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五十六章 如此故事

有了火龙丹,又有大方道长在,洛风心中大定,这情欲也窜了起来,憋了好多天了,洛天早就有些受不了了,刚一进屋,洛天就一把将宫如玉拦腰抱,嘴也在她的身上胡乱的亲吻着。

宫如玉也早就想这事了,只是有雪霜儿在,一直都不好开口,前日在山间的时候,本来已经来了兴趣,可是却被那该死的大方道长打断,现在,宫如玉只是被洛风那么一碰,就有了感觉,下面也湿润了起来。

宫如玉娇笑着,帮着洛风扒着二人的衣服,片刻,二人的身上已是片缕不存,两条身子纠缠在一起,这屋子里只有一打坐用了蒲团,别无长物,二人就那么光着身子站在蒲团上,洛风就那么的抱起宫如玉一只雪白修长的大腿,以立姿工作起来。

宫如玉的腿早都软了,整个人都挂在洛风的身上,嘴里也发出迷人的轻呢声,让洛风更加兴奋,于是更加快速有力起来,甚至将宫如玉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两间接在一起的只是小茅屋而已,大方道长这里并不经常有人来,所以这茅屋也缺乏修葺,所以两间接在一起的茅屋大洞套小洞,洞中还有洞。

再者说,这只是茅屋,哪里可能隔音,三人又都是修真者,这五识更是灵敏得很,那声音就算是不刻意去听也直往雪霜儿的耳杂里钻。

女人的或高或低的呢喃声,男人的低吼喘息声,声声入耳,雪霜儿虽然盘坐在那莆团之上,可是却觉得全身燥热,更像是鬼附了身一样,身子微微颤抖着,前一阵偷看到的情影不断的又在脑中盘旋着。

不知不觉间,雪霜儿的一只手伸进了自家的衣衫里,学着洛风的样子摸着自己那高耸的前胸,人也轻轻的站了起来,然后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壁处,将眼睛贴到了一处洞前。

“啊,洛风哥,你好坏啊,顶得人家都快要昏了,噢,对,就这样,慢一点,再用力一点。”宫如玉忍不住轻叫了起来。

“轻点儿啦,霜儿还在隔壁呢。”洛天听话的放慢了速度,力度却大了好多,闹的得宫如玉大张着嘴,想叫却又不敢叫。

“要不,咱们把她也找来吧,我一个人有些受不了你。”被洛风一路强攻下去的宫如玉也顾不得再吃醋了提出最中肯的建议。

“再说吧。”洛风说着的同时,再用力的接连十几下子,宫如玉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死死的用双腿盘着洛风粗壮的腰身,双臂更是紧紧的勒着洛风的脖子,身子一抖一抖的,一连串的快乐袭来,让宫如玉软得像是一滩泥一样。

雪霜儿的吸呼急促了起来,抚摸自己的力道更大了,另一只手也从衣间伸进了裤内,揉搓着自己那美妙的东西。

“呀。”雪霜儿不自觉的惊叫一声,身体激射出粘稠的**,将裤子湿了一大片。

雪霜儿的惊叫声引起了正沉浸于快乐当中的二人注意,宫如玉跳下了洛风的身体,几步跑了过去,手一扒拉,将那薄薄的草墙拉出一个大洞来。

看着雪霜儿浸湿的***,早经人事的宫如玉又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再看雪霜儿那通红的小脸,脑袋都快要塞进裤子里的样子,二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好霜儿,来吧。”宫如玉说着一把抱住了雪霜儿。

宫如玉手脚无力,可是被光着身子的宫如玉这么一抱,雪霜儿更像是吃了十香软筋散一样,身子一下就软了下去,宫如玉身上那股怪怪的味道,实在就是最好的催情药了。

雪霜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那么的半推半就的跟着宫如玉到了洛风的面前,宫如玉嘻笑着脱着雪霜儿的衣服,雪霜儿惊叫连连,手不断的挡着暴露出来的肌肤,却不去阻止宫如玉。

