,海明潮再来几个也不是黑山老鬼,吴老狼这些老牌魔门人物的对手。

手上那柄黑剑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竟然可以让这些老牌高手也无法抵挡,一剑下去,棍毁人伤,那黑山老鬼本就与天山梦无涯斗得处于下风,他还受了伤的。

海明潮真元猛地一冲,那黑剑蠢蠢欲动,海明潮心中一喜,这剑虽好,可是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无法纵剑而行却是一种遗憾,在这杀场上杀了吴老狼这么一个高手,又干掉了十数名魔门弟子,这剑竟也像是被血腥激得活了过来。

那黑剑竟然已经不像是在洛天手上那般要吸收大量的真元才能纵行,只是被海明潮以极低的真元一引,那黑剑化为一道黑光直向黑山老鬼射去,黑山老鬼只觉眼前一花,接着一只脑袋砰的一声爆开,红白之物飞射出三四丈远。

梦无涯本来一剑已向那黑山老鬼刺去,可是那脑袋却砰的一下炸开,血污之物险些溅到她的身上。

梦无涯柳眉一竖就要开口骂人,可是回去一看,竟然是海明潮,海明潮一身长衣随风而飘,身子也像是轻得没有重量一般,随风一晃一晃的,却见他伸手一把,那柄黑色的长剑在空中转了个弯飞了回来,黑光一闪既没,落入了海明潮的手上。

梦无涯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门下的大弟子雪满天被人打昏在此,虽然海明潮有借势偷袭之嫌,可是那一身的修为,那把杀气凛然的长剑却是做不得假,比起雪满天来,强多了。

左千山哈哈的大笑着,面对着那些将自己围在正中的正道中人,伸手一个个的指过去,一脸不屑的狂笑着,受到左千山的影响,众弟子也是一脸的不屑,似是十分不屑这些正道倚多为胜。

“自古成王败寇,要怪就怪你们魔门不够团结,也许该说不够我们正道这般的虚伪。”海明潮走上前来一脸的微笑,嘴里十分小声的说道。

“哈哈,听君一席话,果真是胜读十年书,我左千山认栽。”左千山哈哈的大笑着。

“不过,如果左宗主能将魔门总纲交出来的话,那么晚辈以玄空派大弟子的身份,可以保得前辈毫发无伤。”海明潮笑道。

“海明潮,不要以为玄空派就天下无敌了。”李洵阴着脸站了起来,在他的身上脸上沾满了血迹,看起来就像是再生的修罗一般。

本来以他的身手,根本就不可能会在身上沾到血迹,可是李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自己杀一人,看着敌人身上的零碎乱飞,鲜血喷溅到自己的身上,总是让他有一种快感,好像他吸收了被收者所有的修为与灵魂一般。

海明潮皱了一下眉头,这无忧谷还真是有些惹不起,心念转上几转,正待几句讽刺之语反击回去,人群中一光头和尚双手合十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魔门戾气太重,不如就由贫僧带回灵波寺以佛法渡化好了。”年青,可以称得上是漂亮的少为和尚眼观鼻鼻观心的说道,一副出尘的样子。

“哼哼,好一个三大派别,只是今日来此的修真门派众多,我看不如就将那魔门总纲公开好了,我们大家都可以带回去借鉴,免得我们正道会走入邪道,也算是一种警示如何?”梦无涯冷笑道,虽然梦无涯年岁已经很大,可是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多岁的美**一般,举手投足都有一种成熟的风韵,是那些青涩的小姑娘远远比不上的。

海明潮用眼睛狠狠的***了一遍梦无涯,却不知那李洵眼中也掩着一种狂热,在心里将这梦无涯先奸后杀再分尸几十遍了。

“哈哈,亏你们也能想出这么天真的理由来,真是可笑之极啊,正道竟然是你们这番嘴脸,从前我左某还不信,今日一见,哈哈,还真他妈的是大开眼界啊。”左千山也忍不住大骂起脏话来,人也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左宗主,有道是识实务者为俊杰,何苦如此固执呢。”海明潮一脸无害的微笑着说道。

“我呸,你们这些自命正义之徒,早已把祖宗信条给喂到狗肚子里去,别说我左某手上没有魔门总纲,就算是有,也不会交给你们这些伪君子,做梦去吧。”左千山呸了一口含血的口水怒骂起来。

