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七十四章 大乱东京(10)

闲来无事的托亚旋转着手中的“魔笛”道:“干脆我在来一曲吧。陶冶陶冶一下日本国民的“高尚情操”。”

“你又想干什么。”石傲天不解的问道。

“你们看着电视里的现场直播就知道了。”托亚阴阴的笑了起来,将短笛横在嘴边闭眼吹奏。这回他加强了“魔音入心”的音律,让动物的凶性更加一等。

透过电视机里的现场直播可以看到,东京完全已经陷入了混乱的状态。各类飞禽走兽更是成几何数的递增,不但攻击人类而且还肆略的破坏起城市的建筑,它们完全被托亚的“魔音”控制住,爆发出最原始的凶性,温顺的宠物从此不在温顺,凶狠的猛兽变的更加暴戾。而东京国民受伤的人也是翻了好几倍,各大医院到处塞满了伤者。

日本首相小春泉一朗看着电视机里转播的场面脸都变绿了,内心不住的颤抖:仅仅只是吹了首曲子,就能让东京天翻地覆。他们还是人吗?都是怪物啊。

“你小子可真残忍啊。”午夜看着电视机里转播的情况皮笑肉不笑道。

“我还不至于有你这疯子残忍。”托亚窃窃的笑着。

日本政府目前还不敢采取强制性的行动,毕竟首相小春在他们手上。目前他们只是把石傲天等人包围起来。各个阻击手都居高临下蹲点守侯,秘密通道日本军队也不敢贸然进来了,他们干脆将秘道堵死,以免石傲天等人逃走。鉴于社会各界的压力,日本内阁不得不强制性压制“动物暴乱”,只要见到有“负隅顽抗”的,立即枪毙。不管造成多大的损失也要将东京城尽快恢复平静。

五分钟过去,日本内阁总务部仍然没有做出表态。午夜将匕首伸到小春泉一郎脸上比画了一下用日语狠狠道:“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了,再给你十分钟,要是飞机还没有到,你和你情妇一起去地狱风流快活。我说的出做的到。”

小春惊恐的点了点头,连滚带爬的拿起电话马上拨通了号码,这次他显得异常的紧张和害怕,竟然骂起了接电话的人:“你们这些笨蛋快点答应他们的条件,十分钟后要是有看到直升飞机我就会死。你们这些饭桶,要是我出了事你们一个都逃不了。快——给我到军队去调飞机过来。”

经过一阵简短的交谈,内阁成员在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只有妥协。按照首相小春的要求调来了架军用直升飞机。

“请问飞机停到什么地方?”小春泉一郎胆怯的问道。

“不准停下来,直接飞到楼顶去,快。”午夜呼斥道。

小春泉一郎马上按照他的意思安排着这一切。

“现在你们可以放了我了吧?”小春跪在地上哀求道。

“现在放了你。做梦吧。等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放了你。你就老实的听话,不然杀你全家。”午夜冷冷的威胁着他,看来小春泉一郎确实是一颗有利的棋,应该好好利用。

小春一听午夜说的话,脸色一绿瘫软到一边不在吭声。也许这就是他今生最狼狈最不堪的一次了。一直在日本位高权重的他平时嚣张的不得了,可今天看来,他仿佛老了十多岁。单单的三个就就杀了他六个日本右翼重要的成员,其中有一个还是他的大儿子小春孝太郎,说不心痛那是假的。但是心痛又能怎么样呢?自己现在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要是连自己的性命丢了,就更加谈不上报仇了,更何况会谁不怕死,所以小春一直都认为自己的自私和冷漠都是对的,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一切都可以重来。

果不其然,在十分钟内一架直升飞机开始在楼顶盘旋。

小春情妇的这幢别墅虽然比不上小春郊外那套豪华,但是在东京也算是首屈一指的了“腐败楼”了。

石傲天见时机成熟和午夜、托亚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即走到小春的身边,想抓小鸡一样单手提起,道:“我们上楼。”

托亚也学着石傲天的样,奋力抓起小春泉一郎昏迷中的情妇往肩膀上一扛嬉皮笑脸对大家道:“多一个不多,嘿嘿……她?我负责了。走吧。”

“死性不改。”午夜低低的骂了一句。

托亚一个人兴致勃勃的扛着这个绝代尤物,一边摸着他的高臀一边吹着小调跟在石傲天等人的后面开心的笑着。虽然现在不能和这小**大战几回合,但是顺便占下便宜也是好的,就当望梅止渴,画饼充饥。

“小心狙击手。”午夜提醒大家道。

“恩。”石傲天坚定的点了点头。

托亚突然插嘴道:“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说罢拿着短笛在手中摇晃了一下。其实托亚并不一定要靠笛子控制动物,他的口哨声就是最快洁的“御兽之声,”只是笛子比他的口哨声更加有效果,控制能力更强一些,可以同时操纵更多种类的动物。

“那就看你表演了。”午夜微微一笑,压着小春泉一郎带头上了屋顶。

在各大致高的狙击手们早就做好了击毙他们的准备。只要他们一露头就立刻开枪。

托亚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在一声尖锐刺耳的哨声下,各种鸟科动物都飞了过来,在天空中形成同一张巨大的“天网”,整个城市的有如风云变色般立刻陷入了黑暗之中。群鸟有纪律的集合起来,将这个别墅屋顶里三层外三层的包了个严严实实,完全当住了狙击手的视线。不论他们从哪个角度瞄准都于是无补,根本就找不到一点点空隙。满天的鸟叫之声更让他们感到烦躁不安。

托亚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上吧。绝对安全了。”

“白痴小子,你可不要过分的自信啊,日本政府虽然很蠢,但是还不至于让你那么得逞。”午夜毫不忧郁的泼了一盆冷水。

石、午二人见识过他的实力,当然知道他有这个能力办到。只是午夜看不惯他风流成性、玩世不恭的性格,故此想借机会打击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