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九十九章 澳门赌场(上)

当周俊架着许风回家不久,石傲天和莫君言就已经离开了黑凤凰迪厅。

“我的车还不错吧。最近新买的,要不要给你也搞一辆来?”莫君言一脸喜悦的开着车。

“不用了。我不会开。”石傲天坚决的反对着,他认为汽车还没有他双脚跑的快,而且弄一辆来也是会开,放在那里还碍事。

莫君言从后视镜里看了后坐的石傲天一眼无奈了一笑,道:“不会可以学呀,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会的。”

“在说吧。”石傲天淡淡道:“资料给。”

莫君言连忙单手握着方向盘,从旁边的坐垫下拿出一个黑色的包装袋顺手往后一扔,正色道:“老规矩。你记熟这些资料和情报。”

石傲天冷冷一笑,连忙打开包装袋上面的封条,那出资料仔细的看着。

“你这次的目标是澳门赌场的新接班人——何志昆。”莫君言冷静的提醒着他。

石傲天从包装袋里拿出此次任务目标人——何志昆的照片仔细的观察起来。

何志昆是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干儿子,何鸿燊自60年代初接手澳门赌场专营权后,40多年来,驰骋赌海,跃马扬鞭,把个澳门赌场步步做大,终于跻身世界四大赌场之一。至今,何先生虽年逾古稀,但仍然掌控着澳门赌场的风云变幻。也就是说,他身为赌场“龙头老大”的地位没有变。在一般外人眼里,澳门赌场就是何鸿燊家族开的,眼下,澳门赌场的最终决策人虽仍是“赌王”何鸿燊,但赌场具体掌舵人却是苏、吴二人。苏树辉主要负责赌场的对外事务,吴志诚则全付精力盯在赌场的内部管理上。一外一内,配合默契,勘称何鸿燊的“左右臂”。

已步入不惑之年的何志昆狠有当年干爹的作风,这几年把澳门的各大赌场生意管理的蒸蒸日上,另外各位叔叔伯父等人都对他特别器重,一致同意他上位。大家都是抱着是有钱一起赚的想法。然而何志昆上位也就是“天命所归”了。在加上有苏树辉和吴志诚两位叔伯辅佐,可谓是如虎添翼。

莫君言看了一眼拿着照片发呆的石傲天提醒道:“感觉怎么样?”

“很强大的阵容。他可谓是在澳门一手遮天了。”石傲天放下照片翻阅着资料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不强大的话我怎么会去接了?”莫君言很有信心道:“我相信你,日本的任务你都可以做,这种类型的一定是难不到你。我对你有信心。”

“这可和普通的的黑势力是不同的,虽然我对澳门了解的不多,但是刚刚看了资料,在澳门赌博是合法的。他们受地方政府的保护,而且手下也相当的多。并不是什么三角猫的角色。看来要费一方工夫了。”石傲天收好资料靠这在了后座上认真的思考着。

经过这几次来的暗杀,石傲天有了明显的进步,他慢慢开始学会用头脑思考问题,再也不是以前刚出道的时候那个懵懂蛮撞的“野人”了。这些进步和午夜、托亚的间接帮助有着直接联系,看来日本之行对他的帮助很大。

“时间不多了。组织规定的时间是不可以改变的,元旦一到,你要是进不了前一百名,你的所有心血就会化为乌有。”莫君言叹了口起安慰道:“你说的那个杀手我一直都在帮你查,现在虽然没有他的踪迹,但是只要他再接任务,我就有办法知道。石头,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你有什么办法知道?”石傲天一听她有办法查到当年杀死自己一家人的凶手,立即双眼有神的坐了起来。

莫君言面不改色的继续道:“至于我用什么办法你就不需要知道了。这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黑榜的排名处于一个非常动荡的时期,黑榜第七的位置诱惑力太大,很多人都想来分一杯羹,只要你确定他是黑榜的有野心的杀手,我相信他一定会露面,他总不会是黑榜第七位以上的吧?我想不太可能,根据我所了解到的,前六位的没有人用长刀,更没有用你说的那种杀人方式,所以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出来探头了。”

石傲天深深的吸了口起,沉思道:“除了黑榜,我相信不会有这样厉害的杀手了,我有中很强烈的预感,他一定在这两千多名杀手中隐藏着。”根据他碰到的杀手以来,只有黑榜才会出这么优秀的杀手,甚至每个杀手都是可以独当一面,这更本就不是一般杀手可以做到的,十年前的案件可以说是做的天衣无缝,要不是有黑榜这个强大的组织精良的策划和准确的情报,全家人也不会这么容易惨死在别人刀下。

“希望是吧。”莫君眼送了口气道:“虽然组织是个杀手集合基地,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乱来,不要盲目去查询,我会帮你的。要是你一步走错,组织势必除掉你。”

