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七十七章 血浸白衣

海明潮正在为难,李洵却乐得看热闹,能让海明潮如此的丢面子,他可是求之不得,至于那个少为和尚,灵波寺已有严领,贝叶经已经取回,不得再卷入修真争斗当中,而少为此行,只是为了长长见识而已,必竟这么大的事,如果错过了,只怕有生之年想要再见到,可能性几乎要为零了。

“大家一涌而上,就不信,茅山道法还能挡得住咱们这几百号人不成?”不知是谁,再次在人群里叫了起来。

海明潮心中一阵狂喜,总算是老天开眼,让自己有了一个台阶可下。

海明潮正想顺着那无名氏的话说下去,忽觉眼前影子一闪,萧牵魂已没了影子,接着人影再一闪,萧牵魂又回到了原地,只是手上还提着一个面色迷茫的修真者。

“萧某人平生最恨行事藏头缩尾之辈,有什么话,你不妨在这里大声的说出来。”萧牵魂咬着牙说着,虽然已用天鬼附身大法,可是威慑多于拼死,所以下手极有分寸,并没有伤到人命。

那个长得瘦瘦小小,跟只老鼠差不多的修真者半天才反应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生擒了。

“师父,救命啊。”身处于鬼气森森的萧牵魂身边,那个修真者早就吓蒙了,四脚刨动着,向着人群里喊叫着。

人群中,一中年男人将脑袋低了下去,就当做是不认识那人,该死的,把整个门派的脸都丢光了,以后所有的弟子行走的时候,只怕都会觉得脸上无光三分,没什么本事,多什么嘴,中年男人都恨不得一脚踢死那个不成器的弟子。

“哼。”萧牵魂冷哼一声,扬手将那人扔了出去,一道鬼气输入其体内,令其真元不得运转,当下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尘土飞扬。

那人爬起来,却见自己什么事也没有,当下又惊又喜,连滚带爬的钻入群当中,几滴散着**,顺着他的裤角流了下来。

“来吧,有什么招,我萧某人接着,若我萧某人皱一下眉头,就是妈生爹养的。”萧牵魂手一引,厉鬼的嚎叫声大声,周几阴气更重,震魂铃的声音更响,无常的身影更清晰,甚到那黑无常手上的锁链碰撞发出的哗哗声都听得清晰。

洛天远远的,便见到茅山派山门处阴气冲天,想及茅山派一向都是以捉鬼驱魔为已任,会一些这方面的法术也不足奇,当下大叫一声不好,全力催动真元。

吼,龙吟声响起,洛天身周龙影闪现,九条丈许大小的龙影将洛天裹在其中,风系魔法更是催至急至,十数丈粗的龙卷风卷着在洛天的周围,托着洛天和龙影直奔茅山山门。

“且慢动手。”一声巨喝夹着龙吟风啸声远远的传来。

龙卷风卷过人群,在萧牵魂身周不远处散去,洛天,出现在场中。

洛天的出现,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意外,一时间,除了微风吹过的声音,几百号人,竟然没有一个出声的。

青莲是最为惊讶的一个,想当年在东海之滨相遇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只是有些斤两罢了,而且还是一个连世事都不通的毛头小子,可是现在一见,竟然隐然有了一派宗师的气派,甚至青莲这个海外散修中的高手都不确定,自己上去会不会在洛天的手下走过一刻钟。

“原来,中土修真竟然如此奇妙,难怪他们会瞧不起我东海散修。”青莲心下暗想道,本想趁着中土大乱之际,前来寻些好处回去,可是,现在他竟然生出一种心灰之意。

“哼,有什么事冲着我洛天来,与萧前辈无关。”洛天看着场中几百人,黑鸦鸦的一大片脑袋心里多少有些发虚,可是既然已经来了,自然不能露出怯意,否则的话,后果难以想像。

“没想到你这玄空派的逆徒竟然还如此的有……”海明潮一句半赞半讽刺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锵的一声轻响,洛天将身后的菜刀抽了出来。

“我呸,这里谁都有资格说我,可是你海明潮没这个资格,从你入东海追我洛天那天开始,你就没有打过好主意,先是垂涎我青阳师尊所留的玄空真解,后夺我石中剑,再追杀西域,无不是私心做祟,哼哼,好一个玄空派的大弟子。”洛天连连呸着口水叫道。

“海明潮,你可有胆量与我洛天在此一战,了却所有恩怨,若我洛天败于你的剑下,听凭你的处置,如若你死于我刀下,也能让我洛天出了心头一口恶气。”洛天菜刀直指海明潮,豪气万分的叫道。

