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第一百二十章 此间事了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带点中原宝贝回去是吧?”洛天摆摆手打断了兴奋中的流川芳子。

“正是。”流川芳子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净无和尚一直都没有出声,反而用一种悲哀的眼神看着流川芳子,别看流川芳子现在制住了樊篱,可是他们都在一起行走了这么长时间,净无和尚很清楚樊那丫头的实力,若是那丫清醒过来发了狠,十个流川芳子也不够砸的,更何况,此时的情况怕是用不着樊篱醒过来,洛天就能很轻松的摆平,至于什么原因,净无和尚也想不出来,只是打心底对这个血腥的洛天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只是因为他是洛天。

“樊篱的昆仑遗宝确实是好东西,封神之战当中,每一样法宝都足以改变一场战事。”洛天点了点头说道,只是洛天那轻松的神色让流川芳子更是警惕,把身子藏得更严了,生怕洛天会一个想不开就直接杀过来。

“但是与它比起来,昆仑遗宝又算不得什么了。”洛天说着回手将身手的诛仙剑拽了过来晃了一下说道,“就算是我手上的这把金身血纹刀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在修真法宝中绝对可以排得上前十。”洛天说道。

“那又怎样,我对那个没兴趣,我只想要这丫头身上的东西而已。”流川芳子不屑的说道,一副不贪不婪的样子,只是她眼中的神色却出卖了她。

“这把是诛仙剑,上古时期黄帝随身佩剑,如果一定要将如今修真界的法宝都做个排名的话,诛仙神剑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而我的金身血纹刀也能排上前十之内,而这两样兵器又有一个好处,那就不用像其它的法宝那样需要千千辛万苦的重新炼制,只要你的真元足够,拿去就用就可以了,只要你把樊篱放了,这两把神兵就归你了。”洛天说着像是扔垃圾一样一扬手就将诛仙剑和金身血纹刀向流川芳子抛去,看着那相距三尺,分别向流川芳子身体两侧扔去的两把神兵,再看看流川芳子尽露无疑的贪婪神色,净无和尚在心底长叹一声,流川芳子是死定了。

流川芳子一动也不动,直到那两把神兵从身体两侧飞过之时,眼中精光一闪,右手不动,伸出左手就向左侧的诛仙剑抓去,至于右侧的那把金身血纹刀理都不理,哪个好哪个不好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就在流川芳子的手指刚刚抓住诛仙剑的剑鞘时,洛天发出一声冷哼,流川芳子暗叫一声不好,如果自己想要,又何必现在去抓,怕是要中计了,这个念头刚刚一转,流川芳子下意识要紧紧手上午勾刃,可是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控制勾刃,望向右手,手上的勾刃仍然搭在樊篱的脖子上,怎么就无法控制了呢。

一丝血丝出现在肩头处,流川芳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因为她看到那柄金身血纹刀不知何时又出现在洛天的手上,再看看自己的手臂,眼看着自己的右臂脱离了身体掉落下去,洛天的身子一闪出现在樊篱的跟前,伸手便将樊篱抱到了自己的怀里,眼睛与流川芳子对视着,相距不过尺余。

流川芳子大惊,扬起左手就要使用诛仙剑劈了洛天,可是左手上的剑鞘啪的一声炸开,金色的剑光闪动,将流川芳子整个左臂都炸成了碎末。

失了双臂了流川芳子看着那柄飘在洛天身前不远处的金色诛仙剑这才猛然想起,一直都见洛天握刀持剑的与人打斗,竟然忽略了洛天的飞剑之术。

“你太蠢了。”洛天摇了摇头叹息道。

流川芳子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似解脱一般,金色的光团向她卷去,冲天的血雾当中,流川芳子整个人都消失了,只留下一柄金色的长剑嗡嗡的颤动着。

“唉,多好一个姑娘,干什么不好,偏偏要招惹洛天呢。”净无和尚悠悠的叹道,心里也有些发酸,一颗大光头不住的摇晃着。

“哼,和尚你少在那里装蒜了。”萧瑶哼哼着扭过头去,专注的看着洛天。

净无和尚摸摸鼻子,心里发酸有些悲伤这一点都不假,只不过却也没有那么严重,不管怎么说流川芳子都是一个不怀好意的东瀛倭寇,死了也活该,只是净无和尚有些无法入下那种**的销魂滋味。

