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五十七章 十年一梦

“妹妹,你别光顾着享受,倒也是动动啊,难受死我了。”雪霜儿扭着雪白的腰肢娇声说道,“好好好。”宫如玉生怕雪霜儿一生气就不玩她的菊花了,毕竟正舒服着呢,于是连忙将手中的黄瓜又重新了起来。

砰的一声响,这间茅屋本就不结实的树枝门被一把从门上拉了下来,两个白胡子飘飘的老头出现在门口。

“徒……”青阳真人那个弟字还没有喊出口就傻眼了。

他看到自己的徒弟了,这会正盘坐在地上像是在修炼,在这茅屋里还有一张大床,两个顶漂亮的小姑娘正光着身体在**滚做一团,还有一根青色的东西在她们二人的身处插着。

青阳真人和大方老道都是那种修炼有成的老前辈了,就算是那胡媚娘在他们的面前使出媚功怕都不能迷得住他们,只是现在并不是有媚女,而两个看起来清纯无比的小姑娘正在**做那种过分之事。

两个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子只觉得身体一热,立刻那两张老脸也跟着通红起来,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

这种事被人发现了,谁能受得了啊,两个小姑娘都是心里发紧手发抖,竟然还在这种时候来了个***。

被这么一惊吓,宫如玉的手一抖,啪的一声脆响,黄瓜断掉了,雪霜儿再一受惊吓,下身一紧,外口闭合,将那黄瓜吞了进去,同时他手里黄瓜也断掉了,一小截露在外面,宫如玉挤不出来也收不进去,就那么的吊在那里。

也许是受到青阳真人的气息牵引,也许是血魂引修炼得差不多了,洛风体内的血液已经转成了乳白色,人也变得雪白雪白的,这会吐出一口浊气,那可真是浊气啊,都是黑的,还有些发臭,像是放了个屁一样。

洛风吧达下嘴,这味可不怎么样,刚刚起身,便听身后惊呼声起,回过头去,吓得洛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天啊,这还是自己熟知的那两个小姑娘吗?

“看什么啊,快来帮忙啊,拿不来了。”雪霜儿看着洛风那个样子不由怒道。

“噢,来了来了。”洛风答着,连忙站了起来,而身上的那个东西也昂扬了起来,能把两个一把胡子的老头都弄起性的场面,洛风这个小伙子又怎么能受得了?

“我的在里面,拿不出来,快点帮个忙。”说着,雪霜儿冲着洛风将腿大大的分开。

看着那还残留着**的地方洛风吞了口唾沫,天下间哪里还有比这更迷人的情景。

“看什么,还没看够,快点帮我把黄瓜拿出来。”雪霜儿红着脸说道,她一共就跟洛天做过一次,后来的全都是与宫如玉虚龙假凤,现在再次将女孩最为隐密的地方暴露在一个男的面前,虽然是自己所心爱的男人,可是她还是觉得这脸像是贴到了火炉上一样,烧得火热。

洛风的帐蓬支得高高的,手还没等伸到雪霜儿的身体处,宫如玉在那头也叫了起来,“哥哥,来帮帮我啊,我这根东西也拿不出来了。”宫如玉蹲在**,下面还带着一小截青绿色的东西。

“霜儿,你等会,如玉那个马上就能好。”洛天连忙说道。

宫如玉一听,马上将雪白的臀部撅到了洛风的面前。

洛风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什么功法,什么修真全忘了,如玉那雪白的小PP间,一小截青绿的黄瓜散发着清香。

噗,一声轻响,黄瓜被洛风拔了出来,洛风也险些射了出来,他再也忍不住了,衣服也不脱,直接扒下了裤子便将那硬得快要爆炸的东西塞进了如玉的眼里。

“噢。”如玉惊叫一声,那火热的棒子是比那冰凉的黄瓜强太多了。

“我,还有我这里。”雪霜儿急得快要掉出眼泪来了。

“来了来了。”洛天挺动着下手,手在雪霜儿身体处摸索着。

雪霜儿调整着身子,大开着双腿,躺到了宫如玉的身边,洛风一边挺动着一边分开雪霜儿的身体,终于将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弄了出来,拔出快要射出来的武器,再次塞进了雪霜儿的身体里。

听着屋内那奇妙的动静,青阳与大方道长对望一眼,尴尬的咳了几声,装做没有听到一样,回到了原来那座小茅屋里。

洛风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刺激过,所以做得前所未有的有力和快速,二女惊叫着,***一个跟着一个,满身的汗水,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洛风巨吼一声,终于爆发出来,洛风就算是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忘记另外一个小美女,一半就把东西拔了出来又送到了雪霜儿的体内。

