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五十八章 连夜落跑

足足讲到天黑,洛风才算是将他这十年之行讲了个大概,将那些艳事略过不谈,青阳真人与大方道长都倒吸了不知多少口冷气,先不说那火龙有多难遇到,就那功法融合就让青阳和大方捏足了冷汗,那可是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的危险事啊。

二人对望一眼,同时大叹洛风的运气之好,简直就是旷古绝今的好运气啊,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前辈高人可以将正魔两道的功法融合在一起的。

洛风所修的功法,无论是哪一种,都是绝顶的功法,从玄空真解到九龙心法,再到魔门心法总纲和血魂引,无论把哪个拿出来,都足以让修真界颤上一颤了。

“海明潮这个混小子,打从他一进玄空派的门我就看他不顺眼了。”青阳真人听到海明在黄鹤楼重创洛风抢走石中剑的时候,气得从地上一跃而起,身上那纯正的浩然正气冲天而起。

洛风心中暗叹,自己所学甚杂,远不如青阳真人那般的纯正,看来还要多加修炼啊。

“师父,弟子曾在少林寺后山听得空见大师讲经,虽然不算太懂,但是至少也明白一事。”洛风眼青阳真人那怒气冲冲的样子不由说道。

“嗯,你还见到了空见大师?”青阳真人一愣。

“呃……”洛风一愣,若是谈到空见大师必然要谈到胡媚娘,要是谈到胡媚娘,肯定会把一些艳事给抖出来。

“你要是不想说的话就别说了。”大方道长看着洛风那为难的样子不由说道,他已经开始讨好洛风了,只为洛风能跟他学习丹道之术。

“有什么不能说的。”洛风突地一咬牙说道,在自己的师父面前,就算是再隐秘的事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

当下洛风便将自己刚出玄空派便遇到了胡媚娘,并被她吸去所有的真元,破而后立的事说了一遍。

“哈哈,你小子真是好艳福啊,阴阳门那媚术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得起的,你小子运气可真是好,竟然没有栽到那娘们的手上,反而悟得破而后立,当时想到那里的时候我也只是一种想法,说什么都没敢试,你倒是吃了第一个螃蟹了。”青阳真人抹了把冷汗说道。

“后来我又去了少林寺,本想救出胡媚娘的,空见大师也不阻挡,可是她却一心向佛,不肯随我走。”洛风有些遗憾的说道。

“做人不能忘本,这事你做得对,最起码心意到了。”青阳真人点头说道,徒弟有情有义,他这个做师父的脸上也有光不是。

“我在少林后山听得空见大师讲经,知世间事,凡事一饮啄,必有定数,当时海明潮伤人夺剑,可是弟子也不是没有得到好处。”洛风说道。

“有什么悟得,说来听听。”青阳真人来了兴趣,自己这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除了见识比人家强点之外,这辈子加一块遇到了险事怕是也不比洛风多出多少来。

“海明潮虽伤人夺剑,可是却将那水云盾打进了我的身体里,我不知道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那水云盾自那以后数次救我性命,在水云盾这块,我可能达到了身宝合一之境。”洛风说着一伸手,水云盾忽在飘出,毫无一丝的生滞。

“嗯,本来这事我也想问你呢,凭你的本事,不可能会炼化我的水云盾的,看来还真是有一定的关系,唉,你这个小家伙啊,在这短短的十年里,比我们百年遇到的事都多。”青阳真人说着长身而起叹道。

“怕是这水云盾弟子无法还给师父了。”洛风苦着脸说道,总不能将自己的肚子剖开将那水云盾拿出来吧。

“算了,为师所有的东西都送与你了,本来师父还想为这事给你出一次头的,不过现在看来没那个必要了,多磨炼一下对你也有好处,只是你以后要小心啊。”青阳真人说道。

“真阳,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就要洛风走?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他还没有跟我学丹术呢。”大方道长说道。

“学丹术?我这个做师父的也不拦着,如果他想学的话你就教吧,嗑个头叫个师父也没什么。”青阳真人呵呵一笑说道,洛风现在完全有资格出师了。

青阳真人想帮洛风忙,可是他现在却什么也帮不上,洛风一身的修为怪异无比,在悟不在练,每人悟性不同,青阳真人也是爱莫能助,人生经历上,洛风身怀大恨,际遇连连,自己冒然出手怕是还会影响了这孩子的前途,索性撒手不管了。

