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剑尊

第一百零三章 帮忙的李鹤!(第二更)【求收藏】

“可恶!这杨成不仅强抢了原本属于我的碧眼猴,更是将我打伤!此仇不报,我就不叫李鹤!”数十里外的一个小溪边,李鹤单手捂胸,狠声道。

李鹤手一翻,手上就多出了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李鹤将玄力输入这块石头之内,只见这块石头吸收了玄力之后,顿时发出了丝丝毫光。

李鹤对着这块石头,轻声说道。

“羽墨师兄,我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碧眼猴的尸体,刚想拿的时候,杨成却突然出现。在我报出羽墨师兄你的名号之后,他却是极尽侮辱羽墨师兄,语气间也是丝毫不将掌教放在眼里。为了掌教和羽墨师兄的声誉,我自然是据理力争。但杨成他不仅不听,还使用玄符将我重伤,抢走了碧眼猴的尸体。羽墨师兄,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李鹤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语气极其凄凉。

说完,李鹤停止了对石头的玄力输送。石头上的毫光滴溜溜的转了一下,然后嗖的一声从石头里飞出。毫光在李鹤的身边飞了一圈之后,定了一个方向,快速的飞走了。

传讯石,功能是可以传递语言。相传,顶尖的传讯石甚至可以相隔亿万里对话。当然,李鹤手中这一块自然不可能是顶尖的传讯石,它是属于传讯石里最普通的子母传讯石中的一块子石。子母传讯石由一块母石和多块子石组成,只能由子石向母石传递语言,母石不能向子石传递语言。而且这子母传讯石还有距离限制,子石和母石之间如果距离相差太远的话,语言也是无法的传递的。

虽然这子母传讯石有着诸多的缺点,但它却依旧是珍贵无比,整个飞羽门中也不过有五套,属于战略姓物质!这次若非是为了对付易轩,飞羽门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三套出来。

“西北方向。”李鹤看了毫光飞去的方向一眼,传讯石除了有传递信息的功能外,还兼含着定位的功能。

李鹤起身,就要向着毫光所飞去的方向而去。

“呵呵,想不到飞羽门为了这次的玄灵秘境竟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连传讯石都给了你们。”

李鹤身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

“谁?”

李鹤一惊,猛然回头。

李鹤什么都还没看清楚,就看到一道紫光闪过,他的意识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不过你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相信我,你这次传递给羽墨的信息,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易轩手执紫霄剑,轻声说道。

一番搜索,易轩将李鹤身上的空间袋找了出来。空间袋内还有着李鹤的精神烙印,不过李鹤已死,他的精神烙印已经变得极其虚弱。易轩以将近三重玄师的灵魂之力,一下子就破开了。

将空间袋内的东西全部取出,看完之后,易轩不由有些失望。

“唉,除了这件人阶极品的防御玄器之外,怎么都尽是些低级东西!这种东西,放在我的混元戒内我都嫌它占地方!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混的,还飞羽门的精英弟子呢!真是不鄙视你们都不行!咦?这是什么?”本来嘴角不停嘟囔的易轩,眼角突然看到了一块破裂成两半的玉牌。

易轩将这两半破裂的玉牌拿起,灵魂感知扫过玉牌,发现其中还残留着丝丝的灵魂之力。

“命牌?飞羽门竟然连这个都给你们了?他们倒也不怕你们死去之后,什么都收不回来了。”

易轩脸上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

命牌,一种特殊的物品,用处是可以时刻了解人的生死。一共分为两块,玄士将自己的灵魂之力打入两块命牌中,自己携带一块。如果玄士死亡,自身携带的这一块命牌感应到之后就会随之碎裂,而另一块命牌在感应到这一块命牌碎裂之后,也会跟着碎裂。手执另一块命牌的人看到这块命牌碎裂之后,自然也就知道了这块命牌所属的人已经死亡了。

用处虽然说大也不大,但是因为制作不易,所以也极为珍贵。即便像五大门派,也只能供给高阶玄师使用罢了。每一位高阶玄师都是一个门派的底蕴,他们的生死,每一个门派都是非常重视的。

而像李鹤这样的弟子,即便他的父亲是高阶玄师,也不可能给他使用命牌才对。毕竟命牌的制作着实不易,五大门派中也不会存有多少,即便少了一块两块,都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其实,这也不能怪易轩会疑惑飞羽门的做法。飞羽门给李鹤等人命牌的时候,就没想过会损失。因为有传讯石可以定位,所以飞羽门的弟子进入玄灵秘境后,就可以很快的集合在一起。这么多人集合在一起之后,只要不是想不开去招惹凶兽,即使面对九级巅峰元兽,他们也可以全身而退甚至将这头元兽击杀!可以说,只要小心一点,他们死亡的可能姓是非常小的。

而又因为进入玄灵秘境的弟子出去后,在数十年后大多都会成为门派内的高阶玄师,这命牌也就相当于提前给他们而已。飞羽门为了给这次进入玄灵秘境的弟子一点鼓励,也就将这个命牌给他们了。谁曾想,这才过去几天,就已经有两个人因此而死去,这命牌也就损失掉了。

没有再去想飞羽门为什么会给李鹤等人命牌,易轩看向李鹤的尸体,手一翻,一张玄符就出现在易轩手中。

“便宜你了,这道玄符,就当我送你的了。”

只要是玄士都可以使用玄符,不分法玄士和武玄士。玄符只是法玄师在里面留了一道玄力而已,这道玄力只要玄士输入玄力进去,就可以将玄符内的这道玄力激发出来,化作各种作用。

一杆二丈长枪出现,在易轩的指挥下,猛地射向了李鹤的胸口。在那里,有着易轩留下的一道剑伤。

轰的一声,飞石乍现。一片尘埃散尽,李鹤的胸前已经多了一个大窟窿。

“西北方向,我要不要去看一下呢?”易轩低头沉思。

......求各种支持~~~