轮翻在二女的身体里爆发以后,洛天哈哈大笑着抱着二女倒在了**,三人这一次实在是疯狂了点,身体更是狼藉一片。

二女都像是没了骨头一样,窝在洛风的身上,怎么也不肯起来。

“羞死人家了。”宫如玉说着,无力的捶着洛风。

“就是就是。”雪霜儿也附和着,小手也轻掐着洛风身上的软肉。

“怎么了?这种事咱们也不是没有做过,只是从来都没有弄过这里罢了。”洛风呵呵笑着说道,手指在雪霜儿那还没有合起来的眼上点上一下。

“啊呀,别碰了,好痛的。”雪霜儿无力的扭动了一下身体。

“我们说的又不是这个事。”宫如玉说道,“刚刚我跟姐姐在**自己玩儿的时候,两个老头也不打个招呼就闯进来了,你看,门都坏了,哥哥你去把门弄一下,免得一会那两个老头再来打扰咱们。”

洛风没有出声,心道,两个老头,这终南山上一共就一个大方老道和自己的师父,师父现在正处于危险当中,哪里来的另外一个老头,难道……

洛风忽在从**站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将衣服套到了身上,人影一闪就冲了出去,把二女弄得直迷乎,只是现在她们两个被洛风弄得全身发软,人也变得懒懒的,不情愿的穿着衣服。

洛风只觉脚下生风,真元没用催就自己动了起来,人也飘飞起来,速度比从前不知快了有多少。

只是一闪之下,洛风就奔到了另外一个茅屋处,手刚刚伸出想要去开门,忽,熟悉的真元冲破了茅屋那简陋的草墙向他扑来。

洛风一个急停,惯性之下,好像自己的灵魂都快要从体内冲了出去,身子一仰,真元擦着他的鼻尖射了过去。

“小子接招。”一声魂牵梦萦的吼声,一老头冲出茅屋向洛风扑来。

事隔十年,终于又见到了师父,洛风都来不及大笑,凌厉的攻势已到了身前,眼前这人一点也不像是对自己有授业之恩的师父,反倒像是杀父仇敌一样。

砰,一声轻响,水云盾出现在洛风的身前,青阳真人的拳头粘在上面,不由发出一声轻咦声。

水云盾可是青阳真人当年最得意的法宝之一了,经过他的炼化,这东西都已经认主了,放到别人的身上威力难以发挥出一二来,可是看这水云盾在洛风的身上,威力一点也没有打折扣的样子,青阳真人这个主人的攻击也给挡了下来。

(在逐浪的上本书和这本书都是在台湾繁体出版过的了,一直没有建立群,若有喜欢的大大可进群聊天,群号:63918900)

近身相斗,洛风越来越有经验了,面对自己的师父,洛风没有动用那把号称是天下第一的菜刀,只是食姆二指一扣,啾的一声弹出一道指风来,指风竟然成乳白色,中间还夹着丝丝的黑气,那血魂引起了作用。

几根白须随着指风的飞过从青阳真人的下巴上飘飞下来,青阳真人心中一凛,大叫一声好小子,声音中透着喜悦。

洛风虽厉害,可是比起青阳真人来还要差上很多,特别是青阳真人有意的施加压力,洛风只觉得压力越来越重,四周都是师们的影子,这让洛风想起了那空见老和尚的身外化身来。

锵,一声轻响,金红两光一闪,菜刀出鞘,身子一转,在身周划了一圈,似有涛天巨浪从刀身上涌出一般,向四周冲去。

人影忽地一敛,青阳真人的身子微微一滞,给了洛风机会,身子一侧,水云盾开路,硬冲进了青阳真人的身侧。

砰,青阳真人的掌势击在水云盾上,将洛风撞得全身猛颤,身子也倒飞而回,可是那一菜刀还是划了出去,嘶的一声,将青阳真人的前襟划掉。

“哈哈,好小子,这些年来倒是没有偷懒,有所进步啊。”青阳真人哈哈一笑,只是心中更惊,这小子哪里是进步一点半点啊,自己手里没有飞剑也只能让他略占下风而已,这分明已步入修真高手之列了,整个修真界,像是自己这般的高手又有几个?