洛天一脸杀气的抱着樊篱,樊篱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洛天微微一笑,樊篱的微笑反倒是让洛天一愣。

“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要不然我早就把她烧成灰了。”樊篱笑着说道。

“这样很危险。”洛天一愣之际也明白了怎么回事,敢情是樊篱这丫头把她自己的安危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这可不在一个什么好现像,不由微微有些发怒的说道。

“好啦好啦,看我在帮你那么多的份上,别计较了。”樊篱笑着撒着娇,只是脸色仍然苍白,洛天也不忍多加训斥,只是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哼哼,这不公平,如果流川芳子找上我,我也会像她那么做的。”萧瑶喃喃的自语着,歪看了看净无和尚,让净无和尚心头有些发毛。

“哼,都是你,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还有什么用。”萧瑶怒声低吼着,小脚猛地抬起,狠狠的向净无和尚的脚上踏去,净无和尚连忙闪躲,萧瑶一脚踏进草地下,半个脚都没入了泥土中,萧瑶抬头怒视着净无和尚,和尚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一咬牙,一闭眼,将一只脚伸了出来,萧瑶这才笑着点了点头,再次狠狠的踩到净无和尚的脚上,踩得和尚冷气抽个不停,不过看着萧瑶嘟嘴的样子,又不敢把脚抽回去,洛天对这两个丫头的宠爱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净无和尚可不是傻子,能看得出来洛天在心里有多宠爱这两个丫头,要是让这丫头在洛天的耳边吹吹风,洛天就算是不对他动手,那舍粒子这辈子也没想拿到了。

“唉。”那头的洛天长长的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沉重,怎么跟在自己身边的人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危险呢?是自己敌人太多了吗?恐怕不是,应该是自己的实力不足啊。

“我们走,用最快的速度到鬼谷去,到了那时太安全了,等我的修为大成了再带你们出来走走。”洛天说着抱起了樊篱,正欲腾空而起,却见萧瑶拉着自己的衣角,小脸也白白的,只不过萧瑶这苍白的脸色却是装出来的,因为就在刚刚还粉红着哩。

洛天也不说破,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慢慢的曲下身去,萧瑶也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纵身跳上了洛天的后背,紧紧的搂着洛天的脖子,搂得之紧,让净无和尚也不由咧了咧嘴。

“丫头,你看洛天都抱一个,你又何必再让他背着,来,和尚背你。”净无和尚做出一副关心的嘴脸来凑到萧瑶的身边说道。

“不要,你是个色和尚,成天跟那个流川芳子坏女人鬼混,天天都能听到动静。”萧瑶摇着脑袋,两条小辫也跟着甩来甩去。

“我……哼哼,当初洛天也有啊。”净无和尚不服气的说道,“比我还严重呢。”

“这不一样。”萧瑶说着不再理会净无和尚,将脑袋扎到洛天厚实的后背处,气得净无和尚直翻白眼,却又无可奈何。

“我们走吧。”洛天拍了拍净无和尚的肩头向他笑了一下,净无和尚也跟着叹了口气,又看了看那一抹还没有散尽的血雾,眼中闪过一丝悲色,摇了摇大光头,踏步而起,跟着洛天直向神农架行去。

复行两日,终于到了神农架的鬼谷之外,那株接天巨树也可以清晰的看到,虽然知道怎么进入鬼谷,可是洛天的脚上却像是绑上了千斤的铅坠一样,怎么也迈不动步,生怕自己万一进去了,迎接他的却是宫如玉无法救治的坏消息,洛天有些心烦气燥的原地转悠着,两个丫头和净无和尚都很理解洛天的心情,乖乖的躲在一边,谁也不敢先开口,只是有些心急的看着转个不停的洛天。

