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一百二十一章 矛盾内心

虽然从更新到现在《美少女的宠物》只增加了300票,但是我还是决定更新一章《黑榜》。还是那句话,本周《美少女的宠物》每增加四百票,《黑榜》更新一章,下一周是600票。目前《美少女的宠物》的周推是762,到1162的时候,《黑榜》更新下一章。

请把你的门的推荐票投过去吧,这里不签约,不上墙推,推荐票没有什么用处了。

+++++++++++

莫君言偷偷的看了石傲天复杂的表情,心中得意着。对她来说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她喜欢看石傲天着中茫然不知的神态,而且又可以试探他内心的情感。如今已石傲天已经表明了态度,看来他对自己人生的方向已有了目标,不会在犹豫不决了。

石傲天心知自己斗嘴绝对不是她莫君言的对手,连忙忙转移话题,道:“这次去泰国我碰了一个人。”

“哦?是吗?”莫君言看他有意识的转移话题,含糊的回答着。

“一个朋友。”石傲天不禁想起了托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虽然他嘴巴上是答应的好好的,说过一段时间就过来,但是按照他那玩世不恭的性格,只怕很快就会忘记此时。想到这里,石傲天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啊?”莫君言下意识的看了看石傲天,不解道:“是不是又碰到了哪个老相好了?”

看来莫君言是吃定石傲天了,每句话都“针对”他,语不惊人誓不休。其实这也是她一种变相的关怀,莫君言就是刀子嘴巴豆腐心,她的内心很在乎石傲天,想把他心里藏着的每个女人都“挖”出来才舒服。

石傲天摇了摇头,双手交叉放于胸前,正色道:“不是女的。”

“不是女的?”莫君言想不到自己的判断会出错误,显然有点吃惊,道:“男的?会是你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你?”石傲天看了她一眼睛,神秘的笑了起来。他和托亚、午夜的关系是在日本建立起来的,那次任务不属于莫君言负责,她有怎么会知道呢?

“你笑什么?估计不是什么好事。快说。”莫君言看着石傲天那副神秘的笑脸,脸上不悦,心道:想不到你这石头还是有事情瞒着我。我一顶要探个究竟。

出于做经纪人的本能反应,莫君言是要是秘密就想去探察一下,以防万一。

“一个泰国小子,应该比我大几岁。”石傲天笑了笑,想起托亚平时胡搞乱来的场景,心里就觉得好笑。

“泰国的?”莫君言奇怪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也能算老朋友?”

石傲天清清了嗓子继续道:“日本任务时候认识的,我的搭档之一。”

“啊——”莫君言惊的差点撞车,定神道:“你说什么?杀手?”

石傲天肯定的点点头,疑惑的看着她道:“有什么问题吗?你干什么这么大反应?”

莫君言不禁留下一滴冷汗,心中无法平静:和杀手成为朋友?有点难以置信,难道他们就不怕被别人出卖,还是他们另有所图。

说到待人,莫君言永远都是疑心重重,远远比不上改变后的石傲天那么宽厚,其实他已经学会了怎么去信任人。莫君言就上太过于精明,凡事都要做到万无一失,就是她的这种思想常常把她带进一个看事情误区,有时候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真真假假了。

“你怎么了?”石傲天看着莫君言满脸担心的神色,连忙拿出纸巾擦去额头上那滴留下来的细汗关心道:“丫头,你没事吧?”

莫君言咽了口口水,正色问道:“你有没有告诉他你的名字,或者他有没有告诉你他的名字?”

