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八十二章 都是为了爱

逃至洛阳城外,柳如力竭,不得不落了下来,身后一直都紧追不舍的道一随着飘落之势,飞剑直向柳如的后背。

当的一声,柳如架开那把飞剑,人也跟跄一下,摔倒在地上,虽然有洛风的灵药让她暂时恢复了真元力,可是必竟已经有近十年没有动过手了,动作法决都失涩了好多,再加上本已力竭,竟然被一个普通的弟子给击倒在地,只是一个能连续三天三夜追着她不放尚有余力的弟子,还能算是一个普通的巡山弟子了吗?

“随我回山。”道一召回飞剑冷声说道,追了这么久,早已失去了耐心,顾不得此人是海明潮的老婆了,如果她真的是有什么事的话,用得着逃吗?如果不把她带回去的话……一想到海明潮那碜人的手段来,道一凭空的打了一个冷颤。

“休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回玄空派,要么杀了我,带着我的尸体回去,要么,就将我挫骨扬灰。”柳如喘息着怒喝着。

“那只有得罪了。”道一在这个时候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尊敬,就算是柳如要玄空派里再没有地位,可也是海明潮的老婆,总是要留上三分情面。

道一告罪一声,飞剑直射向柳如的小腹。

柳如的修为倒底还是比道一强上一分,虽然力竭,凭着残存的真元,与道一斗在一处,甚至飞剑几次都刺中了要害,可是那道一只是微微一顿,像是没事人一样冲了上来,像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

洛风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去天山,找那个老妖婆算杀妻之恨,所以他选择了避开那两道剑光落下的方向,走的是相反的方向,待行出千里之外的时候再调整一下方向即可。

刚行出数百里,洛风的面色一紧,紧跟着,宫如玉也发现了异常,二人对望一眼,同时压下身形,藏身于野外的荒草之中。

空中数十条人影呼啸而过,一丝形迹也没有隐藏,当看清了当头一人,洛风的拳头握了起来,那人不就是海明潮吗。

“难道那道剑光是海明潮的敌人?”洛风心想,与宫如玉对望了一眼,宫如玉摇了摇头,想不通是怎么回来。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走,我们去看看,寻机救下那人。”洛风小声的说道,二人起身,悄悄的跟上了玄空派的大队人马。

当海明潮带着狞笑围了上来的时候,柳如绝望了,在面对几十玄空派精锐弟子的包围,柳如可没有洛风的本事,还能逃得出去。

“臭娘们,你再跑啊,就算是你跑到天外也,能逃出我海明潮的手掌心吗?”海明潮指着柳如大笑了起来,随既牙一咬,手一甩,石中剑出,柳如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觉一件东西自身体上掉了下去,低头一看,却是自己却着剑,准备随时候自杀的右手,手中,尚紧紧的握着那把三尺飞剑。

片刻,血才喷射了出来,柳如闷哼一声,左手点了几点,掐了个道决,血悠然止住,只是柳如的脸也变得苍白无比,隐透着不正常的红色,似是临死之人的回光反照一般。

“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就死去,我要把你带回去,一点一点的,将你身上的肉都割下来,我要把你送给所有门下的弟子,让他们都尝尝,我海明潮老婆的滋味,哈哈哈。”海明潮走上前去,一把掐住柳如的嘴阴声说着,阴声的笑着,最后,一口唾沫啜进了柳如被强行顶开的嘴里。

“海明潮,你不得好死。”柳如似是疯了一般的怒吼着,拼尽全部的真元,飞起一脚,踢向海明潮的**。

“你这个臭娘们。”海明潮抬腿将柳如一记撩阴腿顶了回去,再飞起一脚,踹到了柳如的小腹上。

柳如嘴里喷着大口的鲜血,倒飞出数十丈方才落地,摇摇晃晃的再次站了起来,脸上亦露出难看了微笑,那是对海明潮蔑视的微笑,海明潮怒吼一声,现愈冲去补上一脚的时候,柳如的身子,直挺挺的摔了下去。

“柳如!”一声如远古巨兽般的怒吼,紧跟而来的,是一股强大而又具有压迫感的气势还有锐气。

数颗人头冲天而起,一道身影爆起冲至了柳如的身边,一把将柳如抱了起来。

对于那几个没有了脑袋,却还在乱晃的弟子,海明潮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只见那几个没了脑袋的玄空派的弟子晃悠着,将滚落在地的人头捡了起来,就那么的向身子上一安,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汉子。