以洛风此时的身手,当真是应了青阳真人当年的话,天下大可去得,只要别惹得那些修真前辈老怪物出手,就算是打不过,逃是没什么问题的。

听得青阳真人说不管了,大方道长可乐了,也不管洛风同不同意,拉着洛风就开始讲起了丹道。

洛风看了看青阳真人,青阳呵呵一笑,也不出声,转身出了门,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大方道长讲到兴头处,伸手在地上摸了几下,接着一用力,一道地门被拉开,阵阵热浪袭了上来。

“下面就是老道我的丹室了,炼丹用的地方,就连你师父都没有去过,让你长长见识,走吧。”大方道长自说自话,前头引路走了下去。

洛风不由苦笑一下,只得跟了下去,说实话,他对炼丹之道真的是一点的兴趣都没有,刚刚只是那么一会,从大方道长的嘴里吐出来不下于千种药名出来,把洛风说得眼前直发黑,可是出于礼貌,洛风却又不得不跟下去。

“看看,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了。”大方道长指着一只巨大的鼎说道,那鼎就那么的立在一个空旷的地下室里,下面一块像是铜镜一样的东西悬浮于鼎腿之间,再下面,便是阵阵的热浪的。

那铜境像是布了什么阵法一样,将那炽热挡在其中,只是逸散的那么一点点,就让这地下室热得跟蒸茏一样,洛风内外兼修,血魂引改造体外,却也是热得快要流出油汗来了。

“现在修真界里阵法没落,难寻完整的阵图,可是我大方却凭着一点残本,创出这锁阳阵镜来,我敢说,在修真界里,能创出阵法的只有我一个而已。”大方道长说道。

接着指着那铜境说道,“我用这锁阳阵将地心之火牢牢封住,需要的时候才会开启阵法,只热鼎而热量不散,嗯,当然,一点不散也是不可能的。”

“嗯,可是……在那干将后人那里,我看到过一种阵法,只是用极为简单的材料便做出一种阵法来,能引出玄晶之火来,这把菜刀就是用那火煅造出来的。”洛风说着将那把金身血纹菜刀拿了出来说道。

“这……各人有各人的道行嘛,如果你这刀用我这地心之火,肯定会更上一层楼的。”大方道长一滞,身子一颤,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听这话,人家的阵法就比他这不知高明了几倍,可是却不想在洛风的面前失了面子,忍着好奇心说道。

从那九宝铜鼎,到这石室暗格里存的各种药材,大方道长渐入佳境,旁若无人口若悬河的一一数来,听得洛风那叫一个郁闷啊。

当洛风从那地下室走出来的时候,全身上下已经被汗给浸透了,有一小半是热气蒸的,倒是有一大半,都是被大方道长给说的。

换做是谁,面对大方道长那种恨不得一天就让洛风给继承衣钵的讲法也受不了啊,洛风真的怀疑,在那么热的地下室里,那大方道长打一开始说话就没有停过,他就不觉得口渴吗?

“来来,吃东西,这些东西可都是你那两个小媳妇给做的。”刚一出地下室,就闻了香味的洛风冲进他们原来住的那间茅屋的时候,却见一张新做的简单桌子上摆满了食物,青阳真人正一口肉一口酒的吃得欢,二女陪在身边正在给青阳真人倒酒喝。

只要不让洛风听那大方道长讲炼丹,让洛风干什么都行,更何况是吃呢。

伸手捞起一只烤野鸡一口就咬掉了一大半,将所有的憋气都撒到了这只野鸡上。

“嘿嘿,被那老家伙折磨得不轻吧,哈哈。”青阳真人笑道。

“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又在说我坏话?”大方道长的耳朵倒是够尖,老远就听到了,吼叫着冲了进来。

一顿饭,在两个老前辈的吵闹中吃完,洛风甚至都不能跟二女说上一句话。

“来来,咱们别浪费时间,吃饱了喝足了,咱们接着学去。”洛风刚刚将手上最后一根骨头扔掉,大方道长伸手就来拉他。

“行了,总不能一口就吃个胖子啊,昨天天黑你就把我徒弟抓进去了,你看看,现在天还黑着呢,都十多个时辰了,也该他们休息一下了。”青阳真人连忙说道。

经青阳真人这么一说,大方道长和洛风才发现,原来天真的是黑着的。

“走吧走吧,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没看人家两个小姑娘都是一副要把你剥皮抽筋的样吗?”青阳真人拉着还不愿动地方大方道长就走。

