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一百零五章 诱人的交易

随着洛天的一口浊气吐出,人也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一闪而没,转而化为平平无奇,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两个浅浅的酒窝也出现在脸上,此时的洛天看起来阳光之极,不复前些日子的阴沉,让场中几看得皆是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诛仙在手……”洛天伸手招,锵的一声金色的诛仙剑飞到了洛天的手上,洛天握着诛仙剑,感觉到自己的真元不断的被吞噬进去,新的真元不断产生,一眨间,洛天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起来,此时的他充满了回忆,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刚刚走出山门前往东海的那段日子,可是才一转眼就十几年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让人有一种恍如一梦的感觉,像是下一刻睁开眼睛就会回到十几年前,而这些年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嘿,天雷子。”净无和尚小心的走到了天雷子的跟前,天雷子皱了下眉头,轻移两步,与这个色和尚保持距离,保持自己名门大派弟子的清名。

“你躲什么,我有正事,你看看,洛家小子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啊,我听说一些品级极高的法宝啊什么的可以影响使用者的心志,洛家小子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你听到他刚刚说的那句话没有,诛仙在手,下一句是什么?会不会是天下我有,他该不会是想持着一把诛仙剑挑战天下吧?那样的话佛爷我可不奉陪,佛爷我还没活够呢。”净无和尚说着瞄了流川芳子一眼,再想想那女体的柔软的温润,早就没有了刚出山时那种天下无畏的气势。

“哼……”天雷子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净无和尚,不过望天洛天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担忧,净无和尚讨了个没趣,又溜到了宫如玉的身边,想了想,还是与宫如玉保持了一点距离,免得一会金光一闪,光头落地,净无和尚又将原话向宫如玉说了一遍,满是担忧。

宫如玉扭头向净无和尚笑了一下,那纯纯的微笑比流川芳子那做作的笑可好看多了,让净无和尚一愣,马上清醒过来,他可不想挑战手持诛仙神剑的洛天。

“那又怎么样?”宫如玉淡笑着说道。

“嗯?什么怎么样?”净无和尚反被宫如玉的反问给弄迷乎了。

“就算是他想要挑战天下又怎么样,我陪着他就是了。”宫如玉淡笑着说道,扭头又将注意力放到了洛天的身上,宫如玉柔柔的语气却噎得净无和尚差点背过气去,心中暗道洛天小子好运气,竟然能碰上这样一个好女人,自己咋碰不上呢,那个流川芳子别看现在跟自己热乎,净无和尚又是从深山走出来,但是他不是傻子,反而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只凭感觉就可以感觉得出来,这流川芳子到什么时候跟他们都不是一路人,现在热乎,不过是净无和尚饥不择食罢了。

“玄空派,我来了。”洛天持着诛仙剑站了起来,有诛仙在手,海明潮手下那些无心人再不是那种不死之身,被诛仙剑劈到,一样像寻常一样完蛋,洛天只觉得憋了这些年的闷气一下子就全部消散掉了。

“啪……”海明潮已经把五个玉杯砸掉了,碎片横飞,坐在下首处的青木等人就那么坐在那里,微闭着眼睛,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就算是玉片划到了脸上也连眉毛都不动一下。

“废物,废物,都他妈的是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这么多人,竟然还是被洛天那小子把诛仙剑夺走了。”海明潮越骂越气,忽的扑了下去,一把揪着青木的衣领将他从蒲团上拎了起来,青木微闭着眼睛,像是没有了生命的尸体一样,凭由海明潮拎来拎去。

“老家伙,别以为我海明潮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告诉你,你休想,从我把你们的心脏挖出来那一天起,咱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就算是想跑都跑不掉,如果我死了,你们都要给我陪葬,而你们死了,老子一样吃香的喝辣的,看来我应该让你们再尝尝那种滋味了。”海明潮说着一甩手将青木扔了出去,一晃手,一颗小巧的心脏出现在他的手上。

“你去把吸魂獠前辈请来。”海明潮指点着一位看到小心脏全身已经开始发抖的弟子说道。

“是是是。”这名弟子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奔出去,片刻就不见了影子。

海明潮冷哼了一声,手上用力一捏,接着一愣,青木等人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好像一点都不痛苦,再用力一捏,隐隐听到了痛叫的叫声,海明潮低头一看,啊,原来是拿错了制心,海明潮的脸扭曲了几下,将这个捏了两下的制心收了起来,又换出另外一个捏了起来,青木等人额头冒汗,终于忍不住惨叫了起来,一时之间这宽敞的大堂里尽是惨叫之声,而且还都是当年名震修真界的玄空派掌权人物,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些当年德高望重,跺脚四方乱颤的人物在这里像是街头波皮一样满地打滚惨叫,肯定会把自己的舌头也吞进肚子里去。