“师父,徒儿总算是见到你了。”洛风用颤抖的语气说着就要跪下去。

从洛风带着二女到了这终南山就被大方道长挡于屋外,所以二女并没有见到过青阳真人,刚刚她们一出屋,就见洛风与一老头打得热闹,在她们的眼中,凡与洛风为敌的,就是他们的敌人。

洛风这边刚刚停下,还没等跪拜下去,却听二女娇喝一声,一支飘着雪花寒气的长剑腾空而起向青阳真人射来。

宫如玉整个人飘在空中,身上衣衫鼓动,真元在身周盘旋,隐隐的龙吟声传来。

“天山派的小娃娃?哈哈,小子你可真是有本事啊,天山的小娘们一个个都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没想到竟然还被你给弄到手一个。”青阳真人冲洛风哈哈一笑说道,手也似是随意的伸出,隔空一指点在那长剑上。

长剑还不及及体,便嗡的一声轻响,调头向雪霜儿飞了回去。

吼,震天的怒吼,三条如实质的龙影绞在一起,怒吼着向青阳真人扑来,带起的所势,像是要吞噬天地一般。

“好一个九龙门的丫头,深得龙势之髓,哈哈,看来九龙门扬势之日不远了。”青阳真人一笑,手一抬一压,那三条龙影被死死的压到了地上。

这是宫如玉最强的一击了,却被青阳真人像是按小狗一样给按到了地上扭动着,宫如玉这会已是额头见汗了。

雪霜儿以天山密法控制住险些失控的雪霜剑,怒喝一声,长剑再度飞回,人也冲着保持着欲下跪的洛天吼了起来,“洛风哥哥,你还看什么?”

“师父,弟子得罪了。”洛风也是好胜之心大起,想看看三人联手会不会对师父造成一定的威胁,告罪一声,菜刀飞出,呼啸着向青阳真人肩头劈去,砍脖子,他可不敢。

“小子,你是我徒弟,应该知道,这种飞剑之术在我的面前是没有用滴。”青阳真人憋了十年,这会豪气大起,战意十足。

当,挡开菜刀,可是青阳真人就是身体一震,青阳真人的见识之广,绝非等闲,那一刀之威虽强却挡得住,可是那菜刀之利,就让他那只老手出现了一道细细的伤口,血珠也渗了出来。

“好刀。”青阳真人大叫一声。

菜刀回旋在洛风的身边,再度射出,而此时,洛风的双手一引,龙啸声起,两条隐隐的黑龙似在暴怒一般挣扎着,直欲破空而出。

“这是什么功夫?”青阳真人微微一愣,自己没教过他这个啊?有点像九龙门的九龙心法,可是却不纯正啊。

这一愣之际,宫如玉娇吼一声,龙影终于脱困而出,而雪霜儿的飞剑也射了过来,带起森森的寒意。

洛风巨喝一声,身体上缠着两条隐隐的黑龙扑向青阳真人。

宫如玉和雪霜儿也是柳眉倒竖,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为了男人,她们是头一次超水平发挥。

雪霜儿的飞剑,宫如玉的九龙之术,洛风的菜刀和体术,一时间,让青阳真人手忙脚乱,大方道长躲得远远的,捂着嘴在那里偷笑,这个老不死的,活该,在自己徒弟的手下吃亏了吧。

看着大方道长那德兴,青阳真人没来由的一阵火大,身子连闪,所有的攻击落空,人也向洛风扑去,在洛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只干枯的手臂冲破了龙影,啪地扣在了洛风的咽喉上。

二女吓得惊叫一声,生生的将飞剑和龙影顿了下来,不敢再有所稍动。

“小子,越来越出息了,敢对你师父动爪子?”青阳真人似笑非笑的说道,他没有生气,真的没有,反而十分的高兴,有什么能比自己的徒弟修真有成更加值得高兴呢?

“师……师父。”随着青阳真人的手放了下去,洛风一下子跪了下去大叫起来,从不轻弹的泪水也止不住的涌了出来,这些年所受到了委屈,被扣上的罪名,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师父的出现,让他心中那道闸门再也挡不住那委屈的泪水,跪在青阳真人的面前痛哭生声。

“孩子,虽然为师才刚刚醒过来,可是就算我不问也知道,这些年里,你受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委屈。”青阳真人弯下身来,伸手轻轻的将洛风扶了起来,青阳真人一想到自己死后洛风可能受到了委屈,不由也落下老泪来。

二女傻眼了,没想到刚刚还打得你死我活的,可是这么一会竟然抱头对着哭了起来,不像是仇敌,倒像极了事经生死方才相见的亲人。

确实,青阳真人是洛风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否则的话,洛风又怎么会前历经九死一生,前往东海去寻那传说中的火龙索取内丹呢?