洛风只是抱着柳如,并没有看到这奇怪的一幕,倒是留在外围做接应的宫如玉,一张小嘴张得大大了,险些惊呼起来,修真者虽然可以说是逆天而为,可是却没有听说过谁可以没了脑袋还能活着,更没有听说过谁的脑袋被砍了下去还可以再安回去。

“哈哈,洛风。”海明潮看清了是洛风,嘎嘎的大笑出声。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海明潮笑得更是得意,从前有其它门派的人在场,无心门的实力不敢尽数全用,可是现在便都是自己人,大可放手施为,洛风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送的。

“海明潮,我洛风与你不共戴天。”洛风遥指着海明潮发出野兽一般的怒吼之声。

“哈哈,洛风,怎么你才知道啊,我可是早就知道了。”海明潮得意的笑着,接着脸色一正,“洛风,你还是痛快的束手就缚吧,否则的话,我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海明潮阴阴的说道。

“洛风……是洛风。”柳如睁开了蒙胧的双眼,看到洛风之后,似是有无穷的力量一下涌入了身体里一样,猛地坐了起来。

“哼,你这个骚娘们,果真与这洛风有一腿,不过我说洛风啊,好歹你也是修真界里的成名人物,怎么连我海某人的破鞋你也穿啊。”海明潮冷声的嘲笑着,可是那二人,似是没有听到一般。

“柳如,是我,是我,你不要动,我会把你救出去的。”洛风轻声说道。

柳如斜着眼睛,看着脸色愈加阴沉的海明潮一眼,突地喷出一口血,趴到了洛风的肩上,可是放在洛风的眼中,这口血喷得倒是有些蹊跷。

“不要说话,听我说,听我说。”柳如暗中捏了一把洛风,海明潮的性格她清楚得很,在这种时候,以他骄傲的性格,是不会出手的,一定会等着看洛风脸上那种悲痛欲绝的表情。

“海明潮是无心派的人,还有,那个青枫真人,并不是原来的青枫真人,而是一个叫吸魂獠的邪道高手。”柳如趴在洛风的肩上悄悄的说道。

洛风惊呆了,没有想到,自己一直都苦苦追寻的屠村杀父仇人吸魂獠,竟然混进了玄空派,而且还是那个曾经被他称为青枫师兄的人。

“你快走,我阻上他们一阻。”柳如悄声道。

“我不能走,不能放任你落入他们的手上。”洛风道。

“我早已有了必死的决心,就算是你带我离开这里,我也活不下去,走吧,若是你不走,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只剩下独臂的柳如吼了起来。

海明潮猛儿一惊,竟然上了这柳如骚娘们的当,刚刚竟然在装昏,莫不是她已经把所有知道的事都告诉给了洛风?海明潮可以轻视柳如,却从不敢轻视洛风,洛风可以将整个修真界都搞得翻天覆地,更何况只是一个玄空派。

“走,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死时的凄惨模样,就让我在你的心里留下最美的一面好不好啊。”柳如痛哭了起来,断臂处再次迸射出鲜血,整个人都变得像是一个血人一般。

柳如回手一掌拍到了自己的胸口处,一口紫黑的血喷了出来,洛风不明所以,可是海明潮却是一惊,这不是青柳真人那个骚娘们自己研究出来的一种同归于尽的法术吗?这个小蹄子什么时候学会的?

“洛风,你走吧,当年我偷学师父这偷天逆法,为的,就是今天,不要让我白白去死,不要让我带着遗离开,如果可能的话,寻个机会,为我报仇吧。”刚刚还在痛哭的柳如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声音都变得平静无比,没有一丝的起伏。

“不,我不会走的,除非你跟我一起走。”洛风摇了摇脑袋。

“哼,今天我就让你们这一对狗男女葬身于此。”海明潮面色狰狞,哪还有一丝从前的从容与优雅,虽然他并不喜欢柳如,丝毫都没有拿她当过人看,可是却容不得当众戴上一顶绝帽子。

柳如全身的骨头节发出脆响声,似是全身的骨头都断了一般,柳如整个人都像是凭空长高了一截一样。

突地,柳如出现在洛风的身前,洛风只来得及看清柳如脸上那种透着死灰的青白色,大力传来,人便已腾空而起,竟然是柳如将洛风抓起,强行的甩了出去。

“拦……呃……”海明潮那一句拦住他还不及喊出口,柳如便出现在他的身前,残存的左臂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将海明潮整个脸都打得变了形,横飞十几方才摔到地上。

