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六十章 东线无战事

“嘿,艾微儿,别那么紧张,中原所谓的道门也不过如此嘛。”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金发高鼻美女,一个壮得跟狗熊一样的大汉用极不相衬的温柔语气说道。

“哈里沙,别太小瞧了中原道门,他们比我们强大得多,只是我们的魔法隐身术他们一时没有想通,我们如果与他们打上一架后,我们肯定不会再这么轻松了。”艾微儿美女修长秀气的眉毛微微皱起,西方人特有的那种白皮肤更加趁出这女子的美来。

“哈里沙,别轻敌,听艾微儿的。”对面坐着的顺发皆白,披在身上的老头子用像是随时都会断气一样的声音说道。

“甘道夫,难道连你也这么认为?”哈里沙扭过脑袋不可置否的问道,甘道夫可是有名的魔法师啊。

“千万不要小瞧华夏的修真,他们的强势,远远不是我们所能抗横的,就算是将暗黑议会的人也联合起来,怕也未必能挡得住中原一个门派的报复。”甘道夫沉吟了一下后说道。

“甘道夫,你怎么可能也说这种话?”哈里沙大叫了起来。

“哈里沙,不要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你要冷静,只要我们出了关就会没事了。”甘道夫大喝起来。

那车把式将鞭子高高的摇起甩了个鞭响,嘴里也嘀咕起来,这些洋鬼子,一口的鬼话,听起来怪别扭的。

三辆大车在官道上扬起阵阵的烟尘来。

修真们都以为这能深入大门大派偷取典藉,肯定是一方高手,哪里料得到甘道夫等人是乘着马车离开,纷纷错过了地面上的交通工具。

这天下之大,别说是几十个人,就算是几百几千个人,向人海里一钻,虽然外相奇特,可是想要找出来怕也不会那么的容易,只是修真者要是发起狠来,那种速度那种反应绝不是艾微儿,甘道夫他们所能想像得到了。

修真者御剑千里,那就跟玩一样,这一点,虽然已在甘道夫他们的算计当中,可是纯朴得他们哪里有华夏人那种花花肠子?几千年的大规模争斗所带来的,不光是造就了华夏的辉煌,还造就华夏人的聪明才智,虽然有的时候,这种聪明才智用的并不是地方。

“洋人?如玉,霜儿,你们说,这些洋人都是打哪来的?”洛风摸了摸下巴问道。

“嗯,可能是从东边来的。”雪霜儿头也不抬的说道。

“不不不,东边我去过,东海之滨那地方我转了好几年,那里土生土长的人决对不会有他们描叙的那么高大,那里的人与我们长得差不多,甚至还要比我们矮小。”洛风摇了摇头说道。

“那问问不就知道了。”宫如玉说道。

“问?我去问?”洛风指着自己的鼻子,现在他可是玄空派的叛徒啊,主动出去问还不送上门的鸭子啊。

“当然是我去问喽,看看本姑娘的色诱计。”宫如玉得意的一甩头发,成熟与清纯并存,绝对是凭何男人产生不良想法的最好对像。

宫如玉的话可把洛风吓坏了,从前的宫如玉可不会说种话啊,难道是因为自己跟他们玩得太多了不成?想到这里,洛风的额头冒出了一大堆的冷汗来。

宫如玉跑了出去,不大一会又跑了回来,“哈哈,笑死我了。”宫如玉一进来,那张小脸再也板不住了,笑得险些在地上打滚。

“什么事笑成了这样啊。”本来洛风还想对宫如玉说点什么,可是看到宫如玉这个样子不由问了起来。

“也没什么,刚刚出去碰到一个大圣门的弟子,那小家伙看到我撞到了一个老太太的身上,结果被那老太太臭骂一通,说他吃老太太的豆腐,哈哈。”宫如玉笑得直打跌。

“好了妹妹,不要笑了,你正事问出来没有?”雪霜儿掐了一把宫如玉说道。

“问出来了,问出来,那些家伙是西洋人,从西头坐船过来,咦?”宫如玉说到这里一下子不笑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了?”雪霜儿和洛风同时问道。

“一说到这里我想了起来,哥哥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跟你在东海失散以后,是一些大鼻子蓝眼子的人把我救了,并且十分热情的将我送回了九龙门,而且他们好像是从很西很西的地方来的。”宫如玉说道。

“这个我记得,师父不止一次的跟我提过。”洛风说道,“难道你说这跟他们有关系?”