“洛风啊,我这里还有些壮阳之物,你要不要用用?”被青阳真人拖着向外走的大方道长叫道。

“为老不尊。”两个姑娘脸红着啜道,她们都算是过来人了,哪里还会不懂这些。

总算是没人打扰了,两个姑娘坐在桌前,低着脑袋,红着脸等着洛风。

洛风一想到那日醒来二位姑娘自己行的虚龙假风心里就直痒痒,走上前去,一手一个搂住她们,“你们再做一次让我看看好不好,上次都没有看到。”洛风在她们的耳边悄声说道。

宫如玉和雪霜儿的脸更是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不过她们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一夜就没有消停,小屋里各种各样迷人的声音就没有停过,听得两个老家伙脸都一阵阵发红,下面那根东西一直都在竖着,真可谓是枯树逢春,古井也犯波啊。

两个老头这一夜都没有睡好,满脑子都是年轻时的那点艳事,第二天天一亮,老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竟然像是年轻人一样,梦遗了,下身湿乎乎的一片。

跟大风道长只是学了七天的丹道之术,洛风就有一种要疯的冲动,幸好,还有二女夜里安慰一下,要不然的话洛风早就被大风道长给逼疯了,就算是这样,洛风也有些受不了了。

这天刚刚从地下室里走出来,洛风一身水气的拉着青阳真人远远的走开,青阳真人将腰间的酒葫芦摘了下来美美的喝了一口。

“怎么样徒弟?是不是有些受不了?”青阳真人好像是知道洛风要说什么一样,抢先说了出来。

“师父啊,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啊。”洛风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般的苦过,不光是脸上苦,连嘴里都苦,就好像是胆汁反了上来一样。

“受不了?呵呵。”青阳真人像是一只老狐狸一样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师父。”洛风的脑袋点得像是小鸡在叨米一样,那叫一个快啊。

“徒弟啊,师父这几天想了想,你虽然受了屈,为师只要一出面,什么事都能解决,可是你已经大了,一身的修为更是天下大可去得。”青阳真人说道。

青阳真人的话把洛风弄得一脑袋都是雾水,自己只是想让师父帮自己求个情,别让那个方头方脑的大方道长折磨自己这么狠罢了,怎么师父还扯到这里去了。

青阳真人摆了摆手,示意洛风稍安勿燥,“为师前此日子听起说起修真道途来,心有所悟,所以决定就在这里修行了,别的一概不管了,虽然说是你是我的徒弟,其实有些地方,你还是我的师父呢。”青阳真人说到这里笑了起来,很是欣慰,虽然在实力上,这个徒弟比起自己来要差得好多,可是论见识,论修为的方式,这个徒弟却又超出了自己不少。

“师们,此言重了。”洛风惶恐的说道,徒弟骑到师父的脖子上去,那还了得。

“徒弟啊,你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啊,我的意思就是,我从此隐居于此,不问世事,也不问你的事了,以后的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就算是你把玄空青木那老小子从掌门的位子上拉下来自己坐上去,为师都不管,你明白吗?”青阳真人说着给了洛风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转身摇摇晃晃的走了,只留洛风在那里发愣。

“啊,明白了。”直到青阳真人走得不见了影子,洛风这才想明白,师父那个意思不就是,你小子想跑就跑嘛,他才不会去当那个坏人。

如果青阳真人不是他的师父的话,洛风真的要骂上一声老滑头了,远远的,又听见大方道长的抱怨声,好像是在找寻自己啊。

洛风吓得一个激灵,像是耗子一样溜回茅屋,二女见洛风回来,咯咯的笑着迎了上去,看她们二人媚眼含春的样子,洛风就算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来,这二女又想干嘛。

“好了好了,今天没有时间到**去游戏了,快点,把东西收拾收拾,咱们走人。”洛风像是做贼一样,趴在门口四下张望着,好像那大方道长下一刻就会出现在门口一样。

“洛风哥,怎么了?”二女心里一惊,同时问道,雪霜儿更是夸张得把雪飘剑都拔了出来。

“你……你干什么?快点收起来。”看着二女真元鼓动,雪霜儿的雪飘剑更是冒着森森的寒气,洛风被吓得那叫一个魂飞魄散啊,这万一要是被大方道长发现不对劲跑来看一下,那自己就别想跑了。

“倒底是怎么回事啊?”二女迷迷乎乎的问道。

“我受不了那个大方道长了,咱们连夜离开这里。”洛风说着,接着一把将宫如玉拉了过来,“你在这里守着,看到大方道长来的话,咱们立刻***睡觉听到没有?”