“洛天小子,进来吧,在外在转个什么劲。”苍老的声音像是在耳边响起一样。

听着鬼谷子的话,洛天终于还是一咬牙,压下真元,大步走向栖凤林,穿过栖凤林,到了大树的边上,身材五短的鬼谷子仍然像从前一样倒吊在树上,眼看着洛天的目光向他的身上落来,身子微微一颤,连忙飘落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若是自己还这么吊着,只怕洛天的刀子就要劈上来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鬼谷子笑道,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我要听两个好消息。”洛天紧紧的盯着鬼谷子,眼神阴冷之极,阴冷得让鬼谷子的身体也不由有些发寒,虽然鬼谷子身为一代奇人,可是奇的也只是预知神算之术,对于修真者那种打打杀杀的手段并不精通,就算是一个寻常修真弟子也能把他放翻,不过这种趋利避利的手段却也不是白给了,可是这些手段一用到洛天的身上却都失效了。

听着洛天这霸道的言语,鬼谷子也不由苦笑了起来,刚刚苦笑,砰的确声拳头就已经砸到了他的眼眶,当场就把鬼谷子砸了一个跟头。

“小和尚,你想找死啊,又来打我,小心我找你师父去。”鬼谷子捂着眼眶大叫起来,刚刚光顾着想怎么对付洛天了,把这个和尚给忘掉了。

“哼,如果你还有命的话。”净无和尚向自己的拳头吹了口气无所谓的说道,接着又讨好的向洛天笑道,“洛天,你说,要不要我再收拾一下这个装神弄鬼的老家伙,我很乐意效劳。”

“我来我来。”樊篱和萧瑶同时抢了上来,樊篱甚至把翻天印都翻了出来拿在手上不停的招摇着,看得鬼谷子冷汗不已,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全民公敌了。

“别别,洛天,听我说听我说,我告诉你两个好消息。”鬼谷子连忙叫道。

“说。”洛天酷酷的说道,洛天那酷酷的样子让两个小丫头眼中都不由冒出了金星。

“第一个好消息,你师父走了,他说暂时不会与你相见,怕影响你修行。”鬼谷子连忙说道。

“洛天,这老东西在忽悠你,哼哼,这算什么好消息,师徒不能相见,天下没有再比这更悲惨的事情了。”净无和尚做出气氛的样子叫道。

“小和尚,你懂什么,没有了师父的约束你们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哼哼,好好,小和尚,我明天就通知你师父,让他们两个到这里来,别以为我不认识你那两个师父。”鬼谷子翻着白眼说道。

“呃……这好像还真是好消息。”净无和尚一愣,接着讪笑了起来,不由打了个冷颤,自己那两个师父哪里叫师父,见过时常偷袭把弟子打得半死的师父吗。

“第二个好消息,你的老婆宫如玉再有四十九天就可以出来了,呐,就在树梢上的那个树洞里。”鬼谷子说道,鬼谷子的话一落,洛天立刻就是一脸的喜色,起身就要飞身上树,却一把被鬼谷子抓住。

洛天的眼中杀机一闪,回手就要去抓金身血纹刀,鬼谷子吓得连忙叫了起来,“等等小家伙,你太心急了,听我说完啊。”

“说。”洛天有些暴燥的叫道。

“你不能上去,也不能提前唤醒宫如玉,宫如玉几乎就是重塑身体,就连神识都是重塑,还有四十九天才能出来,你若是提前把她弄出来,就相当于女人提前生孩子,那孩子活下来的希望可不大了。”鬼谷子连忙说道。

“四十九天,还有四十九天。”洛天叹息一声,终于不再坚持,而是在树下坐了下来,强迫自己安静下来。

“唉,跟你在一块,实在是太危险了。”鬼谷子嘀咕着,“算了,我这鬼谷暂时先借你用用,我也应该去拜访一些老友去了,别把我栖凤林毁了就成。”鬼谷子心疼的说道,虽然心疼自己的老窝,可是他更加心疼自己的小命,洛天现在处于不稳定状态,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鬼谷子一向都是不立危墙之下,趋利避害,明知洛天危险还要留在这里,绝对是吃饱了撑的,老窝就算是毁了重修一下不就行了。

