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六十三章 魔法,修真

“霜儿,你干什么?”就冲着那寒气,洛风便知,那是雪霜儿的雪飘剑。

艾微儿和甘道夫终于还是放弃了,天知道眼前这个东方小伙子是用什么东西做成的,魔法竟然对他一点做用都没有。

宫如玉慢慢的走出来,行到了艾微儿的身后站定,眼神深洞洞的,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如玉。”洛风惊叫了起来,虽然雪霜儿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可是那剑上却不带一丝的真元力,洛风完全可以脱离这种险境,可是还在洛风就算是再单纯也可以看得出来,自己的两个准老婆都已经落入了这三个老外的手上。

“现在,她们两个都在我的控制之下。”艾微儿说着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你想怎么样?”洛风冷声问道,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在这一点上,洛风做得相当的好。

“你的修真很古怪,我们很有兴趣。”艾微儿说道。

被那些修真者追的时候,艾微儿可没有那些兴趣,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处于沙漠腹地,再向西行千余里便可走出沙漠进入西方世界,那里,可就是他们的天下了,修真者,不可能会追进西方世界里,因为在修真者的眼中,西方,代表着蛮荒和落后,他们是不屑去的。

艾微儿对着雪霜儿招了一下手,雪霜儿听话的收起了长剑,像是木头人一样向艾微儿走去。

啪,一声轻响,洛风一把抓住了雪霜儿的手,强行将无意识一样的雪霜儿拉了回来,宫如玉已经洛到了他们的手上,洛风不能让雪霜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到他们那里去。

“我们刚刚用的是精神魔法,嗯,可能你不太懂,说得清楚一些,就是只要我愿意,她们两个可爱的小姑娘会变成傻子的。”艾微儿说着嘴唇微微一动,不知念了些什么,反正洛风是听不懂。

“呃……”闷哼声中,二女的脸上同时现出了痛苦之色,双手抱着脑袋,雪霜儿更是将那从不离身,哪怕是与洛风在**的时候也要带着雪飘剑给扔了。

“好好,我信你。”洛风一惊,连忙松手放开了雪霜儿。

艾微儿一笑,止住了咒语,雪霜儿与宫如玉脸上的痛苦神色退去,齐齐的站在艾微儿的身后。

东方人什么都好,只是太看中义字,而不注重利益。这是艾微儿在中土这么久以来得出的结论。

“你们倒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他们两个?”洛风问道,现在人质在手,由不得洛风不服软。

“你对魔法免役,在我们那里,千年以来,也不过就出现了一个而已,你们东方人,不可能是体质的问题,所以,我们对你的修行方法感兴趣。”艾微儿笑了笑说道。

“你的意思是……”洛风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跑出来就是来找他们门派内的功法来的,没想到现在好了,功法没有找回来,反而又被人家给敲了一记。

“对,我们要你的修行法门。”艾微儿现在说起修真术语来一套一套的。

“好,没问题。”洛风十分痛快的说道,伸手便从腰间的乾坤袋里拿出当年青阳真人交给他的那本厚厚的册子来。

看着那本册子精巧的做工,就连一向都稳重的甘道夫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在中原偷了那么多的修真道典,可是每个重要的东西都是极小极薄,恨得就用一张纸就代替了,从来都没有这么厚的。

洛风挥手将手上的册子扔给艾微儿,艾微儿还有些不相信这么厚的册子里记载的会是修真道典,当场便翻开看了起来。

前面,与玄空派偷出来的那个本子里记的是一样的,可是后面,却是详细的注解,艾微儿可真的是大喜过望。

虽然他们盗出了大量的修真典藉出来,可是却都是那些拗口的道决,他们就算是再精通华语华文,必竟还是个外国人,那些道决没有门内的师父给详细解说,想要自己搞懂,真的很难,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散修日子过得很难的原因。

得到这有详细注解的玄空真解,艾微儿乐得险些错过去,两只眼睛像是长在了那书本上一样,舍不得移开。

“现在你满意了吧,可以将她们两个放回来了吗?”洛风说着一指二女。

“好好,很好。”艾微儿像是没有听到洛风的话一样,贪婪的看着手上的玄空真解,只是能看懂一成,却也让她乐得不行了。

“艾微儿。”一头大汗了甘道夫叫了起来,精神魔法固然是一绝,可是消耗的精神力也是成比例的向上增,本应是甘道夫与艾微儿轮流施展的,可是现在艾微儿整个人都掉进了玄空真解这门道法当中,完全忘了这码事了。