海明潮的手一松,所有的痛苦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刚刚还在地上滚来滚去的青木等人一猛地就停了下来爬了起来,身上再没有一点不适感,可是脸色却更难看了,对于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痛苦却掌握在别人的手上,别人想让你痛苦一刻钟,绝不会多疼哪怕几个呼吸间。

“都给我滚。”海明潮一甩袖子将桌上另外两只杯子砸到了青木和青柳的脑门上,玉杯炸开,青木和青柳的脸色更难看了,连身上的碎屑都没有擦,转身就走了出去。

“废物,一帮废物。”海明潮不解气的骂着。

“海兄,何必如此生气呢?”柔和的声音自门口传来,身材欣长脸色苍白的吸魂獠走了进来,面带着微笑,遥遥的向海明潮拱了拱手,隔着几个位子坐了下来,吸魂獠从来都不敢离海明潮太近,免得自己也陷进去。

“獠兄,唉,手下一帮废物,一点事都办不好。”海明潮摇头苦叹一声坐了下来,伸手招了招,一名聪明机灵的小丫头连忙走了上来上了新的杯子新的茶,放到了二人的跟前,海明潮伸手在小丫头丰满的身上摸了一把屏退了她。

“獠兄最近进展如何?依兄弟看来,獠兄最近所收的弟子资质都相当不错啊。”海明潮呷了一口茶说道。

“还凑和吧,像海兄如此天纵奇材的弟子可遇而不可求啊,再说培养一代弟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没有三五十年也别想看出什么成绩来。”吸魂獠笑了一下说道,伸手端起了茶杯在唇边沾了一下放了下去。

“海兄,咱们有事就直说吧,都不是什么外人,若是海兄没有什么要紧事的话怎么可能招呼在下前来呢。”吸魂獠说道。

“哈哈,獠兄果然快人快语,不错,正有要事想请獠兄帮个忙。”海明潮放下杯茶看着吸魂獠极为真诚的说道。

“噢?没想到手下高手众多的海兄竟然还要请在下帮忙,不知是何事让海兄如此困扰?不妨讲出来,在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吸魂獠说道,脸上仍然带着微笑,面色不变。

海明潮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不过却仍然微笑着拱了拱手,“这事獠兄定然帮得上忙,在下想请前辈出手,击杀洛天小贼,夺回诛仙剑。”海明潮说道。

“这……”吸魂獠苦笑了起来,“说来不怕海兄笑话,若问在下这辈子最后悔什么事的话,就是屠了整个洛家村,错失了洛天这良材美玉被青阳占了便宜。”

“前辈何出此言?”海明潮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吸魂獠似乎是没有看到海明潮的脸色一般,自顾自的说道,“那洛天确实是个人材啊,唉,想当年不过是一个拖鼻涕的小娃娃,可是如今不到二十个春秋,当年的小娃娃如今竟然也成为了一代高手,说句灭威风的话,我吸魂獠虽然自恃邪道第一高手,可是对上洛天那小子,虽然可以稳占上风,可是想要击杀夺宝却是难上加难,他若要走,在下怕是拦他不住啊,更何况此时他手持诛仙神剑,身边那几人个个都是高手,在下……”吸魂獠说着苦笑了起来,话虽然没有说完,不过那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若是獠可以击杀洛天,诛仙神剑归你。”海明潮拿起茶杯来低头喝着茶,头也不抬的说道。

“这……万万不可。”吸魂獠一愣,连忙摆手说道,不过心下却颇为意动,有了诛仙神剑,以诛仙剑的威力,天下大可去得,自不必再在玄空派这个随时可以一口吞掉自己的狼窝里接受庇护。

