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七十一章 天山雪莲

像是天山派这些大型门派的门下弟子,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走到哪里,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他们都会将自己门内的标志留下,以便通讯,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雪霜儿,就有这种习惯,其实,也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动作。

现在回到了中原,又没有什么急事,所以,雪霜儿又将这种习惯捡了起来,洛天等人并没有发现。

就算是有了这种标志,天山派想在博大的中土上寻找到了这三个人,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总是比海明潮他们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枯强得多了。

洛天三人行了一整天方才进入了一个小城里,寻了家客栈安身,刚刚将一身的灰尘洗掉,雪霜儿见到了门内弟子留下的印迹。

随着洛天走南闯北,不知不觉已经快有一年了,雪霜儿还真是有些想念师父,还有那个对自己呵护异常的大师兄。

向洛天和如玉打了声招呼,雪霜儿寻着那印迹的指示,找到了城外的一座破庙里。

天山派三百多名弟子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弟子虽然不敢说遍布天下,不过在这印迹的指引下,每一个弟子,都可以寻到方圆几百里的地界。

明扬,天山派不起眼的一个普通弟子,匆匆的在那小城里留下些印迹后本想赶到下一个地点去,只是现在没了约束,他这个年青人的性格也活动了起来,随手牵了只母鸡,顺了只锅子,在这小庙里炖起鸡来,在那天山上,整天啃雪莲都快啃成娘们了,一个大老爷们的,天天吃那种滋阴补血的极品东西,都补出虚火来了。

明扬一边念叨着一边向锅底加着柴,锅子里发出咕嘟的声音,炖鸡的香味,飘出好远去。

“好你个明扬,竟然敢躲在这里偷鸡吃。”雪霜儿童心大起,猛地跳进去大叫起来。

“啊呀。”明扬被吓得一屁屁坐到了地上,手上那根烧火棍也扔出去老远,笃的一声插进墙里。

“小师妹,你可吓死我了。”明扬在拔剑的时候,终于看清了跳进来的是谁,长出一口气,苦笑着又将剑放了回去。

“你这个明扬啊,也不怕回去后师父闻到你身上的鸡味。”雪霜儿说着大咧咧的坐到了那锅子旁边,随手折过两根小木棍当成筷子,到锅里捞了只鸡翅膀。

“这……师妹,你没事吧?”明扬小心的问道,从前,这个小师妹被宠得可是没边没沿的,什么时候这么随便的吃过东西啊。

“当然没事。”雪霜儿将那鸡翅膀拿在手里放到嘴里啃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跟着洛天跑了这么长的时间,餐风宿露几乎都习惯了,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

雪霜儿一会功夫就将两只炖鸡翅给啃成了一堆的骨头,从怀里拿出丝巾摸了下手这才想起正事来,“对了明扬,回去给师父还有大师们都道声平安,就说我现在挺好的,不用担心,在外面,长了好多的见识。”

雪霜儿说着,脸上笑了起来,确实,跟着洛天的这段时间,只怕比在山上修炼几十年见的东西都要多,各种各样的人和事,都让雪霜儿大长见识,而不再是从前那个凭着修为,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了。

“知道了小师妹。”明扬连忙说道。

“对了,你跑出来干什么?好像你没有师父的命令不能随意下山吧?”雪霜儿奇怪的问道,明扬虽然是她的师兄,可是资质修为都没法跟她比,对于这种修为不够的弟子,各个门派的做法惊人的一至,那就是没到江湖上去丢脸。

“对了,师妹,师父让我们都下山来找你。”明扬连忙说起了正事。

“坏了,是不是我出来惹师父生气了?”雪霜儿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虽然师父疼她,可是真要是把她给惹毛了,就算是雪霜儿,也难免要挨上一顿斥。

“这倒不是,师父是要我们谁见到了你就向你转达一下她老人的命令,就是一要一直跟着洛天的身边,然后由我们把消息传回去,她老人家会亲自来见你。”明扬老老实实的说道,有这个小师妹在这里,他连锅里的鸡一块都没敢动。

“师父要见我?那我就回山好了,为什么要她老人家亲自来找我?”雪霜儿不由奇怪的说道。

“师妹不可,出来的时候,师父特意的嘱咐一遍,不管是谁见到了你,都不可以惊动你身边的人,还要你跟着洛天,在他的身边等着她老人家的到来。”明扬连忙说道,心里却不由暗暗叫苦。

这小师妹虽然可爱,可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碰上她啊,万一这师妹不听师父的话,就这么跑回山的话,怕是传达消息的自己,也要有苦头吃了。

