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二十六章 大战人熊

时光流逝……

又是一年,石开已经17岁了,全身黝黑的皮肤,冷峻的眼神,魁梧的身躯,无不散发着男性原始魅力。

此时的他,在师父各种磨练下,已经变成了一块具有灵性的“玉”,应该说是还是半成品的“奇玉”,所谓“十年磨一剑”,就可知师父的用心良苦。

在师父的不断磨练下,石开的手刃已可瞬间断石,不但可以蒙着双眼在黑屋中躲避那108根飞针,而且还可将其全部接住。轻功和速度更是在每天追逐各种虎豹狼狮中大大的提升,已可一跃数米,在借助大树树身为踏板,迅速的来回反射于丛林之间,各种飞鸟,可瞬间抓尽。

最让石开开心的是,蝎王可以凭借自己的心念随意控制了。这写还是多亏了师父上的“政治教育课”。

其实做师父的当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故事,心急之下就从神农架的开始说起,一直说到三国,再到孙子兵法,最后是三十六计。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干脆把中国的历史从盘古开天地说到清朝。可怜的石开就当政治课一样在听,不过他觉得故事很好听,所以每次都很详细的听,还不时的提出问题,慢慢的也就养成了习惯,从这些故事中明白了很多的道理,也给他以后命运增添一股新的力量。

好不容易讲完“政治”课程的师父,深深的叹了口起,只道自己故事再多,也经不起石开折腾。所以就给了他一个新的任务。就是活抓人熊,而且不可以用蝎王。

石开听了后觉得开始有点意思了,冷冷的笑了起来,好久没有这样活动过筋骨了,平常追逐那些虎豹狼狮都已经腻了。

马上觉得有时可干的石开,一提身躯,飞了出去,在不远处的树身上斜着落脚,用力一点,就这样反射于大树之间,刹那就没有了踪影。

神农架的人熊也是很神秘的一种动物,而且有好几个种类,它们的特点都是可以直立行走,而且面部长得有点像人的模样。正因为神农架有这么多种熊,所以说《山海经》里提到的熊山就是神农架。

熊山的传说由来已久,《山海经》上也曾经有过记载,然而熊山究竟在什么地方,却是近年来大家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1986年,在中国四川省举行了一次《山海经》学术讨论会。有的学者和专家认为,所谓的“熊山”,其实就是神农架。因为神农架的版图特别像一只熊,而且神农架里还生活着熊这种动物,所以说《山海经》里提到的熊山就是神农架。不过,这也只是一些专家学者的猜测。

神农架的各种历史都是经过考证了的。唐尧帝子丹朱曾避舜于神农架下;大禹治水,斧劈长江三峡,凿通汉水通道,曾穿行于神农架山林;西周时代,周昭王曾率兵经神农架伐楚,被神龟阻于今红坪;战国时代,神农架山水哺育了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秦汉时代,神农架为百姓提供了避乱地,为张良提供了退隐地,造就了一代佳丽王昭君;三国时代,汉吴两军曾转战于神农架;唐宋时代,李白曾游吟神农山水,李显曾被贬于神农架下,薛刚纪鸾英夫妇曾屯兵于大九湖;元明时代,李时珍曾采药神农架,李自成、李来享、刘体纯、郝摇旗等转战于神农架;清代,清廷曾在神农架采伐木材,白莲教、红巾军曾在神农架举过义旗……这些都是有迹可寻的,这一切的一切,无不给神农架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人熊可谓是神农架的灵长类动物,估计也有很多将此认为是“野人”。至于到底有没有野人,说句实话——这至今都是个迷。

石开心中明白,人熊踪迹极其难寻,干脆就放出了蝎王帮他寻找,师父只吩咐不能用蝎王擒人熊,可没有吩咐不能用它找人熊。石开耍了个小聪明。

跟着蝎王的足迹,终于在丛林深处发现了一只休息的人熊,他赶紧将鞋子收好,放入怀中,趴在一棵大树上静静的观察。人熊天生神力,力大无比,这次要生擒它,着实麻烦。但是师命难为,再加上这是一次锻炼的好机会,正思量着怎么动手。

