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七十六章 无人得利

无量老人扬了扬眉毛,没有出声,只是像看着什么怪物一样的看着青枫真人,那神光内敛的眼神,似是要把青枫真人整个人都看透一般。

青枫真人终还是抵不住无量真人如透视一般的眼神,闪开目光,那张似是死人一般苍白的脸上也显出不自在的神色。

“我知道你是谁。”无量老人突地说出一句没头没毛的话来,把后面那几百号人听得真迷乎,青枫真人,玄空派五大执事之一,谁不知道啊。

“噢?那你为什么不说?”青枫真人道。

“没证据,没人信我,我无量老人虽然在修真界里小有名气,可是空口白牙,却也难以让人信服,更何况,你还在玄空派身居高位。”无量老人摇了摇头。

“不错,就算你修为精深,可是无量门,只有你一人而已,玄空派千名弟子,绝不是你一人所能比得了的。”青枫真人说着,微微的笑了起来,只是那张平板一样的脸,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

所有的人,包括青枫真人的那两个弟子都被二人的对话给说迷乎了,根本就不知道这二人在说些什么,海明潮更是将他那聪明的脑袋全力的调动了起来,仔细的想着其中的关键,只是越想越乱,找不出头绪来。

“无量老人,难道你要保茅山?还是想保玄空派的弃徒洛风?”青枫真人说到了所有人关心的点子上,如果无量老人横插一杠子的话,只怕场中敢向无量老人递爪子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人。

无量老人回头看了一眼早已是面无人生的萧牵魂,“我与茅山还有几分香火之情,这茅山,你们却是动不得的。”无量老人说道。

“且慢。”眼看场中已是剑拔弩张,萧牵魂吼了起来,大步走上前来。

巡视了一周,“各位来我茅山,想必是得到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宇文及格偷袭的洛风将他带回了我茅山吧。”

所有的人脸都是是深以为然的表情,“难道没有不成?你可骗不了天下人。”不知是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嗓子。

萧牵魂冷冷的哼了一声,他最讨厌那种躲在人堆里起哄的人,可是几百个人,天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

“不错,洛风是曾被我弟子带回来了茅山,只是在各位来我茅山之前,在下已经训斥弟子,将洛风送离了茅山。”

萧牵魂的话一出,人群发出哄起,像是一滴水落是了油锅里一样。

“萧掌门,你也太不把天下修真者放在眼中了吧,这种连黄口小儿都不会信的话,却拿来糊弄我们?”海明潮冷笑一声说道。

“诸位同道,想必其中也有我萧牵魂的老友在内,易掌门,你我相交百年,想必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吧?我像是那种撒谎的人吗?”萧牵魂说着在人群里找了一圈,正巧,天一派的掌门易水寒就在其中,一指易水寒,萧牵魂说道。

“呃……我……”随着萧牵魂的话落,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易水寒的身上,虽然身为一派之尊,可是在面对这种一个不好,随时都会被灭门的危险事件,易水寒也蒙了,吭哧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怎么?易掌门,难道我们百年的友情比不过一些不切实际的修真功法吗?”看着易水寒如老娘们一样的表情,萧牵魂怒道。

“萧掌门,虽然咱们有百年的交情,你的为人我也很清楚,高风亮节,诚实守信,堪称我辈之凯模,只是,在下实在是不能确定,在那些为数众多的修真法门面前,你还能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从前的风度。”易水寒终于将心一横说道。

“易水寒,你这个王八蛋。”萧牵魂指着易水寒的鼻子臭骂了起来。

“怎么?恼羞成怒了?”海明潮阴声说道。

“让我等入茅山看上一圈,若是无法找到洛风小儿,此事就此做罢。”青枫真人说着,眼睛却始终都在看着无量老人。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们,休想,茅山虽然比不得大门大派,可是传承却也有千年,岂能容你们如入无人之境,说不得,我茅山上下,要与茅山共存亡了。”萧牵魂怒吼起来,青枫真人所提出的办法,无疑要将茅山的牌子砸个稀巴烂,然后再狠踩几脚。

“哼。”一声冷哼,如寒冬惊雷,一道剑光,直奔萧牵魂而去,却是青枫真人动了真火。

一只雪白雪白的手啪的将那剑光抓在手里,剑光一暗,一把精巧的两尺短剑在无量老人的雪手里扎挣着。

青枫真人眼睛一咪再一睁,精光闪动,隐隐还有血色闪过,那把精巧的短剑发出嗡的一声轻响来,无量老人闷哼一声,松手,那短剑飞回了青枫真人的身后。

无量老人的手背在身后,虽然他并没有看上哪怕是一眼,可他也知,自己的手被那看似平凡的飞剑划出了血痕,还有一丝阴冷的真元自伤口向体内钻,完全不同于玄空派那种博大正气的真元。

