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事已至此

我的新书<美少女的宠物>正在三江推荐中,目前排名新书潜力镑第五名,只不过推荐票太少了,恳请大家推荐几票,谢谢!!书号:62834

这夜,东方情将出租房让给了李静静休息,毕竟是同学一场。而且自己也想单独一个人静静,就这样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室。睡在**的她久久都无法入睡,只能轻轻的哭泣。伤心流泪和黯然心碎,原来爱情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承受重量。不知是谁说过,爱情的寿命只有三个月,以后就夹杂一些其他的东西或友情或亲情,总之,一切不可能永恒。

李静静也好不到那里去,躺在石傲天曾经睡过的**,可找不到一点熟悉的感觉。她心里很痛苦,不但要充当第三者的角色,而且还要面对两个都不忍心伤害的人,但是事已至此,她从来也没有后悔过。至少为了自己的爱拼搏过,就算失败了,也不会留下遗憾。

李静静的坦白并不是造成这一切的结果,她只不过是个个感情催化剂,石傲天心里很清楚,就算没有李静静,也会有这一天。只不过这一天在李静静的感情纠葛下提前了。也许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此刻,的石傲天依然紧紧的抱着莫君言,两人的心再一次的将距离拉近。

莫君言很清楚,要石傲天做抉择是一件艰难的事,毕竟要去面对的是两个深爱自己的女人,又有哪个男的开口忍心伤害她们呢?

“石头。你会永远爱我吗?”莫君言有如小猫般蜷缩在石傲天的怀中。

石傲天默默不作声,前路凶险,以后的事谁也无法预料。

莫君言见石傲天久久没有回答,微微头起头,一双美目包含泪水的看着他。一个如此坚强独立的女人,如今包含泪水深情款款的说出这样的话,完全已经把自己的一切交到了他上手。石傲天又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呢。

他不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他心里确实深爱的莫君言,至少在这一刻他已经做了决定。

“如果再过一分钟,我将会离开这个世界!那么在这之前我只想做一件事,就是靠近你,面对你,告诉你——我,真的爱你!”石傲天将脸靠在莫君言的香发上轻轻摩挲着。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哪怕自己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也要好好把握住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直到死的那一刻都要好好保护她。

“啊!”莫君言激动的惊呼着,一滴眼泪情不自禁的顺着脸庞滑落。

石傲天是第一次看见莫君言留泪,自从认识她以来,在怎么样都无法使这倔强的小丫头哭泣,想布道今天一句话令莫君言留下这滴幸福的眼泪。

莫君言很开心,她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今天的这滴眼泪她是心甘情愿为石傲天所流下。曾经所有的一切辛酸都包含在这滴晶莹剔透的泪水中。

如果说有一些事,是成长的历程中,必定要经历,必定要付出的,那只能是爱,是爱的代价。所有的痛彻心扉的爱情,都是真实的;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都是无法忘记的。所以有人称爱是一种爱的痛,刻骨铭心的痛,这种痛痛入心扉,让人无法自拔。

这一夜,石傲天和莫君言彼此相拥而睡……

第二天。

“胖子。我要去中国。”已经在曼谷机场等候的上机托亚给他的经纪人打着电话。

“喂喂……”托亚的经纪人连忙急呼道:“你去哪里干什么?你又想怎么样,到时候又找不到你人?”

托亚不屑的笑了笑,道:“你少来,你什么时候找不到我人了。有什么事就到中国找我,我到了会给你留个电话号码的。”说完,连忙将电话一挂,喃喃骂道:“死胖子。老子想去就去,你算老几。”

托亚才不会管这一套,手机里有卫星定位系统,找不到人才怪。不过他懒的去和经纪人去打口水战。毕竟石傲天的约会还是重要些。一想到等会石傲天看见自己的表情,托亚心中就窃喜,差点连口水都要留出来了。

一路甲人多看了几眼傻笑中的托亚。连忙被托亚劈头而骂道:“看什么看,小心我强奸你妹妹,在搞你姐姐,玩死你小姨子,干你全家女性……”

那路人甲看着托亚一脸凶相,脖子一缩连忙快步走开。

托亚得意笑了起来,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碎碎念道:“哼,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不搞定你全家女性,你就当我是假人。”说完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等机厅。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飞行,终于来到了中国Z市。

“这就是呆子住的城市?感觉还蛮不错的嘛。”托亚一边看着一边耸动的肩膀坏笑。

Z市说大不大,但是要找一个人可就有点困难了。不过托亚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刚来到中国的他思考着怎么样去解决一下个人生理需要,石傲天那挡子事先放放。