甘道夫身子一个跟跄,险些倒下去,雪霜儿与宫如玉的眼神也是一清,洛风刚刚想动,艾微儿已经反应了过来,那哈里沙更是将那巨大的斧头晃了起来,洛风气得将牙咬得咯咯直响。

呼,甘道夫终于长出了口气,将目光落到了那本厚厚的册子上。

艾微儿笑了一下,伸手将那册子递了过去。

乌光闪动,一触即回。

艾微儿看着着那只掉到了地上的手,修长雪白的手在落天沙地上的时候,还紧握着一本厚厚的小册子,看起来十分的眼熟。

“石中剑?”洛风几乎要惊叫起来了,那道乌光他看清了,不就是自己那把被海明夺去的石中剑吗。

“我的手。”艾微儿也叫了起来,直到这个时候,手腕处才喷出血来。

艾微儿痛叫着抱住了自己的手腕,死死的掐着,鲜血也不再射出,而是变成了像小泉水一样在流出来。

石中剑再度飞射而回,这把剑有着什么样的威力,洛风可清楚得很,就算是自己的水云盾,在这石中剑的面前,也变得像是破布一般不堪一击。

“这石中剑不是在火龙岛出来以后就再也无法用做飞剑了吗?”在那石中剑挑着一只残手和一本玄空真解的细录飞回去的时候,洛天在心中暗想道。

锵,菜刀出鞘,忽在向离雪霜儿和宫如玉最近的哈里沙射去,再度挥出几拳,许久不曾用过的武道之术再度施出,拳影如实质一般,破开空气,带着怪啸声向想要接手艾微儿,继续控制住二女的甘道夫打去。

当的一声,菜刀撞上了哈里沙的巨大斧头,哈里沙怒吼着,被菜刀推出丈许远,而那菜刀也穿了厚重的斧面,在上面留下一个大洞。

甘道夫面临的选择就困难得多了,远处,还有一个不知名的敌人存在,现在,一方是洛风的攻击,一方是控制住二女。

甘道夫终于还是一举手中那嵌着一大块透明晶石的木杖,透明的屏障出现在他的身前,那几记拳头印在屏障,打得甘道夫后退数步,半个身子都埋进了沙土当中。

洛风如当真是如风一般刮过,揽过二女的细腰退了回来,将二女向身后一塞,挥手召回了那让哈里沙应接不暇的菜刀,还有那个让洛风吃足了苦头的海明潮存在,洛风不敢大意。

直到菜刀护身,洛风这才敢偷眼回望二女,二女眼神迷芒,半晌才算是清醒过来。

“小心,敌袭,不要看他们的眼睛。”洛风匆匆说道,不敢多看二女,双眼紧盯着那三个洋人,真元鼓动,小心戒备着,海明潮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他才是最大的危险。

修长的身影从沙丘后走了出来,手上握着的,正是那柄石中剑。

乌黑的长剑晃动着,在一阵轻响声中,那只一直都死死的抓着那本玄空真解的纤手被石中剑巧之又巧的从书本上剥离下去。

“小心,此人危险。”洛风转身对还处于迷乎之中的二女说道。

“洛风?”海明潮试着叫了一声,洛风近年来变化甚大,可是海明潮还是认出了他,不为别的,就冲着脸上那两个让天下男人妒忌的酒坑。

“我是洛风。”洛风毫不示弱的望着海明潮说道,以洛风此时的修为,就算是打不过这玄空派的大弟子,突围是不成问题的,更何况,身后这二女,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嘿嘿,没有想到,洛风你不但背叛了师门,竟然还与西域洋人搅在一起,为祸中原。”海明潮冷冷的一笑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洛风鼻子一哼说道。

艾微儿手上疼得厉害,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根本就无暇顾及这边。

哈里沙打架是把好说,若说动脑子,那还是省省吧。

西方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比如说什么阴谋一类的,可是有道是人老奸马老滑,甘道夫一把岁数了,见得多了,怎么可能没有点心思,看到洛风与海明潮针锋相对的样子,眼睛转了几转,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海明潮一句话就将他打入了谷底。

“你们,谁也跑不了,老头,你有什么话,还是到阴间再说吧。”海明潮目光如针刺一般直入甘道夫的眼底,若说论起城府来,他海明潮不怕任何人。

海明潮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册子,玄空真解,下方属着青阳的名字,心中一乐,总算是找到了那个老家伙私藏的宝贝。

不着痕迹的将手中的册子放进了怀里,目光再次落到了洛风的身上,眼中尽是嘲弄之意。

洛风一紧手上的菜刀,二女跟着洛风跑了这么久,早已形成了默契,一个动起真元,龙吟声起,一个拔出雪飘剑,寒气袭人,目标都是对着海明潮。

“哼。”海明潮冷哼一声,这时,远处光华亮起,数十驾着飞剑飘落,洛风的心也沉了下去,看那些人御剑的姿态,每个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以李洵,少为当头,各自带着门内的弟子落了下来,青灵儿也大呼小叫的落了下来。

