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剑尊

第一章 青云赛

地元剑派,地元峰上,十二座华丽的宫殿耸立其上。

这十二座宫不仅样式极为相似,并且每一座宫殿都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或霸气、或正气、或阴狠、或阳刚、或柔弱......不一而足。这十二座华丽的宫殿,组成了地元剑派最著名的十二生肖守护剑阵。只需十二位蕴灵境玄师坐镇十二宫,即便是丹灵境玄宗来犯,也可斗上一斗!当然,此剑阵名为守护,防御力自然是最强大的!只要灵力供应不断绝,丹灵境玄宗也休想将之攻破!

此守护剑阵建立之初,目的就是为了让地元剑派能长久地传承下去。十二宫无法移动,守护剑阵自然也就只能待在地元峰上。地元峰,因此成为地元剑派防御最强之地!历来,地元峰都是作为掌门一脉的居住、修行之峰。其余各脉如无特殊原因,皆是在各自的山峰修行,不可进入地元峰!

而此时,十二宫中代表着权力与尊贵的龙宫大殿之中,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蕴灵境玄师长老们,却是全都来到了这里。

在场的每一个长老都一脸严肃,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出决定一般。

大殿上首,坐着的正是地元剑派的掌教——玄云子。玄云子两眼紧闭,面无表情,谁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玄云子下首,坐着的却是地元剑派的二号人物——大长老朱青。朱青脸色平静,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仿佛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

只是,自进来龙宫大殿后,朱青杯子里的茶,就添了不下十次。

二十年了,玄云子,这个位置也该我做了!看着坐在最上方的玄云子,朱青眼中狠辣之色一现,随即又恢复平静。

朱青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长老杨德峰。杨德峰脸色一变,他刚才故意把头低的那么低,就是不想被朱青叫道,来做这个出头鸟。可没想到,自己把头低得那么低居然还是被叫到了。看着其他长老幸灾乐祸的表情,杨德峰心中直骂,脸上却可怜兮兮地看向朱青,想做最后的挣扎,希望朱青能改变主意。

朱青却看也不看他,继续拿起手中的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在朱青眼里,杨德峰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而已,随手就可以捏死,根本就不值得他朱青注意。

杨德峰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虽然极其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但现在却也由不得他了。朱青身为大长老,不说其它,单是其手中掌控的掌管派中生杀大权的刑堂,就远远不是他这个没权没势的长老可以抗衡的!

死就死吧,只要能得到哪些东西,得罪掌教也值了!杨德峰一咬牙,站了起来。

“启禀掌教,我有事说。”

玄云子缓缓睁开了眼,浑浊的双眼看向杨德峰,杨德峰将头埋得更低。杨德峰心中其实后悔死了,自己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地答应来趟这趟浑水呢?夹在两方大佬中间,自己这个小卒子以后的曰子恐怕不会好过了。

好一会儿,玄云子才淡淡开口道:“说吧。”

“是!”杨德峰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刚才玄云子看他的时候虽然没带一丝玄道意志,但那久居掌教之位的上位者气息,却依然带给他极大的压力。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杨德峰只能选择硬着头皮上了。

杨德峰平复了下心情,在心中反复斟酌了一下语言。最后觉得这样说即能达到朱青的要求,又不会彻底得罪死了掌门,才敢开口道:“掌教,易云师兄故去已有两年了。两年来,易轩师侄独自一人待在剑云峰上,未免孤单了些。我派二代弟子大多崇敬易云师兄,也都想和易轩师侄多交流一下。我想,如果从二代弟子中找出一些杰出的弟子前往剑云峰陪易轩师侄的话,不仅可以加深门下弟子们的感情,也可相互学习、相互促进。”杨德峰把头放的极低,只有刚开始说到易轩的时候,才微微转过头去,看了一下大殿中央的少年。

一眼望去,少年约十四五岁,长得虽算不上英俊,但浑身上下却充满着灵姓,即使再挑剔的人看到也会赞一声:好一个灵气少年!少年自进入大殿后就一直站在中央,一言不发,沉默的让人恐惧。

这少年就是易轩,这次事件的主角!

