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六十五章 大乱东京(1)

休息了一个白天的石傲天终于起床了,他仔细听了听楼下的动静,心道:看来他们都起来了。梳洗完毕后,就给莫君言打了个电话,说了说目前的情况。看来今天晚上势必要经过一场苦战。

一直至于颠峰状态的午夜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等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而托亚捧着日本首相小春泉一郎的写真集百看不厌的嘻哈着。

深夜的时候周云终于来电话了。石傲天、午夜、托亚三人开始行动。三人准备好一起之后来到集合的地点。周云早已在此等候。

“准备好了吗?”周云沉声道。

三人点了点头。

“行动。”周云做了个手势。

距离比小春别墅还有1公里的地方,已经有两个保镖在此守侯封路了。

“和昨天说的一样,外面的交给我。”石傲天冷冷道。

“好!屋顶我包了。”午夜重复道。

“看什么。我说了,屋内的交给我了。”托亚微笑着。

“好!大家不要忘记了,你们只有十五分钟时间,十五分钟有外面的监控录象就会恢复。不管发什么事,出来后往北跑,海边有人接应你们。”周云最后交代后就驾车离去。

“行动——”石傲天刚一说完,整个人就飞速冲向了路边的两个保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可怜保镖们只感觉一道人影闪过,刚一扭头想看个仔细,动脉破裂,血溅当场。

“好快的动作啊。”托亚看着石傲天的开场表演吃惊道。

“别罗嗦了,去接应他,抓紧时间。”午夜说完已经飞身跟上。托亚也不甘示弱,奋力追了上去。三人隐藏在路边的大树上,仔细的观察保镖们的动静。

“时间不多了,我先动手了,疯子,你接应我,我先杀了楼顶的四个。我有办法杀楼下的八个。”石傲天不知道午夜的名字,也只有当机立断按照托亚的称呼叫他“疯子”了

“你说什么?我不是疯子,你这呆子。”午夜很不喜欢这个称呼,但是大局为重,不敢多做计较。

“呵呵……你就是疯子。”托亚笑嘻嘻的附和道。

石傲天没有等他们说完,立刻摘下四片树叶在手中聚集手刃之气狠力的甩了出去。此时,只听见别墅铁门口和大门口的两个保镖同时“恩”了一声,声音细微如蝇,双目圆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脖子上的鲜血渐渐的流了下来。此时石傲天利用夜色做掩护已经在十米开外的地方了。

午夜和托亚心惊道:好快的动作,比刚才更快了。想到这里的他们不由的留出了冷汗。

午夜清醒过来,抽出四把匕首奋力甩了出去,屋顶四人立即心脏中刀倒下。

“白痴,别看着,到你了。”午夜提醒托亚道。

午、托二人也跟了上去,当到别墅外围的时候,石傲天已经别墅外围的另外四个保镖全干掉了。致命伤都在颈部,还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机会就断了气,死都是站着死的。

“哇——”托亚看着这些死人道:“他们死的可真精彩啊,全都变雕相了。”顽皮的他不由的用手指头点了点其中一个保镖的尸体,只见那尸体颈部喷洒出一道鲜血,立刻倒地。

“时间不多了。动作快点。”石傲天提醒托亚道。

“好的。交给我吧。”托亚拿出了笛子,用很低沉的声音简单的吹奏了两下,笑道:“大家等着看好戏。”

托亚的这一次吹奏,目标就是监控事的两人保镖,因为他们手边就是触手可按的秘室报警器,要想完成任务必须先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依靠托亚的御兽术,采取动物攻击的办法。

“老鼠?哪里来的?”监控室的保镖甲看着地上一只老鼠奇怪的问道。

“这是郊外,有一两只老鼠是正常的。”坐在他身边的保镖乙懒懒的回答着。

“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保镖甲觉得有点不对头了。

“没有觉得,你看,屏幕上显示的不是好好的吗?你太神经过敏了。不要太紧张了。”保镖乙顺势一脚将身边的老鼠踩死安慰道。

“不行,我总觉得有点奇怪。”保镖甲拿了对讲机,道:“你在这里看着,我出去看看。”

“好的。”保镖乙笑了笑,悠闲的抽着烟,在他的脑海中,自己这批人都是最优秀的保镖,他对自己的同伴很有信心,再加上监控录象上也没有异常,所以没有太在意。可他不知道,他们监控室的电脑早已被黑榜组织的黑客给控制住了,他们所看到的画面全是十分钟以前的片段回放。

对于日本首相小春泉一狼来说,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私人保镖的实力,甚至认为他们就是最强的,但是事实就是他们这些所谓“最强”的保镖在黑榜眼里只不过象蚂蚁一样的脆弱。

小春最得意的就是他的秘室了,完全的纯钢结构,超强的隔音效果,就算是大炮也休想瞬间摧毁它。在秘室中唯一的通信设备就是报警器,这全都是了能顺利召开秘密会议而设置的,当然安全防卫工作,全落在了他那三十五个保镖的身上。他坚信他们有这样的实力和能力,可以去阻挡一切的危机情况。但是小春千算万算就是算漏了这个世界上有黑榜组织的存在。今天就是他功亏一篑的时候。

监控室的保镖甲来到门口,顺手将门打开,面前的一目把他惊呆了,只见大门早已经被成千上万的老鼠像一面高墙一样堵住,顷刻见倒了下来,鼠墙狠狠的砸在了保镖甲的身上,他还没有来得急呼救就被湮没了,瞬间变成了一堆白骨。

保镖乙一看鼠群顺势而来,吃惊的往后一倒,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还没有站定的他,已被老鼠爬满了全身,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中结束了他的生命。

托亚这一吹奏,已将方圆几里内的老鼠控制住,让他们从下水道、屋顶等细小的缝隙中涌进别墅内,偷袭屋内所有的保镖,当保镖们发现有老鼠的时候,开始还不太在意,等他们发觉的时候已经晚了,托亚招来的老鼠足足可以把这个别墅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