青灵儿看到了洛风,大呼小叫之声一下就滞住了,当年,就是这个小子,让自己身困思过洞,而他,也是第一个拔动了她心弦的男人,此刻,青灵儿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别提是什么滋味了。

海明潮看着青灵儿那张丑脸上的表情,竟然莫名其妙的醋意翻涌,海明潮自私,虽然他不喜欢青灵儿,还万分的讨厌,可是却不容许她去喜欢别的男人。

“洛风?”李洵和少为同时说道。

洛风在修真界里可也算是名人了,他可是几百年来,唯一一个被玄空派定性为叛徒,又悬赏捉拿的叛徒,已经有不少的弟子心里另打起了主意,在场的高手甚多,光是三大派的大弟子就不是他们所能抗横的,不如就将主意打到这个洛风的身上。

在他们的印像当中,洛风既然是叛徒,肯定没有什么人指点他的修行,就算是再厉害,也不过如此。

“洛风是我玄空派叛徒,此时又与西域贼人勾结,坏我中土修真,诛杀勿论,悬赏有效。”海明潮指着洛风大叫道。

“你放屁。”洛风身后的二女指着海明潮大叫,二人激动得都要跳了起来,别人不知道,她们两个还不知道吗?洛风什么时候又与那些老外勾结了。

海明潮的脸上露出了怪怪的微笑,这两个小妞长得倒是不错,身材也没得说,比起柳如来也差不了多少,如果能搞***的话,肯定爽,想到这里,连二女的骂声都觉得好听。

李洵也有些愣了,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美女,师父水月大师成熟飘逸,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只能是心中意**的目标,可是这两个小姑娘,水灵灵的,更像是凡尘小仙子,如果能将她们先奸后杀再分尸的话,肯定比干门内的那些女弟子要爽得多了。

少为和尚双手合十,只是在看到洛风的时候,稍惊了一下,接下来就是一副天塌下来也与我无关的样子,只是看着他那捻着佛珠的手,真元微聚,第一枚佛珠,都像是要挣破那细绳奔出来一样。

“玄空弟子听令。”海明潮大喝一声,手中的石中剑一指艾微儿等人,“擒拿。”

黑色的长剑射出,玄空派弟子也大吼着射出了自己的飞剑,甚至还有人偷偷的向洛风发动了攻击。

咯咯,洛风手上的菜刀飞舞,将射来几把飞剑拦腰劈成两段,而在这个时候,洛风还紧紧的将二女护到了身后,不让她们动手,洛风觉得,自己一个人成为了叛徒就够了,没有必要将雪霜儿和宫如玉都拉进来。

她们二人与自己不同,他们都是代表着一门派,万一二人失手伤了某些其它门派的弟子,那就等行她们的门派与其它门派为敌了。

苍老的声音从甘道夫的嘴里吼了出来,咒文声听起来,让人觉得有些头昏,飞剑十支倒有八支偏离了原来的方向。

石中剑丝毫不受影响,直向艾微儿插去,对于这个被自己砍掉了一只手的女人,肯定是他们当中的头领,这是海明潮长期以来的一种直觉,很准的一种直觉。

轰,大火头天而起,挡在三人的面前,可是那石中剑还是有一大半冲进了火墙里,噗的一声,艾微儿再次发出一声惨叫,就算是艾微儿躲得快,石中剑的剑尖还是插进了她的咪咪里。

艾微儿猛地后退,剑尖自咪咪里拔了出来,高耸的胸脯上窜出一股血箭出来,这里,就跟男人的**一样,如有伤害,那种疼痛,决对是难以想像的。

“哈里沙,快。”甘道夫吼道,“将我们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给艾微儿,无论如何,也要让艾微儿离开这里回到故乡去。”甘道夫大吼着。

别看哈里沙粗手大脚的,可是那一动起来,也甚是灵巧,一把就将甘道夫身上的所有道法典籍都摸了出来,连同自己身上的,一起塞进了艾微儿的身上。

也许是甘道夫与哈里沙那种必死的表情给了艾微儿力量,也许是回归故里那种迫切心情,艾微儿战胜了身体上的痛苦。

这一次,比以往哪一次都要凶险得多,艾微儿知道,如果自己不舍弃甘道夫与哈里沙的话,那么他们三个无论哪一个都无法生离这片小小的绿洲,如果是这样,近千条生命都白白的送在了这片神秘的土地上。