洛天手持着样式怪异的刀子,而且那刀子怎么看都像在菜刀,站在场中向天下三大派之一的玄空大弟子叫阵,看起来有些好笑,可是谁都没有笑出来,洛天,在实力上远远比不得那些大宗师,可是要论名气,决对可以称得上是修真第一人,一时名声之甚,虽不敢说是后无来者,可是绝对是前无古人。

半天都没有一丝的动静。

“你不敢应战?”洛天怪笑了起来。

刷,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海明潮的身上,看得海明潮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青莲看着洛天那豪气万丈的样子,在心底,突地升起一种成就感来,就是这个小伙子,当年还曾接受过自己的指点,修行方面,还有在为人处事方面。

看看他现在,已经懂得伤十指不如断一指的道理了,打,就要打领头,将领头的打趴下,其余的事就好办了,这正是当年青莲曾教过的,没想到在现在竟然还真就用上了。

人群中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利于海明潮,海明潮有心下场,可是这个洛天,几乎是他看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从在黄鹤楼将其击伤,一直到追杀到西域,刚刚交手的时候,他可以十分轻易的将身具奇宝的洛天打得像是一条死狗,可是到了现在,要是再让海明潮与洛天交手,海明潮自认为,自己的胜算不超过五成。

海明潮现就算是再不情愿,也不可能不应战,如果他退了,那么海明潮这个名字,将成为修真界永远的笑柄,甚至,会让海明潮以后所有的计划都提前流产。

海明潮与洛天不同,洛天打不过就可以跑,可是海明潮呢,他输不起,也不能输,否则的话,对他的前途,对他在修真界的影响,对他以后那庞大的计划,都有着极大的影响。

洛天现在就像是一条疯狗,误打误撞之下,竟然咬中了咽喉。

海明潮已经不能再犹豫了,缓缓的抽出了身后的长剑,脸上犹自带着那种自信而又迷人的微笑,“我为何不敢,你要战,便做战。”

洛天最讨厌的,就是海明潮脸上那自命正义的笑,至少洛天是这么认为,此刻看到海明潮脸上的笑,又想自己被玄空派驱逐出门墙后所受的一切委屈,甚至连雪霜儿的离去都归究到了海明潮的身上。

闷哼一声,菜刀扬起,巨大的刀影,夹着风雷之声向海明潮劈来。

石中剑带着一团乌光向那刀影迎去,对于这石中剑,海明潮有着极度的自信,这剑无论是样式,还是威力,都像极了远古时期那把神剑。

果然,乌光之下,洛天的巨大刀影如豆腐一般的粉碎了,长剑去势不绝,自上而下向洛天的脑袋刺来,远远的,那石中剑的锐气,已经在洛天的头顶开了道口子。

却听洛天一声巨响,九条黑中透着玉色的龙影显现出来,怒吼着,盘旋而起,向石中剑迎去,同时,狂风大做,巨大的龙卷风似是从洛天的身上长出来一般,遥遥的也向那石中剑迎上。

当年在火龙岛上,以洛天那微末的修为,甚至可以用这石中剑将那远古火龙所幻化出那威力巨大的岩流龙击破,更何况现在只是洛天的九龙心法中不成熟的九条小龙?根本就无法与远古的火龙相比,而控制石中剑的海明潮,也远远不是当年的洛天所能比得了的。

石中剑欢鸣一声,剑影大起,隐透隐隐的黄金之色,天地间最为威严的气势也在那剑身上散了出来。

九龙,像是九条虫一般被石中剑凌空切了个稀巴烂,那真元则被石中剑吸进了剑身当中,而洛天放出的风系魔法,也只能稍阻这石中剑的去势而已。

洛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石中剑一顿的时候,已经挥着菜刀向海明潮扑了过来,近战,才是他的长项,他要与海明潮贴身而战,以已之长攻彼之短,这个,当年青莲也曾教过。

海明潮抽身而退,手决连变,急召那石中剑回旋,洛天的贴身近战之威,那把怪异菜刀之利,海明潮早已领教过了,哪里还会与洛天朝面。

石中剑也不怎么了,竟然微微发滞,竟有一种要脱控而出的趋势,这让海明潮心中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洛天紧追,海明潮紧退,石中剑又紧召不归,看着就像是洛天逼得海明潮一退再退一样,转眼间,洛天已追着海明潮飘出数十丈远。

嘘声再起,无论到了哪里,都有许多起哄的人,所以,华夏永远都是那么的热闹。

“操你们个妈的,有本事你们来。”海明潮在心底大骂着那些起哄的围观人等,此时,洛天身后猛地出现一股旋风,推着洛天,速度更快,已经逼近了海明潮的身上,海明潮甚至能看到洛天那由于气愤而扭曲的脸上,跟着扭动的汗毛。

