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八十七章 鬼谷奇人

“洛天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宫如玉恢复了从前那开心的样子,一路一拉着洛天问个不停。

“我们去那个神秘的神农架,那里有我要找的人。”洛天向宫如玉笑了一下说道,只是洛天没有发现,宫如玉在自然的背后,悄悄的留下了许多几乎不可察觉的痕迹来。

若是洛天身边跟的是别人,早已有了防人之心的洛天肯定会查觉出来点什么,可是现在跟在洛天的身边的是宫如玉,是洛天最为信任的人。

宫如玉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为了洛天好,这脸上自然不会出现在不自然的表情,反而还有一丝的兴奋,有一丝的期待,没有人比宫如玉更希望洛天能够在修真界大展拳脚,成为如青木,水月大师那等一跺脚,整个修真界都要动上一动的牛叉人物。

“神农架?我听说过,师父说过,好像有一个和青阳真人还有我师父他们齐名的一个奇人鬼谷子在那里住啊。”宫如玉叫了起来,修真界里敢去招惹鬼谷子的人物决绝屈指可数,甚至是无人敢惹。

这一切并非是鬼谷子此人的修为有多么的高深,甚至他的修为还远不如此时的洛天,可是鬼谷子那一手神秘莫测神算之术,还有那在修真界里唯一个可以自行创阵的奇士,试想一下,这样的人,又有谁敢惹?

一直都追在洛天身后的海明潮眉头深皱了起来,神农架那个地方藏着一个什么样的高手他并非不知道,只是他还是无法相信,洛天能请得动鬼谷子。

传言鬼谷子此人极度的怪异,甚至是十数年都不说一次话,生怕哪句说不好会泄露天机,就算是青阳等与他齐名的人,也只是见过他的面,好像都没有说过话。

洛天虽然可称得上是修真界里的一个奇人了,可是却还远远没有达到那种可以请得动鬼谷子的那种地步。

以海明潮今时今日的身份与地位,完全无需将洛天放入眼中,就算是他的能力再大又能如何,现在无心门已走入正规,又正在以玄空派为中心向外辐射着,以洛天此人的能力,想动无心门,纯是蜻蜓撼树,不自量力。

只是海明潮却怎么也无法对洛天放心,无心门虽然强大如斯,可是被洛天这只小虫在身后咬来咬去,却怎么也无法放心,再说了,洛天此人也有大用,如果用来牵制一下吸魂獠,也是不错的。

当洛天进入了神农架的范围之后,海明潮等人便停止了追踪,他们可没有胆量去试试那个修真界里最为神秘的奇人有多少奈性。

入眼的,是一株株不知名的大树,每一棵,都高耸入云,连洛天这等会飞的修真之人都觉得,这丛林,壮观,一些常见的小兽,比如兔子,山鸡等几乎遍野都是,更是有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大小兽类奔走飞行在丛林之间。

在丛林里飞行着,只是走了一小会洛天就发现不对,他与宫如玉,竟然转了一圈之后又转了回来,因为眼前这株大树的树身上还有洛天不小心刮下来的一块树皮。

洛天与宫如玉对望一眼,同时望出了对方眼中的疑惑,在现在这个年头里,阵法没落,各大门派用于撑门面的那些大阵都已是残破不全,玄空派的护山大阵是最完整的,是以也让此派坐大。

没落并不等于完全没有,现今还有些什么迷魂阵一类的九流小阵法,一般都是那些江湖术士用来装神弄鬼的,只要稍习过一些修真之术,那些九流小阵便失去效用,可是现在,以洛天宫如玉这二人的修为,竟然让一个阵法给迷了眼睛又转了回来,吓得二人谁都不敢小视。

若是现在有哪个大高手跳出来要与洛天宫如玉斗法,洛天肯定拔出菜刀就扑了上去,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是在面对这种神奇的阵法,洛天也觉得心里毛毛的,对于未知的事务,哪怕是修真者,也有一种来自心底的畏惧。

二人没有说话,只是同时的点了点头,猛地拔高去势,直向高空中冲去。

传说中的修仙之人,可直达九天之山,那纯是放屁,似是洛天这种可称为宗师的高手,能飞起千尺高空,已经算是厉害的。

洛天与宫如玉在心底的惊恐驱使下,把留做吃奶用的那点真元都用了出来,洛天身边黑晶光芒闪动,水云盾都被逼了出来,金血二色更是大做,裹着洛天直冲向高空。

宫如玉更是了不得,身边龙吟声起,五条龙影虽难称得上是壮观,可是那五条几十丈的龙影转着一个美得冒泡的女子转啊转的,托着女子扶摇直上,相信无论是何人见了她,都会惊如天人,洛天更是如此。

