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五十五章 大方道长

洛天等到人并不知他们造好的大坟被人给挖了,这会正在赶路呢,洛家村,离这里足有数千里之遥,而洛天也有十几年没有回去过了,只记得大概方向,往了数个时辰,已走出大山,一眼望去,尽是小树短草。

再行两日,再入大山当中,地势奇险无比,山中多奇草,只是洛天也不知那些奇草功用,不敢轻易的摘取,大古山的如何果,中指山的紫兰花,还有海外朱果那一次已经让他知道,凡是那种珍奇异草,指不定会有什么怪兽在那里守着等着吃呢。

洛天并不贪心,倒是两个姑娘,从来都没有出过这么远的门,一路上这二人也斗了,叽叽喳喳的笑个不停,指着什么奇怪的动植物都能笑上一会,看上去倒像是亲姐妹一般。

洛天的心情不由也大好,偶尔还会跟他们开上几句玩笑。

“我们休息下吧,赶了一天的路,也都累了。”眼看着日头西斜,洛天对二女说道,同行这么久,洛天打心眼里心疼两位姑娘,不分轻重,宫如玉清纯可爱,雪霜儿嘛,虽然野蛮骄纵了些,可是却也不算是过份,懂得怎么讨人喜欢。

“噢,就等着洛天哥你这句话呢。累死我了。”二女同时说道,忽在就向地面上落去,宫如玉虽然同洛天行过东海,可是也架不住这么急急赶路。

二女同时将目光落到了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上,同时落到了那棵树下,二女没想到她们还这样的默契,对视一笑,抢男人的敌意倒也是消了不少。

洛天飘落下来,下意识的走到了二人的中间坐了下去,二女像是两只小乖猫一样伏在他的双腿上,少女清新的气息飘入洛天的鼻端,让洛天起了反应,眼瞅着裤子撑了起来。

“你真坏。”宫如玉的小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呼吸也争促了,伸手敲打起洛天的胸膛来。

雪霜儿可不知肉味,只是一想那夜在客栈偷看到了羞人事,虽然她并不知具体怎么样,可是脑子里闪过洛天与宫如玉赤膊大战,总是觉得心跳加速,这下身也感觉也有点不太对劲,就算是自己洗澡的时候,无意碰到一样,不光是外表痒,连心里都跟着痒。

洛天的魔手也慢慢的伸了出去,可是左看右看,总不能厚此薄彼啊,心下犹豫半天,终于一咬牙,决定将两个都上了,一想到这里,不由让洛天想到在魔林外那个山村,同时上四个姑娘的刺**影来,下身那东西变得更大更硬了。

正当洛天心跳加速,想要将这二女都就地正法的时候,一阵阵大呼小叫声传来,山顶上也传来了重物下落的声音。

二女一惊,抬起身来,惹得洛天心中一阵失落,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就窜了起来,洛天很少发火的,脾气好得很,只是在这种时候,相信无论是谁被惊扰都不会太高兴的。

片刻,那惊叫声更大,还隐有什么兽类的闷吼声,虽然低沉,可是却震得地面都跟着微微发颤。

“我的妈啊。”那人惊叫着摔了下来,离洛天他们不过十丈远。

看到这个人,三个人都跟着哈哈的笑了起来,虽然穿着一身道装,一副老道士打扮,可是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太怪了,脑袋是方的,鼻子是方的,嘴是方的,就连眼睛,你怎么看他也像是方的,下颚那缕胡子,竟然也被他修成方的。

洛天脑中灵光一闪,青阳真人的话他从来都没有忘过,师父在最后时刻,还要他去终南山寻一个叫大方道长至交好友,眼前这人全身上下看起来都像是方的,难道会跟大方道长有什么关系不成?