几息下来,那阴冷的真元被化解,无量老人身后的那只雪白长剑也嗡嗡的叫了起来。

“无量老人,难道你真的以为你就是天下第一了吗?”青枫真人冷笑道,伸指微点着身前的短剑,短剑剑光再起,比之先前,还在更烈几分,不时的,还会有些血色的毫光闪过,只是场中之人都注意着二人对峙,对于那血光,却无几人注意。

“天下第一个威名老头子我可当不起,只是看在一片香火之情的份上,为茅山尽上一份力而已。”无量老人笑道。

从二人说话的语调上,还有表情上,看起来倒不像是随时都会打起来的样子,而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

海明潮的心头涌起一连串的问号出来,青枫真人虽然行事隐秘,可也绝不是那种随意出头之人,怎么今天,这么热心?难道不懂的坐收渔翁之利的道理吗?

“无量老人,我真的不想与你动手,只是现在天下情势在变,我需要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自己一跃而起的机会。”青枫真人一下一下的点着身前的短剑说道,只是这一次所说的话,众人也只是看到嘴形张了张,根本就听不到声音。

“嘿嘿,机会,这个词用得好啊,洛风那小子也是得到了一个机会,将这修真界搅得动荡不宁,相比之下,我们这些老家伙还真是显得没用啊。”无量老人答非所问。

两道剑光冲天而起,就是无量老人与青枫真人聊天一样的说话间,各自毫无征兆放出自己的飞剑。

巨响声中,飞剑对撞到了一起,流光四射,真元激荡,在这些真元当中,还有一股阴冷的真元围着无量老人盘旋着,寻隙向无量老人的身体里钻。

却听无量老人暴喝一声,在他的身体四周,起了一阵狂风,在爆炸般的真元下冲击下,那些像是小虫子一样的阴冷真元被无量老人冲击了个精光。

就在无量老人身击的那风暴一般的真元消逝之前,旧力未生之际,青枫真人一声暴喝,那把流光散去,露出本来面目的真元飞剑闪动着噬人一般的精光,带着一圈圈的波纹向无量老人冲去,而青枫真人,则是合身跟在飞剑之后,向无量老人扑了过去。

“咦?”海明潮轻咦了一声,别人不知玄空派的功法如何,可是他却再清楚不过了,玄空派主攻的是飞剑远攻之术,近身而战也有,可是却极少有人学,都是在入门的时候习些拳脚功夫健体洗髓而已,否则当年洛风也不会以低微的修为打进低代弟子前几名了。

雪白的长剑横了过来,当的一声挡掉那把要拿的飞剑,可是这时,青枫真人那双青筋毕暴的手忽在化为了晶莹之色,如玉一般,好看得紧。

如玉般的手搭到了无量老人的肩上,雪白的长剑回旋,切向那只玉手,玉手一缩,让过雪剑,莹光之中,另一只手向无量老人的心口掏来。

在这种近身而战的情况下,无量老人放弃了飞剑之术,手握剑柄,剑光霍霍,与青枫真人战在一处。

“不对不对,绝对不对。”海明潮低声的说着,而在他身后的那些玄空派弟子,一个个紧张万分的看着场中,这种基数的高手相斗,就算是一辈子也未必能见到一次,他们完全忘记了玄空派并不擅长这种近身格斗之术。

“吼”沉闷的低吼声自青枫真人微张的口中发出,两对尖牙也自嘴里伸了出来一小截。

“吸……”无量老人还没有叫完,青枫真人的左手已经扣向他的右肋,逼得他不得不闭嘴回剑自救。

青枫真人张嘴向无量老人的右臂上咬,吭哧一口,咬到了无量老人的右臂上,无量老人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真元精血奔涌而出,只是短短的一会功夫,就被青枫真人吸去不少。

无量老人怒吼一声,手一松,雪白的长剑射出,拐了个弯转了回来,直向青枫真的后背刺去,无量老人完全走入了当年青阳真人在大古山与吸魂獠相争时的老路。

青枫真人甩头松开无量老人,真元鼓动就想闪躲,无量老人须发皆张,手一圈,猛地将青枫真人抱进了怀里。

哗,所有的修真者都叫了起来,刚刚他们的动作太快了,谁都没有看出个个数来,可是现在二人抱到了一块,还有一把雪白的飞剑直向二人刺来,现在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这把雪白的飞剑虽然可以刺穿青枫真人的身体,无量老人只怕也要伤在自己的飞剑之下了。