菜刀带着风雷声,还有阵阵的浪涛之声向海明潮当头劈来,海明潮甚至还能看到,在那刀影当中,一条美得不可方物的金黄色鲤鱼翻滚跳跃着。

青光一闪,一条青色的龙影以极近的距离向洛天扑来,海明潮随身还带着那把青龙剑,在石中剑久召不回的情况下,海明潮不得不将青龙剑自腰间拽了出来,头上也冒出了冷汗,青龙剑与这把菜刀曾交过手,受伤的,却是青龙剑,只是现在海明潮也顾不得许多,擎出青龙剑,来了一记两败俱伤的打法。

洛天大吼一声,竟然不躲不闪,菜刀的去势反而更加猛烈,还带着一去无回的惨烈气势,在他的身周,黑色的晶光闪动,水云盾已经本能的发动。

咯,磨牙般的剧响声中,那条十几丈长,向洛天卷来的青龙影拦腰被劈成两半,同时,海明潮亦发出一声怪叫,退出十几丈远,手里抓着半截青龙剑傻傻的站在原地。

洛天一甩手中的菜刀,已成两截的青龙影再次被划成六截,一脸怒容的望着海明潮。

嘶,一声轻响,直到此时,海明潮的衣衫才破开,自颈下到大腿根部,被划出近三尺长,身上的皮肉也被划出寸许深的伤口,若不是海明潮经验丰富,见机得早,只怕就要被洛天当场开膛破腹了。

啪,一声炸响,洛天身上那件龙天所送的寒蚕衣炸裂开来,化为片片白色的蝴蝶,洛天,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原地,炫着一身程流线形的健美肌肉,水云盾也没有完全挡住青龙剑的锐气。

石中剑似是发现了什么,呼啸着射来,洛天此时正处于真元怠滞的状态下,根本就无力闪躲,同时心中更惊海明潮修为深厚,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再控飞剑。

可是那石中剑似是无视洛天存在一般,与洛天擦身而过,倒是那些还飘在空中的青色如云般的青龙残影,被那石中剑尽数吸了进去。

吸光了青龙剑残存的灵气之后,石中剑的乌色更褪,隐露天下间最纯正的金黄色。

石中剑静静的飘在洛天与海明潮之间,二人拼命的催动着真元,哪一个率先恢复,哪一个便抢得先机,而失得先机的人,失去的便是生命。

海明潮倒底还是在修为上略高于洛天,率先回复了过来,一个踏步,人已飘起,手,也坚实的握到了石中剑上,石中剑传来截然不同的感觉,海明潮心中一喜,看来自己还真是得到了宝贝,能自我吸收灵气,自我进化的飞剑法宝早已听说,可是没想到,如今却落入了自己的手上。

隐透金光的石中剑举了起来,一股威严,一股天地间的王者之气也自剑身上发出,一时间,场中静悄悄的,谁也不愿意看到洛天死去,因为在洛天的身上,还藏着各门派典藉的秘密,可是在这个时候,谁都忘了出来阻止海明潮,均被那石中剑上的王者之气所震。

海明潮也知道洛天的身上藏着什么,可是现在,他必须要干掉洛天才能寻回自己的丢在他手上的面子,还有,就是在这次典藉大乱当中,以海明潮所获最多,他根本就不在乎其余那些典藉。

“心,飘荡远去,我,还残留在人间……”悠美的歌声传来,似是山间清泉一般,潺潺流淌,让人忍不住侧耳细听,细听之下,竟还有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随之的,还有心跳,也随着歌声跳动,好像随时都会自嗓间跳跃而出一般。

海明潮似是见到了什么怪物一样,脸色大变,手也有些发抖,可是他还是巨吼一声,剑向洛天劈了下去。

吼,龙吟声起,一条倩影乘龙而来,人尚在远处,两只小手一挥,两条雪白的巨龙呼啸而来,这才是九龙门最纯正的御龙之术。

那悠美的歌声也更近,可是却见不到人影。

海明潮固然可一剑将洛天劈得魂飞魄散,可是宫如玉的御龙术必会将海明潮击中,而最让海明潮惊惧的,还是那飘渺悠美的歌声。

剑式一转,两条雪白的龙影凌空被劈了个粉碎,长剑噗的插入地下,极远的之处,砰的一声,爆开一团沙尘,还夹着有人受伤所发出的闷哼声。

海明潮身后锐气破空之声响起,却是洛天此时已回复过来,菜刀向海明潮的后背劈来。

洛天的实力本就与海明潮相差不多,此时海明潮又背对着洛天,全无先机,根本就来不及回剑自救,而手上的石中剑,偏偏在对付洛天的时候,有些发滞。

石中剑已有灵性,有道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想当年石中剑刚出世的时候,可是吞掉了洛天不少的真元,此时怎么也要顾着些嘴短之情。

