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三十章 原来是他(下)

明天要出差,今天一下子更新四章,回来之后继续。

推荐一健纵横作品:《海盗帝国》,目前正在三江阁推荐中,恳请收藏。本书目前有大约三十多万字的存稿,你们收藏的越多,我更新的越快。

连接网址:**cmfu**/showbook.asp?bl_id=44313

+++++++++++++++++++++++++++++++++++++++++++++

经过一天的舟车劳顿,东方情等人都累了,在列车上打起了盹。在过十多个小时就可以到云海的老家了。漫漫旅途,也只有和周公下下棋才可以打发时间。

“警察临检。请拿出身份证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很远就传入了石傲天的耳中。

警觉的石傲天立刻轻轻跃下铺位,众人依然在熟睡。他从包中巧巧的拿出莫君言为了他准备好的身份证,闪身转进了洗手间,他还想让东方情知道她有身份证,更不想对她解释。

很快,警察同志也查到了东方情这节车厢,并很快的轮到了他们。众人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见几个穿制服的人站立在前,道:“临时检查,请大家合作,拿出身份证。”

东方情情一听,整个人都被震慑了,立刻站起来,向上铺往去:“傲天!”

“人呢?”众人都疑惑起来。东方情心里更着急了。她很清楚的知道石傲天没有身份证,也就是这样才没有坐飞机。如今又遇上临检,可谓是祸不单行。现在她只希望石傲天能躲过一回。

“这个床位的人是不是和你们一起的?”一个乘警指着空床道。

“是的!”东方情立刻做出了回答。

“他现在去哪里了?”乘警继续追问。

“不知道……我们睡着了,他可能去洗手间了吧?”许风虽然不知道石傲天去了那里,但是他很希望警察可以抓到这没有身份证的石傲天,给他制造一点麻烦。

“警察同志!出了什么事吗?”周俊切正题道。

“没什么。你们休息吧!”警察分别看完他们的身份证后就继续前进了。

其实这列车上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正在抓一个逃犯,接到同志的乘警们马上展开临时检查。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一幕。

东方情看着远去乘警的身影对着许,周二人焦急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找找傲天。”她心里十分担心,石傲天没有身份证,这样迟早会被他们查到,到时就不好解释了。

“你去就有用吗?他可能只是去了厕所。你也不要这么急。很快就会回来的。”许风幸灾乐祸般的好言相劝。

“你懂什么?”东方情生气的看了许风一眼,心急道:“你知道不是他没有……”说到这里的东方情嘎然而止。

石傲天完好无缺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东方情开心的抱住了他的脖子,不顾许,周二人的存在,柔声激动道:“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

“我没事。你放心,警察临检吗?我没事。”石傲天趁机在东方情耳边细语道:“我有办法应付,不要当心。”

聪明的东方情立刻明白的点了点头,知道此时也不是询问的时候,也就没有再多说了。

其实,石傲天在后车厢临检的时候就组织给他准备的身份证通过了,一切都很顺利。一次有惊无险。

继续十个小时的路程,大家终于来到了云海的老家。这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QD市,他位于SD省,也是一个十分出名的旅游城市,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他们刚出火车站就看多年不见的云海和方雅在出站口焦急等待的摸样了。东方情隔着很远就向他俩挥手呼唤:“方雅,云海……”

几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终于再次见面,大家心里十分欢喜,自然有很多心里话要说。可怜的石傲天顿时被冷落在了一旁。

大家兴致盎然的上了云海的“专车”,直到此时,云海和方雅才发现多了一位陌生人。

东方情立即会过意来,开心的介绍道:“他叫石傲天,我的……。”

云,方二人顿时明白,方雅打断她道:“哦——知道了。你这一介绍,谁还不明白啊。想不到我们大学的系花还会有动情的一天啊。话说回来,他挺帅的,而且很酷,比我们家这位强多了。”

顷刻,众人笑做了一团,剩下石傲天不明所以的表情和面泛红霞的东方情。

许风虽然笑在脸上,但是心中却恨的只咬牙。

目前,离云海和方雅的婚礼还有3天。这3天里其他同学也陆续赶到,就连远在国外的胖子金钟也特地赶来为他们祝贺。这回个寝室的室友可谓是来了个大集合。这回,石傲天越发显的孤单,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是东方情的男朋友,但是都没有太在意他。

老同学见面都是分外亲热,都是将自己个3年中遇到的事天南地北神侃着。

终于到了十月一日国庆日,也就是云海和方雅的结婚日,来道贺的宾客都一满座。云海的父亲云震林在本市可以说是有头有脸的人,如今生意做的是越来越大,本事的各大高官权贵都被他请来参加儿子的婚礼。大家也是给足了他面子。到处都是热闹的气氛,云父为了儿子这次婚礼可谓是花费大手笔啊,一定要弄的街知巷闻才肯罢休。

正当大家接待宾客如火如荼的时候,一位西装革履,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的青年男子走进了礼堂。

云父一见,立刻高兴奔了过去紧紧的报住了他,眼泪在眼眶中开始打转。众人更是莫名其妙。

作为新娘的方雅见到此状,用胳膊碰了碰老公云海道:“亲爱的,爸爸那么激动抱着的人是谁啊?”

云海见状也十分诧异,突然他看清楚了什么东西,连忙双眼圆睁,激动道:“老婆,我知道了!他是我表哥周云。小时候我们常常玩在一起,那比我大3岁八岁那年和他父母移民英国。但是去了没多久,我的姨夫和姨妈在一次车祸中去世,只剩下我表哥一人活着,从此也就和他失去了联系,不知道爸爸是怎么和他联系上的。”

“表哥?”方雅小声疑惑道:“你没看错吧!”

“绝对没有!”云海肯定的回答:“虽然我们20多年没有见了,但是我记得他眼角的边上那块指甲班大小的红色胎记,我绝对不会记错的。”云海显的有点激动,直径走了过去。

“儿子!你快来!你还记得他是谁吗?”云父显然很开心。

“是表哥?”云海还是有点一点不敢相信。

表哥周云微微笑了笑,紧紧和云海来了次拥抱。

“你是表哥。我相信。”云海虽然和表哥20多年没见,但是小时候的记忆一点点浮现在眼前:“表哥,这20多年来你是怎么过的啊?我们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

“你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们先不说这些。晚一点我再和你说。”表哥周云拍了拍兄弟的肩膀。

周云的出现,无疑是给云海的婚礼喜上加喜,气氛也更加热烈起来。

有杀气?石傲天隐隐感觉到了,虽然这杀气隐藏的非常之好,但是也逃不过他敏锐的感觉。他试图寻找这股很不一般的气息,但是四周高朋满坐,嘈杂不断,大大影响了他的判断力。

一到凌厉的目光瞬间从思傲天身上闪过,便销声匿迹的隐没在众人只中。

石傲天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秉神搜寻着。

最后两到凌厉的目光至于交织到了一起。

石傲天心中猛然道:就是他。

正好石傲天目光撞击在一起的此人心中一跳:原来是他,真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了。

两人对视数秒,不约而同若无其事的转移视线,其实在他们心中早就有数了。

和石傲天目光对视的正是云海的表哥周云。这个人也正是黑榜组织的周助理。在莫君言送过来的资料中就附有石傲天的照片,因此,在目光相接的那一刻,他就认出了这为进入黑榜的新杀手——石傲天。只是他没有想到现实中石傲天眼神比照片上的更冷酷,更凌厉。

这些并不是普通人可以察觉的,经过专业训练的周云,可以感觉到石傲天身上散发着原始死亡的气息,而且这气息没有加以任何掩饰,可见此人是多么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