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九十六章 借酒消愁

一觉醒来,石傲天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深呼吸道:“七点了。哎……”一想到还去找东方情就不禁叹了口气。刚准备下床的他看着枕边的手机,回忆和莫君言大电话的那一幕,不由的苦笑起来,随即收好手机下床梳洗。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石傲天猛的泼的几手冷水在脸上,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过自己了,心道:这是我吗?看来真是的长大了。想到这里的他食指化刃轻轻的剃掉了脸边的胡渣子,满意的笑了笑。随后就出了门按照东方情原来告诉他的路线翻越了矮墙直接进入校园。

此刻的东方情早已经在宿舍楼下等的不耐烦了。一阵手机铃声传了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心中一叹:许风。

许风并没有放弃东方情,无论东方情对他如何冷漠,他都不屈不扰的纠缠着,最近乘着石傲天不在的这段日子疯狂的向东方情献殷勤。可东方情早就厌烦了许风这种无聊的纠缠,好的坏的都说过了,可就是没有效果,现在只有尽力回避。

东方情很清楚,要是自己的接电话一定会响个不停,他是那种不达目的心不死的人。

“喂。”东方情很冷淡的接了电话。

“喂,是我。”许风默默的说着:“你有时间吗?我先见见你。”

东方情没好气道:“没有。我约了人了。许风,我告诉你,你不要再对我纠缠了,我不是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吗?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

许风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冷漠,心里也不生气,平静道:“可是忘记你,我真的做不到。我认为自己可以,但是真的做不到。我们见面谈谈好吗?”

“我没有什么和你谈。”东方情早已经厌倦了他这种虚伪的语气,一想起在SD的时候处处针对石傲天心里就极度的不平衡。

“你为什么老是这样对我?我有什么比上那个姓石的。”许风显得有些激动。

“就算你什么都比的上他,我们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东方情最讨厌这种借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自以为是的男人。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一点点感动都没有?”许风不死心的问道。

这么多年,他呆这个学校做个图书馆管理员老师全都是为了追求东方情,不论经历了多少打击,他都从未放弃过,可是如今的东方情却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给占据了芳心,内心的不平衡也越发的明显起来。

“没有。”东方情坦白的回答着,继续道:“许风。我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除了是同学关系外,我不想闹的和你连普通朋友都没有做,希望你自重。另外,我告诉你,傲天已经回来了,希望你以后不要打电话过来骚扰我。”说完,便干脆的挂上了电话。

许风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抓手机手越握越紧,面部表情也慢慢的变化着,一滴眼泪从他眼中滴落。突然间哭吼着将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道:“石傲天,又是你——我许风发誓和你势不两立。”说完便痛苦失声的蹲在了地上。对于他来说,这么多年都没有哭出来过,却让石傲天这个小子逼到了今天这一步。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清楚,就算没有石傲天的出现,东方情也不会爱上他,可是他那偏激的性格喜欢给自己找借口去迁怒于他人,一向自视不凡的许风没想到会换来这样的结果。但是他终究会死心,对他来说越是自己想得到而又的不到东西才是好东西,包括人。就是这种强烈的占有欲把他一步一步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和谁打电话呢?”远远走来的石傲天看着东方情满面愁容,故意问道。其实他和许风的对话早已经听入了自己耳朵里。

“没——没有谁,一个普通朋友。”东方情惊醒的看着石傲天连忙掩饰着,她不想在他面前剔起许风的名字。

“你怎么下来了?”石傲天也没有揭穿,转移话题道:“不是叫我去叫你的吗?”

东方情笑了笑冲上去挽住了他的手臂娇笑道:“想你了呗,所以就下来等你啦,你还真准时啊。”

“准时?”石傲天摇了摇头:“好象还没有八点吧?我提前了。”

“作为一个男生当然要提前。”东方情和他并肩走出了学校道:“哎……最近我可能会有点忙,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了。”

“怎么?”石傲天心中一喜,心想终于有机会可以出去了。

“我要毕业了,准备报考博士。目前我还在忙我的毕业论文,最近几天要交上去。本来我是想出国深造的,但是现在有你了,我看来要重新考虑了。”东方情坦白的说着,即将毕业的她打消了出国留学的想法,准备在国内考博士学位,这样可以一边读书一边陪着石傲天。

不懂这些的石傲天只是“哦”了一声问道:“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也不知道,写完论文再说吧,另外学校的事情有要处理。哎——这些事全都集到一起了,最近可有的忙了。”东方情一想到这些事就大感头痛。

石傲天微笑道:“从明天我也去找工作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转转试试看。”

