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六十一章 风云齐聚

“把东西留下,你们可以走。”大宝打量了一下,对甘道夫说道,在中原修真的印象里,一般都是岁数大的是头,在出来这两男一女中,就数甘道夫的头发胡子够白。

甘道夫看了一眼艾微儿,艾微儿才是此行的头脑人物,看着人家一下子围上来四十多号人物,甘道夫心里也有些发毛。

“不,我们不会将东西交给你们的。”艾微儿摇了摇头。

“这洋女人会说华语?”大宝一愣神,没想到艾微儿竟然还会说华夏语,而且还说得那么好,只是语音中带着怪怪的腔调,听起来怪好笑的。

“男人说话,你这个娘们插什么嘴?”大宝手下的弟子喝骂了起来。

“她是我们的首领。”甘道夫听这话不干了,连忙说道,艾微儿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一个大魔法师,这在西方世界,绝对是个奇迹,也值得人尊重,在西方,艾微儿出现的地方,受到的可都是女皇的待遇。

“我不会将东西交给你们的。”艾微儿摇了摇头,不待别人说道,走出一步站在前列说道。

“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大宝说着脸一拉,手中的棒子举了起来。

“我要与你进行骑士的对决。”艾微儿说着再跨两步。

“艾微儿,不可,华夏修真厉害得很。”甘道夫连忙劝道。

“现在我们被包围了,冲出去的把握不大,还不如让我拼上一次,机会还要多一些。”艾微儿说道。

“让我来。”哈里沙说着甩着大步,整个狗熊一样的身体将艾微儿高挑的身材挡在了后面,艾微儿与哈里沙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娃娃一样。

“接招。”大宝也懒得再听这三人在那里扯皮了,这边招呼还没等打完了,人已经扑上去了,手中的神木棍一挥,人还没到,那棍子好像变大了几百倍一样,忽在向那哈里沙砸去。

哈里沙回手将身手一把巨大的板斧给摘了下来,大斧一抡便向那棒影砸去,一点技巧都没有,那巨大斧头穿过棒影,当的一声架在了神木棍上。

“还有两下子啊?”大宝一棍便被哈里沙给架住了不由轻咦一声,棍子一抽,那神木棍有个特性便是可软可硬,还可以当成飞剑来使,猛地棍子脱说,在空中像是面条一样,再次向哈里射了过去。

哈里沙大喝一声,震得四处泥尘激荡,巨大的斧头带着千钧之力剁到了神木棍上。

刚刚还刚猛如斯的神木棍这会竟然变得虚不受力,一斧头下去,像是砍在了面条上,神木棍刷地打了个弯,棍头砰的一声敲在了哈里沙的肩头上。

哈里沙痛吼一声,这一棍下来,让哈里沙的肩头痛沏心扉,可是强悍的哈里还是将手中的斧头遥遥的向大宝劈去,一道有如实质的斧影直向大宝飘身之处劈去。

噢,忘了说,这个哈里沙啊,虽然不是什么魔法之流,不过却是个武士,斗气这个东西,已经修到了大剑士的级别。

大宝突地怪叫一声,他没有想到这个哈里沙竟然还会这种东西,及时的闪开,那条斧影与他擦身而过,将衣服都撕裂了好长一道口子。

半声惨叫,大宝身后一名弟子被这实质一样的斧影一劈两片,肠肚等洒了一地。

大宝一惊,怒吼一声,手决一动,那神木棍变得灵活起来,挑砸刺,披头盖脸的向哈里沙砸去。

这回不光是大宝一个,各种各样的法宝武器都向哈里沙砸去,狼宗的弟子一起出手,动起了人海战术,不下于十件武器以飞剑之术向哈里沙扑去。

狼宗在吴老狼在的时候,那决对是个光明正大,比正道还要光明的一个门派,只是吴老狼现在不在了,狼宗现在实行的是大宝那一套,那就是,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将对手打趴下,那就是好样的,这里面就包括,以多欺少。

本来说好的,是骑士对决的,哈里沙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华夏人竟然会用这么多人来打他一个,一个不查,噗噗,几柄先行飞至的黑色飞剑插到了他的身上,虽有斗气,可是飞剑好像是天生克制斗气一样,只是阻了那么一阻而已,两尺长的尺剑,有一尺都没入了他的身体里。