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可是此刻洛天哪里还顾得那么多,有一点机会就不能放过,本还想在家乡看看之后却去终南山的,如果能巧遇再好不过了。

“道长,此处可是终南山?”洛天连忙出声问道。

被洛天这么突然一问,那摔在地上爬起一半的方道士吓得手一软,又趴到了地上,看到这三个年青人,便没好看气的说道,“终南山个屁,要是在终南山,我大方老道岂会被一只小小的杂种应龙追成这样。”老道不一肚子愤恨的嘀吐着爬了起来。

“大方道长?原来你真的是大方道长,哈哈,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洛天哈哈的大笑起来,快步向大方道长奔去。

“慢,说清楚,难道你我有仇?”大方道长一惊,一跳多远,双手一伸,摆着架势吼道,只是他那架式在洛天的眼中破绽百出,一菜刀就能将他劈成两半了。

洛天有些惊异的看了看大方道长,洛天一向都认为,既然大方道长能成为他师父那种高手的至交好友,至少也不会比师父更差吧,可是现在看来,怎么看都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凡道士。

洛天这是在行走惯了,看人都看实力,却忽略的他师父所说,大方道长以炼丹之术闻名,而不是以斩天裂地的高强道术。

“有仇?怎么会?”虽然对这大方道长很是失望,可是洛天还是被他问得摸不着头脑,却不知,天涯何处不相逢这句话,要么是至交好友之间,要么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之间才会说的。

大方道长肯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年青人,可是又想不起自己何时得罪过这么一个人物,心里也犯着嘀咕呢。

“没仇?那你是谁?”大方道长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后有杂种应龙,这要是再出个仇来踹上一脚的话,那岂不是死得很窝囊?

“在下是……”洛天一句话没有说完,一声闷哼,一怪物从林中钻了出来。

那怪物有五丈多长,挺着大肚子,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背一对肉翅,只是那肉翅短小,根本就无法支持它飞起来,身子背后还着一根根的骨刺,闪着骇人的寒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善与之辈,脑袋细长细长的,尖尖的嘴里长着一排细碎的小尖牙,最怪的是那挺长的脸上,眼睛鼻子却挤一了一块。

“哇,这是什么东西。”宫如玉和雪霜儿惊叫起来。

那怪物也吓了一跳,后退几步,没想到突然间就出现了这么多的人,不过在它看到宫如玉和雪霜儿的时候,一双小眼睛里爆出精光,嘴里也有口水流出,如果不是因为它是一头怪兽的话,整个就是一猪哥相。

“什么东西?这个东西是变种的应龙,想当年在上古大战的时候可是出过大力气的,可惜变种了,要不然今天我们这里谁也没想好过。”大方道长安下心来,这变种应龙虽然厉害,可这三个小朋友应该也不差,这点看人的眼光他还是有的。