众弟子一愣神,怎么才这么一会,一只小小的绵羊就变了一只大老虎,只是这么一愣神之际,洛风已经飞出人圈之外,甚至还来得及将菜刀射了出去,洞穿了几名玄空精锐的胸膛。

“快走。”柳如巨喝着,直如虎入羊群,一拳一个,纷纷将那些玄空精锐弟子打倒在地,可是那些被打倒的玄空弟子竟然再次站起来,竟然像是没事人一样。

危险的气息,从柳如的身上传来,而且,越来越浓,洛风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大吼着,菜刀横扫而出,宫如玉也忍不住了,冲了出来,龙吟声中,龙影射出,将一个背后偷袭向洛风的玄空弟子击飞。

“走啊。”柳如巨喝着,几把飞剑插进了她的后背,可是柳如像是变得没有一丝知觉一样,丝毫不影响她的速度与力量,几下子便冲到了洛风与宫如玉的身边,一拳一个,用巧劲将二人打得倒飞出去。

“一个也不能放走,都给我拦下来。”海明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将嘴角渗出的血迹抹净大吼起来。

柳如巨喝一声,自她的体内,隐隐的雷声传来,洛风呼喊起来,柳如面对着他,露出了微笑,似是解脱了一般。

方圆里许的天地元气不正常的波动起来,齐聚柳如身边,再猛地向四周炸开,随之炸开的,还有一丝丝的血迹和碎肉。

强大的冲击过后,众玄空精锐个个身上带伤,有的,甚至下半身都被冲击得变成了粉末,上半截身子却还在呼喝着。

“洛风哥哥,我们快走吧。”看着那些打不死的玄空精锐纷纷站了起来,宫如玉不由分说,拉着已经发愣发痴的洛风转身便跑。

“柳如,你这个王八蛋。”看着洛风与宫如玉就那么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海明潮似是疯了一般的践踏着地上已经碎得不能再碎的血肉,嘴里怒喝连连,吓得那些全身带伤,可是却还是精神十足的玄空精锐弟子连个声都不敢出。

“呀!”跪在伏牛山顶,面向着柳如自爆的方向,洛风发出一声凄凉的怒喝声。

雪霜儿死于梦无涯的手上,而现在,柳如又为了自己,死在海明潮等人的围攻之下,雪霜儿,是自己的妻子,而柳如,是自己第一个爱上的女人,虽然没有肌肤之亲,可是那少年蒙胧的爱意,却是在洛风的心中,占得最重的。

两个至爱的女人一先一后,相隔不到一年相继离去,洛风那本就脆弱的心承受已经达到了极限。

洛风整个人看着都像是傻了一般,整日都变得呆呆傻傻的,宫如玉拉他走,他便走,宫如玉要停,他便停,整个人都如行尸走肉一般。

宫如玉无奈,本想带他回九龙门请师父龙天帮忙,可是计算了一下距离,还是终南山离得较近,不如就去趟终南山,要青阳真人帮个忙好了。

宫如玉背起傻掉的洛风,披星戴月的向终南山赶去,她的心里丝毫不比洛风好受多少,眼看着自己的爱人从一个生龙活虎的有为青年变成了一个对外界感知毫无所知的傻子,她的心理承受,也达到了极限。

“啊哟,丫头,这是怎么了?”宫如玉背着洛风刚刚落下,还不等去敲那茅屋的门,方头方脑的大方道长推门走了出来,看到宫如玉那憔悴的样子,大方道长惊叫了起来。

想当初他们离开的时候,宫如玉这个丫头是个圆圆的脸蛋,可爱之极,可是现在,宫如玉整个人眼窝深陷,脸色青灰,连尖下巴都出来了。

“大方道长,青阳师父呢?”宫如玉的嗓子有些沙哑。

“那个老牛鼻子在你们走后不久他就走了,也不知道哪去了,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啊。”大方道长说道。

“不管了,你不是炼丹很厉害吗?快点救救洛风哥哥吧。”宫如玉说着轻轻的将洛风放了下来,洛风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似是没有魂一般。

“莫不是失魂症?”大方道长看着洛风的样子不由自语着,这时扑通一声,心力交猝的宫如玉软倒了下去。

“我的天啊。”大方道长惊叫一声,连忙将宫如玉抱进了茅屋里,喂下两粒固本培元的丹药下去,给她盖上一床脏兮兮的被子。

回过手来检查了一下洛风,人是什么毛病也没有,就是真元有些不同,这还是洛风个人修炼的问题,也没有什么走火入魔的迹像,再运用他并不擅长的探查之术,三魂七魄也没什么问题,怎么人就变成了这样呢?

