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七十章 魔法修真者

修真界动荡不止,洛天等人只是埋头赶路,对一切都不闻不问,不日便到了二龙山,将丢失的九龙心法交给龙天,直接告诉别龙天与众位师兄,再次下山来,他还要将所有的典籍都送回去呢。

雪霜儿通过秘法,寻到了天山派的弟子,将天山派的典藉交由弟子送回,雪霜儿在天山派可是受宠的主,那弟子只是转达了一下令雪霜儿速速回山的命令,却也不敢多言,在雪霜儿的训斥声中,乖乖的溜走。

“霜儿,师命难违啊,你真的不回去吗?”官道上,洛天向雪霜儿问道。

“放心吧洛天哥哥,没事的,我师父还有师兄们最宠我了,只要我不把天捅出洞来就没事。”雪霜儿笑嘻嘻的说道。

三人放下一切心事,嘻嘻哈哈的赶路,离这里最近的好像就是大圣门了,要赶着将他们的典籍送回去,洛天手上的典藉可不少,足有二十多份,这可是个大工程。

三人并不知艾微儿已经塞外遭海明潮的毒手,也不知海明潮赶回了中原,更不知,海明潮这会正带着十数名玄空派的弟子四处在追捕着他,像是红了眼了狼狗一样。

休息的时候,洛天好奇的将那个艾微儿送给他的魔法卷轴拿了出来,他倒也想看看,那些西方人那些神奇的风火水之术是怎么弄出来的。

二女也甚是好奇,三个脑袋挤在了一起,他细的看着那个卷轴。

卷轴做得很精巧,虽然只有拳头那般粗,可是拉开足有七尺多长,而且里面的文字并非像是中土的那种毛笔字,而细细弯弯的,字很少,像是蚯蚓一样,也不知写的都是什么。

二女一脸的失望,这个东西根本就看不懂嘛,洛天也有了一种上当的感觉,可是又觉得自己有些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刷的将卷轴全都拉开。

从头到尾都是那种像蚯蚓一样的文字,洛天压根就一个字也看不懂,二女更是忍着笑的看着洛天,更是让洛天觉得没面子。

“哼。”洛天哼了一声,将手上那制做精巧的拳轴扔了出去,生起了闷气,这事都是自己搞出来的,能怨得着谁呢。

“咦?”宫如玉惊咦了一声,起身又将那个扔出去十多丈远的卷进轴捡了回来,在那卷轴在空中翻滚的时候,她分明发现,那上面有华夏文字。

“洛天哥哥,你看,这个卷轴的背面写的是华夏文啊。”宫如玉小跑着又将那卷轴递给了洛天。

洛天将那卷轴接了过来看了一眼,气得险些给了自己一巴掌,刚刚怎么就风顾着看正面,背面就不看上一下呢。

那卷轴的背面写的可不就是华夏文字吗,虽然写的字难看了些,可是至少还是能看得懂。

“魔法总介:以冥想感应离散的魔力,借神的力量号令魔力……”

“风系魔法初级咒语:万能的主啊,请赐给我力量吧,让魔力与我同在,听从您的指引……”

洛天从头看到尾,只有开头是教怎么感应魔力的,后面一大堆都是魔法咒语,从初级到高级,而且还都是风系的。

这东西并不难,不光是洛天,连挤在旁边的二女都看懂了,只有一些关键性的字眼却不懂是怎么回事,那主啊,是什么东西?还有那个魔力又是什么玩意。

一边赶着路,洛天一边思索着,没有什么比遇到了新奇事物更让他沉迷的了。

看着洛天神不守舍的样子,几次若不是二女及时拉住,只怕他早就一头扎到地上去了,正在路过一片大山,山中有密林,二女商量了一下,干脆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走算了,反正自己门派内的功法都已经送回去了,也不关急。

拖着沉思中的洛天进入了那片山林,寻到一处干燥的山穴,打扫了一下,将洛天安置了进去,洛天现在就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二女怎么摆弄怎么是,好像是一点自己的意识都没有一样。

海明潮带着一大队的人马四处追寻着洛天,海明潮比谁都急,他知道,只要将洛天抓住了,那就代表着他可以得到大多数的典藉,虽然在这之前,他和门下的弟子至少抢到了十二份道典,每个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可是海明潮并不满足,随着手里道典的增多,那欲望,更是如排山倒海一样的趋使着他。

有道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海明潮带领门下弟子追寻洛天的消息很快的就传出去了,在这种时候,各门各派的情报部分都开得足足的,虽然海明潮打的是追杀叛徒的名义,可是其它各派也不乏聪明之人。

洛天叛出玄空派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十年当中,也不见你们为了一个小小的叛徒动这么大的阵杖,在这种时候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没有鬼才算是怪了。