看着雪霜儿那欲迎还羞的样子,让洛风更加的兴奋起来靠近了雪霜儿手也搭到了她近乎***的身上,雪霜儿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嘤的一声,倒在了洛风的壮硕的胸膛之上。

洛风亲着雪霜儿,从额头到脖子,直亲得雪霜儿再射出一股激流,立时连身子也变得没劲起来,软得比泥还像是泥。

宫如玉这会也恢复了力气,帮着洛风扶住了雪霜儿,让她倒在他的怀里,雪霜儿看到的是,一对绝不比自己小的前胸,不由好奇的伸舌舔了一下,亲得宫如玉轻哼了一声。

放开了手脚的洛风,将雪霜儿从头到脚的亲了个遍,最后将嘴寻到了桃花洞前,分开轻轻的舔了上去。

只是几下,雪霜儿像是抽筋了一样剧烈了抖了起来,嘴里也惊叫了起来,“洛风哥,快躲开,我……我……我要……”

雪霜儿的话还没有喊完,一股淡白色,还连着**清香的元阴喷了出来,喷得洛风一头一脸都是。

洛风像是吃了什么强力壮阳药一样,终于忍到了极点,对准洞口腰肢一沉就冲了进去。

一般**的第一次不但会很疼,而且疼得厉害,七八天都不敢大步走路的,那是因为**在第一次的时候会很紧张,因此身体也会收缩得厉害,所以男人进去的时候几乎都是那种暴力冲击,不疼才叫一个怪了。

雪霜儿也是第一次,可是性质却不同,从一开始她就在偷看,而且还***到兴奋,现在在洛风的手上,现是再创新高,身体早已泛滥成灾,洛风腰肢一沉所以下面虽紧,可是足够滑了,所以一下子挤了进去,一层代表**的薄膜也被一穿而破。

雪霜儿闷哼一声,身体微微一痛,接着便被麻涨感代替,洛风扶着雪霜儿的小蛮腰,终于又重新动了起来。

雪霜儿痛叫几声,接着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妙感传来,舒服得雪霜儿哼哼了起来。

洛风直抱着雪霜儿的小腰做了大约小半个时辰,雪霜儿早已软了下去人事不知了,只有在嘴里发出无意识的轻哼声。

洛风将东西拔了出来,点点落红顺腿而下,雪白的肌肤,腥红的血液,足以激起任何男人的兽性,更何况洛风现在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匆匆的拿过雪霜儿的衣服铺到地上,将雪霜儿放下,洛风又向宫如玉扑去,直接就又冲了进去,宫如玉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在自己眼前做这种事呢,光看就让她过足了瘾,虽然这么长时间了,可是身体竟然没有干过,一处处于润滑状态。

洛风与宫如玉用各种姿势足足做了半个时辰,这才算是完事,胡乱的躺在衣服上喘息着,这是除了胡媚娘外,最爽的一次了。

闲着实在是没什么事,大方老道自从拿了那火龙丹就一头扎进了房里去医治受伤处于假死状态下的青阳真人,洛风没得招呼,也不敢打扰。

自从二女共侍一夫以后,竟然亲得像是姐妹一样,一个一口姐姐,一个一口妹妹的,谁能相信,在不久前,二女还是一副死敌的样子呢。

更有甚者,在洛风专心于修炼的以便于师父醒来可以向师父教更多问题的时候,二女便自己玩起了虚龙假凤。

前日,洛风有感于自己已经已将魔门总纲还有玄空真解,九龙心法融合得差不多了,这才拿出自小便在洛家村捡到的那本奇书血魂引。

当年青阳真人也说过,功法不到火候千万不要修炼这个东西,现在洛风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敢拿出来,平时,碰都不敢碰,他还是个乖孩子的。