只是,那些修真者们至少有一半惊叫不是为了这个,而是因为无量老人与青枫真抱在一块,太过于暧昧了,两个岁数加起来快有八百岁的老头,还抱在一起,两张老中的距离不过几寸而已。

“无量,何必这么拼命?”青枫真人没有想到这个无量老有竟与青阳真人一样,为了伤敌,连自己的小命都不要了。

“当年青阳真人可以已伤自己之身为代价将你打成重伤,我怎么也不能比他差啊。”无量老人的脸上露出了怪怪的微笑。

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响起,两个抱在一块的老头同时一顿,二人在空中分开,各自下落了十数丈方才稳住身子。

道明与道空连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青枫真人,无量老人也飘落到了萧牵魂的身边,必竟那一招是他自己用出来的,多少力道,把握得极好,虽然胸前被开了一个大洞,血水不断的涌出来,可是他的伤,远远没有看起那般的重。

“萧娃娃,能帮你的我都帮了,可惜,让我遇到了这个家伙,现在我身受重伤,退回山门内为你坐阵吧。”无量老人苦笑了一下,退了茅山。

“我们走吧。”青枫真人对扶着他的两个弟子说道。

道明与道空同时一愣,师父费了这么大的劲将对方最大的劲敌干掉了,可是到头来却要退出,白白给众修真者开路了吗?怎么师父这么精明的一个人,竟然成了鹬蚌争当中的一个了?

“此处事了,回玄空派找我。”在经过海明潮的身边时,青枫真人说道。

“明白。”似是悟到了点什么的海明潮愣了一下,连忙答道。

望着越逼越近的人群,越来越紧张的茅山派众弟子,萧牵魂将心一横,手一挥,“所有茅山弟子听令,退回山门之内,不得反抗。”萧牵魂的脸色通红,红得似要滴出血来一般。

“弟子愿与师尊共进退。”不知何时,宇文及格自山门内走了出来,一脸坚毅的说道。

“你混蛋,还嫌给茅山带来的麻烦不够多吗?给我回去到祖师爷的面前思过去,记着,如果茅山有什么不测,你们就是茅山最后的火种,我决不会让茅山一派砸在我的手里。”萧牵魂吼道。

“师父!”众弟子同时跪了下去,宇文及格更是心如刀割,自己一是贪念的兴起,竟然引起了天下修真门派围攻茅山,此时,还不时的会有剑光落下,一些姗姗来迟的修真者加入进来,人数已经突破了五百大关。

相比中土上万的修真来说,数量并不算是太多,但是有资格站在这里,不是一派长老掌门,但晚精锐弟子,茅山上下不过才百名弟子,还有一近一半是入门不到十年的新弟子,如何能挡得住这几乎汇集了天下五六成修真门派精锐弟子的围攻?

放眼望去,还有些修真者孤凌凌的站在一处,他们极有可能是东海的散修,或是口土散修,如果洛风的话,可能还认得出来,当年在东海遇到的那个散修青莲也在其中。

“都回去,这是师命,宇文,你是大弟子,更是肩负着重振我茅山的大任,难道你也要违抗师命不成。”萧牵魂怒吼着,脸上也越来越红,甚至还有几滴血自毛孔处钻了出来,此时的萧牵魂显得有些鬼气森森。

“是师父。”宇文及格以平生最大的声音吼着,泪水,再也忍住了,刷刷的流了下来,七尺的汉子,终于还是痛哭失声。

望着门下的弟子都退了回去,萧牵魂刚想怒吼上几嗓子,可是忽觉有些不太对劲,回去一看,却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跟跄着跑了出来,向萧牵魂的身前一站,将桃木剑在胸前一横,一脸的怒色。

“谁敢动我师父?我跟他拼了。”孩子稚嫩的嗓音让众人又好气又好笑,在场的哪一个不是高手,就这小孩,再来一千个也是白给。

萧牵魂脸上的血色退去,俯下身去将孩子抱了起来。

小孩名叫古引魄,是萧牵魂上次出门,也就是与洛风相遇的那一次,在路边捡来的,竟然天生的阴阳之体,被吓疯了,父母抛弃了他,萧牵魂治好了他,并将他带回了茅山,收做关门弟子,没想到,这个关门弟子年纪虽小,竟然还有如此胆色,加以时日,必可成为修真界里的一颗耀眼明星。

“你这个孩子。”萧牵魂苦笑一下,手在孩子的后颈上点了一下,小孩脸上带着怒容陷入了沉睡。

“把引魄带回去。”萧牵魂说着,将孩子送到了一名弟子的手上,那弟子领命,抱着这个小师弟匆忙离去。

“诸位若是一意要搜我茅山也可以,那就踏着萧某人的尸体过去。”送走了关门弟子的萧牵魂向场中数百修真高手吼道,金色的震魂铃,两块黑乎乎桃木所制的无常令自腰间飞了出来,在他的身后飞舞着。