“徒弟,为师知道你受了委屈,哭吧,哭出来就好了,省得憋得慌。”青阳真人摸着洛天的脑袋轻轻的说道。

洛风哭得更加来戏了,直嚎得那叫一个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啊,二女早已经被洛风悲怆的哭声勾得痛哭起来了,那样子,简直就像极了一个死了男人又被人欺负的小寡妇。

洛风最后都被这二女哭得傻了眼,止住了哭声,呆呆的看着二女,不光是他,就连青阳真人和大风道长都傻眼了,女人哭他们活了这么大岁数也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却没有见过哭得这么悲,这么伤的女人,还都是小女孩,那简直就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那个悲伤劲,简直就无法形容了。

“你……你们两个哭啥?”洛风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呜呜……哥哥你……哭,我……我们就跟着……哭了。”雪霜儿哭着说道。

“跟着我哭?”洛风这会也不哭了,完全都傻了,原来自己的哭竟然这样有影响力,是不是以后再遇到敌人的时候,直接扯着嗓子一嚎,把所有的人都给弄哭,那样不是会省事很多?

“可是……我都不哭了你们怎么还哭?”洛风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说道。

“是啊,妹妹你咋还哭哩?”雪霜儿梨花带雨的问着哭得更甚的宫如玉。

“我……呜……我停不下来。”宫如玉好不容易才说完一句话。

“哈哈哈。”大方道长毫无形象的大笑了起来,青阳真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洛风也想笑,可是看着二女那副悲伤的样子,笑也不敢笑,憋得好难受。

终于洛风也受不了了,哈哈的乐了起来,最后将这三个大老爷们乐得肚子直抽筋。

二女可能是觉得哭得无趣,也可能是被三个男人给笑得生气了,止住了哭声,二女同时跑到了洛风的身前,一脚踢在他的大腿上,“让你们笑,让你们再笑。”二女哭着叫道。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洛风呲着牙抱着大腿安慰着二女,师徒相见自心底涌起了委屈也被二女冲淡了不少。

“嘿嘿,我要是也能找到这么一个徒弟就好了,看看,就他那身修为,放到修真界里,也算是年青一辈中的翘楚了,再看看这女人缘,怕是连以后的徒孙都不愁了。”大方道长不无妒忌的说道。

“你做梦吧,这种徒弟就算是一百年也不一定能找出一个来,唉,我当时收他为徒的时候,完全是看在了他吸收了血引兰的份上,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能挺那重劫难,还能跑一趟东海,我青阳算是走运了。”青阳真人叹息着说道。

“你还真是走运啊,不行,明天我就要下山去找徒弟,看到你这么一个好徒弟,我还真是眼红啊。”大方道长两眼冒着精光看着正在劝慰二女的洛风说道。

大方道长捅捅青阳,“我说老不死的,你说,我大方对你是不是有救命之恩?”

“停,别说了,咱们相交这么多年了,虽然只见过几次面,可是一撅尾巴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了。”青阳真人说着转身就要跑。

大方道长哪里肯啊,伸手就将青阳真人拉住,“老青,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徒弟又习之甚杂,你也能看出来,他可不光是练了你那几下子,不如……不如也让他学学我的丹道好了,反正也不差这一样了。”

“不行不行,扔他这么多年,我说什么也要把他重新拉回来,想让他也做你的徒弟,算了吧。”青阳真人的脑袋晃得都快要分出三个来了。

也难怪大方道长会把主意打到洛风的身上去,在修真界里,那些老一辈最头疼的事莫过于找到一个好徒弟,大部分都是那种资质虽然上乘,却称不得绝顶,像洛天这种一看就是将几种功法融合到了一起的天才,从古至今,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洛风总算是将二女安慰了下来,这会二女却又扭捏了起来,怎么说她们跟洛风也有一腿,更何况刚刚她们二人在**虚龙假凤的时候又被这两老头逮了个正道,哪敢再上前相见。

洛风怎么劝都不得,最终只得将二女放回,二女一头扎进小屋里不再出来,洛风也只得苦笑。

“嘿,两个小妮子不好意思了,那就算了。”青阳真人呵呵的笑着伸手召过洛风,看着洛风那不自然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

“你小子,算了,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青阳真人说着伸手在洛风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走吧,跟我进屋,把你这些年的奇迹跟为师说说。”

青阳真人说着,转身,背手向屋内走去,洛风摸着被师父敲过的脑袋,嘿嘿的傻笑两声,带着一肚子的温暖的跟了上去。

大方老道也跟了上去,完全不顾修真界里的那些规矩,青阳真人横了他几眼,他就当是看不到,盘坐在地上,流着口水的看着洛风,青阳真人是一点的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