“是吗?”东方情鼓励道:“好的,等我忙了这一阵子在陪你吧,希望你成功。”最近一直忙着学术研究的她也抽不出太多的时间去帮他找工作,现在也只能鼓励他上进了,希望他有出人右地的一天。

“好的。你就闭门学习吧。我也要努力了,看来赚钱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石傲天一想到自己是过着刀尖上添血的玩命日子不禁无奈的苦笑着。

“你知道就好。平时你吃的又多,我还怕真的有一天你把我吃穷了。”东方情含笑调侃着。

“不会。有我在你穷不了。”石傲天信心十足的拍拍胸脯道。

东方情看着他那样不禁莞尔一笑摇了摇头。

……

〖天鹰VIP作品,最新最快尽在天鹰.**.tywx****〗

痛苦了一阵的许风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地上被自己摔的支离破碎的手机碎片痛苦的叹了口气。心情落入低谷的他将这些碎片全都扫地出门,目前他只想找一个人一同买醉忘去暂时掉这些烦恼,而这个最佳人选就是同在本时的老同学周俊。自从上次从云海婚礼回来之后,周俊一直都没有出过门,盲目醉心于写作的他还是无法忘记自己的第一个女朋友,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开始结婚,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他尝试过走出这个情感的阴影,也试着谈过几个女朋友,后来都以失败而告终,心灰意冷的他只有每天和电脑一起度日,日子也是过的比较拮据。

许风愤愤的关上了门,心情极乱的他走到电话亭边上拨通了号码。

“正在写作着周俊停止敲打了键盘,看着这个陌生的来电显示,最终接了起来:“喂,哪位?”

“是我。”许风掩饰不住烦躁的心情继续道:“有空吗?”

“怎么啦?”一听是许风声音的周俊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边上疑惑道:“有。”

“我心情很不好,陪我喝一杯。”许风叹了一口气坦白道:“她又拒绝了我。”这个她明显指的就是东方情。

周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好,你到我这边来吧,我在楼下等你。”

“好的,到了在给你打电话,拜拜。”许风利落的挂上了电话,直接招了一辆的士向周俊的主处驶去。

对于周峻来说,有人陪着喝酒就是再好不过了的,成天视烟酒如命的他就是没有一天清醒过,在他那个狭小的出租房里弥漫着酒精和香烟的味道,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对着电脑码字,终日不见阳光和他快和传说中的吸血鬼差不多了。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消极的、积极的,这些都只不过取决于自己的心,然而周俊却选择了消极。

Z市的夜晚比较热闹,南方的城市一般都比较喜欢过夜生活,这些过惯了夜生活的人被称为“夜猫子。”他们喜欢想猫一样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活动。

都市夜生活是一面魔镜,正面照出人的样子,背面却瞧出“妖”来。这“妖”就是人们内心被压抑的娱乐需求,如果不能得以宣泄,一定会把人压成畸形,比如自闭症。而今天的夜生活,再也不单调乏味,各种新气象纷纷涌现:怀旧者有之,他们拿起话筒疯狂OK;高雅者有之,他们选择最为雅致的场所,舒舒服服地端坐于沙发上,享受诗意栖居的美;财大气粗者有之,他们正在高端消费的另类场所,细细咀嚼生活所赋予的快乐。一场夜间娱乐风暴已经袭来,大家各得其所,惬意悠哉。还而言之晚上恰恰是大城市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

周俊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桌子,随便提了大两袋垃圾匆匆赶下了楼。许风的学校和他挨着不是很远,十多分钟后,他从的士上下来,已看到早已经等待多时的周俊。

“兄弟,你又怎么啦?”周俊双手插在牛仔裤袋子里一阵小跑迎了上去。

愁容满面的许风苦苦一笑,拍着周俊的肩膀道:“郁闷——烦躁——气愤。”

周俊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啊……我都不好说什么了。”每次碰到这种情况许风都会来找他借酒消愁,他早已经习惯了,指着对面的迪厅道:“看到没有。黑凤凰迪厅,你要觉得郁闷就去那里摇下头发泄一下,保证你全身舒服。”

许风没有兴趣道:“连你也拿我开心?”目前,他这样的情况只怕想发泄都没有兴趣去发泄了,只想好好找个熟悉的人聊聊,大醉一场就舒服了。

“开个玩笑。”周俊看着许风严肃的面容,估计今天他被打击的不轻。

“是哥们就找个地方喝两杯,我买单。”许风冲上去单手紧紧箍住周俊的脖子将向前走着。

“我无所谓,只要有酒,去哪里都一样。”周俊西嘻嘻的笑着,指着前面不远的一家大排挡道:“就去那里吧。味道不错而且也便宜。”

去哪里对许风都无关紧要了,他只想快点喝几杯解解愁:“要你去地狱喝酒,你去不去啊?”