“不知道,不过很有这个可能。”宫如玉摇了摇头说道。

“那么他们会不会是从海上走了呢?那样的话,我们不是要追到海上去?”洛风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悄悄的打了个寒颤。

大海,多么的美啊,可是洛风却宁愿一辈子都呆在陆地上,海上那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实在是让他没有安全感。

“不会的,刚刚我打听到了消息,是有人在西边的饮马镇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如果不是本姑娘长得够漂亮,怕是还问不到这个消息呢。”宫如玉说着又是捂嘴一笑,眼神还似有似无的向雪霜儿望去。

宫如玉和雪霜儿是好得跟姐妹一样,在面对同一个男人的时候,她们也能做到同床共枕,反正男人的能力强,两人都能满足,但是谁说女人没有占有欲呢,谁都想让男人多疼自己一点。

“哼,等着,本姑娘出去再打听一下更详细的消息去。”雪霜儿一鼓腮帮子站了起来就要向外走。

“好了好了,回来。”洛风有些发火了,这是自己的女人,可是现在怎么看着都像是那种传说中靠出卖色相来换取金钱的婊子呢?洛风不火才怪呢。

跟了洛风这么长时间,还从来都没有看到洛风发火,二女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做得有些过份,两个人都低着脑袋,谁也不出声。

“既然在饮马镇发现了踪迹,那么我们就向那里去。”洛风说道,“好了,吃东西吧,今天晚上休息,明天全力赶路。”洛风说着叫小二上菜,接着熄灯睡觉。

艾微儿一路上都是十分的担心,中土修真的实力她们已经详细的调查过了,如果不是凭着三十年前,一代大魔导师布拉斯基研究出来的隐身魔法,想要盗出这些道典,那简直就是做梦。

艾微儿是个天才,魔法更是出类拔萃,甘道夫也是有名的魔法师,他们更加聪明,懂得不能把鸡蛋到了放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所以他们兵分几路踏上了归程。

他们没有选择海路,因为那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没有好船,没有完整的海图,上次来的时候要不是救了个小姑娘指明了道路的话,怕是他们都要饿死了。

就算是这样,他们带着近千人来中土,可是路上病死渴死的队友足足上了九百之数,只有十分之一到达了中土,对于大海,他们比任何人的恐惧都深。

确实,艾微儿他们这些洋鬼子的确是小看了中土修真的能力,当消息传开的时候,他们已经从洛阳出发七天了,可是在他们在饮马镇会合的时候,却被中原的一个小小的修真门派给堵住了。

饮马河,已是华夏极西之地了,再向前走,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和沙漠了,那里,就算是修真者也不敢轻易踏足,白天死热,晚上死冷的,而且极难找到水源,一个不好,那就是渴死在沙漠里,修真者可以一个月不吃东西,可是却不能几天不喝水,渴比饿更加能危险到修真者。

饮马河,是进入沙漠最后一条可见的河流,一些冒险商人在中土购得丝稠瓷器茶叶等物带到西方波斯,大食等地,以低价换回大量的珠宝,香料,只要能走成一趟,那么安安稳稳的过上几辈子都不成问题,而这条路被称为丝稠之路。

那些行脚的商人在饮马河周围一代代的留下些简陋的土房等,从第一个受伤无法全身反回故乡的商人在这里落脚后,靠着出售食物水袋,布帐等生活用品大发横财,租了整个一个商队返回故里后,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定居,形成了饮马镇,在商人当中,极有名气。

艾微儿等人以为,这饮马河已是极西之地,就算是中土修真可以飞,也不可能追到这里来吧,所以便将这里定为分头行动的聚首地。

只是艾微儿实在是太小看了中土修真者的同化能力,在这里,竟然也暗藏着一个修真门派,还是当年风极一时的魔门,吴老狼所在那个门派,狼宗。

自吴老狼在魔魂宗被杀以后,狼宗内哄,几大弟子各领门人分了家,留守在老窝,一个被沙土深埋地下的古洞里的分支,只剩下那么可怜的十几个人了。

大宝,对,这个人就叫大宝,他是吴老狼最小的弟子,也是所有弟子里最差劲的一个,但是手下的弟子却是他自己亲自收来的,大宝聪明啊,不像是师父还有师兄们那样,只懂得修炼,打杀。

大宝认为,有的时候,不光要凭着自身的实力,人数也很重要,为什么魔门这些很难翻身?一个是正道压制,再一个就是魔门所收的弟子一向不多,一直都执行一个叫什么贵精不贵多的策略。

这处策略在大宝听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执行了这么多年,也没见魔门出几个精兵,反倒是人家正道中人,收的弟子,就算是矮子里面拔高个也能选出几个好的来,再说了,那些实力不怎么样的,遇到高手一涌而上,就算是你再厉害,怕是也要被耗掉几分力气,那么再接下来,你就完了。

对于大宝这么一个狼宗二代弟子当中最差劲的一个,能收下几十名弟子,而且到现在还带着这些弟子坚守在老窝,努力的发扬着狼宗的光辉,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大宝在师门分散以后,做事不敢太过于嚣张,凡事只是悄悄的行事,前几日,蒙面在几百里外劫了一个独自行动的修真弟子,不但抢了人家的法宝,还抢了人家的衣服,最后还套出一条消息。

