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一百零二章 邪恶之瞳

此刻,清醒过来的莫君言才发现石傲天消失了,立即将筹码换成了钱,存如了石傲天新的帐户上,虽然损失了好几十万,但是毕竟还是洗干净了,而且自己也过了瘾。随后从垮包里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有了无数个未接电话,而且全是同一个人打来的——石傲天。心里发虚的莫君言大呼不妙,都怪自己赌的太投入,环境太嘈杂,手机震动竟然没有一点感觉,完全忘记了还有这挡子事。

“喂?”打通了电话的莫君言做贼心虚道。

“你在哪里,打你电话你又不接。害我一个人在一个这么大的赌场找,你死到什么地方去了?”终于有了莫君言线索的石傲天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火焰,沉声骂了起来。

莫君言不好意思的傻笑着粘声解释道:“石头,不是你想的这样的,我都是为了帮你洗钱才赌的投入一点,我现在不是已经打电话给你了吗?”莫君言找了一些连自己也认为牵强的理由解释着,事已至此,被他骂骂也是正常的了。

“够了够了……”石傲天拿着手机在四周寻找着烦躁道:“你在什么位置?我过来。”

莫君言看了一下四周,连声道:“我在门口兑换筹码的地方,我等你。实在对不起哦,亲爱的石头,别生气了。”

石傲天将手机一挂,懒的和她纠缠下去,直接望大门口换筹码的地方快步走去。

一看到石傲天出现的莫君言就微笑的奔了上去抱住了他,娇声道:“石头,不要生气了,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吗?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对于石傲天这种油盐不进的人,莫君言只有展开美女攻势才有用,其他的手段对一律无效。

刚被她粘上来的石傲天看着她那娇嫩的脸蛋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露出来的无辜表情也就不好再骂下去,心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哎!”

“石头!别生气了。”莫君言亲热着称呼着,将胸前最柔软的部分紧紧的贴在了石傲天的身上磨蹭着。

大感出不消的石傲天突然见又想起了那个挑逗自己的红衣女郎,老脸一红立即推开莫君言无奈道:“算了。”可是在他内心却一直在琢磨着:女人是不都喜欢这样?

“耶——”莫君言开心了像个小孩似的蹦了起来,欢快道:“钱已经洗干净了,我们可以去吃饭了。”

“真的?”石傲天表示怀疑。

“这个……”莫君言清了清喉咙为难道:“亏了一点点,不过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你不会怪我吧?”说完偷偷的看着石傲天的表情。

“多少?”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的石傲天显得很镇定。

“三十万左右。”莫君言小声的说了出来。

石傲天一听,大出自己的一料,比自己开始预计的要少多了,心中还算比较满意,脸上依然不动声色道:“算了,你都帮了我这么多,这点我也不必要和你计较了。”

本以为石傲天会暴跳如雷的莫君言吃惊的看着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石头,真的吗?”

“什么蒸的煮的,你很罗嗦,知不知道。”石傲天不禁烦躁起来,女人就是难伺候。

“今天吃饭我请。”莫君言开心的挽上了他的手臂娇笑着道:“石头,我发觉你越来越好了,好的让我想亲你了。”

石傲天浑身上下一抖,哆嗦道:“别——”连忙转移话题道:“先吃饭,我肚子饿了。”

“遵命。”莫君言欢快的说完便走了起来,拖着他来到了负一楼的餐厅道:“想吃什么自己说。”

石傲天随便找了个位置,大量着这个赌场餐厅道:“还挺气派的嘛!”

“当然。”莫君言先要了两瓶啤酒,放到他面前继续道:“这都是为了方便赌客,葡京大酒点就在边上,他们都是一体化的。”完了便独自喝了一口啤酒。

早已经口干舌躁的石傲天也拿起啤酒猛喝了一口,急道:“快点吧。我要饿死了。”

“你想吃什么自己说啊。”莫君言微笑的看着他。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石傲天一向以来对点菜就不在行。

莫君言莞尔一笑,连忙点了一些方便快速的食物道:“就吃这些吧。晚上吃多了不好。”

“为什么。”石傲天摆了摆手,有吃总比没得吃要强,也不需要在挑剔什么了。

莫君言低声道:“相信今天你对堵场的环境也已经有了一些了解,这次的人绝对不是小角色,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做我们这一行的,接了就要办事。”

石傲天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沉着道:“我知道。”

“你也不要担心,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只要你照着做就不会有问题。”莫君言安慰着。

石傲天喝了一口啤酒,突然间想起了那个上诡异的伤疤男子,连忙放瓶问道:“对了,我在赌场见了一个人,他……他,不好说,总觉得很不多劲。”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个右眼有伤疤的男子,反正除了散发出来的杀气之外,就是整个人透露出的诡异,感觉上看着他的眼睛就会有一种错觉。

莫君言听他这么一说也想起了帮他赢钱的那个人,连忙低声道:“石头,我也碰到了一个,我感觉那人很奇怪,挺神秘的。”

“是吗?”石傲天不禁皱起了眉头,道:“没想到赌场会有这么多?”