“嗯,那就叨扰前辈了。”洛天心不在焉的说道,根本就没有听清鬼谷子倒底在说些什么。

鬼谷子张了张嘴,倒底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叹了一声,嘴里不停的在嘀咕着什么,背着手,慢慢的向谷外走去,虽然看起来很慢,可是只是闪了几闪人就已经没了影子,当洛天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鬼谷子的身影了。

七七四十九天,对于萧瑶和樊篱来说,不过是弹指既过,逗逗鸟玩玩草就过去了,可是对于洛天和净无和尚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啊,洛天是想早日看到宫如玉,净无和尚是想拿到舍粒子,可是却又不敢说,眼看着一天天的过去,若是洛天与宫如玉见面,只怕两相欢喜之际,又把自己给忘了。

净无和尚一咬牙,洛天心情不好就不好吧,还是先拿到舍粒子再说。

“洛天,洛大哥,洛大爷。”净无和尚伸着脑袋小心的靠近了脾气一天比一天暴的洛天跟前。

“干什么?”洛天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的盯着净无和尚道,吓得净无和尚一个激灵,吞了口口水,壮了壮胆子,不过身子却向后缩了缩,随时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那个……嗯,舍粒子。”净无和尚小心的说道。

“舍粒子,唉,空见神僧的舍粒子本不应该随意交给别人,不过你这么执着,倒也可以看出你的诚心来,想必空见神僧也原意看到自己的舍粒子有你这样子继承者,放到我这里也是放着,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就送与你了。”洛天虽然暴燥,可是应了别人的事情却要做到,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犹豫了片刻,想了想之后从乾坤袋里将那颗散发着蒙蒙佛光的舍粒子拿了出来郑重的交给了净无和尚。

“现在你得到了舍粒子,可以离去了,你干什么用我不管,但是若是让我知道你敢用舍粒子做恶的话,天涯海角我也会追踪到底。”洛天说这里,透着浓浓的杀气,“你可要想清楚了。”

“呃……”净无和尚也不由犹豫了一下,拿了舍粒子就会被洛天成天惦记着,万一哪天做错了什么事的话,面对洛天的雷霆打击,净无和尚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嗯……想清楚了。”净无和尚终于还是一咬牙,接过了舍粒子,欢喜的看着舍粒子,差点跳起来,“洛天啊,我想回昆仑一趟,见见我师父去。”净无和尚道,倒不是他想念师父,只是想拿着舍粒子好生炫耀一翻。

“随你,你并没有卖身给我,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洛天看了看净无和尚,一起行走了这么久,多少有些感情,若不是宫如玉还没有出来到话,洛天肯定要与这和尚一醉方休,只是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净无和尚点了点头说道,大家都是修真者,倒也潇洒,说走便走,看着和尚远远的消失在栖凤林当中,洛天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仰望着大树,净无和尚的梦想实现了,那自己的呢…………

百年,匆匆而过,洛天躺在这株巨树伸出的一支横叉上,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两个酒窝也变得更深了,全身都透着懒洋洋的气息,让人一看到就有一种想要醒觉的冲动。

树下处,宫如玉一身白衣,带着萧瑶和樊篱叽叽咯咯的笑着,摆弄着火堆,火堆上烤着各色的美食,净无和尚顶着大光头被呼来喝去做着苦力,嘴里不停止抱怨着,想当年,净无和尚带着舍粒子回到山中,可是那个山间小寺却怎么也找不到,无处去的净无和尚在修真界游荡了两年,觉得毫无乐趣可言,总是觉得跟在洛天的身边,既刺激对自己的进步又大,无奈之下又找了回来,整天看着洛天和宫如玉,后来又加入两个丫头成天卿卿我,色心攻心,倒也让和尚练出一身抗拒美色的极高定力。

洛天此时的修为就算是拿出来那些隐世高人都未必是对手,只不过到了此时,却又到了瓶劲,最后总像是有层膜顶着,可是无论怎么努力总是无法突破,好在洛天修为渐长,原来那一身杀气洗去,倒也不再焦躁,只是决定今日好好大吃一顿,明日就下山去,到红尘中走上一趟,说不定会有新的突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