奇怪的音节从艾微儿的嘴里像是流水一般的淌出,绿色的光华闪动,一个光球将哈里沙裹住,余下的那些飞剑法宝什么的都打在那光球之上,砰砰的弹了回来。

“退。”艾微儿大喝一声,拖着哈里沙退回了客栈。

“以为做缩头乌龟我就没办法了吗?上,给我拆了这个客栈。”大宝大吼道,今天,他是志在必得。

“艾微儿,你们快点用隐身魔法走,这里,我们来挡。”身着银甲,手持着一把细细的,长长的怪剑一样的金发帅哥对艾微儿说道。

“我们一起走。”艾微儿看了一眼这三十多个幸存者说道,千人出来,可是回去的,却只有几十个人,艾微儿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亲爱的艾微儿,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为了你,我可以将自己的热血洒在这片异乡的土地上,相信其它的队友也会是这么想的。”帅气的男子说着,左膝点了地上,伸手抄起了艾微儿雪白的玉手,亲了下去。

“艾微儿小姐,我们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汉子半跪了下去。

“帕斯伯,你们……你们……”艾微儿语声颤抖着。

啪,一根黑乎乎木棍穿过墙壁钻了进来,将跪在最后的一个外国大汉的脑袋撞成了碎块。

“艾微儿小姐,快走。”那个金发帅小伙站了起来,“艾微儿,希望你永远都会记得,有一个叫帕斯伯的男人,为你而战。”手中细长的剑一抖,锵的一声将那根大棍子挡开,再刷的一剑,斗气射出,穿过墙壁向外射去。

“艾微儿,我们走吧。”甘道夫拉了拉艾微儿说道。

“你们小心,如果能活着出来,你们就自行回去。”艾微儿一咬牙说道,手里掌握的东西,那是可以让西方振兴的宝物啊。

“以上帝的名义祝福你们。”艾微儿手在胸前划动着,似是有无穷的力量笼罩了那些嗷嗷叫的老外一般。

吟唱声从甘道夫的嘴里传了出来,十多个人随着甘道夫的吟唱声消失,一串好听的声音从艾微儿的嘴里流淌出来,连同哈里沙和七八个人消失,场中,只剩下那帕斯伯和十几个人站在原地,行着骑士的礼节。

客栈,经不住大宝等人的摧残,轰的一声倒塌了下去,银光闪动,一柄细细的长剑如毒蛇一般向大宝射来,当的一声,长棍砸在那长剑上,双方同时后退。

“主,与我们同在。”帕斯伯还有那十几个壮汉同声怒吼一声,可惜,大宝他们听不懂。

“分出几个人来,把剩余的那些人给我找出来。”眼光在场中一扫,只有十几个人,这与情报不附,大宝连声喝道,自有弟子脱离战场,四下搜寻起来,而此时,艾微儿等人已经带着悲伤的心情,向远方遁去。

现场在混乱了,沙地上凭空出现的那些脚印,并没有引起狼宗人的注意来。

“这些西洋鬼子,还真是有点本事。”大宝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十几个死硬的老外被他们砸成了肉酱,可是大宝身上也出现了十几道划痕,鲜血已经凝结,像是在血水里泡了多久后再被捞上一样。

最让大宝生气的并不是这些,他也自知本领低微,受了点伤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可是手下那四十多号弟子,竟然被那十几个发了狂的洋鬼子给干掉了近一半,而且,他还连个毛都没有捞到。

“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我找出来。”大宝舞着手中的棍子疯狂的吼叫着。

残余的弟子们都已经杀红了眼,嗷嗷叫着四散而去,寻找着那些消失的洋鬼子。

“艾微儿,我们必须要回去,这么走进沙漠,我们不可能完全走出去的。”沙漠边缘,甘道夫担心的对艾微儿说道。

艾微儿看着身后跟着的那十个人,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悲伤与担忧,能参加此次行动的,没有怕死的,但是他们却担心不能将手上的东西送回去。

艾微儿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沙漠里炽热的风吹过,艾微儿那金色的长发随风而去,像在女神一般,这一瞬间,所有的人,包括那老头甘道夫,都望着艾微儿愣住了,没有一丝邪念的看着艾微儿出神。

“为了主,为了我们心中的信念,我决定,将所有的东西分开,我们每人身上带一份,大家分散开。”艾微儿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伸手将脚边的箱子打开,那代表着华夏神奇的道典露了出来。

“甘道夫,哈里沙,咱们三个一组,其余的人,自行组队,每队不要超过三个人,这样的目标比较小,相信,我们总是会一队能回到故乡的。”艾微儿说着将箱子里的东西分发下去。

两行清泪,在艾微儿看似不经意的动作掩示之下,落到了黄沙之中。

所有的人都知道,艾微儿是忍痛下的这个命令,华夏修真那神奇的力量,是他们最大的敌人,所有分散出去的人,只不过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罢了,真正的一队,就是艾微儿,甘道夫还有哈里沙三人组成的队,没见到那些重要的东西都在他们的身边吗。