莫君言觉得不太可能,连忙问道:“你看的哪个人什么样子?”

“一个外国人,看起来和有气质很高贵,他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很迷人,右眼上有一个“1”型伤疤……”石傲天慢慢的回忆着那个人的外貌。

莫君言听了这些,连忙“啊”的惊呼起来到:“就是他,我看到的也是他,他的眼神看起来很迷人,看了一眼后就不想移开了,但是我感觉很邪恶。”

石傲天身有体会的点了点头,小声道:“确实有几分邪气,虽然他的气息隐藏的很好,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的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石傲天也慢慢开始学会隐藏自己的杀气,再也不想以前那么肆意妄为了。

“他发现你没有?”莫君言悄声的问着。

石傲天点了点头道:“应该有,当时他坐在桌子边赌博,而且赢了很多,他看到我的时候站起来了。”

莫君言冷静的点了点头,道:“他出现的时候还帮我赢了一回钱。”

“帮你?”石傲天疑惑起来。

“是。”莫君言简单的将过程说了一遍,只是把自己输了多少钱的那一部分省略掉而已。

“早这样看来,他和我一样了。”石傲天不愿意把话说的很明确,因为怕隔墙有耳,所以说出来的话只要让莫君言可以听动就一样了。

莫君言只轻轻的点了点头。

“有办法知道他底吗?”石傲天着急的问着,只希望这次任务不要碰上什么以外就好。

“暂时没有。”莫君言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道:“这些都是机密,就是我也很难涉及道。除非……”

石傲天看这莫君言秀眉紧簇的样子连忙问道:“除非什么?”

莫君言冷静的喝了一口啤酒道:“你们每个人在工作的时候都有自己的专业能力,要是能让我看看他的能力,我可能就有办法查到,但是不是对的,因为有些经纪人他们不想将这些传到BBS上,要是这样我们就没有什么线索可以查。”

黑榜的杀手经纪人为了炫耀自己伙伴的强大,常常喜欢将一些重要任务完成信息上传到组织的BBS上供各位同行欣赏,不过,也不是每个经纪人这么做,要是杀手本身不同意的话,那么就不能上传。这也显示力量的一种方式,让大家可以比拼比拼谁是最厉害的杀手,当然这些资料只限于他们的内部网络,一般的人是不可能登陆的,就算要查他们,也要过了黑榜组织“黑客”那一关,问题是到现在还没有人能闯破那批“天才黑客”那一关,所以黑榜组织才会这样有有恃无恐。

“那怎么办?”石傲天小声的问着。

莫君言轻轻道:“不要紧张,如果他是同行,他就不会干扰你的,这是历年以来一个不成问的规矩。所以你大可放心。”

石傲天一听说有这个不成文规定后也稍微安心了,不禁大喝了一口啤酒。此时,饭菜也全都上齐,早已经饥肠辘辘的他狼吞虎咽起来。

莫君言肚子不怎么饿,为了保持迷人的身段,只是少量吃了一点,和石傲天比起来,连他吃的十分只一都不少。吃完稍作休息后,两人随即起身上了赌场大厅准备从正门出去,可是刚刚一上来就被眼前一大堆人围观的惊呼声给吸引了过去。

由于众堵徒围的太严密,莫君言只好拉着石傲天来到一个至高的位置,从上看下去,连忙吃惊道:“是啊?”

石傲天也顺眼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玩骰子的桌边潇洒的坐了一个人,那个个人正是那和右眼上伤疤的外籍男子,只见他手中优雅的夹着一根雪茄微微的笑着,四周围都看着他,只要大押大他们就跟着压上去,要是压小也就跟着压上去。因为他已经连续赢了十二盘了,而且每把都是小,最夸张的就是,这男子还没有等骰盅摇响就已经提前下注了,根本就不需要听什么骰中里骰子的碰撞来猜,好象他就有未卜先知能力。

“哗——”人群之中有了能大的反应:“又是小,连续十三把了……”

那伤疤男子依然面不改色的看着庄家,道:“继续,还是小。”说完就将台面上所有的筹码都推了进去,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迟疑,好象早已经将答案提前看到透了,处变不惊的看着庄家。众人也忙着纷纷下注,因为大家都想赢钱。

骰盅在一次的摇响,伤疤男子微微的笑着看着摇骰子的人道:“开。”