当修真典藉最重要的一部分在洛天的手上这个机密的消息传进各派的时候,整个修真界一下子就炸了窝,有派出精锐弟子四处追杀的,有趁着其它门派空虚或明抢,或暗偷的,修真界里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只要三大门派的掌门站出来喊一上嗓子的话,这事就能平静下来,可是现在的状态是,三大门派的道典极有可能是在洛天的手上,这让他们怎么能说话?乱吧,等俺们将道典找回来再说,不都说了嘛,大乱之后方能大定,三大门派都抱着这种想法,谁也不吱声,这修真界也就跟着乱下去。

做俑者洛天和二女,这会压根就什么也不知道,这会正躲在一个不知名的深山里,研究着那个奇怪的魔法。

“冥想感魔力,这个冥想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就是打坐?这个主可能就是三清道尊吧?”洛天拿着那卷轴仔细的研究着。

至于二女,她们可没有心情陪着洛天研究那个,她们自认没有洛天那么聪明,再说了,洛天学会也不是不教她们。

二女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跟洛天行那男女之事了,这会二女都有些心痒了,可是洛天却在办正事,她们也不好打扰,不过二女自有她们的办法,就在洞外,寻些干净的柔树技草叶铺在地上,再将自己身衣的衣服铺上去,一张床就做好了。

二女轻车熟路,她们两个从前也不是没有这般的虚龙假凤过,虽不如跟洛天办那事爽快,可是多少也可以解去心头虚火。

二女光着身子倒在那自制的草**,搂在一起,彼此亲吻调笑着,手尽向对方繁感的地方伸去,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

幸好此处是深山老林,周围双没什么凶兽,就算是有也难不倒她们,二女调笑,足以让任何男人犯罪了,当年就算是青阳真人那个岁数,那个修为,无意见到二女办这事那根玩意都立起来,更何况是一般人呢。

洛天在里面猜着那魔法的修炼方式,二女在外虚龙假凤,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洛天这在洞里一呆就是十天,而二女,无聊之下,每日必会在洞外虚龙假凤一翻,这日子过得倒也是逍遥。

魔法与修真完全是不同的两种修炼方式,洛天总是以修真的方式去研究那个魔法,哪里会研究得通,只是洛天倒底还是天纵奇才,打着坐,仔细的去感应着那种魔力,终于,一种怪怪的,完全不属于天地元气的东西被洛天感觉到了。

洛天大喜,那种感觉模糊了下去,险些消息,洛天连忙稳住心神,全力去感觉那种奇怪的,被称为魔力的东西。

终于,洛天好像是与那魔力融为一体一样,好像,他就是风,风就是风,再不分彼此。

洛天睁开了眼睛,整个人都显得飘逸了起来,好像随时都会化为一道风飘去一样,这与修真的那种欲乘风而去的感觉是不同的。

该试试了,洛天调动起真元,扬起右手,刚刚想要念动咒语的时候,在他的右手之上,一道巴掌大的风刃出现了。

“咦?”洛天轻咦了一声,一扬手,风刃射出洞外,啊呀的惊叫声传来,那不正是雪霜儿的声音吗?

洛天吓得一伸舌头,坏了,好像误伤自己人了,洛天只是吓着了,却并不为雪霜儿担心,这只是一个初级魔法,一个小小的风刃,如果这玩意就能将雪霜儿伤到的话,那她也就不佩做天山派最有潜力的弟子了。

洛天只是用了短短的十天就把这魔法搞懂了,而且,不用咒语就将魔法给放了出来,虽然只是初级魔法而已。

如果真的有哪个西方的魔法师在的话,肯定会被吓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在西方,只有高级的魔导士,也就是所谓的大魔导师才可能不必念咒语就能放出魔法来,在西方,这样的魔导士,绝不会超过三个,而洛天,只是用了十天,就达到了这种地步,不吓死人才怪了。

如果是普通的修真者的话,就算是安全照着洛天这种方式去炼,也决不可能达到洛天这种地步,有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放出魔法来,修真与魔法之间的那道隔阂,决不是三两日薄西山就能搞明白的。

说到底,还是洛天那奇的修为搞得鬼,从没有哪个修真者像是洛天这样,体内的真元是成一个旋涡状的,到了洛天这种地步,紫府早就应该结出元婴了,可是洛天,还是以真元的状态存在着,这在修真界里,决对是曲指一数的异数。

出得洞口,张嘴想向雪霜儿道歉的时候,一下就愣住了,裤子,也以极快的速度支起了一个硕大的包来。

雪霜儿正光着身子趴在那张自制的小**,高高的将雪白混圆的屁股撅起,在她的屁股蛋上,有一个巴掌大的红印,那就是洛天刚刚放出的那风刃打到的了。

宫如玉,同样是一丝不挂的蹲在雪霜儿的身后,正向雪霜儿雪白的屁股上吹着气,小手也轻轻的揉着那伤处。

咕噜,洛天吞了口口水,二女这种姿势,比直接弄在一起都要让男人心动,洛天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一点点的向二女挪去。