二人直直的冲上了千尺的高空,压力也越来越大,似是身上吊着数万斤的铅垂一般,又像是有一头怪兽,咬着他们的双腿将他们向下猛拖欲吞食这二人一般。

饶是二人身处于高空之中,可是在他们的面前,却还有比他们更高的山存在着,在极为遥远的地方,似是有一株极高,极大,几乎已达千尺的巨树,老枝嫩叶怒放,在山风中微微的晃动着,似是在向这二人招手一般。

“是那里,我们快走。”被那强大的压力压得有些难受的洛天一指那株巨树吼道,虽然不敢肯定那鬼谷子一定就住在那里,可是现在,洛天只能相信自己的直觉。

洛天现在还有些后悔,当时若知这神农架这里这般的神奇,说什么也不能睡着了,当面问出具体的地址来,因为当时胡媚娘只是留下鬼谷奇人居神农的字样来,这神农架纵横近千里,大了去了。

洛天与宫如玉是以俯冲之势向那株巨树冲去了,速度更是其快无比,啸声大作,再加上二人身上的异彩奇相,更是震人心魄。

越接近那株巨树,就越是觉得自己万分的渺小,那巨树称得上是蔗天敝日,奇大无比,直径更是看都看不到边。

在那巨树周围百丈许的一块地方,生长着一圈不知是什么品种,只有大腿般粗,只有在树尖处有一小丛树叶的怪树,自下至上没有一处疤节,那树虽然不粗,可是却足有十几丈高,甚是怪异。

洛天在犹豫间已经进入了那怪树的范围之内,几十丈大小的一块地方,以洛天与宫如玉的飞行速度,只消稍一使劲,连眨眼的时间都用不上便可以冲过去了。

可是还不等这二人有所反应,那怪树似是一下子长高了,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使得洛天与宫如玉二人如处于大片的密林当中,一眼也望不到头。

“怎么回事?”宫如玉吓了一大跳,一把拉住洛天的手臂。

“不知道。”洛天说着回手拔出了菜刀,小心的戒备着,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刚刚出道的愣头青了。

“看来,应该是我们被从空中拉了下来。”片刻后,洛天望着身下苦笑道,刚刚,他们还处于百尺的空中,可是现在再看,虽然还是在飘飞着,可是脚离地面却不过才尺许,并非是那些怪树长高了,而是他们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生生的从天上给拉了下来。

“怎么办?”宫如玉望着洛天说道,面对这种从未有遇到过的奇怪阵法,宫如玉只觉得脑子里空白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试试看。”洛天说着,手一举,体内的真元激荡,只是用了很小的一部分真元,便调动了天地间的元气,也就是西方所说的风系元素。

洛天一直都对西方的魔法十分的好奇,只消有一点真元,便可借天地元气产生很大的威力,只是却比起那些修真高手来,有着太多的不足,不过如果是那些修真高手用全部的真元去调动元气的话,产生的效果又是别一说了。

丈许粗细的巨大龙卷风自洛天的身边成形,呼啸着向这片怪异的树林卷去。

可是怪事发生了,洛天的这看似威力无边的龙卷风刚刚冲出去丈许远,便奇怪的消散掉了,连个碴都没有留,只是将几株怪树吹得微微晃动而已。

“咦?”二人同时惊咦一声,心下更是惊慌。

洛天突地巨喝一声,手上的菜刀横扫而出,宫如玉也跟着将双手一引,五条几十丈的巨大龙影奔腾而出。

刀影,龙影,只是将面前的那两株怪树擦破了一点点树皮便消散掉了,似是这种情况,二人还从未有遇到过,就凭刚刚洛天与宫如玉的联手一击,就算是那些真正的高手也不敢轻接,没想到在这片树林里,刀芒龙景竟然还奈何不了几棵怪树,洛天与宫如玉对望一眼,同时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慌,可是二人对于这种怪树却又束手无策,飞还飞不出去,无论怎么飞,都像是在原地踏步一样,明明觉得自己是在向上或是向前飞,可是过一会再一看,分明还在原地。

“难道我洛天还会被一个小小的树林困死不成。”洛天发了狠,索性落了下来,脚踏着实力,菜刀也在手里紧了一紧。

“可是没有用啊。”宫如玉叫了起来。

“怎么没用。”洛天说着,菜刀一扬,当的一刀切在一株怪树的树干之上,没有刀影,只是用菜刀的实体向那株怪树剁去。

怪树在洛天这把在修真界法宝里足以排进前十的宝贝菜刀之下,竟然出奇的坚韧,两刀下去才能将这大腿粗的怪树砍翻。

“天啊,洛天哥哥,你要干什么?”宫如玉惊叫了起来。

“刚刚我们在过来的时候不是也看到了吗?这里的这种怪树并没有多少,只要我们可以开出一条道来,在不了就把这里所有的树都给砍断,我就不信我们出不去。”洛天咬着牙说道,一脸都是那种拼命般的狠色。