可这青天白日,所有的夜总会都是大门紧锁。急的托亚到处乱窜,看着路上的美女,口水都流了一地。

“那个呆子可真会挑地方住啊!这里的美女可真多啊。我喜欢。”托亚越看越想入非非,脑子里幻想着和这些美女大战几百回合。

“真没意思,走了半天。连个可以把马子的地方都没有。哎……”托亚随意走着,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一路欣赏这美女好在还可以养养眼,不然真会闷死。

托亚无聊的抽出几张卡甩了甩,自言自语道:“既然呆子住这个城市,老子也住一阵在说,有钱好办事。”说完立即冲进路边一的一家大银行支出了一笔钱。

对于他来说,钱多的可以说是用不完,二话没说就去买了两跑车。就这样七搞八弄的下来天也就黑了。

托亚拍了拍新买的跑车满意道:“嘿嘿……靓车加美女。现在就差美女了。”

入夜后的Z市显得热闹辉煌,人们大多数喜欢过夜生活,现在所有的夜总会等娱乐场所都开始正常营业了。托亚选了家最大的夜总会开始了他的“幸福时光”。

石傲天浑然不知托亚已经来到了Z市。为了感情,他可是累的心力憔悴,睡了整整一天。而莫君言也很配合他,一直紧紧的抱着石傲天幸福的睡着,虽然早已醒来,但是她情愿就这样永远下去。

晚上,终于睡醒了的石傲天看了看怀中的莫君言,轻轻的叹了口气。将她的手悄悄的从自己身上移开,连忙翻身下床,在帮莫君言盖好被子。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一道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石头,你准备去哪里?”

莫君言根本就没有完全睡死,再石傲天叹气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我想出去透口气。”石傲天转头回答着。

“我陪你。”莫君言从窗上坐了起来。

“恩。”石傲天轻轻的点了点头。

莫君言含笑而起跟在了石傲天的后面。

“饿吗?”莫君言关心的问道。

石傲天微微点了点头,全身放松道:“你不说还不觉得,你一我还真饿了。”

莫君言掩嘴轻笑,道:“都是你的错,睡了一天,我也没有出去买菜。今天我们就出去吃吧?”

石傲天一想起昨晚和她大被同眠,老脸一红。虽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是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和自己所爱的人睡在一起。

莫君言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不禁耸耸肩膀道:“石头,你还会害羞?”

“没有。”石傲天连忙掩饰的摇了摇头。

这一切的掩饰在莫君言的眼中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是吗?”莫君言含情默默的凑上前去,看着石傲天的眼睛道:“石头,你到现在还要嘴硬?”

“不!”石傲天又连忙否定,继续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莫君言看着他难堪的样子,不禁“扑哧”一声娇笑起来道:“笨蛋,逗你玩的。快换衣服吧,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石傲天一听,也不禁抓头傻笑起来。

两人出门口直接驾车向市区开去。

一路上石傲天都在沉思着什么,莫君言也看着这个自己最爱的男人,心中不禁一痛,道:“石头,你们说说话吧。”

“好啊。”石傲天回过神来爽快的答应了,要是换在以前,绝对是持否定的态度。如今关系不同,一切都已经改变。

在石傲天心里也很想找个人说说话,他一个人实在是顶的太累太累。

“石头。”莫君言驾驶着汽车看了身边的石傲天一眼继续道:“我很想了解你,像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就是我,一个普通人。”石傲天脱口而出。

莫君言显然不是满意他的答案,不禁将车一刹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石傲天道:“石头,你到现在都不相信我吗?”

石傲天心情复杂的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你。”

“那为什么要隐瞒。”莫君言继续追问着。

“我……”石傲天不想继续说下去,他不想让莫君言卷进自己的纷争中,怕她受到伤害,他情愿一个人独自去面对,都不想让陪着自己莫君言去冒险。所以他不太愿意说出那些陈年痛事。

“石头,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吗?”莫君言伸手紧紧握住他的大手,继续道:“相信我,我能帮你。”

石傲天看着莫君言包含温柔的目光,心中一动,反手握住了她的纤手道:“丫头,帮我把那个人找出来。”

这是石傲天心中永远的痛,如果正要帮忙的话,也就只有这一个。他没有对师父以外的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情,为了今天,已经忍受了十年的,唯有杀了那个人心中才能平静。

“就是你找的那个杀手。”莫君言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从石傲天悲愤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一二来。