“洛天哥哥,刚刚肯定是你,不知用什么东西打到我了。”雪霜儿看到洛天出来不由娇嗔道。

洛天不吱声,只是走到了雪霜儿的跟前,伸手一把就握住了她那不大不小,可是一把就握不过来的胸脯上,另一只手,也用最快的速度将裤子脱了下去,那根巨大而又坚挺的东西弹了出来,啪地打了雪霜儿的脸上,热气逼人。

“你好坏,打到人家,还要让人家帮你弄。”雪霜儿骂道,不过还是十分乖巧的张开嘴,将洛天的那东西东西含了进去,雪霜儿和宫如玉,已经被洛天调教得技术高超,这一含一弄之下,就让洛天那根东西变得更大。

兴奋之下的洛天,松开雪霜儿的胸脯,双手一伸,掐着宫如玉的小蛮腰在她的惊叫声中将她提了过来。

宫如玉像是一个小小的布娃娃一样,被洛天弄成了倒立姿势,下身那丛黑色的丛林到了洛天的眼前。

张嘴,将宫如玉的下身含到了嘴里,舌头在上面打着圈的舔着,宫如玉惊叫半声后,变成了呻吟声。

雪霜儿刚才也像是洛天这样舔过,可是这感却不同,洛天的舌头上像长了刺一样,让宫如玉麻痒难道,极力的扭动着身子,顶在雪霜儿身上的头也忍住在雪霜儿的身上轻咬**着。

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惊叫呻吟声,传遍了四野,惊动了山间的飞禽走兽,一阵鸡飞狗跳。

就是这一年,偶尔进山的猎人发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这个季节本就不是鸟兽该繁殖的时候,可是许多的走兽都带着小仔,一些飞鸟的窝里,也有着鸟蛋,甚至还有些雌雄野兽就当着人的面子,呼哧呼哧的忙着造后代。

“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当时的猎人或是进山寻药的郎中们是这么说的。

洛天和二女并不知道,他们无意当中的一次**竟然让这山中的鸟兽在今年改变了繁殖期,一场风雨过后,洛天搂着二女躺在草**,回复着巨烈运动后的力气。

天山,这个神秘的山峦间,在最高也是最险的一座雪峰上,一座不走近,都无法看到的雪城,雪白雪白的,与天山的雪峰融为一休,一副世外桃花之境。

梦无涯,天山派现任掌门,虽然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岁,可是整个人却还像是天山的冰雪一般,肌肤透着一股冰雪般的晶莹,到哪里都是一代大美女,哪里有百岁之人的样子。

梦无涯坐在这座议厅的最上座上,手支着晶白的额头,脸色变幻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百多名弟子在雪满天大师兄的带领之下,乖乖的站在厅中,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梦无涯看来冰清玉洁,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可是谁又知道,就是这个女人,手上已经有了不下百条人命,有正道中人的,也有魔门的,还有鬼门的,绝对是名燥一时的人物。

雪满天旁边的弟子轻轻的碰了碰他,向他甩了个眼色,都在这里站了一整天了,师父这还是一动也不动,倒底是什么事啊,大伙心里都没有个底,还是怂恿一下大师兄,他们可没有胆子出声。

雪满天横了那弟子一眼,装做没看见,低着脑袋研究着自己脚下那冰冻而成了地面,怎么经过这么多年的踩踏,没有一丝的痕迹呢。

梦无涯的心里激烈的争斗着,天山派的心法已经被送了回来,这是雪霜儿的功劳,这个小弟子也是自己最心爱的,倒是没有白疼她一场,到现在,她还跟在那洛天的身边,而洛天的身上,就藏着整个修真界最大的宝藏。

雪霜儿是一步棋,如果这棋用好了,那么天山派,就可以一跃成为修真界最大的门派,而梦无涯,也可以在修真界里说一不二,想灭谁就灭谁。

一方是中立保守,爱护好自己的小弟子,一方,是雄图霸业,跺一下脚,整个天下都会为之乱颤。

忽,从梦无涯的身上吹出大片的冰寒之气,身上的衣衫和头上的秀发,随着一扬,接着一静了下去。

梦无涯的眼中,不再是那种冰气寒光,而是一种血红的狂热,偷眼望去的弟子们心里一惊,连气都憋住了,生怕哪里有一点点的不对,就会被关进天齐洞里去,那里,想求死都难。

“派出所有的弟子,找到霜儿,找到之后,不要惊动他们,立刻通知我。”梦无涯说着站了起来。

“师父,难道您也要出山?”雪满天心里一惊,涌一种不好的预感来,连忙问道。

“不错,现在我们天山派不能再坐等着而错过这一种次修真界里重新排位的机会。”梦无涯说道,声音如坚冰一般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