宫如玉还在昏迷当中,要等她醒了才能问出个所以然来,直到这里大方道长才发现,上来是洛风带着两个女孩来的,怎么这回只有宫如玉一个呢?

第二天,宫如玉醒了过来,问清了所有的一切,大方道长叹了口气。

“怎么?连您也治不了吗?”宫如玉看着大方道长的样子不由大惊失色,一把抓住大方道长的手臂叫了起来。

“啊哟,丫头,轻些,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拿捏。”大方道长叫了起来,手臂骨都被宫如玉捏得咯咯做响,骨头都出现了裂纹,大方道长只擅长炼丹,对于那种修炼之术,并不专精,连宫如玉都比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洛风哥哥是不是没救了。”宫玉的眼眶里满是泪水。

“这倒不是,虽然我大方有着可以起死回生的本事,可是平生最怕碰到的就是这种心病啊,就算是有再好的灵满也医不好这心病啊。”大方道长揉着手臂叹道。

“那怎么办?前辈您指点一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就算是丢了这条命也在所不惜。”宫如玉说着,不由想起他们初次相识时,在东海之滨,洛风拼了命般的维护着自己,想到伤心处,哭得更厉害了。

“丫头你不要哭啊,这种情况下,办法也不是没有。”大方道长犹豫了一下说道。

“什么办法?”宫如玉似是溺水者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说什么也不会放手了,再次抓住了大方道长的手臂,大方那刚刚复位,治得差不多的手臂骨再次裂开。

大方道长好不容易才算是挣脱了宫如玉的魔爪,揉着再次裂开的骨头哭丧着脸说道,“方法其实很简单的,一是要他自己恢复,有一天他想通了,自然会醒过来,另一种方却有给他一点刺激,剧烈一点的那种,说不定他马上就能回过神来。”

“等?要等多久?”宫如玉问道。

“不知道,也许一天两天,也许是一年两年,也许是一辈子,他现迷失了心窍,时间越久,清醒回来的可能性就越小。”大方道长说着,挪动了一下身子,离得宫如玉远一些,免得她一激动,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的再受到折磨。

“那另一种方法呢?怎么刺激他?”宫如玉再次问道,伸手却抓了空,令大方道长庆幸不已,幸好远离了宫如玉,要不然这手臂骨肯定要再裂一次。

“我哪里知道,他最在乎什么就拿什么刺激了,好了,我的话都说完了,我还一炉丹药正在炼着,我要去看看。”大方道长说罢,连忙钻进了地下,免得再受宫如玉激动之苦。

“最在乎的?不知道我算不算。”宫如玉看着洛风傻傻的,还流着口水的样子喃喃的自语着。

海明潮一通火发完,将那些弟子都派了出去,下了死令,把洛风带回玄空派,生要见人,死要尸,自行返回了玄空派,现在出了这么多的事,与吸魂獠达成了计划不能再拖了,免得夜长梦多。

玄空派一些弟子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来,不知为什么,令人尊敬的大师兄竟然和以神秘著称的青枫师叔搞到了一块去了。

“大师兄。”守在青木真人门前的那弟子远远的见到了海明潮连忙行礼。

“嗯。”海明潮大咧咧的道,“掌门还在闭关吗?”

“是的,一直都没有出来,已经有三十天了。”那弟子恭敬的说道。

“很好,你去吧,这里交给我了。”海明潮说道。

“是。”那弟子躬身退下。

行至洞里,在最内侧的静室里,青木真人盘坐在蒲团之上,一脸的庄重,可是隐隐的,竟然传来呼噜声,青木真人竟然在睡觉,而不是想像中的睡觉。

听到有人进来,青木真人的呼噜声一收,睁开了眼睛,却见海明潮与那个从不出面的青枫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们怎么来了?”青木真人有些不满的说道,在修炼的时候不得随意打搅,这是每个弟子入门时第一件告知的事,怎么自己这个大弟子还有师弟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

“师父,我和青枫师叔有要事要与师父相商,十万火急,所以顾不得许多。”海明潮道。

“什么事?”青木真人一皱眉头一说道。

“是这样的……呃……我看还是青枫师叔与你说吧。”海明潮说着叹了口气,一脸的愁云。

“大师兄,是这样的。”说着,戴着青枫真人面具的吸魂獠向前靠近了两步,“其实……我……”突地,吸魂獠猛地冲近了青木真人的身边,双手一较,将青木真的手臂扣进了手内,别到了身手,阴冷的真元尽断透时了青木真人的体内,面对这个除了青阳之外,玄空派最厉害的高手,吸魂獠虽然自视甚高,却也不敢稍有所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