“左千山,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梦无涯的冷着脸说道。

“少废话吧,今日就让我左千山见识一下你们正义之门的本事,哈哈,魔魂宗众弟子,天魔体。”左千山喝一声,再次强行运起天魔体。

魔魂宗门下弟子纷纷怒喝着,身体剧变,只是无论到哪里都有怕死,只不过魔魂宗中大部分都是那种悍不畏死之徒,就算是有几个怕死的,也被左千山几番话语激得热血沸腾。

在一片不似人吼的怪声当中,魔魂宗残余的那几十名弟子又目通红,身上肌肉坟起,仅仅残存一丝的理智,那如九幽地鬼般的双目四下扫视着,像是要将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撕成粉碎,却也有几个魔魂宗的胆小弟子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悄悄的潜回了洞中。

噗,几口紫黑的血从左千山的嘴里喷了出来,从来都没有谁能在一日之内连用两次天魔体,左千山强行施用,还没等开打,就已了成了风中残烛。

左千山自家人知自家事,怒喝一声,拼尽最后一丝生命力率领眼红如狼的门下弟子向天下正道扑去,面对几大门派的围攻,左千山如此,无疑是飞蛾扑火,可是他们争的,就是那一口气,就算是整个魔魂宗被灭,也要像个汉子一般立于天地之间。

远远的,宫如玉和雪霜儿分明听到那天地间的一声怒吼,如闷雷般久久不散,虽然听不太清晰,可是那怒吼声中的绝望,愤怒还有恨意,震得二女娇躯乱颤,心惊不已,却也让她二人潜意识的加紧了离开的速度。

左千山,对于她们二人来说,也就是萍水相逢,远不及洛天来得重要。

宫如玉和雪霜儿在树上折了两根手臂粗的光滑树枝,串进洛天的衣服里,抬着洛天奔行在山间,一个时辰,虽然不用飞的,可是却也奔出百多里远去。

洛天悠悠醒来,仰头望天,身子如在浪中一般一上一下的,他还以为自己还处于东海的海浪当中,半天这才反应了过来。

洛天一挣,两根手臂粗的木棍折断,洛天也翻身落地,“我们现在这是在哪?”洛天举目四望,并不识得此处。

“左宗主要我们带你先走,所以……”宫如玉低头说道,偷偷的望着洛天,生怕他会生气。

“他让我先走的?”洛天一惊,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来,“我们离开那里多久了?”

“一个时辰多点。”雪霜儿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我回去看看。”洛天也顾不得跟这二女发火,必竟她们也是为了自己。

驾着菜刀,一路向魔魂宗的方向飞去,可是忙中出错,飞错了方向,直到宫如玉二女叫他才反应过来,调正的方向一路飞去。

“不如……不如我们也跟过去看看吧。”宫如玉将目光落到了雪霜儿的身上。

虽然来路上二女目光如剑,斗了不知多少回合,可是现在却再次统一了阵线,各自御空而起,悄悄的跟在洛天的身后。

一个多时辰,用现在的说法就是两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候,对于那些修真高手来说,已经很长很长了,足够发生太多的事了。

满地都是尸身的碎块,血水已经半凝,一脚踏下去,滑腻腻的,时不时的还会有些手指毛脚挂在岩石或枯树之上,洛天依稀还能从一些碎块上找到熟悉的身影来,这个,是那个不会笑的执法弟子,这个,是……

虫不鸣鸟不叫,唯有山风吹过,发出呜呜的轻响声,就着这如地狱般的景像,甚是吓人。

高大的身影,挂着一身的破衣,站在洛天丈许之外,一动也不动,从背影上,洛天便可认出,那便是左千山。

“左宗主。”洛天急走几步,伸手向左千山的肩头搭去,左千山那高壮的身影随着洛天的手势倒了下去,一双眼睛还大大的瞪着,眼中似是蒙了灰尘一般,了无生机的忘着天空。

洛天这才发现,左千山的身体上,被利器划得七零八落,肠肺等物尽数挂在了体外,落满了蚊蝇。

“左宗主……洛天以为……却不想给你们带来了灭门之祸。”洛天抱着左千山的身体,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嗓子里似有有东西堵住了一般。

“苍天啊,你还长没长眼,睁开眼睛看看吧,这就是天下的正义啊。”洛天仰天大叫起来,正道人士的做为,让他的心寒啊。

洛天抱着左千山的尸身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像是变成了一座石像一般。

“呕。”二女刚刚落下,脚下一滑,伸手向旁边的事物上一扶,手上再一滑,抬手一看,竟然不知是人体里哪个部分的零碎,两位大姑娘何时见过如此血腥如此恶心的场影,更何况都碰到了她们的身上,一弯腰,毫无形象的呕吐起来。