说完,那人变很听话的将骰盅打开,众人一看,几乎都要疯狂了,结果依然是小。连续十三把小,这种情况的概率是很渺茫的,而且这些骰子手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虽然每把都可以摇出小来,但是不能为顾客服务,因为他们是庄家,是吃这行饭的,要是故意出千,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就是出千也不可能是这样的明显,把把都是小,这完全是不正常的情况。

当然,这个伤疤男子的举动也引起了葡京赌场主管的注意,他们从监视器上仔细的看着这个外籍赌徒,心中很书狐疑:不可能,没有理由的,在没有摇骰以前就下注,而且还这么胸有成竹,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其中一个主管用对讲机吩咐道:“叫金手指过来。”说完便又仔细观察起来。

此时,站在石傲天身边的一个赌徒观看着下面的“战争”惊奇道:“太夸张了吧,都连续十三把了,把把都是小,是不是出千啊?”

莫君言仔细的看观察这伤疤男子的动作,恁是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脑中开始搜索黑榜组织BBS上所记录的杀手,结果无一人和他匹配。

“有发现吗?”石傲天问着身边的莫君言。

“没有,我一直在观察,他几乎没有动过,说话也很少,而且只是抽烟而已。毫无破绽。”莫君言也不禁头痛起来,心中大喊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确实听厉害的,要是我也要听了骰子的震动来推断大小,可是他完全没有必要。好象可以提前看到结果一样。”石傲天皱眉叹了口气。

莫君言也叹气道:“确实如此,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一定使用了他的能力,只是我们无法察觉到而已。妈的,第一次碰到这么棘手的人物。”此刻,连莫君言也不得不佩服起对方来,无论怎么看都看不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再看看,也许呆会就会有发现了。”石傲天不禁皱起了剑眉毛,细细的观察来。

莫君言没有出声,只是赞成的点了点头。

此刻,堵场电脑监控室进来一个矮矮瘦瘦的精壮男子,只见他仔细的看着监视器上的录象,沉沉道:“好厉害的人。”

主管严肃道:“金手指,你看出了什么吗?”

“没有。”金手指冷静的摇了摇头,道:“不过我想会会他。”

“好的。去吧,我找你来就是要你来处理这事的,不能再让他赢下去了,你可是我们澳门第一骰子王,相信你能摆平,对吗?”主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

“我尽力。”说完金手指就转身出进了堵场。

金手指是澳门第一骰子王,常常处理一些技术高超的毒徒,和他赌过骰子的人都已经断了指头,因为和他赌的代价就是指头,只有这样才可以起到震慑作用,意思告诉那些自以为学了点小把戏就过来兴风作浪的人。他五岁就开始学摇骰子,到至尽都已经近三十年了,一手骰子技术已经出神入化,从他手中断过指头的人多的已经无法计算了,一直以来他从没有输过,所以别人送他外号金手指。

伤疤男子看着金手指出场了,微微一笑,随即打了个响指道:“看来主菜要上场了。”

众人看到赌场的一好骰子王金手指上场了,不禁全都围了过来,准备看好戏。

只见金手指换下要骰子的人后仔细的大量着这伤疤男子,一看到他那只有伤的右眼顿时一阵恐怖的感觉袭上心头,但是好象又有一种无法抵挡的力量不得不去看。

伤疤男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轻轻道:“我已经赢了很多了。”

金手指大梦初醒般摇了着不清醒的大脑,心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觉得晕?

“你摇头就代表不赌的吗?那你金手指的名誉就要扫地了。人都是有欲望的,你要是有本事就把我手中的钱都赢走啊?你怕我的吗?放轻松点,不要着急,我有时间。”

金手指不经意的抬头看了过去,心跳加快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输了的人要陪手指。”

“我知道。看起来你很紧张啊。”伤疤男子邪邪一笑,看着金手指继续道:“不要紧张,就像平时一样,这样你才可以发挥你的真正的实力,你不是遇强就越强的吗?”

金手指一听,心跳立即减速下来,镇定下来给自己鼓气自己道:对。我是金手指,我是不输的。”

“这样才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相信你也不会例外,要坚持自己的梦想,人都是有欲望的,在你的内心深处埋藏了多少连自己不想都不感想的梦想,现在统统的释放出来。我的手指还在我手上,你想不想拿走?”伤疤男子患患的说着。

金手指听这些话,不禁着了迷一样看着对方眼睛上的那到伤疤点了点头道:“想。”

“好,那么我就开始吧。”伤疤男子说完不禁打了个响指。金手指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立即开始摇动则骰盅。

周围围观的堵徒们都秉住了呼吸,静静的观看着这场充满悬念的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