“我不在乎,只要能达到我的目的,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甚至我的生命。”石傲天坚决的回答着,他等手刃仇人的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年了,这十年来他辛苦的付出也就是等的这一天的来临。

“不是在乎不在乎的问题。你要好好留着这条命,其他的事我来安排就好了。”莫君言听着石傲天那一番话,心中一痛,不知何时自己对他已经是那么眷恋了,她只希望石傲天可以好好的活在自己身边。

石傲天并没有做声,他又重新靠在了背座上闭眼养神。随便兜了几圈的莫君言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把我放在前面路口就行了。”石傲天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

“好的。”莫君言立即驾车转弯,提醒他道:“记得明天的中午飞机,机票在你手上的资料袋里。”说完车子便停在了路口。

“我看到了。”石傲天打开车门直接走了下去,对莫君言微微一笑道:“谢谢你的啤酒,明天见。”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莫君言满意的摇了摇头难道:“没想到他笑起来的样子还挺迷人的,看来酷杀手要转行了。”说完便将油门踩到了底,飞速离开了这里。

石傲天一个人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脑中不断的回想着下山后的几个月来发生的种种事件,从一开始的杀人救白雪到现在的黑榜杀手,这条路一直都走的十分的坚辛,在这条满布荆棘的不会路上,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是尽头,也很有可能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一直在这条命运之路上走下去。

不知不觉中他已回到了家里,石傲天倒在**将这次任务的仔细默记着,因为这些对他很重要,只有全不记下来才可以保证任务不会出错,一多个小时后将这些情报都已经默记于心,随后拿出飞机票看了看,是明天中午十一点的飞机,想的这里的他不由的笑了笑,心道:又可以多睡会了。将资料藏好后到头便睡。

一夜无事,正在打盹做梦的石傲天最终还是被莫君言打来的电话给吵醒来。

“你现在在哪里?”莫君言愤愤的问着。

“在**。”石傲天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你这头猪,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莫君言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爆发出来。

石傲天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满不在乎道:“十点都不到,你嚷嚷什么?”

“你知道飞机不等人的吗?要提前半个小时上机才可以。”莫君言发飙似的教训的石傲天,她已经在机场的等了近半个小时了,依然没有看到石傲天出现,心中那个气啊。恨不的自己直接进场不管他了。

“马上到。”石傲天挂掉电话,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飞快的穿着衣服,梳洗打扮发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了看墙上的时间满意道:“还不错,依然没有十点。”

收拾好东西后正准备出门的他,突然见想到了东方情,于是不得不叹了气坐在了椅子上,心道:总要给她留点什么吧?不让她一定会担心的。

〖天鹰VIP作品,最新最快尽在天鹰.**.tywx****〗

也没有做细想的他拿起比就在留言本上歪歪斜斜的写下了一小段话。其内容都是一些自己瞎编乱造的借口,最主要的信息还是“三天后回来”这句话,其他可以说都是废话。

石傲天放下笔看了看,满意的出了门。现在到机场半个小时完全足够了,他包了一辆的士,甩过一把的票子道:“司机,最快的速度去机场。”

见钱眼看的司机二话没说,接过钱就是一脚油门,飙的跟一阵风似的,有钱什么都好办,管他什么红灯绿灯,开罚单就就让他开去吧。

石傲天也比较满意司机的表现,虽然危险了点,好在司机的技术比较好,一路都平安无事。半个小时之内终于赶了飞场。

“您满走。”司机看着下车的石傲天继续微笑服务着,等到客人走远的时候,马上喜滋滋的数着钱,

看着终于看到石傲天露面了的莫君言双手交叉放在兄前气鼓鼓道:“你这烂石头,你看看现在几点钟了。”

“十点半。”石傲天轻松的回答着。

“别人都进去了你现在才来,你象话吗?”莫君言鼓着气红了的脸蛋对峙着。

石傲天潇洒的一笑,换好登记牌子道:“只要赶上了就好,你太罗嗦了。”说完便通过了检测门直接进入了后机打厅。

“你……”莫君言气的单脚一跺,连忙跟了上去。

Z市属于G省,是中国最南端的一个省,当然,离澳门也并不远。

几个小时后飞机已经安全的降落在了澳门机场。石傲天和莫君言双双踏上了这个被葡萄牙占领过的殖民地。澳门与香港一水之隔,两地都有做殖民地的历史,但比较起来,澳门的经济繁荣程度,不比香港差,而论生活的舒适度,则比香港又要悠闲许多。无论是在大三巴的广场流连,还是坐在妈祖庙前的海边晒太阳,无论是看跑马比赛,还是坐在小酒吧里喝咖啡,澳门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有着文化背景的,民俗气氛浓厚的,带着些童话般浪漫色彩的,集东西方魅力于一体的,有很强的亲和力的一个城市。