“以上帝的名义,以皮斯特•J•甘道夫的名义,上帝,大天使与我同在。”甘道夫怒吼着,手中的魔杖高高举起,火焰冲天而起,甚至将这片小岛都都笼罩在其中,那本就不大的小湖上,已升起阵阵的白雾,较浅的地方,更是沸腾了起来。

仅仅是几息之间,甘道夫的口鼻都已流出了鲜血,一双通红通红的眼睛望着艾微儿,哈里沙更是将那巨大的斧头握得死死的,毛乎乎的手指间,泛起了白色。

“我的上帝啊。”艾微儿大叫了起来,“愿主与你们同在。”艾微儿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断掉一手,艾微儿没有流泪,石中剑插入咪咪里,疼到骨子里的痛也没有让好流泪,这个比男子更加坚强,比男子更有魄力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流泪了,从故乡出来的时候,整整千人的队伍,难道只让她一个人回去吗?

“艾微儿,快走吧,我跟甘道夫撑不了太长的时候,中土修真,太厉害了。”哈里沙走了过来,伸手搂住了艾微儿。

哈里沙的大手一把抓住了艾微儿后背的衣衫,衣内的皮甲被哈里沙的大手捏得变了形。

“吼。”哈里沙发出一声怒吼声,使出吃奶的劲来,一把将艾微儿扔了出去,穿过那火墙,化为一团火球,哪怕是有同源的火系魔法保护,艾微一头金色的秀发已被烤得焦曲。

一团火球从那火墙里射了出来,在场的那些修真者哪一个不是高手,哪一个混得快要成了精的人物,这些不明所以的东西,谁也不出头去硬接,下意识的闪身,让过那火球。

“走。”此时与那些修真者僵持的洛风大吼一声,菜刀开路,一道道金色的刀影劈出,剑折人伤,菜刀之下,竟无一人能挡。

场中的修真者大惊失色,谁都没有想到,洛风竟然有着这般的修为,大意之下,十几个人被洛风伤到,而洛风,也是生生的闯出一条血路。

黑芒闪动,石中剑射到,直取跟在洛风身后的雪霜儿,雪霜儿的修为在三人中是最高的,就算是比起海明潮来,也所差不多,必竟她是雪山派的第一高手,一击之下,雪满天也不敢硬接。

“不可。”看到雪霜儿欲以雪飘剑硬架飞射而来的石中剑,洛风大叫一声,顾不得再冲,身子一矮,将二女让到了前头,手中菜刀一横,水云盾先行出来,石中剑刺破水云盾,当的一声撞在了菜刀上。

一个是神秘莫测,威力无比的上古奇剑,一个是干将家族用了几千年,一代代永不停歇所铸,可与蜀山剑派神秘的紫青双剑相抗横的奇刀。

菜刀还是输了一筹,洛风的修为也输了一筹,菜刀之上,被石中剑刺出一个半指深的凹坑,洛风也被撞得吐了口血,倒飞而去。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一个年青帅气,一身月白僧袍的年轻和尚挡在了洛风的身前,此时,那火球也被众飞剑强行拦下,一身是伤,几乎成了血人的艾微儿也混入了洛风这一队中。

这一下,洛风就算是跳进了黄河里也洗不清了,可是现在他自顾不暇,哪里功夫去解释这些。

“和尚闪开。”洛风已经打红眼了,可是从少林空见大师的身上,洛风对和尚一向都很有好感。

“贫僧只想拿回属于灵波寺的东西。”少为听着洛风声音中那种不屈与斗志,心念微动,双手合十的说道。

身后的修真忆经追来,海明潮那一柄石中剑更是最大的威胁,还一柄剑如鬼魅一般神出鬼没的飞剑偷袭着,只是几下,若不是有水云盾挡着,洛风只怕就不只是身上带着几处深可及骨的伤痕那么简单了。

宫如玉和雪霜儿在这种围攻之下,出奇的没有受伤,只是发稽凌乱,身上的衣衫更是多处损破,露出了雪白的肌肤,甚至连隐秘之处也隐现春光,二女似是并不知情,仍在陪着洛风战斗着,倒是有一大半的攻击都围着二女转,那些修修者们都围在二女的跟前,眼睛紧盯着某一处,倒也是让洛风压力大轻了一下。

艾微儿也没有闲着,嘴里的咒语一刻都没有停,一种叫做神之祝福的魔法不断的施用在三人的身上,让三人都超常发挥,威风异常。

“和尚得罪了。”洛风怒吼着,一刀遥遥向少为劈去,一把巨大的菜刀出现在洛风的手中,当头向少为和尚劈去,洛风,是修真界里唯一个如此施用道术的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