二女用山间的树枝等物,以自己的巧手制出了一张好大的柳床出来,上面铺上干草,再铺上些皮毛,一张舒服得不得了的大床出现了。

洛风一直都处于入定状态,他属于那种三年不修炼,修炼顶三年的奇异人物,这会专心得连女人在面前脱光了都不知道。

十几天了,雪霜儿从前没有尝过男人味道之前也没什么,可是自从与洛风有过一次肌肤相亲之后,这十几天下来,中觉得难受得很,总是想让洛风的那个进去捅捅,有时候想的羞得雪霜儿自己都觉得脸红。

宫如玉与雪霜儿也不知是不是心神相通,不约而同的在**脱起了衣服,可是看到洛风只顾着修炼,根本就没有看到她们撩人犯罪的样子不由觉得十分的郁闷。

宫如玉无聊之下,自己摸着另一只手也无意的搭到了雪霜儿的胸上,将雪霜儿摸得轻呼一声,随既红脸,闭嘴。

宫如玉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嘻笑着爬到了雪霜儿的身上,二人笑闹起来,宫如玉也是越来越过份,手竟然伸到了雪霜儿的身体上,手指也伸进去一根。

雪霜儿没想到同为女人的宫如玉碰自己竟然也可以让她动情,嘻笑一阵后便不再推搡,任由宫如玉玩弄着自己,她也伸手在宫如玉的身上摸索着。

二人可能真的是心意相通,竟然同时想到了洛风的那种动作,二女一颤一倒,将自己的嘴伸到了彼此的身体处,手里摸着,嘴里舔着,忙了个不亦乐乎。

在手指的帮助下,二女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嘻笑着对方渐渐睡去。

洛风将手上的血魂引看了一遍,接着将书收了起来沉思起来,这是从修真那天起便养成的习惯了,无论修炼什么功法,全凭一个悟字,这远远比学习师父的经验心得要慢得多,可是一但悟出点什么来,却要比前者扎实得多。

血魂引是一种近乎于强身健体的功法,几乎所有的修真门派的心法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自内而外,先修经络再修身体,但是能把经络修好的人少之又少。

可是这血魂引却反其道而行,先修外再修内,它是自血液开始,让人脱胎换骨,重塑真身。

洛风已不是那个没见识的毛头小子了,修过三种功法,而且成功的融合到了一起,虽然运气的成份要大一些,可是这也变相的承认了洛风的能力异常。

三种融合功法自内而外,这血魂引自外而内,同时修炼,足以让洛风在迈往绝顶修真的路上狠狠的推上一大截,虽然血魂引的功法怪异了些。

洛风自小办事就不喜拖拉,什么事说做就做,当下便修起了血魂引来,体内那些连成一气的黑色珠子的自然反应让洛风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在血脉中生出一丝的玉液来,点点剔透。

体内的合成功法飞速的运转起来,那一点点的玉液想要侵进来,那黑色的气流去会以雷霆万钧之势阻挡回去,着实让洛风吃了不少的苦头。

二女发现洛风越来越怪异了,自打看完那本破得不能再破的书后,整个人变得越来越白?不对,是越来越透明了,现在他的身体都好像要透明了一样,甚到都能看到一点点的血脉运行方向了。

宫如玉自是知道道洛风修心很杂,说与雪霜儿听,这才让雪霜儿放下心来,二女也不敢打扰洛风,每日游山玩水的时间又不是很长,最后索性放弃了外出,专心的守在这茅屋里为洛风护起法来。

洛风能看到自己血气的运行了,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这种内视的手法,就算是青阳真人那种高手也难以做到。

洛风的血液不再是血红色的,而是像水一样,无色透明,只是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透过洛风的皮肤,可以隐隐的看到他的骨架,看到他那变成了半透明的脏器在一跳一跳的。

一个个若隐若现的黑色小珠子在洛风的身体里闪动着,丝丝的黑气连在那些小珠子之间。

经过一番的紧张之后,看着洛风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二女这才放下心来,她们这才发现,彼此的脸上都出现了香汗。