“师父可真是奇怪,好了,我知道了,我走了啊。”雪霜儿说着拍拍手站了起来,匆匆的跑了出去,出来好半天了,洛天他们可能还在等着自己呢。

直到雪霜儿离开好半天,明扬这才嘟囔着从锅里捞出一只鸡腿了,可是咬了一口后,却怎么也提不起吃东西的兴致了,将鸡腿扔回锅里,坐在地上叹起气来,为自己的未来担起了心。

梦无涯在雪霜儿的心中,那是最高大,最善良的师父,绝对不会做什么不仁不义的事,所以,雪霜儿并没不想到梦无涯在打着洛天身上那些典籍的主意,十分听话的留下印迹,回到了洛天的身边。

对于雪霜儿去干什么了,为什么回来后身上还有炖鸡的香味,洛天和宫如玉都没有问,谁还不兴有些隐私,比如说,雪霜儿特别爱吃鸡,偷偷的跑出去解解馋。

洛天十分心疼的让客栈的老板买了只扒鸡回来,全都推到了雪霜儿的跟前,把雪霜儿弄得一愣。

明扬不敢担误,用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回天山,只是刚刚飞出百多里的时候,就遇到了梦无涯和雪满天。

将雪霜儿的消息通知梦无涯,一向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像冰一样的梦无涯竟然笑了,那一笑,如天山上的最美的雪莲花一样,将雪满天还有明扬都给看傻了,师父漂亮,这个他们打小知道,可是笑起来竟然这般的漂亮,他们还是第一次知道。

“为师自己去见霜儿,满天,你跟在后面,没有我召唤,不得现身,明扬,去通知其它弟子,向满天集结。”梦无涯的微笑一收对二人说道。

“是,师父。”二人同时答道,师父要办什么事,是不需要给他们理由的,他们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服从。

好几天没有休息好的三人这会都睡下了,洛天独自一人一间房,二女睡一间,他们还没有成亲,在这种城里,却也不好大张旗鼓的住在一个屋子里,就算是洛天想,二女脸皮还薄呢,当然了,半夜偷偷的溜进去除外。

三人刚刚睡着,二女所住的那间房里,窗子无声的打开了,一条素白的人影带着一头长长的秀发飘了进来,大袖一卷,将雪霜儿无声无息的卷进了袖子里,宫如玉,竟然连一点感觉都没有,隔壁的洛天,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素衣人影飘飞出去,不一会,就到了城外那间雪霜儿白天与明扬相会的那间小庙里,轻轻的将雪霜儿放下,将地上那堆快要熄灭的火堆点旺。

原本残破的小庙现在被收拾得极为干净,雪霜儿,就躲在用天山雪雕绒编成的毯子上,素衣人的身下,也坐着一个雪白的蒲团。

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怎么睡着睡着就跑到了自己的那张**,那雪雕绒编成的毯子,真的好让自己思念啊。

雪霜儿翻了个身,猛地觉得不对劲,如玉哪去了。

睁开眼睛,却见师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雪霜儿一愣,“太想念师父了,竟然做这么真实的梦。”雪霜儿说着,又一头倒了下去接着睡。

忽,雪霜儿猛地坐了起来,“师父,真的是师父,天啊,师父,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咦?这是哪?”雪霜儿语无伦次的说道。

“你这个小丫头,师父是晚上把你从客栈里带出来的,这里说话方便些。”梦无涯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个小丫头,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呢。

“师父,你只要告诉我一声,我去找你就好了。”雪霜儿娇声说道,挤进了梦无涯的怀里。

“此次事关重大,要不然为师也不会亲自来与你相会了。”梦无涯说道。

“什么事啊师父?弟子年少不懂事,真不知道有什么事能帮得上师父。”雪霜儿笑道。

“这件事,也只有你才能帮得上师父。”梦无涯说道。

“呃……师父您真的把弟子弄糊涂了。”雪霜儿可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师父这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现在,有一部分重要的修真典藉在那个洛天的手上吧?”梦无涯突然问道。

“嗯……是的。”雪霜儿一滞,答道,可是她还是没有想到,师父的主意竟然打到了洛天的身上,“师父,天山派的典藉没有被送回去吗?”雪霜儿不明白的问道,还以为那个送信的弟子把典藉给吞了呢,着实是让她的心提了起来。