大批的门派道典丢失,可能是些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干的。

大宝的眼睛一下就绿了,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啊,狼宗就守在这饮马河不足百里外,这饮马河更是东西交通要道,凡是东西交流,都必须要走这里,虽然这里也会有些大食的商人往来,但是数量极少,他们那些没开化的野蛮人轻易还是不敢走进这天朝上国的。

手下仅有的那几十号人手撒了出去,严密的盯着饮马镇,日夜不停,每个洋人,他们都会跟上几天才会放手。

辛苦总是会有回报的,终于,艾微儿等人的聚首让大宝觉出了不对劲。

艾微儿望着眼前这仅剩了三十号人,嘴里有些发苦,她不知道,这次东方之往是来对了还是来错了,虽然他们是分开走的,可是还有一大半的人栽到了那些修真者的手里,百人队伍,现在就剩下三十号人了,这损失,太大了些。

“再等一天,如果一天之后,没有再回来的话,我们就回家。”艾微儿望着他们说道。

“如果可能,我想现在就走。”甘道夫这个老头子捏着长长的白胡子小声的自语着。

中土修真给他们的震憾实在是太大了,在西方的话,就他们这百人的队伍,剑士,魔法师组成的队伍,无论到了哪里,都足以扶佐起一位君王了。

这边,艾微儿安排众人去休息暂且不谈,再说那狼宗的老窝。

“宗主,宗主,有发现了。”一个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壮汉一路跌撞着钻进了总堂里。

大宝自立门户,自然是门主,那在一个巨大的狼雕脑袋上布置下的座椅也是他的位置。

“白加黑,希望你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大宝敲了敲脑袋说道,自打得到那个消息以后,他兴奋得几天没有睡好觉了。

“宗主,我们找到那些洋人了,就在饮马镇的福来客栈里。”白加黑,这个名字搞笑的汉子急匆匆的说道。

“哈哈,天命如此,该我狼宗得到那些道典啊。”大宝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双手高高的举起,向着他们心目中的图腾敬拜着。

“他们有多少人?”大宝做完这一切后问道。

“不多,三十个,身手都不怎么样,咱们狼宗完全有可能将他们吞下去。”白加黑一脸兴奋的说道,白黑相间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好,马上将所有的人手都给我调到来福客栈去,一只苍蝇都不能让他们跑了。”大宝毫性大发,打他从进入狼宗这个门以来,还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毫性大发。

“是。”白加黑好像也看到了希望在向他招手一样,回答的声音都比从前响亮得多了,转身就跑了出去,这小心思也转开了。

如果真的能将那些道典都夺来,那么狼宗壮大那是迟早的事,自己这个元老到时候怕是也要分个护法,长老一类的职位干干啊,一想一呼之下,成百上千的弟子呼应着,那将会是多么爽快的一件事,自己不是要做梦都会笑出来?

艾微儿,甘道夫,还有哈里沙的身边,始终都跟着一个大箱子,这些箱子里就存着那些道典,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华夏通,为了今日之行,他们特意的跟那些华商人学习,不光是一口华夏语说得极溜,对于那些道文之类的也极是精通。

如果不是这样,只是一味的将中原道典搬出来,只怕就不是三大箱能装得下了,三千箱都装不完,他们挑的都是极为重要极为珍贵的道典偷的。

现在谁也顾不得什么不能在凡人面前动用修真力量的,四十多个狼宗弟子踏剑而下,他们还远远达不到吴老狼那般背个棍子天下跑的地步。

人从天而降,就算是那些见识广博的商人们也都惊叫了起来。

吴老狼是大宝心中的偶像,吴老狼用的是一根铁精棍,所有他就找来一根神木芯做成的大棍子,连长短都是一般无二,这样不但重量轻,而且不弱于一般的飞剑。

手中的棍子一挥,轰,一块大石远远的就被他的真元震成了碎块。

“魔门狼宗办事,无干人等远离。”大宝的嗓门超大,十里皆闻。

商人图的就是个财,为了钱,他们可以硬关脑瓜皮穿越那片死亡的沙海,可是却不愿意为了看热闹将命丢掉,对于一个商人来说,那是再蠢不过的事了。

这些自称是狼宗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一个个眼睛都冒着狼一样的绿光,而且有一个算一个,都长得五大三粗的,怎么看都像是江湖匪类,只是他们却不知,这些人,比起那些江湖匪类来,强得太多了。

艾微儿和甘道夫对望一眼,同时叫了一声苦,他们这才刚刚会合,休息还不到一个时辰呢,没想到修真者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安抚下众人呆在客栈里不要出来,艾微儿,甘道夫还有哈里沙走了出来。

大宝眼前一亮,好俊俏的一个娘们,西域风味别一番滋味,若不是这些洋鬼子身上都有股子羊臊味的话,大宝真的很想试试这个娘们的细皮嫩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