“何苦跟这些树制气呢。”宫如玉小声的嘟囔着,可是她也知,这种最笨的方法,在现在看来,就是最好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了。

洛天现在放弃了一个修真者的身份,将手中的极品菜刀当成是打柴刀,而他,就像是一个柴夫一般,一刀一刀的将一棵棵光滑无比,漂亮异常的怪树一株株的放倒。

只是一会功夫,洛天便放倒了数十株怪树,在他们的周围,也是一亮,被那怪树顶端极密的叶子所阻的阳光也落了下来,总算是使这片树林里不那么阴森了。

“我说小祖宗啊,我可是花了百多年才将这些变种的栖凤树移到这里,你可不要再砍了。”正当洛天的菜刀向面前一株比较高大的怪树砍去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洛天的耳边响起,只听这声音,便可以让人在脑海明勾画出一个睿智的老者面容出来,甚是奇怪。

听到这声音,洛天笑了,正主终于出来了,宫如玉看着洛天的微笑,有些摸不着头脑,刚刚那苍老的声音,也只是洛天一人听到而已。

“笑什么笑,你这个臭小子,把真元压低,直接走过来就是了。”那苍老的声音骂道,声音里透着一股剜肉般的痛声。

洛天呲牙笑笑,直接照作,并要宫如主按着自己的方法来,宫如玉虽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凭着对洛天的信任,还是散去提升而来的真元,将真元力压制最低,随着洛天,似是散步一般的向前走去。

眼前一黑,一株奇大无比,不知有多粗的巨树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洛天不由伸出两根姆指来,当真是高明无比的阵法,试想一下,凡人不可能走进这神农架深处,而那些修真者来了,遇到这种情况,势必会步步小心,真元提至最高,可越是这样,便越会迷失在那些树林里。

修真界里又有几个人会像洛天这样,把手里的宝贝法宝飞剑什么的当成柴刀来用,心慌之下,定会寻隙破阵,破了阵倒还好说,若是破不了,定会真元耗尽瘫在这树林当中,而那鬼谷子只需走出来擒个现成的既可了。

“真是一只老狐狸啊。”洛天想至此节,不由叫出声来。

“臭小子,你敢骂我?”一声怒喝,巨树顶端黑影一闪,一人破空而下,宫如玉吓得一直真元,龙吟声起,可是却被洛天一把按了下去,脸上带着笑望着那从天而降的人影来。

忽,一五短身材,奇丑无比的灰衣老者落了下来,在空中一个转身,头下脚上,脚上一勾,搭在巨树横伸出来的一根不到指头短的树枝上。

“你就是鬼谷子?”洛天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有些犹豫的说道,从前他所接触到的修真者,特别是那些老一辈的修真,哪一个不是仙风道骨,大袖飘飘,整个都要随风而去的样子,就算是那个空见老和尚,都是面如满月,鼻如县胆,当然了,那个青灵儿除外。

“唉,没想到让我等了许久的洛天竟然是个以貌取人之辈,真是失望啊。”鬼谷子倒挂在树上,摇着头,叹着气说道。

“这……”洛天一愣,面现愧色,他本就聪明,经鬼谷子这么一点拔,哪里还能不懂。

“哈哈,你这个小子,真是聪明。”鬼谷子大笑起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啊,不枉我等了你二十年。”鬼谷子大笑起来。

“什么?前辈你等了我二十年?不可能,二十年之前,我还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洛天一惊,面现不信之色。

“你这个傻小子啊,从你出生起,上天就已经完排好了你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就像是她,就要遭此一劫一般,谁也阻止不了。”鬼谷子说着一指宫如玉,颇有深意的说道。

宫如玉心头一惊,莫不是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知道什么了?想到此节,宫如玉那本就没有多少血色的脸显得更加苍白,似是要透明了一般。

洛天却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以为鬼谷子说的是宫如玉身隐玄空派一事,拍拍宫如玉的柔肩,安慰了一下便又向鬼谷子说道,“前辈好像是知道很多事一般,前辈可是久行于修真?”