锵,洛天一把抽出那菜刀来,既然大方道长有难,洛天哪有不帮之理。

二女一向都是以洛天马首是瞻,这会各自擎出武器来,对着那应龙虎视眈眈。

“道长莫怕,在下是青阳真人的弟子,家师在遇难的时候要我找你的。”洛天一边盯着那应龙一边说道。

“青阳?那老小子现在就在我那里,可惜我也救不了他。”大方道长说着叹了口气。

“哈哈。”洛天突地大笑起来,把那杂种应龙吓得一闪身,“道长稍待片刻,待我等将这变种应龙赶走再与你细谈。”洛天这下可乐坏了,什么也不管不顾了,扬刀就向那应龙扑去。

啪,一声剧响,那变种应龙长长的尾巴甩了回来,正打在洛天的身上,快得连那水云盾都是在那尾巴打在他身上之后才反应过来的,这还是头一次。

“笨啊,跟应龙打贴身仗,你不是嫌死的慢嘛,用飞剑之术,你师父没有教过你吗?”大方道长顿足道。

变种应龙那一尾巴下来,虽然速度奇怪快,可是力度却不算是太大,身上那件寒蚕衣也还起点做用,只是也打得洛天半天上不来气。

宫如玉率先发难,一声娇喝,准备半天的龙影呼啸着射了出去,雪霜又岂肯居于宫如玉之后,娇喝一声,雪飘剑着一溜的雪花也向那变种应龙的细长脑袋射了过去。

啪,变种应龙的尾巴像是鞭子一样抽向那龙影,嘴一张,咯的一声,将那雪飘剑咬在嘴里,不断的晃着脑袋,将雪飘剑咬得咯咯做响,雪霜儿那叫一个心疼哟,拼了命的掐动着剑动,雪飘剑像是一条濒死的鱼一样,扭动着身子,发出嗡嗡的轻响声。

见些情景,洛天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论单个实力,宫如玉的三龙之境要比自己差,可是那雪霜儿却是个高手啊,比自己还要强上三分,在天山派,也是能排得上号的。

洛天现在也顾不得再吸什么冷气犹豫,一扬手,菜刀打着旋的向那变种应龙扑了过去,变种应龙这会正应付着二女的攻击,二女联手,可以说在修真界里,除了些前辈高人外,能接下来的还真不算是太多,这变种应龙应付得绝对不算轻松。

菜刀袭来,变种应龙无暇顾及,只得一矮身,先让过去再说。

咯,菜刀擦着变种应龙的后背飞了过去,变种应龙后背的雪白骨刺一样的东西也在一声轻响当中断掉一根。

“好刀。”大方道长在一旁着拳头虚砸一下叫道,也不知是说洛天这刀是好刀,还是说洛天这控刀之术做得好。

菜刀回旋,向那变种应龙的脑袋劈去。

变种应龙怒吼一声,这嘴一张,雪霜儿那雪飘剑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当下什么也不顾了,细细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宝剑,却见那晶白的剑身上,已经出现了一串细碎的痕迹,不细看也难以看得出来,可是还是将她心疼直掉眼泪。

变种应龙调头就跑,四肢飞快的交替着,背后那短小的翅膀也扇动着,这速度倒也是不慢。

洛天收刀而退,也不追赶。

“好小子,这菜刀是哪来的,怎么这般的厉害,这应龙虽然是变种,可是身背的棘骨却坚实得很啊,不是寻常飞剑能伤得了的。”大方道长好奇的说道。

洛天当下将这菜刀的来历一五一十的说与大方道长,大方长叹一声,“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没想到你还有一天会遇到干将铸剑师的后人,哈哈,这倒是你的机缘了。”

“这……前辈,能否带晚辈去见家师,好些年没见了,有些想念。”洛天说道。

“唉,你说你师父也真是的,什么不好惹,偏偏惹那牙兽,要不是他功力深厚,身上还带有我曾经送与他的避毒丹,怕是这会都烂成骨头渣了。”一提青阳真人,大方道长不由顿足叹道。

修真之人朋友本就不多,有道中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几十年都未必会见上一面,可是那种感情,却比一些天天交往在一起强多了。

“家师当年说过,十年之内,若晚辈能寻回火龙丹,他就有救了。”洛天连忙说道。

“火龙丹?嘿嘿,你小子说得倒轻巧,先不说那东海火龙岛难以寻找,就算是找到了,那火龙丹又岂是轻易取得?据典籍记载,那火龙可是在上古之战横扫魔王军阵的奇兽,就你,真的碰到了,怕是连个骨头渣都剩不下。”大方道长嘿嘿一笑说道,语中倒无一丝轻视洛天之意。

“可是晚辈入东西,经过几年的寻找,确实找到了火龙岛,也取得了火龙丹。”洛天傻笑着说道。

“唉,我就说嘛,火龙丹哪有那么容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取得火龙丹?小子,你可不要闲着没拿拿我这个老头开玩笑。”大方道长一下子冲到了洛天的跟前,一把揪住了洛天的脖领子吼道。