“已经送回去了。”梦无涯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雪霜儿长出一口气。

“师父要你寻个机会,将那洛天身上所有的典藉都拿来给师父。”梦无涯说道,直到这个时候,她都没有提及一个偷字。

梦无涯也不是不想亲自出手击杀洛天后将道典抢走,可是一来,这样影响她梦无涯在修真界里的声誉,一个不好,那可就是个群而攻之的局面,二来,洛天那个小子的修为太怪了,在几十精锐修真弟子的围攻之下还能带着两个姑娘全身而退。

梦无涯也没有一击必杀的信心,如果传了出去,怕是梦无涯的名声就要扫地了,所以算来算去,还是雪霜儿来做这件事比较好,大不了到时候一推两干净,实在不行……梦无涯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杀气。

“这个好像不行啊,洛天哥哥想将那些典藉都送回各门派去。”雪霜儿认真的说道,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将怀疑放到师父的身上,还以为师父要代替洛天去做这件事呢。

“霜儿,这是我们天山派壮大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得到那些各大门派的道典的话,天山派,不出百年,便可成为修真界里首屈一指的大门派,就像现在无忧谷,玄空派那样,等到为师飞升的那一天,你,就是天山派的掌门啊。”梦无涯说话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诱惑。

可惜的是,雪霜儿现在正值年少,只知贪玩,对那些权力还没有多大的欲望,再说,再在她一个单纯的女孩爱上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有能力的男人。

女生向外,这话不假,她还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什么事要背叛洛天,她也万万没有想到,那种嘴脸,除了在海明潮,李洵等人的脸上看到之外,在自己最最敬爱的师父身上,也看到了。

雪霜儿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那么直直的看着梦无涯,一脸的不可置信,梦无涯,则是一脸殷切的看着雪霜儿,等着雪霜儿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

梦无涯哪里会看不出雪霜儿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只是她将这个小弟子人小养大,对于她的脾气和秉性,早已摸得透透的,她相信,雪霜儿一定会帮她做出这种事的。

“霜儿,可能你一时还有些想不通,你没有做过掌门,不知我们天山的苦处,师父在外,常常会被那些大门派欺负,可是为师却是敢怒不敢言,为什么?还不是咱们天山派的势力弱小。”梦无涯的双眼已经湿润了,平生第一次倒出了苦水,而且还是冲着雪霜儿,这个最小的弟子倒出来的。

“师父……”雪霜儿是默默无语两眼泪,看着师父那湿润的双眼,雪霜儿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胸口像是塞了棉花一样,堵得难受。

“霜儿,你回去吧,你好好想想吧,如果想通了,就连着东西出来,师父随时都会与你会合的。”梦无涯说着,头也不抬的挥手让雪霜儿离开。

“师父,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忍心离开,徒儿不走了,徒儿就陪着师父。”雪霜儿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

“乖徒儿,听话,去吧。”梦无涯抚袖,真元激荡下,平平的将雪霜儿送出了庙外。

雪霜儿哭着喊着扑了回来,可是就这么一小会,小庙里已经没有了梦无涯那如天山雪莲一般的身影。

“师父……”雪霜儿哭了会,可是梦无涯却不出现,可能是走远了吧。

雪霜儿在庙外直坐到天风发亮,这才抹了把脸上的泪水,一步一回头的向小城中行去,直行得看不到小庙,这才提起真元,向小城里飘去。

“这个小丫头,竟然害得我流泪。”雪霜儿走远后,梦远涯轻飘飘的从庙顶飘了下来。

一大清早的,看到雪霜儿红着眼睛从外面走进来,洛天和宫如玉只是叹了口气,谁都没有去安慰她。

“洛天哥哥,你为什么不问我昨天晚上干嘛去了?”雪霜儿想到伤心处,两眼又流出泪来,拉着洛天问道。

“这……霜儿,你是天山派的弟子,你们天山派是个大派,你又是最受宠的小弟子,你的门内师兄都想着你,约你相见也是情理当中。”洛天笑了一下说道。

“原来你都知道,你是不是跟着我了?”雪霜儿不依的问道,声音中还有些期待,那证明,洛天很在意她。

“呵呵,没有,你在修真界里又没什么朋友,你出去不是与同门相会又是干什么去了?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吧,这事我和如玉都能理解你,好了好了,别哭了。”洛天说着,伸手将雪霜儿抱进了怀里。