四伙人,拿着比较不太重要的道典四散而去,有的,是直接就闯进了沙漠里,有的,则是反回了饮马镇,准备些东西好渡过沙漠。

“艾微儿,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了。”狗熊一样的哈里沙紧了紧身后的大斧子,又将一部分道典向怀里揣了下,收得好好的。

“我们走吧。”直到那些人走得都不见了影子,艾微儿那海蓝色的大眼睛才闪了一闪,似有水光,显得更加的迷人。

艾微儿和甘道夫都会魔法,那种飘浮术用起来也决对没有问题,哈里斗气强悍,在西方世界里也算是高手人物,可是他们都没有飞的习惯,西方在这方面的研究还不是很成熟,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不远万里跑到东方这个神秘的国度来偷盗修真道典了。

艾微儿他们很显然,还是低估了中土修真的速度与对此事的看中程度,中土三大门派齐动,不止是三位大弟子整合了那些小门小弟,连门中一些久不出世的长老级别的人物都出动了不少。

海明潮,李洵,还有灵波寺的少为和尚,带着门下弟子还有大部分加入进来,想要分点好处的其它中小门派向西开来,是那种不分白天黑夜的猛赶。

海明潮,并不受欢迎,其实以海明潮这种能说会道又会看眼色,而且对待那些中小门派的弟子也十分热情的性格,本不该受到如此的待遇,只是,一切都坏在青灵儿的身上。

早在没有出来的时候,青灵儿得到这次消息,便出手将不敢还手,受尽了委屈的柳如打成重伤,断了十几根骨头,天知道她怎么下得去那么狠的手。

青灵儿纠缠之下,海明潮只得带着她出来了,只是这一路上,青灵儿那张臭嘴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天下来,竟然能得罪上百人,一共修真者才多少啊。

“师兄,好累啊,别跟那帮傻子一样,赶这么快的路了。”青灵儿用那故做娇柔,实则难听无比的声音说道。

得,这一句话下来,把随行这百多号人全得罪人了,修真者的耳目本就是聪颖,再加上青灵儿那声音好像故意放得很大,再加上难听无比,想不被人听见都行。

海明潮背着青灵儿的时候,那张俊脸上颜色飞快的变换着,若是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着,骨节也发出微微的噼叭声。

当海明潮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尽是那些如阳光般的微笑,看着就让人心底发暖,不得不让人叹其这变脸的功夫火候到位。

“师妹,再忍忍吧,我们很快就要到了。”海明潮微微了降了点速度与青灵儿并肩前行着。

“我不嘛。”青灵儿在飞剑上扭着上下一样粗的身子撒起娇来。

忽忽,风声响起,数十名修真者身子不稳,直直的向地上扎去,幸好他们飞行的高度比较高,半途便稳住了身形,再度飞了回来,只是,青灵儿身周百丈之内,空空一片,再无人敢接近青灵儿,哪怕是玄空派的弟子,也都远远的躲开了。

海明潮的眼中微现难堪之色,不过那种神色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一心向海明潮撒娇的青灵儿哪里会注意得到。

那些修真同道们看着海明潮那脸上的微笑,就连李洵这个心比天高,心理变态之辈,都不得不在心底暗向他伸出一根大姆指来。

少为和尚虽然修为深厚,几乎已经达到了古井不波之境,可是看到海明潮的样子,脸上也现倾佩之色。

他们都见识过青灵儿那奇臭无比的口气,还有那一言一行之间所带的,几乎要让人无法容忍的作做,至少他们心里清楚,自己可是受不了,哪怕是出了家的和尚。

“师妹,那想怎么样啊。”海明潮脸色不变的笑问道,一脸都是那种溺爱的表情,若是不知情者,真的会以为海明潮多么多么在意青灵儿,而海明潮,在意的不过是青灵儿身后的老爹罢了。

“师兄,你背我。”青灵儿红着脸,咬着手指头说道,人也在空中停了下来。

海明潮几乎要昏过去了,在门派内,自己可以忍着,任由这女人挂在自己的身上,反正晚上会在她的老娘身上找回来,尽力的在那种事上折磨着她老娘。

可是现在地点不同啊,周围那么多的同道,如果真的要让青灵儿骑到自己的身上,怕是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那些修真同道不约而同的放慢了速度,用一种看笑话的眼神在看着海明潮。