澳门,世界四大赌城之一。澳门的博彩史远比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大西洋城早;其面积之小,可与欧洲赌国摩纳哥媲美,故有“东方蒙地卡罗”之称。澳门集东西方赌式之大全,大凡世界上有的赌博花样,澳门应有尽有。澳门的博彩业历史很久。澳门开埠至今400年左右,而赌业已有近200年历史。晚清时期,来自珠江三角洲的各路人马时常云集澳门,在赌桌上一掷千金。1847年,澳葡政府颁布法令,宣布赌博合法化。一时间,澳门赌档林立。当时,澳门大大小小的赌档多由江湖人物开设或控制,赌档内外火并、流血事件时有发生。

作为一个头顶“东方拉斯维加斯”盛名的澳门,无论她是怎样的风情和秀丽,“赌”是人们记忆中对她的最强烈的第一感觉,到了澳门不进赌场可以说没有来过澳门。提起澳门赌场,很自然就会联想到“赌王”何鸿燊,也就是这次任务目标何志昆的干爹,当年,他笼络各方人心的手法异常的高明,他能把江湖的各路人马摆平。澳门黑社会的堂口有:友联、同义、家义、联英社、友和、利庐、尚义堂、群英、合义、黄馆、八区仔,等等。

从1956年起,香港警方把大批香港黑社会头头递解出境,绝大部分分选择澳门作递解地。这些帮会大佬,有的金盆洗手,改做良民;有的重操旧业,在澳门开坛设舵。十四K、和安乐、和胜和、和胜义、新义安等先后在澳门设立堂口。

澳门的法律长期宽容黑社会的存在,不像同是殖民地的香港一样有专门的反黑法。在澳门只要不是“刑事现案犯”,摆明你是黑帮首领也不会受到拘捕。这成为过江猛龙在澳门落地生根的主要原因,最终形成香港帮在澳门“喧宾夺主”的局面。不要以为黑帮的生活,就像电影电视中描绘的那样,整天价杀人放火、强奸掳掠。在澳门,帮会势力可谓渗透社会的每个角落,但又会觉得澳门是这样的宁静祥和,至少表面是这样。

实际上,帮会为了长远利益,会“力保”一方“平安”。各派之间,发生纠纷,以讲数取得“谅解”,极少打斗。武力是起个威慑的作用,而不作为家常便饭。经济利益是他们的生存之根本,港澳帮会有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商业化。堂口以商行商铺的名目出现,他们既有非法生意,也从事合法经营。堂主、香主、舵主本人可能就是某某董事长、总经理、娱乐场老板、赌厅承包商等。

赌场是澳门的大肥肉,想一个人独享,那么赌场三天两头会有人搞事,害得那些人能独享不成。何鸿燊很能体谅他们的求财之心,尽可能予以关照。他会平衡各帮的势力范围,让他们各自拥有自己的地盘,以免发生争执,相安无事。

“澳门!”莫君言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舒服道:“这就是澳门了。”

“我知道。”石傲天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毫无感觉道:“下一步怎么办?”

“洗线啊。要不我跟着你来干什么?“莫君言很自然的挽上了石傲天的手臂亲昵道:“我知道你不懂,所以本大小姐特地过来陪你,你就好好的学着。这是给你新开的银行帐户卡,拿着!”说完将一张卡在石傲面前摇晃起来。

“干什么?”石傲天接过卡,疑惑的问着。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这张卡现在是空的,到时候你把洗干净的钱汇入就可以了,数量不多,也就四百万,其他的组织都给你洗干净了。”莫君言开心的道:“你是一夜暴富,组织一下也洗不了这么多,银行也不是傻瓜,他们会特别留心你的,所以你不洗干净的话,估计你就会穷光蛋。”

石傲天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是一向到自己拼命赚回来的钱会损失掉,便不懂装懂的一个劲的点头。

莫君言随手拦住了一天的士将石傲天推了上去,对司机道:“葡京大酒店。”

上个世纪60年代建成的葡京酒店是澳门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澳门博彩有限公司下属最大的赌场。

“两位是第一次来澳门吧。”司机先生热情的攀谈着。

莫君言看着外面的景色笑了笑,道:“算是吧。”

“算是?”司机感到疑惑不解。

对于莫君言来说,她也只不过从情报组的资料上了解到澳门的情况的,说来过并没有来过,但是对澳门的一切可以说又了如指掌,这有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黑榜组织是多么的强大,全球没有一个企业可以了完全解或者渗透全世界的信息,但是黑榜组织可以,他们拥有各方面最优秀的人才,只要你想的到,他们就可以做的到,不论是杀谁,有钱任何事情都好办,在他们眼中任何人的生命都是有价钱的,只不过是价钱的多寡而已。

++++++++++++++++++

本书更新速度太快了,已经大大超过了签约网站vip章节,终于引来签约网站的不满,只好暂停更新一段时间了。好在在《元神出窍》的外篇部分还有几章隐藏着,大家看完这几章等一等吧。不好意思,不能得罪签约网站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