“错,我鬼谷子自百年前归隐后,便再也没有出过神农架。”鬼谷子摇着手说道。

“走吧,我们上去再细说。”鬼谷子指头那株巨树的上方说道,当先飘起,洛天与宫如玉对望一眼,连忙跟上。

在那巨树的百尺高处,有一树屋,奇的是这树屋并非是用草木砖瓦等搭建而成,而是那树上的树枝长成这般,窗门屋顶俱全,而且那窗子还可以开关而不至于断掉,当真是神奇无比。

看着洛天与宫如玉一脸惊奇的看着那个树屋,鬼谷子不由笑道,“这天下,无奇不有,此树木长年生长在这神农架深处,加之灵气充沛,此树早已是开了灵识,再有几千年,也差不多能化身人形,行走四方了。”

“什么,树木也可以成精化**形行走?”洛天大惊失色,虽然这种传说在有修真者的时候便已有了,可是真正的亲眼见到还是第一次。

“哈哈,当然,只是他们修真,困难程度要远远的超出我们的想象,此树修行不易,我便留在此此,一只隐世修行,二来,也好指点一下它。”鬼谷子说着拍了拍那树身,果真,此树晃动了起来,似是听懂了鬼谷子的话一般。

“前辈你知道的真多啊。”宫如玉说道。

“哈哈,虽然我鬼谷子百年不出神山,可是这天下,还没有我鬼谷子不知道的事,唉,保是知道了这些,却也让我失去了四处行走游历的兴趣,鬼谷神算虽然可前知五百,后知一千,可是却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哪句话泄了天机,招来大难。”鬼谷子的脸上露出了落莫的神色。

“这……”洛天不由语塞,当初胡媚娘要他来寻找鬼谷子,就是希望鬼谷子能够指点一二,泄上那么一点天机,可是现在,鬼谷子已经把话给封死了,还叫他如何开口。

海明潮并没有在这山外等着洛天出来,他没有那个闲功夫,只是安排了几名弟子在这里监视着,只要洛天一出现,马上跟上去。

海明潮带着门下的弟子返回玄空派的途中,碰巧遇上了李洵和铁甜甜带着众多的弟子寻着海明潮等人留下的痕迹寻找着洛天,就算是拿不到大头,也能分上一杯羹,让自己在无忧谷的地位再上一层楼,离那掌门之位更近上一层。

这个念头,不光是李洵,就连那个外表粗旷,内心细慎的铁甜甜也在转悠着,当他们看到海明潮带着众玄空弟子与他们碰头的时候,脸上不由一黑,事事总是被他们抢先。

“李兄,自西域一别,已有年许未见了,李兄一向可好啊?”远远的,海明潮皮笑肉不笑的打着招呼,转眼到了近前,却见铁甜甜也在列中,李洵与铁甜甜一向都不对路,这个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现在他们二人竟然能走到一起去,却也是让海明潮小吃一惊。

“哟,这不是铁兄嘛,好像你有几十年没有出过无忧谷了吧?记得上一次见到你还是在四十年前,江南力斗恶天行孙尚的时候吧,那一次,咱们的合作当真是愉快无比啊,把那个魔道高手打得屁滚尿流,那个时候,咱们两个还是无名之辈呢。”海明潮对着铁甜甜好似有着无穷的好感一样,大笑着向铁甜甜伸出了双手。

“海兄,几十前那一别,小弟当真是想念无比啊。”铁甜甜也大笑了起来,伸手与海明潮抱在了一处。

“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二人还有这一面之交?”李洵一愣想道,几十年前,他们还都是无名之辈,没想到那时的铁甜甜就留了这么一步棋,却不知,那时他们都是无名之辈,满脑子都是什么行侠仗义,成那飘渺的仙道,哪里像如今这般深沉,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二人该不会是有断袖之癖吧?怎么抱了这么半天还不见松手?”李洵看着亲热无比的二人心头恶毒的想道,在那个年头,同性之恋,绝对是大逆不道,有违天和的事情。

“一个时辰后,桃林坡见,有要事相商。”借着拥抱的时候,海明潮悄声对铁甜甜说道。

铁甜甜先是心中一愣,接着大喜过望,这海明潮已经隐有年青一辈第一人之势了,若不是那洛天抢了风头,只怕这位子已经坐稳了,只是近来玄空派怪事连连,名声不算是太好,可是铁甜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若是与李洵掌门之争中这海明潮能说服玄空上下齐力支持的话,那无疑多了许多的胜算。

铁甜甜面色自然的与海明潮分开,海明潮又与李洵热心的打着招呼,这才带着门下弟子离去,李洵虽觉得奇怪,可是却也没有放到心上,他哪里想得到这个海明潮已经把歪脑筋动到了铁甜甜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