“好了,洛天哥哥你去弄些吃的来吧,我来哄哄我的霜儿姐姐。”宫如玉说着,笑嘻嘻的将这个昨夜没有陪自己睡的姐姐搂进了怀里。

看着洛天出去,宫如玉后脚跟过去将门闩上,回身一把将雪霜儿扑倒在桌上,雪霜儿惊叫一声,宫如玉的小嘴已将她后半声堵了回去。

“好姐姐,来,为了安慰你受伤的心灵,妹妹我今天就把身子交给你了。”宫如玉嘻笑着,手抚上了雪霜儿高耸的胸脯。

“好妹妹,别闹了。”雪霜儿现在正处于犹豫当中,一面是师父,一面是情哥哥,这让她如何决择是一个十分烦心的问题。

胸前一凉,却是宫如玉一把将雪霜儿的衣服拉开,小嘴也含住了她的胸前那一粒粉红。

雪霜儿十分的敏感,当宫如玉把手隔着裤子按到了她的下身轻揉起来的时候,什么事都忘了,反手一把将宫如玉抱进了怀里。

“你这个小丫头,坏死了。”雪霜儿叫着,胡乱的扒着宫如玉的衣服,二女在**笑闹了起来,不一会,二女的衣服都脱了个干净。

“啊呀,洛天哥哥一会就回来了。”宫如玉刚刚分开雪霜儿的修长大腿,雪霜儿就惊叫了起来。

“没事了,反正他看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宫如玉说着,俯下身去,张口将雪霜儿***那敏感的一粒小豆含进了嘴里,香舌在上面**着,弄得雪霜儿娇喘连连。

似是要报复一般,雪霜儿伸手将宫如玉的下身搬到了自己的身前,让她以跨坐的形式出现在自己的头上,分开那丛黑色的毛发,手指也摸了上去。

洛天带了些吃食回来,在门外,便听得里面那迷人的娇喘声,心中一荡,这两个小妖精,比那胡媚娘还要勾引人。

每次洛天听到二女自乐的声音都会十分的冲动,***在极快的时间里便一柱擎天了。

真元微动,挑开门闩,洛天闪身钻了进去,回手再次将门闩上,将手上的食物向桌上一扔,合身就扑向**。

门一开的时候,二女便知是洛天回来了,洛天身上的味道,别人闻不出来,可是她们两个,隔着二里地就能感得出来。

三条精光的身体在**扭动着,这本就是一个双人间,床也够大,二女身体又娇小,足够他们折腾的了。

宫如玉骑在洛天的身上摇啊摇啊,摇得洛天舒服得直哼哼,偶尔挺动几下,宫如玉便会发出压抑的叫声来,听得洛天心旌摇拽,下身更是粗大,弄得如玉下身狼藉一片。

雪霜儿也没有闲着,洛天将她按在自己的头上,舌头灵活的舔着她的下身,雪霜儿此时的痛快一点也不逊色于宫如玉,下身分泌出的沾液,粘得洛天一脸都是。

三人在**颤鸾倒凤,却没有注意到,在另一侧的隔壁上开了一个洞,一双如冰水一般的眼睛贴在那洞上目不转睛的看着。

直到宫如喘息着自洛天的身上爬了下来,洛天翻身将雪霜儿压到了身下的时候,那双眼睛才收了回去。

梦无涯脸色绯红,全身燥热,下身也是痒痒的,“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与洛天有这种关系,怪不得连师父的话也不听。”梦无涯自语着,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的手,在不知觉的时候,伸到了身下,轻轻的揉动着。

一翻云雨收后,三人都懒懒的躺在**,洛天搂着两个娇喘连连的美娇娘,一手一个,各抚着二女的胸脯,他有一种现在就已经成了神仙的感觉。

雪霜儿这会完全沉浸于云雨后的余韵当中,什么师兄,什么师父天山派的,全都扔到了脑袋后面,脑子里只在回忆着那直欲飘仙的感觉,嘴角微微勾起,满是幸福的神色,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隔壁的梦无涯一直将这场春宫戏从头看到了尾,当洛天喷射一番收尾时,梦无涯只觉得全身一紧,两腿直发抖,一股津液自**激射而出,湿了她的裤子,直到这个时候,梦无涯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一直都处于揉动下身的状态下。

梦无涯脸红得跟火烧一样,贝齿紧咬着下唇,坐回座上,脑子里净是刚刚洛天与二女**的影子,雪霜儿,好像替换成了自己,就像是刚刚与洛天在**行云雨的不是雪霜儿,而她一样。

梦无涯直在座上坐了一个上午,那种***后的感也回味了一个上午,当她回过神来,再凑到那洞处观望的时候,隔壁已是人去楼空,洛天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她竟然都不知道。

梦无涯心下一惊,用衣襟下摆匆匆的遮住裤子上的湿迹追了出去,希望自己那个不中用的徒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