震魂铃发出那迷魂的脆响,无常令周,黑白无常若隐若现的影子,萧牵魂的脸上的血气更浓,整个都陷在一片鬼气当中,隐隐的,厉魄尖利的吼声自他的身周传来。

“啪啪。”一连串的脆响声,自古至今,茅山所收的那些无法炼化的厉魄都关在秘法所制的玉珠当中摆以祖师的祠堂当中,以茅山灵气化解着,可是现在,那数以百计的玉珠,竟然一连串的爆开了十八个。

“不好,天鬼附身大法,师父要用天鬼附身大法。”宇文及格惊叫了起来。

天鬼附身大法是茅山第五代祖师所创,威力极大,以自身灵气精血为引,再配合茅山的厉魄,可以让茅山施法者实力提高至少二十倍,不过后遗症却十分的厉害,想当年,第十袋祖师争强好胜,与蜀山剑派一高手相争,怒极之下,施出天鬼附身大法,虽然将蜀山高手重创,可是他自己,修为非但再也不能精进,还在三年之后,一命乌呼了。

由于此法极损天德,厉魄也是生命,天鬼附身大法施下,厉魄灰飞烟灭,又会给自身带来极重的伤害,所以自此以后,茅山历代祖师规定,天鬼附近大法,不到亡门灭派之时,不得施展。

今天,茅山就到了这个关头,逼得萧牵魂不得不用出茅山派的压箱底绝技,冲天的鬼气处茅山祠堂向萧牵魂扑来,惹得祠堂里剩余的那些封鬼玉珠在原地直蹦,众茅山弟子使出了吃奶的劲,方才将那些玉珠镇压了下去。

萧牵魂似是有巨大的吸力一样,将那此鬼气都吸进了身体里。

萧牵魂整个人都大了一圈,那巨大的力量将他的身体都撕扯得变了形状,脸上的肉都横了过来,身上的衣服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将他身上那虬起的肌肉显现了出来,脚下发出噗的一声轻响,麻耳布鞋被撑碎,一只巨大的,青筋暴起的大脚丫子直接踩在地上,那手也不像是手了,倒有几分像是某种巨兽的爪子。

大部分目光再一次落到了海明潮的身上,海明潮不由一阵头疼,有道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而横的,又怕不要命的,海明潮就是那种横行的人,可是现在的萧牵魂就是不要命的。

以萧牵魂此时表现出来的气势,海明潮估算了一下,自己若是上去,只怕要不了三招就会被撕个粉碎,这次若是当出头鸟,可是会要命的,可是自己要是不出去呢?只怕自己刚刚坐热乎的这个位子就要让人了。

海明潮不由又骂起那个青枫来了,走那么早干什么?现在这个大难题可怎么办?

洛风自打出了茅山派的门就留意着四周,除了偶尔躲开一些匆匆赶来的修真者之外,并没有发现有茅山的人跟踪,洛风此时的隐藏技巧绝不是刚刚出道时那般的笨拙了。

洛风越想越不对劲,难道萧牵魂说得都是真的?再把从前萧牵魂的为人联想一样,洛风确定了这种想法。

低空飞行中的洛风突地停住,一头扎进了草丛里,伏在草丛里,将真元尽数停下,状如死人一般。

一神采飞扬的帅哥身后跟着几十名神情倨傲的弟子自他的头顶飞过,在这群的后面,还有一个面如平板,道袍飘飘,看似一个中年人的怪人跟在后面,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同样拉长了脸,像是谁欠了他们钱一样的年轻人。

洛风的牙咬得咯咯响,当头的那个,就算是烧成灰,磨成粉他也认得,不是海明潮还能有谁,至于后面的那个中年人,洛风确信自己并没有见过,可是怎么还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呢?而这种熟悉的感觉并不像是那种遇到了亲人的感,而像是遇到了杀父仇人一样。

洛风有些犹豫了,他知道,越来越多的修真者聚到茅山,而他们的目的,洛风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得出来,是为了自己。

他们在茅山找不到自己,只怕一定会牵怒到茅山的头上,这一点,与修真门派接触得多的洛风可以肯定。

如果自己现在回去的话,固然可以解茅山之危,只是却将自己推入了火坑当中,洛风有把握在海明潮带领的十数精锐弟子手下从容离开,可是却没有把握在天下修真者面前脱身。

“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让别人为自己身陷险境。”洛风喃喃的说着,猛地转身,向茅山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