“姐姐,我们数数洛风哥身上那些奇怪的小珠子好不好?”无聊的趴在**的宫如玉晃着两只白生生的小脚丫对雪霜儿说道。

“呵呵,好啊,我也正无聊呢,一个,两个……”说着雪霜儿便数了起来。

二女早就知道,洛风修炼的时候,嘻笑打闹都不会影响到他,说话的声音自然够大了。

二女嘻嘻哈哈的数了足有一个时辰,方才将那些隐隐现现的小珠子数完,共计三百六十颗,数了几遍都是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好玩的事没了,洛风那骨头架子都快要透明的样子让二女看得也无聊起来,宫如玉嘿嘿一笑,手又伸进了雪霜儿的衣襟内。

“妹妹你坏拉,昨天咱们两个才做完的,你又想要啦。”雪霜儿啜了一口拍掉宫如玉的小手佯怒道。

“不嘛,咱们两个做得虽然也很舒服,可是没有洛风哥给的痛快嘛,咱们跟哥哥做过一次后可以顶三天,但是咱们两个做一次只能顶一天啦。”宫如玉也不生气,一边说着一边将白生生的小手伸向雪霜儿的衣襟内。

“怕了你了,好吧好吧。”雪霜儿被宫如玉也摸得全身燥热,帮宫如玉脱起衣服来,宫如玉下手更快,只是几下就将雪霜儿的衣服脱得光光的。

二女这几天别的没练会,脱对方的衣服倒是一天比一天快了。

按照固定的程序,彼此小小的快乐了一下,这种快乐总是觉得有些缺憾,宫如玉突地像是想起了什么,就在雪霜儿的腿间钻出来,在自己的衣服里寻找了起来。

“妹妹,你在找什么啊。”雪霜儿趴在**懒懒的问道,雪霜儿那慵懒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若是被洛风看到的话,怕是立刻就要扑上去大战三百回合了。

“你马上就知道了。”宫如玉神秘的一笑,接着从衣服里翻出两根黄瓜来,毛刺都已经去掉,也用水清洗过了。

“姐姐,你看看,这两根黄瓜像不像是哥哥的那根东西?”宫如玉举着那两根黄瓜嘿嘿的一笑说道。

“哥哥的那根东西,嗯,好像比这个粗点嘛。”雪霜儿看了半天说道。

“好拉,差不多就行了,给你一个。”宫如玉说着扔给雪霜儿一根,抬起雪霜儿的身子又钻了下去,将脸对着雪霜儿的身体。

“给我这个干什么,啊哟……”雪霜儿的话还没有问完就知道了,因为宫如玉一下子就把那根黄瓜塞进了雪霜儿的体内,直入一半有余。

“这回知道了吧,怎么样,有没有哥哥的那东西好?”宫如玉笑道。

“你这个死丫头,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雪霜儿说着握着那根经过精心处理的黄瓜也是一下子塞进了宫如玉的身体里。

这两根黄瓜是宫如玉经过精心挑选的,与洛天的差不多大小,整根的塞进去,再次尝到了那种滋味,可是却怎么也不知洛风那真家伙来得痛快,总好像是少了点什么,不过也算好了,总胜过没有。

二女嘻嘻哈哈的闹了起来,玩得那叫一个痛快,雪霜儿突地看到宫如玉那小小的菊花在一动一动的,坏心大起,将那根沾满了水的黄瓜拔了出来,对着菊花就塞了下去。

“啊,好疼啊,姐姐轻些。”宫如玉痛得叫了起来,手上的黄瓜插得更加起劲了。

“你这个小妮子,让我轻些,你却不下轻手,不行,我非要塞进去不可。”雪霜儿一笑,张嘴将宫如玉下身含进了嘴里,舌头熟练的在那一点上挑逗着,宫如玉痛快的哼了起来,分泌越多润滑了那根青青的黄瓜,黄瓜也终于有一小半插了进去。