“考虑下。”周俊调笑着接着口。

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来到了周俊所指的大排挡,两人挑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了下来。许风二话没说,大声的叫道:“服务员,先上两打啤酒。”

“马上就来。”热情的服务员立即从架子上拖出了两箱啤酒放在了他们面前笑着道:“要不要杯子?”

许风烦躁的摆了摆手道:“不用,就吹瓶子。几个用杯子的发了财?”

服务员哑然失笑,连忙拿出菜单递给了许风继续道:“请问两位想吃点什么。”

“随便!”早已经不耐烦的许风抽出两瓶啤酒用牙齿咬开递给周俊一瓶。

“先生,我们这里的菜肴很多,可就是没有“随便”这道菜。”服务员理直气壮的回答着。

许风一听,心里来火了,酒瓶猛的往桌上一放,站了起来抓住服务员的衣领道:“你小子也来消遣我啊?”

“你……你,你想干什么?”服务员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着他怒发冲冠的样子心虚害怕的说着。

周俊一见形势不多,连忙扯开了许风笑着对服务员道:“我朋友今天心情不好,你不要理他,菜我来点。”

许风见周俊出来打圆场,连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气不打一处出道:“妈的,每个人都来消遣老子。都怪那该死的石傲天。”

周俊随便点了点下酒的小菜,连忙坐下来正色道:“你到底这么了?就算你心里有气也不该随便乱发在别人身啊。有气冲我来,今天我陪你。”话一说完立即拿起桌子上的那凭啤酒喝了个精光,继续道:“别不开心了,喝吧。”

火气渐渐消下来的许风极不愿意的拿起了酒瓶,心烦道:“妈妈的,都是他妈该死的东西。”说到这里的他拿瓶便吹。

一瓶下肚口后,许风打了个酒嗝继续道:“你知道吗?东方情今天又拒绝我了。我心好通。”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何必要搞成这样。”周俊一边说一边开了两瓶放在他面前。

“不!”许风吼了一句,继续道:“她是我的,是我的,没有人可以抢走,我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陪她在学校,可是她偏偏爱上了那个姓石的那个小子。”

周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痛道:“我也比你好不了多少,到现在都是一事无成。女朋友这个东西我真的不敢在奢望了,你也想开点吧。”

“我就是想不开。”说到这里的许风大喝了几口啤酒喘着粗气看着周俊,问道:“你说,我有哪一点比不上姓石的那个小子。什么小情选他不选我?”

“许风,你到今天都还不明白吗?”周俊点燃了一根烟猛吸了口,继续道:“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你又何必钻这个牛角尖?”

虽然是着话从周俊嘴里说出来是这么轻松,可是真正的发生在他身上自己却就看不开了。为了大学分手后的一个女朋友,把现在弄成了这样,成天与烟酒打交道,混混噩噩的虚度着光阴。

“哼。”许风冷冷一笑,有猛喝了几口酒,恨恨道:“我就是爱钻牛角尖,越是不得不到的我就越要得到,哪怕是不择手段。”

周俊叹了一口气,劝导着:“你这又是何苦来哉呢?”

“你不知道。”许风摇了摇手靠在椅子上道:“从我进大学的看到东方情的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了她而无法自拔。整整七年了,你知道吗?那时候看着追求他的人很多,我心里恨不的把那些登徒浪子都给废了心里才舒服。看着东方晴把他们一一拒绝的时候,我心里好开心好开心。我以为我会有希望,可是想不到我也会成为他们那些人中的一员。”

“不要这样。许风,你大学时候的朝气都去哪里了?现在的你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周俊激动道。

“呵呵……”许风苦笑起来,摇着头道:“那你呢?你比我更加颓废。天天闭在那个十几平米的房子里不出来,估计你都要起霉了。”

周俊一听脸色立即沉了下来,看在许风心情不好的份上也难得和他争论,独自举瓶干尽,淡淡道:“我知道我自己没用。”

“不说这么多了。兄弟,来,在干一瓶。”许风心知自己刚才说话有点过份,连忙转移话题递上一瓶酒。

周俊看了看他手中的酒瓶笑了笑,顺手接过,仰头就喝。许风也是一饮而尽。

两人放凭同时叹了口气,往往两个失意的男人坐到了一起最好的话语就是“干杯”,只有这个词语才能表达他们的心声。酒是个好东西,起码它能让人暂时的忘记烦恼,一醉不起后一切都是梦境。

++++++++++++++

后续章节在《元婶出窍》的外篇里,欢迎前去阅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