洛天这一座就是两天两夜之久,已是中秋之季,天气虽然不算是炎热,可是两天时间,足以让那些尸身腐烂变质,发出阵阵的恶臭。

有的时候,爱情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看似不可能的事,两位姑娘硬生生的挺过了最难过的时期,现在他们看那些尸体碎块,一点感觉都没有。

“来吧,我们把他们都埋了吧,不管他们生前做过什么,都让他们入土为安吧。”洛天苦笑一下站了起来,洛天已经变了个样子,眼中闪动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光芒,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洛天哥,你这两天是不是想通了什么?”宫如玉抢先问道,还示威性的横了雪霜儿一眼,气得雪霜儿银牙咬得咯咯直响。

“哼,瞧你问的,洛天哥这么聪明,当然想通了些事,修为大进喽,这你都不知道,哼。”雪霜儿还击似的说道,对洛天的称呼也由木头,悄悄的转变成了洛天哥,这仅仅的一个称号,就已经证明了洛天在雪霜儿心目中的地位。

“呵呵,是我蠢笨了,仅仅一个成王败寇的道理就要想一两天。”洛天苦笑下说道,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损毁严重的兵器在地上挖掘了起来,挖了几下才发现,这不是吴老狼的那根大铁棍吗?看那切口平滑无比,是什么样的兵器才能造成效果啊。

洛天仅仅是一愣,这些都不重要的,接着挖吧。

虽然有两位女子,可是都是修真者,真元之下,坚实的地面跟豆腐一样,只是不大一会就挖出了丈许一个大坑,将那些残肢碎块都扔进了坑里。

“洛天哥,你看我找到了好东西。”雪霜儿的拉动一个半截尸体的时候,从那尸体的贴身处掉出一颗黑乎乎的珠子来。

本来这些尸身早已被那些正道门派给搜了几遍了,没有损毁的武器都拿走了,更何况是一些贴身藏着的东西,雪霜儿这算是捡了个落了。

“算了吧,他们已经死了,我们又何必再去惊扰他们呢,还给他们吧。”洛天对此毫无兴趣,低头将一截露出惨白骨头的大腿扔了进去。

洛天突地停住了,看着这具没有脑袋,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的尸体发起愣来。

雪霜儿将那珠子再扔回那半截尸身的身上,看到洛天发呆不由凑了过来,“洛天哥,怎么了?”

宫如玉一风,放下手上拎的那半个脑袋连忙跟了过来,一见之下不由倒吸了口冷气,“这……这不是那个黑山老鬼吗?怎么这般模样?”宫如玉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从那脑袋就可以猜得出来,这具跟骨头架子披个松绔人皮的尸身肯定就是那黑山老鬼了。

“鬼门高手,不也是落得如此下场吗。”洛天叹了口气,从乾坤袋拿出一套衣衫来盖在黑山老鬼的身上,将他放进了那个大坑中,左千山就放在他的上面,生前拼得你死我活的二人,这会却倒在同一墓穴里,当真是世事无常。

洛天寻遍这一片也没见吴老狼的尸体,只见残损的兵器,也许是分尸了吧,修真者打起来,留个全尸都不容易。

丈许深的一个大坑现在装满了残尸断臂,已经冒尖了,可见这一场争斗下来死伤多少,上面盖上些许碎石浮土,一个超大型的杂合墓穴就算是完事了。

三人就着附近的溪水洗净了身上的污迹,站在那大墓前发了好一会呆,埋在这里面的,不知有多少修真高手,可是到死了,连个给烧香的人都没有,一时间,让洛天涌起了兔死狐悲的感觉来。

“我们走吧。”洛天长出一口浊气说道。

“我们去哪?”宫如玉歪着脑袋问道。

“哼,你可真是笨啊,洛天哥不是说了嘛,我们要回他的家乡去看看的。”雪霜儿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宫如玉的机会,在面对这二女相争的时候,洛天有一个绝佳的办法,那就低着脑袋一声不吭。

三人打打闹闹的远去,这昔日魔魂宗重地,再无生机,微风吹过,也变成了阵阵的阴风。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属牛马羊者,转身。”一个长得疑与老鼠有亲戚关系的黄皮中年人晃着手上的铜铃,带着十几个一蹦一跳的僵硬怪人向这边走来。