“没有。”石傲天摇了摇头,他和托亚、午夜之见都是以“疯子、呆子、白痴”来称呼的,至于名字,他们随都没有主动问过,也没有主动说过。就是因为这样,大家才可以放心的做朋友,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有与没有都不重要,朋友讲究的是交心,又何必去在乎名字。

但是莫君言和不怎么想,为了安全,她需要知道名字来探察一下此人身份。黑榜杀手多之又多,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人。各个杀手之间明争暗斗之事不在少数,毕风雨和边武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俩自出道一来一直争到现在。要说杀手只见能做朋友的,确实是少之有少,除非有某中目的。这些都是让莫君言不放心的因数,几十年来,在黑榜界还没有出现过真正的朋友,大家只不过是竞争对手。

石傲天见莫君言半天没做声,连忙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莫君言紧皱眉头,道:“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问题。”

“放心吧,应该不会有问题。”石傲天觉得托亚是一个可信任的朋友,绝对不会看走眼的。

“有没有问题不是你说的算,真的等问题来了就麻烦了。”莫君言柔声继续道:“石头,你知道人心险恶吗?我真的很担心你。”

“我知道。”石傲天不禁想起了以前,要是人心不险恶,自己也就不会有今天。他幽幽的叹息着:“原来我可以说什么人都不相信,但是现在我变的慢慢开始相信,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莫君言虽然不知道石傲天的过去,但是她很想去了解。

“因为你们。你、东方情、李静静、白痴、疯子。是你们将我内心的火焰重新点燃,让我看到这个世界还有希望。”石傲天默默的说着。

莫君言可以感觉到石傲天他内心的忧伤,他的过去一定历经了无数坎坷才走到今天的,内心深处埋藏着一端不为人知的秘密。

“白痴和疯子是谁?”莫君言好奇道。

“两个杀手朋友。日本任务就是和他们合作的,我一直这样称呼他们。也是他们教会了我“朋友”这两个字的含义。”石傲天感慨万分的说着,要不是这两个人在患难中见真情,只怕也不会有今天改变后的石傲天。

“两个?还不是一个?”莫君言更加震动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石傲天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和两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的杀手做上朋友,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想到这里,莫君言不禁为石傲天担心起来继续道:“石头,还是小心点好。”

石傲天知道她是在关心自己,默默的点头应着,但是内心始终都把托亚和午夜当作最好的朋友。从一开始,他确实不信任过,更不屑于交朋友,但是大家一起共同经历了多次磨难,在相互帮助下突破重围,这份情感绝对值得珍惜。很多人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像托亚、午夜的那中情况确实少见。

很快车就驶进了半山花园,莫君言将车听好和石傲天进了别墅。

“终于回来了。”石傲天轻松的舒张了一下筋骨,换了蝎子后一屁股坐在了大沙发上晃着。

莫君言面带笑意的对石傲天道:“肚子饿了吧?”

“当然。”石傲天一想到莫君言做的菜肴,口水立即分泌出来道:“我都快饿死了。在巴芭堤雅的时候我就时时刻刻想着你做的饭菜。”说着说着,不禁陶醉起来。

“呸!”莫君言含笑轻啐了一声,道:“你到底是想我还是想我的饭菜?”

石傲天趴在沙发上想了想,故意忧郁道:“两个都想,不过想你多一点。”

“呵呵……”莫君言掩嘴轻笑起来,道:“等等,我去下厨,做几道好菜来犒劳我们的大功臣。”说完,一转身没入厨房。

石傲天早已经迫不及待,一听到莫君言说要做好菜,心里乐开了花。他的生活的标准也忒底,只要能吃饱就可以了,至于睡觉,随便找棵树挂上就行了,惟独这个吃,他是当仁不让。

这一阵来石傲天确实变化很多,他开始慢慢适应外面的这种生活,经过不断的接触人,也渐渐恢复了他的本性。和几个月以前比起来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其实他的本性从未丢失过,只是埋藏的太深,原始森林十年的生活,每天都是和动物在打交道,换了是谁都会变化。可是他一直想不通师父为什么没有被这些因素影响到,而且一百四多年容颜不老,听起来听恐怖。可以说是今世老怪物了。难道神农架除了神秘的传说外还有不老的秘密?