可惜,大方道长长年都与炼丹之术打交道,实力比起来,比洛天这个融合了玄空真解,九龙心法,魔门总纲的小伙子差远了,这一抓一吼,没有一点的威胁力。

“晚辈不敢开前辈的玩笑。”洛天说着,伸手在乾坤袋里掏摸起来,不大一会,一个火热晶红的小瓶子出现在洛天的手上啊。

“啊?火云晶?”大方道长惊叫一声,方眼睛这会可真的是变成了圆眼睛了,那脸更是一下抻得老长,变成了长方形的。

大方道长一把抢过那火热的火云晶来,拔开塞子,热气冲出瓶口,一颗指头大小,滴溜圆的火红丹丸随着热气冲出了瓶口。

“啊哟。”大方道长惊叫一声,没想到这火龙丹竟然会飞出来,幸好他炼丹之术高手,手决一掐,生生的将那冲出来的灵丹又吸回了瓶子。

“其实,这就是一滴火龙血再加上一口龙口水混合的,火龙其实是没有内丹的。”洛天挠了挠脑袋说道。

“胡说,火龙乃天生神兽,怎么可能没有内丹。”大方道长喝道。

“可是……可是这是那火龙自己告诉我的啊。”洛天甚觉委屈的说道。

“什么?细细说来。”大方道长听后一惊,自从上古大战后,还真没有谁与那等神兽接触过。

洛天便一一的将自己在火龙岛的际遇说与大方道长听,把这个大方道长整得一惊一乍的,惊叹不已。

“哈哈,原来竟是这般回事。”大方道长握着手上的瓶子大笑起来。

“道长,道长,你看我们是不是该去终南山了,我想早点见到我师父。”洛天晃了晃的大方道长说道。

“你这老道,怎么跟得了颠疯病似的,一会哭一会笑的。”雪霜儿看不惯大方道长那个德兴不由讽刺道。

“霜儿,休得胡言,大方道长是前辈高人,怎可容你如此胡闹。”洛天转对喝道,他还是第一次第二女这种态度说话。

“好了洛天哥,你看你把霜儿说的,都快哭了,好了霜儿,咱不理他。”宫如玉伸手揽过雪霜儿劝道。

雪霜儿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差没掉出来了,洛天一见此景,心也软了下来,“霜儿,大方道长与我师父有救命之恩,咱们是不能对他无理的。”洛天软言相劝道。

“嘿嘿,你们这几个小家伙也太有趣了,我大方活了这么久,还会在意言语吗?走吧,随我去见你师父。”大方道长将那火龙丹向怀里一揣说道。

“多谢大方道长。”洛天连忙施礼,并做出欲腾空而起的驾式来,可是却见那大方道长一迈腿,竟然沿着山体走了起来。

洛天的身子一晃,险些摔倒,这等前辈高人要用走的?嗯,肯定还是有他道理的,那咱就跟着走吧。

雪霜儿甚觉委屈,一路上也不说话,只是独自掉着眼泪,在天山之时,何时被人呵斥过,就连她师父梦无涯也没骂过她。

洛天叹了回去,回身安慰起雪霜儿来,宫如玉这回也不争了,随着洛天的话也劝着雪霜,男人的软语,女孩的安慰,终于还是让雪霜儿破涕为笑,心情大好。

“洛天哥,我的脚好疼啊。”宫如玉叫了起来,雪霜儿也跟着猛点头,虽为修真,可是平常赶路都是用飞的,何时走过这么久的路,洛天抬头看了看,太阳已经下山了,再有半个时辰左右,这天也就黑了。

“这个……前辈,你看要不我们御剑而行吧,这样还能快些。”洛天小心的说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虽然我真元也算是雄厚,可是身上哪来的剑器,小炉鼎倒是有一只,飞不了啊。”大方道长说道。