海明潮已经将拳头握得咯咯直响了,眼中也闪过一道精光,如果现在没有这么多的人,海明潮只怕真的会出手将这个女人大御八块,然后抛尸荒野。

“师兄,倒底行不行嘛。”青灵儿扭着身子娇声说道,就算是这一次,那些同道们早有准备,可是还是被青灵儿这作做的表情给刺激得全身发抖,连那少为和尚都不例处。

海明潮嘴里发出轻轻的咯声,随后手似是不经意的在嘴前抹了一下,半块牙齿碎屑落入了他的手中,悄悄的卷进了袖子里。

“好好,上来吧。”说着,海明潮背过了身,将修长而又宽厚的后背送给了青灵儿。

几乎所有的修真在心中暗比了一下,都流出了冷汗,这要有多大的胸怀才能容得下这青灵儿向背上一趴啊。

李洵和少为更是心中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同为三大门派的掌门大弟子,将来,接掌门派的可能性极高,而海明潮的心机与忍让度,更是他们所不具备的,海明潮的心机之深,若是以后同掌门派,怕是要在他的手上吃亏的。

青灵儿打一上了海明潮的后背,叽叽嘎嘎的就说个不停,一股股臭气自她的嘴里喷出,绕过脖子,死死的向海明潮的鼻子里钻,闭气之下,那些臭气好像顺着全身的毛孔都能钻进体内一样。

海明潮真恨不得封闭五识,可是他没有,不但没有那么做,反而脸上始终都带着一丝没变的微笑,似是专注的倾听着青灵儿的话一样。

“我们可能来晚了。”洛风看着小镇上那残破的来福客栈对二女说道。

“我去打听一下。”宫如玉说道。

“我也去。”雪霜儿说着,二女一左一右的向远处行去,各拉住一男性问了起来。

洛风不由摇头苦笑,这一路上,二女似乎已经意识到了美色的好处,只要一出面,没有问出来的事,只是洛风这心里,难免有些怪怪的感觉,就算是十几坛子老醋打翻了一样。

宫如玉和雪霜儿同时回来了,可是被她们拉住的那位男士,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跟着二女走来,热情的将他们所知的,道听途说来的消息向二女的耳朵里灌着,努力的展示着自己的口才,有意无意的将自己身上的黄白之物再露出一点,傻子都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

直到那两个被塞外风沙折磨得跟磨刀石一样的汉子险些撞到洛风的时候,这才发现,二女同时依偎在这个帅气顺眼的小伙怀里。

两个汉子都颇具有塞外特点,皮粗肉厚,身子板结实得很,而且,脸上尽是那些没有剃净的大胡子,看起来跟亲哥俩似的,只不过一个高些,一个矮了些。

洛风天生就长得顺眼相,那一对酒窝更是人见人爱,更是男女通杀,可是此时的洛风在那两个长年在塞外行走,见了内地母猪都觉得皮肤超白超好的汉子却觉得洛风无比的讨厌,有什么能比一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霸着两位绝世美女更加让人生气的呢。

虽然这两个汉子都有那种将这个小伙子干掉,然后将他身边的美女夺走,找个地方好好的爽快一番的冲动,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动。

他们都是那种常年在外行商之人,识人的眼力还是有的,洛风身上的那种气质,决不是一个普通人应该有的。

洛风身后那不知用什么东西制成的刀鞘里,插着一把菜刀,配着洛风的气质,决对有些搞笑,可是二人谁都不敢笑,这样的人,带的菜刀,可能是普通的刀吗?说不定下一刻,那菜刀就变成了杀人的利器,而目标,就是他们两个。

两个大汉向洛风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连句话都没敢说,转身就跑,那个矮些的汉子一路上更是摔着跟头,可是却连头都不敢回。

二女咯咯的笑了起来,带着这么两个捣乱精,也亏得一路上相安无事,洛风真不知道自己不是应该烧一柱高香,感谢祖师爷保佑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笑了。”洛风说道,语中尽是酸味,二女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笑得更加厉害,那股子酸味,她们听起来反而起分的舒服。

“二位姑奶奶,我求你们了,快点说正事吧。”被二女笑得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洛风原来严肃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向二女苦求了起来。

从前的洛风,决不会做出这种事来,什么事都是正正经经的,一板一眼,死性得很,哪怕是与宫如玉外出东海之时也是如此,可是现在与二女相处的时间长了,再加上师父得救,与师父详谈后,洛风放下了大半的心结,整个人也开朗了好多。

“看把洛风哥急的,我先说吧。”宫如玉笑着拍了拍洛风的脸蛋,摸了一把小酒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