想到这里的石傲天不禁猛摇了摇头,心静道:有机会回去一定要好好问清楚,师父这一身本事绝对不是假的。

此刻,一阵香味从厨房飘出来打断了石傲天的思路,他连用那比狼还灵敏的嗅觉使劲闻着,不禁食指大动道:“丫头,快点,我要饿死了。”

莫君言冲出厨房没好气道:“你嚷嚷什么?还没有好呢,去去去——一边呆着去。”说完又立即跑回厨房继续着她的“工作”。

碰了一鼻子灰的石傲天哑然失笑,心道:什么时候这丫头变的这么可爱了?

不禁莞尔一笑,索然无味的打开了电视机,拿着遥控器慢无目的的乱按着。

莫君言其实很可爱,但是她只会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表现出来,原来的石傲天天天板着副脸,任谁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那时候莫君言是怕,她不敢和石傲天打交道,每次争论起来,三句话离不开一个“杀”字,而且那时候石傲天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相当严重,完全不知道收敛,随便一个杀手遇见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盯上他。

如今好多了,石傲天做人开朗低调了很多,这些都是他从生活中体验出来的,短短的几个月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到此刻,莫君言才敢对他说:“我爱你”,起码现在的石傲天可以感受到这份爱意,他知道怎么去珍惜,而不是一味的毁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早已饿的趴在沙发上的石傲天都快睡着了,突然听道耳朵一动,厨房一阵声音跳了出来“过来吧。吃饭了。”

石傲天立即精神一震,翻身跃起,夺门而入,猥琐的搓着大手道:“我先试试有没有毒。”说完变伸出二指准备去夹菜。

“又来这一套!”莫君言快速反应,抽出一双筷子打在石傲天的手上道:“去洗手,一点卫生都不讲。”

石傲天故意没有逼开,反正他皮厚肉粗抽也抽不痛。他把说缩回嘻嘻的笑道:“丫头试试吧,看起来确实不错,我真的很想试啊。”说完,差点连口水都淌了出来。

莫君言看着他那献媚样,心里就好笑,连忙用筷子夹起一块肉在石傲天面前晃了晃,笑道:“想吃吗?”

石傲天随着那块肉的香味晃着,点头道:“当然。”

“我喂你,张开嘴巴。啊——”莫君言就像教幼稚园小朋友一样可爱道。

石傲天才不管她那么多,连忙“啊——”一声张了开了嘴巴等待着。

莫君言看着他那傻样,“噗嗤”一笑,连忙将肉放进了他嘴巴里。

石傲天闭眼大嚼着,煞有其事道:“好吃好吃。”

莫君言开心起来,催促道:“去洗手吧。晚上你还有事情要做呢!”

听到这里的石傲天疑惑起来,站直道:“事情?这么快就有任务呢?”

莫君言摇了摇头,叹息道:“李静静现在在东方情那边,你不打算去见见吗?”

石傲天不禁愁容满面,缓缓的洗着手。

莫君言这么说,其实就是想他快点做个了解。另外,元旦之期快到,很多事情在也无法耽误了。如果以后时时刻刻都要照顾到东方情和李静静等人的感受,只怕到时候所有的努力都会化为泡影,其中的厉害关系,石傲天是心知肚明。

由于阿吉和如意住校的关系,如今饭桌上只剩下了两个人。

莫君言夹了一筷子菜放进石傲天的碗中继续道:“石头,我相信你心里已有了决定,不管什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

石傲天一听,吃饭的速度显然慢了许多。

莫君言心中一叹,继续道:“你的事情瞒不了多久,总有一天一定会捅破,到那个时候,她们还会想现在这样信任你吗?”

很显然,她口中所说的“她们”就是指的东方情和李静静。从头到尾,可以说石傲天一直在欺骗,无数的借口,无数的谎言,为了就只是自己的目的,而她们反而一再的相信,一再的帮助。可想而知,石傲天内心有多么矛盾,以后之路危机四伏,根本就没有必要让东方情和李静静两人一身试险,迟早有一天石傲天会和黑榜决裂,那个时候,他还真的能保护的了她们吗?这已经不是一个“爱”字就可以解释的,哪怕东方情和李静静真的愿意跟在他身边,石傲天也会于心不忍,这必是生死攸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