“玄空派的法宝灵药等等随你挑五件。”海明潮仍然头也不抬的说道,茶杯盖在杯子上一下下的抚弄着。

吸魂獠再也说不出话来,虽然这些人天材地宝也没少搜罗,不乏一些高品质的法宝等,但是必竟比不过玄空派这种千年大派的家底丰厚,宝库里不知压着多少宝贝,真正的极品法宝可没有那么容易夺得,因为持着这种法宝的要么是一派之长,要么是一派镇派高手,谁能轻易夺去,就像当年青阳真人的那面水云盾一样,修真界里虽然露面不多,但是却是极品法宝,谁能从他的手上夺走,就算夺走,又如何能抹去那种高手所印刻下的灵识自行炼制,可是现在有了玄空派的支持相送就不一样了,有了这些东西,吸魂獠立刻就敢占山立门,不再惧怕任何的挑战。

“你说动我了。”吸魂獠苦笑了一下起身拱手说道。

“那就麻烦獠兄了。”海明潮站起身来拱手笑道,一脸都是感激之色。

“岂敢岂敢,海兄就听在下的好消息吧。”说罢,吸魂獠也顾不得再客气,转身匆匆而去,海明潮冷哼了一声坐了下去。

“掌门,真的要把诛仙神剑给他?”不知何时,那个倒茶的小丫头出现在海明潮的身后,伸手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问道。

“给他?哼,想得倒美,我用另外五件法宝吸引他,就不怕他得了诛仙剑不回来,只要他敢回来,哼哼,集玄空之力,难道还拿不下他吗,我就不信了,难道人人都有洛天那狗贼的蟑螂命不成。”海明潮冷冷的说道。

“掌门英名。”小丫头连忙说道。

“哈哈,当然英名。”海明潮说着回手将小丫头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小丫头虽然小,但是却是一个极品美人胚子,而且悟性够好,只是简单的调教了几次而已,各种各样的花样都玩得极熟,若不是第一次**见血,海明潮还真的会以为这小丫头片子会是哪个门派出来的媚女。

“只是……那吸魂獠看样子也不是笨蛋啊,万一他想通了,拿了诛仙剑不回来的话……”小丫头挤在海明潮的怀里扭动着身子说道。

“不回来,哈哈,由不得他不回来,他那些已经打开了根基的弟子还在山上呢,他舍不得,更何况玄空派这千年大派压下的厚实底子,他也舍不得,就算是明知陷井,他也要给我往里钻。”海明潮说着手上的劲道大了些,险些把小丫头丰满的胸脯捏爆。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杀回去?”天雷子向洛天问道。

“当然,不过不可力敌,我们冲进去杀一阵再出来,然后再回去,咱们人少而且修为都不错。”洛天说着将目光落到了樊篱和萧瑶的身上,这两个小丫头才是最让人担心了,一个昆仑宝贝弟子,一个是人参成精,无论哪一个都足以让人眼馋得要命。

“哼,可别小看我。”樊篱皱了一下小鼻子,手一招,一个小小的金钟出现在手上,将小金钟一抛,手上指决打动,“天地炉火进,九龙灵魂现,离火焚邪,诛。”细长的手指头一点,嗡的一声,紫火夹着火龙影出现在钟身现,小钟忽地变大,渐渐变得其大无比,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压下,忽地将一个小山包扣在其中,紫火忽地冲出钟外,直达天际,似乎将半边天都烧塌了一样,紫火一收,钟倏地变小缩回了樊篱的手上消失不见,再看那小小的山丘,此时已经成了一个池塘,只不过池塘里装的不是水,而是火红的岩浆,却是刚刚那一烧之下,将这个百尺多大的小山丘给烧成了**,下面更是不知被烧下去多深,只觉得热浪扑而来。

“哈,好久不用了,有些手生了,怎么样,还行吧,我记得有一回我醒过来跟大蛟玩过一回,不过没扣住它。”樊篱笑嘻嘻的说道,洛天等人再次无语,惊叹着这上古奇宝的威力,这是洛天见过威力最大的一件法宝了,不过同时又惊叹着那只大蛟的实力,这么强悍的法宝都扣不住它,不愧是上古战场上逃下来的奇兽。

“哼,那有什么。”萧瑶小脸通红的吼叫起来,两只肉乎乎的小拳头挥舞着。

“你还能比我厉害吗?”樊篱得意洋洋的说道,只要能打击到萧瑶,她就高兴。

“你等着。”萧瑶大叫着,向后退了一步,面向身后那片树林,“起来起来,都别睡了,帮本姑娘一个忙。”萧瑶冲着那片树林大叫着。

整片树林无风自动,发出沙沙的响声来,似乎是在与萧瑶对话一下,萧瑶的小脸一下子就塌了下来,恨恨的一跺脚,把所有的人都跺蒙了,这里头也只有萧瑶才能听得懂这些树在说些什么。