“这……”洛天可真的是无语了,你说你不会飞你倒是早说啊,以洛天此时的本事,带上个把人根本就不成问题。

“大方道道,不如由晚辈带着你飞怎么样?”洛天道。

“算你小子有良心,怎么不早说,能飞的谁还想走路。”大方道长哈哈笑着说道。

大方道长此番作为气得二女直咬牙,这叫什么事啊这是。

飞了几刻钟,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大方道长好像对这里十分熟悉一般,指点着洛天在一处山洞处落了下来,洞里干爽干净,倒是个过夜的好地方。

“啊呀,倒底还是能御剑而行好啊,真快,要是让我走到这里,非要个把时辰不可。”大方道长自语着。

大方道长这番话差点把二女的鼻子气歪,宫如玉哼哼了一声,揉着自己的玉足说道,“你这老头,太没道理了,自己没本事就早说嘛,害得我跟霜儿姐姐的脚都疼了。”

宫如玉的小嘴一撅,虽然是气话,可是听在大方的耳朵里却很受用,那柔柔的语气,像是暖风一样吹过心间,不待洛天呵斥如玉,他便颠颠的跑到了宫如玉和雪霜儿的跟前,身上摸了一阵,拿出两颗喷香的黑丸子来。

“这是老道炼了易筋洗髓丹,你们的修为都算是不错,吃了也没什么大用处,不过止痛解乏倒是好用得紧啊。”大方道长笑道。

“那就谢了。”宫如玉一副大咧咧的样子,本就可爱,再做出这般模样,真是让大方道长打心眼里喜欢这两个小姑娘。

宫如玉和雪霜儿半躺在洛天的身边,四只小脚都搭在了洛天的身上,洛天下意识的捏着二女的柔软的小脚,触手温润,下身也起了反应,顶在那小脚上,有大方道长在场,二女小脸通红,可是谁都没有把脚拿走,反而更向洛天那里挪去。

“嘿嘿,小子好福气啊。”大方道长嘿嘿的笑道,把洛天也弄得脸红了起来。

“你们先在这里歇着,老道我去弄些干柴来。”大方道长说着走了出去。

“前辈,还是让我来吧。”洛天说着就要站起来。

“算了吧,这里我比较熟。”大方道长不由分说,消失在洞口。

大方道长一走,二女的胆子都大了起来,虽然雪霜儿还处子之身,脸还小得很,可是看着宫如玉不管不顾的钻进洛天的怀里,手也向他的下身伸去,也顾不得许多,一把将洛天的脖子抱住。

洛天开始也只敢对宫如玉上下其手,可是到了后来,都摸到了雪霜儿的身上,直那二女摸得气喘连连,娇声不断。

不知道大方道长什么时候回来,洛天和宫如玉都有那个意思,可是谁也不敢就在这里脱衣服上马,只得满足一下手足之欲罢了。

大方道长半个时辰后方才抱着大堆的干柴贼贼的出现在洞口,三人这会正摸得起劲,见大方道长归来,连忙分开,各自整理下衣服。

大方道长只是笑笑,生起火,四人就在这洞里吃了些东西,半梦半醒的睡下。

有了洛天带着大方道长,赶路的速度成倍的增长,不日便到了终南山,大方道长爽得只想大叫几声,可是洛天却急了,催着大方道长见他师父去。

几间茅屋,大片的桃林,一副世外桃园的样子。

推开那扇树枝扎成的房门,看着屋内盘坐在地上,脸色青白的人,洛天的泪水流了下来,几年的委屈,都对着恩师发泄了出来,虽然他现在还身中剧毒,毫无神识。

“好了好了,你们到那几间茅屋里去休息吧,有了这火龙丹,我保你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师父。”大方道长说罢一头扎进了茅屋里。

洛天也不敢打扰,在门外站了许久,这才带着二女到了另两处茅屋,雪霜儿的脸面倒底还是小,独自住进了隔壁,洛天与宫如玉也算是老夫老妻了,没啥不好意思的,一起钻进了另一茅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