海明潮此时已顾不得什么身份地位,就地一滚,竟施出了连武林中人也最不情愿的招数,懒驴打滚,只是这狼狈万分的招数在海明潮这等修真高手的手上施展出来,却又多一分潇洒与从容。

菜刀之上,突地爆起金血两色的精光,巨大的刀影同归于尽一般的气势,直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众人劈去。

洛天与海明潮相斗之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吃惊,洛天在修真界里的头名也叫得当当响,再加上此时人员混杂,根本就不齐心,虽然其中也有些修真高手,可是谁也不愿出头挡洛天的锐气,万一洛天那小子再指名叫阵,胜了,说是以大欺小,败了,则身败名裂。

至于那些所谓的精锐,比起洛天海明潮这等年青一辈当中的翘楚来,相差得实在是太远了,根本就没有一拼的资格。

人群向两侧分开,踏得后面的人中发出阵阵的骂声来,在洛天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条通道。

吼,九龙黑中透着血玉之色的丈许小龙呼啸着飞了出去,直奔那通道,而洛天,则是夹着狂风飞沙走石的跟着龙影之后,像极了神话传说中的那些御风而行的妖怪,在他的身侧,还爆起团团的金血之光,菜刀,严密的护在洛天的身周。

宫如玉虽然担心洛天的安危,可是他们同行许久,早已是心意相通,那一击不成之下,已然插身后退。

直到洛天与宫如玉会合,冲出大半人群后,众修真者才反应过来。

“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

呼声此起彼伏,只是洛天此时正在锐头上,那菜刀又利,修真者又心疼自己的飞剑法宝,所谓的精英们根本就没有出手资格,而那些老辈的高手要么顾及到身份,要么顾及到跟随了自己百多年的飞剑法宝,竟然无一人出手。

后面的人想要冲上前来,可是却被前面的人死死的挡住,每个人心头的想法都惊人的一至,我得到的东西,你们也休想得到。

叫骂起如天边的滚雷,响沏云霄,倒底还是修真者,连骂人声都是那么的惊天动地。

洛天带着一股子一去无回的锐气,夹着宫如玉竟然生生冲出了修真高手所组成的人群,直到洛天脱困而出,修真者们才一窝蜂的涌上来追击。

砰砰砰,数十颗黑乎乎拳头大小的东西冲上天空,或是砸在地上,爆起一团团青黑色的烟雾来。

虽然修真修到一定份上,并不惧些瘴气毒雾,只是修真也不是万能的,还有些毒物可以让他们生不如死,现在谁也不知那青黑的烟雾是什么东西,冲在前头的众修真猛地刹住去势。

后头的修真停步不及,纷纷撞了上来,更糟的是,此时几乎有大半的修真者都祭出了自己的法宝或是飞剑,当人群撞成一团的时候,竟有不少人伤在同伙的手上,一时间,骂声更响,竟然窝里斗的趋势。

“都他妈的追,那玩意没毒。”海明潮看着乱七八糟的人群怒吼了起来,一紧手上的石中剑,率先钻进了烟雾当中。

吼,龙啸声起,海明潮倒飞了回来,摔在人群当中,砸伤了数人,却是洛天和宫如玉,还有那隐在暗处唱歌的神秘女人并没有走,一直都等在烟雾的另一头。

海明潮一露头,洛天与宫如玉联手,以九龙门的御龙之术生生的将猝不及防的海明潮砸了回去。

人群中意欲追击的修真者一愣,现在要是冲过去,第一个冒头的肯定完蛋。

“绕过去。”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众修真这才回过神来,一窝蜂的绕过烟雾,只是绕过去之后,哪里还有人影,只是在空气中,留着女人的清香一缕缕。

看着乱七八糟的人群,萧牵魂长叹一声,似是一下子老了几百岁一样,噗的喷出一口血,身上厉鬼的欢呼声冲天而起,一缕缕的黑气自萧牵魂的身上飘出,直飘向遥远的天边。

“一个后生,以一已之力,竟将天下修真高手戏耍一通,又救我茅山一派,此生可谓啊,我茅山更是欠了你天大的一个人情啊。”萧牵魂长叹着,软软的倒了下去,他的修为比起祖师爷来,还差了很多,天鬼附身大法,虽然没有与谁交手,可是却也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真元与精血。

萧牵魂大难之际强用天鬼附身大法,最后却没有完美的收尾,令十几个强势非常的厉魄脱困而出,茅山要负上责任,只怕以后茅山派有的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