“哈哈,自然生长自有规律,你一个小参精还能逆天转命不成,我师父可说,能达到逆天转命的修为,那可是天仙级的仙人呢。”樊篱不知时机的抖擞着她那点见识。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萧瑶,你也不要勉强,遇到危险一来有我们,二来还有樊篱呢。”洛天说道,只不过他还是小看了萧瑶这个小丫头的自尊心。

“哼,还能小瞧我不成。”萧瑶气得一咬牙,一双小手在身前闪动着,化做一抹玉光,手在身前极其悠美自然的扭转了几下,曲指一弹,一滴乳白的参精血飞射而出,落入那片丛林当中。

整片从林忽地动了起来,洛天身经百战,早已养成那种对危机的直觉,只觉得有股危机袭来,大喝一声退,一把揪起还在看好戏一样的樊篱来忙不迭的向后退去,天雷子等人本能的跟着洛天退去,险些掉进那还没有凝固的岩浆当中。

萧瑶头上扎在一起的小辫散开,原本不过尺长的头发猛地变长,足足有丈许之长,在她的身边飞舞着,像是下凡的小仙女一般,轰的巨响声当中,萧瑶的身边巨藤长起,这些巨藤直冲起百丈高空来,藤身上长满了寒光闪闪的倒刺,藤尖更是尖利无比,似是金属一般,洛天也不由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原来自己一直都不知,平常看起来无害的两个小丫头才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高手,刚刚若是不退的话,只怕他们这些人都要被萧瑶这种无差别的攻击给灭在她的身边。

在那大片树林的树尖之上,一团团水气弥漫着,眨眼间就凝成一个个巨大的水球,树梢稍一压动,铺天盖地的水球对着洛天他们便射了过来,逼得洛天带着人不得不再退,水球砸进那个岩浆大坑里,滋滋的水气冲天而起,巨大的水球一个跟一个的飞来,像是下起了大号水滴的暴雨,只是片刻功夫,那个岩浆大坑就被水添满,咕嘟的冒着水泡,紧跟着,一支支像是怪兽尖牙一般的草藤从水坑里长了出来,直长起百丈长来,不断的扭动着,向四周突刺着,发出哧哧的破空之声,看着长着倒刺的草藤,洛天也有些变色,心中暗自盘算的一下,若是自己陷进去的话,就算是人诛仙神剑和金身血纹刀在手,只怕也难以抵挡这种铺天盖地的覆盖突刺。

草藤分开,萧瑶拖着长发,紧紧的板着一张小脸自其中走了出来,此时的萧瑶已然不是之前那一脸单纯的无聊小丫头,而是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樊篱,如何?”萧瑶的嗓音也变得极沉,压抑得人心里有些难受。

樊篱咕噜了吞了口口水,正在张口说道,被洛天一把捂住嘴拖到了身后塞进了宫如玉的怀里,宫如玉与洛天相伴了十几年,早已与洛天心神相通,接过樊篱来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出声,樊篱挣扎着,一条龙影涌了出来盘到宫如玉的身上,将自己与樊篱紧紧的困在其中,免得樊篱这丫头没轻没重的再去打击萧瑶那丫头,现在有点眼光的都可以看得出来,萧瑶很不对劲。

“好好,没想到我们萧瑶竟然是一代高手,你洛天哥哥我可都是甘败下风啊。”洛天飘落到萧瑶的身前伸手向她的头上摸去。

萧瑶一偏头躲过了洛天的手,让洛天微微一愣,从前的萧瑶可不会,反而很享受洛天摸她的头发。

“如何?”萧瑶盯着樊篱的方向仍然冷冷的说道。

“厉害厉害,很厉害。”洛天连忙说道,不断的安抚着萧瑶,将身体挡在萧瑶的身前,阻住她的目光。

“闪开……”萧瑶冷冷的说道,刷的一声,无数草藤的尖锐的尖部指到了洛天的身前,蠢蠢欲动,随时都要把洛天穿刺过去一样。

洛天捏了一把冷汗,仍然挡在萧瑶的身前,目光如水般温柔的看着萧瑶,一动也不动,尖利的草藤贴得更近了,最近的一支几乎要刺进洛天的眼睛当中去了,隐隐有一种刺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