雪霜儿小心的动着那根黄瓜,宫如玉开始还觉得疼,涨得难受,可是随着水越来越多,那根黄瓜更加润滑了,于是一种怪怪的快乐的感觉浮上了心头,不由惬意的哼了起来,手也停住了,专心的享受起来。

“怎么了妹妹?不舒服?要不我拔出来吧。”雪霜儿说着就要将那黄瓜拔出来。

“别,这感觉,嗯,好怪,不过也好舒服,别停。”宫如玉像是梦呓一般的说道。

雪霜儿快速的来了两下,“真的有那么舒服?”雪霜儿好奇的问道。

“是……啊……是啊。”宫如玉痛快得要叫出来了。

“不行,我也要。”雪霜儿说着还扭动着丰满雪白的身体。

“好,让我再享受一会。”宫如玉手上轻动着那根黄瓜像是无意识的一样说道。

宫如玉和雪霜儿都忘了计算时间,如果仔细算来的话,今天,是他们进入这终南山的第四十九天,也是大方道长进屋给青阳真人治伤的第四十九天。

得火龙丹相助,再加上大方道长那高深的炼丹之术,百年来积攒下的各种神奇灵药,累得像狗一样直吐舌头,原本像是死人一样的青阳真人脸色红润了起来。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青阳真人悠悠的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这一觉,睡得好沉啊。”青阳真人说着伸了个懒腰,全身的骨头节发出阵阵的爆响声,一股股火热的气息在他的体内盘旋着,修复着残余的那丝毒索。

“你个死青阳倒是舒服了,我大方老道累得要死了。”大方老道看着青阳那舒服伸懒腰的样子不由一阵来气,竟然对自己视若无睹,亏自己还拼尽了老本给他治伤来着,不过有生之年能看到火龙丹,也值了。

“咦?大方?是你啊,哈哈,这些年看来你的炼丹之术又有所精进了,竟然能将牙兽的毒给解掉,那种吃了就能飞升的仙丹也差不多要炼出来了吧?啊哟,坏了,我那宝贝徒弟可能跑东海去找火龙丹了,坏了坏了,我要去找他。”青阳真人打醒来就自说自话,这会一想到徒弟,也顾不得跟大方老道打招呼,就要那么驾云而去,没办法,飞剑都混没了。

“我呸,你这个老不死的,你怎么就不嘎崩一下瘟死呢,你笑话我怎么着,那上古奇兽牙兽之毒是我大方能解得了的吗?”大方老道大叫了起来。

大方老道就是这点好,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不贪功,可是却也绝不懂得歉虚,说话直得就跟一根肠子通到底一样,所以他除了青阳这个老友之外,少有朋友,所以他也十分在乎青阳的伤势。

“你解不了?解不了那我怎么能站起来?”青阳老道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你那徒弟从东海找回了火龙丹,娘的,他的运气也忒好了点吧?”大方老道酸溜溜的说道,火龙啊,这个世界上怕是只有那么一条了,在那茫茫东海就那么给他碰上了,还得了那么大的好处,谁能不酸啊。

“大方,我发现你学会开玩笑了啊。”青阳真人说着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碰到了火龙并能拿回火龙内丹的机会简直就比摘太阳还小呢,不管真假,最起码当年人家后羿还从天上射下来九个呢。

看着大方那严肃的样子,青阳真人的声音小了下来,“大方,你说的是真的?”

“嗯。”大方点点头。

“我就知道那小子准行的。”青阳真人这会竟然像个孩子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将这间茅屋撞出一个洞来。

“哼,马后炮。”大方撇了下嘴不屑的说道。

“我徒弟在哪?”青阳真人急急的问道。

“在……”

“算了,我知道了,你就这么两间房子。”青阳真人说着忽地冲了出去。

“哎,我说,你倒是等等我啊,我容易嘛我。”大方老道大叫着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