石傲天眉头紧缩的点了点头,双手也是越握越紧,整个手心中全是汗水。

“好。我帮你。”莫君言严肃的回答,从她的语气中已经表示出要和石傲天同甘共苦的心态。

“丫头,我不想让你受到任何威胁,不管以后怎么样,你只要帮我找出来,要是我不死。我一定回来找你。”此刻的石傲天心中只有莫君言,再也不会去爱上别的女人了。

“石头,你什么意思,你就这样对我。”莫君言脸色一变,她很明白石傲天的心意,但是自己已经下定决定跟他一辈子,就算是死,也不皱一下眉头。

“不!”石傲天连忙解释道:“我是不想——”

刚说到这里的他就被莫君言用热唇封住了嘴巴。莫君言有何尝不知道他想说的话,只不过这些话对她已经不要重要,重要的是她愿意为了石傲天付出一切的一切。

吻到动情出,石傲天也抱出了她。就在这时莫君言却偏偏没有继续下去,暗暗一笑道:“石头。我告诉你,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就算是黑榜,我也不会让他们动你。”

石傲天一惊,想不到莫君言会说出这样的话。其实他也有很多地方想不通,自己从来没有问过莫君言的来历和一些私人的事情。能说出与黑榜为敌的话的人不多,起码不是光有勇气就可以乱说的。石傲天不傻,看来莫君言身后一定站了一个不一般的人扶持她,要不凭她年纪轻轻的一个女性就敢混入黑榜,这可不是一般的小角色可以做到的。

莫君言继续道:“石头,给我点时间。相信我,这次我绝对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要找的那个人挖出来。”说完,变发动了汽车继续前行。

石傲天是第一次看到莫君言这么强硬的态度,看来这一切离揭开谜底的日子不远了。

“石头,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莫君言一边开车一边严肃的问着:“每次你提到那个人,我都可以感觉到你的杀气在蔓延,好象天下人都欠了你的一样。很可怕的感觉,虽然你有隐藏,但是那股强烈的怨恨不但没有减退,反而越来越强烈。”

石傲天看着前方行驶的道路,抖动了一下眼皮道:“他杀了我全家,就在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爸爸、妈妈、姐姐都离开了我。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他们所有的人都瞒着我,不让我知道事实,甚至不然我给家人送葬。他们都欠我的,都欠,连老天爷都欠我的。”

莫君言并没有吃惊,果然和自己估计的一样,虽然后面的几句话中“他们”不知道指的是谁,但是可以看的出石傲天眼中的出那种对他们的痛恨。

“我帮你杀了他们。”莫君言眼中放出仇恨怒火,在她心中石傲天就是自己的一切,伤害了石傲天就等于伤害了自己,她要那些伤害过石傲天的人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丫头。谢谢你。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师父外,我最相信的就是你。”石傲天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那就是他的师父,这个秘密只有对自己最爱最信任的人才刚说,莫君言是第一个。

“你师父?”莫君言吃惊道:“你有师父?”

石傲天哼哼冷笑,真是多亏了他们,我才又了师父,不然我早在十年前就死了,我是师父养大的,我的一身本事都是他教的。”

莫君言看着石傲天咋了咋舌,简直敢相信这一切。一个石傲天就这么厉害了,要是再加他师父,简直就是天下无敌。

“你和你师父谁比较厉害?”莫君言不禁问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石傲天苦苦一笑,道:“你说呢?我是他教出来的。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摸到过我师父的衣角。就算是两个石傲天都合力攻击,也不是师父的对手。”

他到说的很坦白,确实如此,以现在石傲天的石傲天的实力可以说完全不是师父的对手,简直有天地之别。只不过师父隐居深山,早已在七十年前就厌倦尘世中的一切,不然的话,现在也不会有所谓的“黑榜”存在。

莫君言听的差点连眼珠都脱下来,咽了口口水道:“你不是还有蝎王吗?”

石傲天笑的更苦了,一说到蝎王就忍不住想起第一次看到它的反应,当时吓的简直比莫君言还不如。

“你笑什么?蝎王不是上古神物吗?”莫君言疑惑的问着。

“没有用的。”石傲天摆了摆手,继续道:“蝎王在师父面前简直就像一个玩具,叫它往东,它一定不敢往西。”

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有如何伤的了师父。况且师父是石傲天最尊敬的人,这一辈子他都听师父的话。

“真是难以置信。”莫君言摇摇头。他完全想不到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简直和神没有什么区别,拥有这样的力量就等于拥有了整个世界。

“确实很难想象。”石傲天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道:“我遇到师傅的时候,他已经一百三十多岁了,当年要不是他把从箭竹林救活,只怕我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箭竹林?”莫君言脑中搜索道:“神农架?”

石傲天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无人区原始森林。”

“你就在那里长大的吗?”莫君言继续问着。

“是。”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cmfu**/readchapter.asp?bu_id=1712949&bl_id=62834

美少女的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