“噢。”宫如玉傻乎乎的答应着,到现在她也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反正男人的话自己听着就是了。

“快快,霜儿帮我把纸笔找出来。”洛风像是一只掉到了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着。

“来了来了。”一会功夫,雪霜儿便将纸笔找来,洛风也懒得再去磨那个墨,呸呸两口唾沫喷了出去,哗哗的磨了两下,秃笔在那粘乎乎的墨水里一沾,便在那纸上写了起来。

洛风写的无非就是给青阳真人还有大方道留的便条,假意称自己有什么要事要连夜离开,事件紧急,没打招呼,勿怪云云,写完了洛风看着纸上难看的字不由叹了口气,这么一个理由,别说是青阳真人和大方道长了,就算是他自己看了都不信,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

洛风在乾坤袋里找了一遍,将青阳真人常用的飞剑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这时手又碰到了一个纯黄色的东西,竟是在大古山,青阳真身受重伤方才抢回来的如何果。

洛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回来这么长时间,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连忙将乾坤袋里那一大堆的药材都给倒了出来,记得当时师父还说过呢,让他来找大方道长,让他把这些药炼成丹,不过现在想起来也不晚,只是说什么也不能亲自去交给大方道长了,估计要是那样的话,大方道长肯定会把他留下一起炼药。

当那头整个的牙兽从乾坤袋里掏了出来的时候,雪霜儿一下子惊叫了起来,天山虽然也有些怪兽,比如异种雪貂什么的,都是那种十分可爱,看到就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的小动物,何时见过牙兽这种全身鳞片,长相丑陋无比的怪物啊。

雪霜儿这一叫,洛风用连自己都惊讶的速度跳了起来一把将雪霜儿的嘴给捂上了,“我的姑奶奶哟,你小点声啊,你想要我的命啊。”洛风说着脑袋还探出去四下张望着,事实上,除了门口那一点之外,他什么也看不到。

总算是留好了字条和物件,洛风拖着两个小丫头,悄无声息的向终南山下潜去,连飞都不敢,看来这洛风对大方道长真的是怕了。

夜风当中,青阳真人走进了那间小屋,看着桌上那支闪亮的飞剑,一大堆的灵药,老脸上露出了微笑,剑决一引,飞剑腾空而起,青阳真人站在飞剑上停在高空之中,望着洛风远去的方向,久久不动,他不知道,自己没有帮助洛风倒底是对还是错。

天刚刚一亮,大方道长就冲进了洛风的屋室里,看着那张留言条还有一桌子的珍奇药材,大方道长气得鼻孔比从前大了至少有两倍,像是一只发了情的公牛一般在地上转着。

现在就算是给大方再多珍奇的灵药他也不会在意,他在意的,只是洛风那个讨人喜欢的小子,资质好得没话说,只是几天,愣是把他当年学炼丹之术要几个月才会学会的东西塞进了脑子里,加以时日,超越自己绝不会是什么难事。

只是大方道长万万没有想到,洛风对学心炼丹之术竟然是那么的反感,偷偷的就跑掉了。

“啊啊啊……”清晨里,传来了大方道长那郁闷异常的吼声。

“洛风哥,我们去哪?接着向你的家乡走吗?”宫如玉抬起头来问道,此时他们已经在几百里开外了,也不担心大方道长会追上来了。

“嗯。”洛风望着远方说道。

一只柔嫩的小手从洛风的身后伸了过来,闻着那如雪原上的清香味道便知,是雪霜儿。

在野地里,**正在上演,娇喘阵阵,**扉的味道也随风而散,少儿不宜的一幕,持继了足有两个时辰。

洛风带着二女一直向北走,大古山就在那个方向,这一日,他们刚刚按下去势落了下来想要进入一小城的时候,远处草丛中的一点灰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她死了。”宫如玉将那人翻了个身看了一下后说道,是个女的,长得很漂亮,比起宫如玉和雪霜儿来也毫不逊色,只是看着有些别扭,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咦?你看?”雪霜儿的手刚刚碰到那死尸的胸前不由惊咦一声,伸手扒开了那女尸的胸衣,三个都呆住了。

这名女子没了心脏,可是看那伤口像是新的,可是脏器处的伤口却已经愈合,这根本就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