易轩本是个孤儿,是易云将他带回地元剑派,教他修炼、教他做人。易云对易轩而言,亦师亦父。

两年前,易云意外身死,易轩和剑元峰,顿时就站在了风头浪尖之上。剑云峰上的修炼资源,地元剑派各大长老们可是眼馋已久!只是,以前剑云峰是易云的,即使他们有想法也不敢表现出来。现在易云死了,众长老们心中的的想法、欲望,自然而然的也就冒出来了。

掌教玄云子乃是易云的师兄,也是易轩最亲近的两人之一。为了更好地照顾和保护易轩,玄云子曾跟易轩说让他随自己在地云峰修练,可易轩最后却还是拒绝了。在易轩眼中,剑云峰不仅仅只是一个修炼场所,更是他的家!

对此,玄云子什么也没说。几天后,剑云峰正式成为了易轩的修炼之地。

现在两年过去了,易云的存在已经被时间磨灭的差不多了。而易轩,却依然是一个“废物”。

废物吗?两年前也许是,但现在....哼!易轩心中冷笑一声。

易轩看了看上方的玄云子,心中淌过一缕暖流。易云死后,易轩虽然不知道玄云子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能让剑云峰成为自己的修炼之峰。但易轩却知道,让一个“废物”独占剑云峰两年,玄云子究竟背负了多大的压力!这一次,无论玄云子做出什么决定,易轩都不会怪他,他做的已经够多了!

可惜,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差了。易轩心中苦笑。在诸多蕴灵境长老面前,自己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玄云子定了一下,看向易轩,眼中尽是慈爱。玄云子一顿,冷眼环顾了下四周,开口道:“你们也是这个意思吗?”语气中的冷意仿佛让空气都下降了几度。

在场近六成,共十五位长老皆看向了朱青。朱青不着痕迹地摸了摸手中的戒指,众长老对视一眼,齐声说道:“望掌门三思!”

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玄云子幽幽问道:“不知大长老以为如何?”

“掌教,剑云峰上立有剑意阁,其内历代掌教的剑意传承,对我派二代弟子的未来大有裨益。我等身为长老,却是要以门派发展为重。”朱青缓缓说道。似是早就知道玄云子会有此一问。

玄云子深深的看了朱青一眼,朱青避开了所有的东西,只谈这是为了门派发展。虽然平淡,却字字珠玑。

玄云子沉默了,他可以将剑云峰划给易轩所有,朱青也不会反对,但是,玄云子隐晦地看向了一个无人注意到的角落。那是三位很普通的长老,长相普通,修为普通。

这三位长老进入大殿后,没有和其他长老一样,堆在一起闲聊,而是默默地走到这个角落,观察着周围,不发一言。

这三个长老好像注意到了玄云子的目光,为首一个老者,看向了玄云子。老者直视玄云子,对玄云子身上的上位者气息熟若无睹。

老者平淡的目光中,玄云子看不出一点东西。玄云子低头不语,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青云赛还有半年,就要开始了吧?”

众长老面面相视,玄云子这个时候问青云赛干嘛?朱青也愣了下,他想过玄云子可能会东拉西扯、拒不回答、强压在场长老等诸多可能,朱青也早已在心中对这诸多可能制定了种种对策。但最后,却怎么也想不到玄云子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这是在拖时间吗?朱青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让他很不喜欢,但一时半会儿,朱青也想不出玄云子问青云赛究竟是何用意,只得静观其变了。

青云赛,取平步青云之意。是地元剑派为考校年轻一辈的修为,而专门设立的一个赛事。参赛者年龄不可超过二十,修为无限制,只要想参加,谁都可以参加。青云赛三年举办一次,前十名不仅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更有可能获得长老的青睐,收为弟子。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弟子,若是能在青云赛上一鸣惊人,那用平步青云来形容,却是一点也不为过!虽然青云赛上能得到长老青睐的人是少之又少,但每一次参与青云赛的弟子还是非常地多,竞争也极其激烈!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