湘西赶尸,自古就极为出名,有客死异乡者,尸体运不回去,中途就烂掉了,这时他们就会请赶尸人将尸体经过特殊处理,由赶尸人带领着走回家乡,落叶归根。

赶尸人也算是修真当中的一种,只是他们的本领多用在死尸上,平常也处理些僵尸等物,混迹于红尘,算是下九流的修真者,难以与那些正牌的修真者比肩。

扑扑扑,那黄皮中年汉子捏着几根鼠须,领着那些蹦蹦跳跳的死尸走进了魔魂宗的地界里,只是现在这里阴风阵阵,像是鬼域一般。

“停。”那黄皮汉子感觉不太对劲,连忙一挥手上的铜铃,那些死尸齐齐落地后不再动弹。

“难不成闯进魂围场了?”黄皮汉子嘴里低声念叨着,从身上拿出一根特制的红烛来点然,红烛发出的不是那种火光,而是那种幽绿的光芒。

“哈哈,好煞气啊。”黄皮汉子哈哈的笑了起来,成天与尸体打交道,横死之人不在少数,赶尸人最不怕的就是这个了,反而对他们大有好处。

这个赶尸的黄皮汉子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在湘西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名的人,此人名为刘尸,实力不凡,虽然比不得那些名门修真,可是在九流里,也算是第一人,一提刘尸的名字,虽然皆不耻于他的人品,可是对于他的本事,却也不得不伸出一根大姆指来。

因为,灭僵尸不难,可是这个刘尸,却是是唯一一个能造僵尸的人。

却见那刘尸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瓶来,看那成色,便不是凡品,打开塞子,嘴里念叨几句,举着瓶子向前走去,空中阴风更甚,刘尸也笑得更加开心。

隐隐能见空中有幽绿的气息钻进那瓶子当中,这些煞气,可都是炼制僵尸必不可少的东西,这个瓶子传到刘尸这一辈的时候,已经不知吸收了多少的煞气,原来轻若无物的小小玉瓶,现在已经重达数十斤。

噗,收那煞气正收得起劲的刘尸一头塞倒下去,却是无意中行到一个大土包上,那土包却松软异常,生生将刘尸降了下去。

扒开土层,恶臭扑鼻而来,那土层下尽是烂得见骨的尸体。

刘尸像是没有闻到那恶臭一般,尽数将土层抚去,脸上喜色渐露,修真者就算是死了也是修真者,看起来绝对与普通凡人武林人士有着很大的不同。

刘尸像是一头吃尸体的怪物一般,一头扎进那尸体堆里翻了起来,不大一会,带着一身的腐肉从尸体堆里钻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颗黑乎乎的珠子。

“嘿嘿,修真者的好东西啊,没想到我刘尸还能捡到宝贝。”刘尸将那还挂着几丝腐肉的黑珠子放到嘴边亲了下来塞进怀里,又一头所了下去,再一会,拎着一具像是骨头架子上搭了层人皮的尸体爬了上来。

一代宗师黑山老鬼,就算是死了,入了土,也被人掘了出来,也算是一种悲哀了。

刘尸为什么放着别的尸体不动,非要搬黑山老鬼呢?刘尸接触最多的就是尸体了,男的女的,胖的瘦的,什么样的都见过,他最熟悉的也是尸体,自他看到这尸体便知,这尸体的肚子里有东西,不属于这尸体的一部分。

伸出那跟干树枝一样的手,在那尸体的肚子上一划,脓水四冒,臭气熏天,刘尸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那手在黑山老鬼的肚子里摸来摸去,嘴里还在念叨着,“嘿嘿,宝贝,别跑,给我出来吧。”

终于,刘尸的身体一顿,手再拿出来时,手心里多了一块黑色圆润,透着一股神秘色彩的圆石来。

怪不得那些正道门派没能从黑山老鬼的身上搜出那魔门总纲来,竟然被黑山老鬼吞进了肚子里,这回倒是便宜了这个赶尸人,不过这黑山老鬼也是够倒霉的,本就落了个身首异处,这会又被人开膛破肚,若是他泉下有知的话,怕是会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赶尸人。

“哈哈,湘西赶尸,生人回避。”那刘尸搜得两件宝贝,神清气爽,大笑着远去,连那号子声都响亮了好多,只是他这人太没道德了,将那些尸体弄得哪里都是,走的时候也不说给收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