石开小心的跃下了大树,轻轻的走过去,想用迅雷不及之势一拳将其打晕。正当石开要动手之际,人熊猛的站了起来,一抓拍了下来,刚刚回过神来的石开,被拿一爪狠狠的砸在了胸口,顿时飞了出去,撞在一个大树上,狠狠的落在了地上。身经百战的石开就属这次最狼狈,第一次没有碰到对手就被击中的,恼羞成怒的站了起来,对着这个比自己高大一倍的人熊比起了力气,跳起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了它的脑门,应声倒地。

石开拍了拍手中的灰尘冷冷道:“搞定!”

他也太低估人熊的实力了,就算是普通的熊也不会这样被搞定,何况是人熊。

正当石开要走近的时候,人熊站了起来,“嗷嗷……”的大吼着,声可震天。看来真的是惹怒了这可怕的动物。

石开马上双眉紧锁,也“啊——”的吼了起来,树上鸟兽早已惊飞。看来这次是棋逢敌手了。

人熊笨重的跑了过来,提起利爪就照石开面门抓来。

有心和人熊比力气的石开也没有躲闪,双手奋力的硬接它的力爪。双方一阵僵持,石开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心中暗道:传说中的人熊果然厉害,不但速度比其他熊类要快,最可怕的是可以象人一样直立行走,而且力大无穷。

就这样耗了一阵,石开明显感到有点吃不笑了,要再不快点击倒它,自己会有性命之忧。想到这里,猛的向人熊踢了十记钻心腿,吃痛的人熊吃痛不听“嗷嗷……”想后退。

石开见没有踢倒它,马上来了个过肩摔,将它狠狠的砸在地上。只怕这只人熊一辈子都没有想到,会被人类摔到地上。

人熊到底后,顺势张开大嘴向石开咬来,见势不妙的石开,纵身而起,飞速的跳上了大树。石开心中暗呼:好险!这样怎么生擒啊,抗击打能力太强了,而且皮粗肉后,无从下手啊。这样下去之会送命。

人熊爬起来后,猛摇石开跃上的那棵大树,树叶纷纷散落,差点就将石开给摇下来。

石开跳下大树,对着熊头用力一踩,马上跃上了另一个大树。看来那一踩也没有对人熊造成什么伤害。

这样下去只会是无终结的消耗。想到这里的石开决定杀了它,但是一想到师父那张脸,就狠狠的摇了摇头。毕竟师父比这人熊恐怖百倍。

没有办法的石开决定和它搏一博,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猛然跳下大树,狠狠的给人熊几记重拳,在顺势猛踢人熊面部,最后咬紧牙关,将它整个举了起来,丢在地上。

顽强的人熊,坚强的爬了起来。看到这里的石开杀心顿起,提起手刃向熊颈部挥了去。此时石开猛的被一样东西砸在了脑门上,落下地来。

落地的石开摸了一下额头,便知是酒。心中大感后悔,不应该这么冲动,心起杀念。

师父潇洒的从大叔上飘了下来。狠狠的道:“你干什么?我要你生擒。谁要你妄动杀念的!我不是告诉过要你控制的吗?”

石开心中一冷,这是第一次被师父责骂,马上双腿一跪后悔道:“师父,我错了!”

“你还知道错啊!你是不要要杀光这里所有动物你才安心啊。人熊数量极少,不可别的动物相比!你是不是要杀绝它们”师父继续喝斥道。

“师父……我——”石开依然知道自己错的很严重,人熊和他无怨无仇,根本就被有要伤他性之意,自己的确冲动。

“你已经实力已经胜过它了,它又没有伤你之心,此事不能太绝,该绝的时候不是现在!”师父冷冷的道。

“徒儿明白了!”失败细声道。

此时,之间那只人熊,看了石开一眼,缓缓的消失在丛林之中。石开更加后悔了。

师父心道:尚好!石开还有一息人性尚存,不然和那些猛兽没有什么区别了。哎——他呆在森林之中太久了,再这样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念,其心将会被兽化。等再过几年,就放他出去闯闯吧。让他找回迷失的自己。

想到这里,师父重重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